第八百八十一章虚情假意

作品:《乡村小神农

    经过一段小插曲后,陈族长不再提及陆凡无视威压的事(情qg)。

    他似乎相信了白茹的言语。

    随即,带着慈祥的笑容,将众人引进大屋子内。

    在屋内。

    待众人都坐定后,陈族长又开始说了一大通客(套tào)话。

    大概的意思就是,水栖族非?;队缫庾诘牡烙衙?,他们也谨记着如意宗宗主的指示,尽职尽责地在此,替如意宗饲养幽冥猫妖。

    这些废话,他足足说了近半盏茶的时间,之后,才谈及众人非常关心的妖丹问题。

    他说,幽冥猫妖饲养在“落(日ri)崖”内,虽然那里头有非常浓郁的妖气,可是,仍然得一年的时间,才能让幽冥猫妖完全长成。

    只有完全长成的幽冥猫妖妖丹,品质才是最好的。

    而此时,只过去大半年的时间,距离一年,还差了好几个月,所以猫妖还没有完全成熟。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一下。

    直到白茹等人皱起眉头,露出难看的表(情qg)后,他这才继续诉说起来。

    他语气一转,又让众人不必担心。

    虽然此时的妖丹品质差了一些,可好在他们的饲养技术高超,今年的幽冥猫妖数量成倍增长。

    既然妖丹的品质不行,那完全可以用数量来弥补。

    只要白茹等人实力足够,无论他们抓捕到多少幽冥猫妖,水栖族都不会有意见。

    不过,按照水栖族与如意宗之间的古老约定。

    在抓捕猫妖时,水栖族的族人是不会插手帮忙的,这件事(情qg)完全的依靠他们自已。

    最后,他告诉众人,抓捕猫妖的时间,定在明(日ri)。

    由于“落(日ri)崖”内妖气浓郁,寻常修士最多只能在里头呆四个时辰,而且还必须要服下他们水栖族炼制的丹药,否则,他们根本无法抵挡里头的妖气。

    白茹听了之后,点点头,并没有提出任何疑义。

    看来,她在这之前,已经了解过“落(日ri)崖”内的(情qg)况。

    陈族长介绍完所有的(情qg)况后,便邀请众人参加水栖族替他们设下的晚宴。

    这也是每年,他们招待如意宗弟子的必备程序。

    只不过,这一次白茹只带来三十多人,晚宴的规模也缩小了很多。

    但是,晚宴依然很丰盛,有许多的灵果、灵酒,以及高级妖兽的(肉rou)食,甚至是内丹等等。

    陈族长与水栖族的族人,也都非常(热rè)(情qg),众人相互坐在一起,推杯换盏,气氛(热rè)切。

    几乎每一名海天坊的弟子,或是极乐谷的弟子,都被数名水栖族的族人包围着。

    不过,陆凡却不在这个范围之内,他被众人忽略了。

    他被安排在最角落处,根本没有人上前搭理他。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一定是连长老故意这样安排的。

    连长老是水栖族内,专门负责接待如意宗弟子的长老,这一类的事(情qg)全都由他负责。

    今(日ri)陆凡给他的印像十分不好,再加上陆凡那低微的修为,他自然不会给陆凡很好的待遇。

    而白茹却被陈族长以及三名水栖族长老围着,根本脱不开(身shēn),也就无法过来陪伴陆凡。

    对此,陆凡根本不在意。

    他倒喜欢这样安静地坐在角落,独自喝着灵酒,保持清醒的头脑,看着眼前的众人在虚伪地表演着。

    宴席上。

    水栖族的族人,想尽办法,要从白茹以及大师兄门下弟子的嘴里(套tào)出一些(情qg)报。

    然而,这些弟子可都是从之前的大战中,存活下来的强者,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水栖族的族人怎么可能轻易从他们嘴中(套tào)出(情qg)报。

    这些(情qg)况,也让陆凡明白,陈族长并没有完全相信白茹的(身shēn)份。

    他们正在暗中探查这件事(情qg)。

    另外,陆凡也明白,陈族长并没有放弃对他的怀疑。

    虽然对方的灵识,没有在他(身shēn)上发现任何异常。他之前所说的理由,也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元婴强者的感知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对方的心里头,一定觉得他(身shēn)上有不对劲的地方,只是没有证据,而且还碍于他那如意宗弟子的(身shēn)份。

    所以,才暂时作罢。

    他虽然独自一人,安静地坐在角落,可在暗中聚集到(身shēn)上的灵识,却足有四、五道,这些强悍的灵识,都在暗中观察着他。

    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陈族长的灵识。

    陆凡装作完全不知(情qg)的样子,脸上带着拘谨的表(情qg),静静地坐在原地。

    可他心中却在不屑地想着,“一旦让我获得足够多的妖丹后,我便会马上离开,你们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的头上。仅凭你们这些灵识,根本别想从我(身shēn)上查到任何(情qg)报?!?br />
    “按照他们之前交谈的言语,想要打动如意宗内的上层人物,那至少得获得数万颗妖丹?!?br />
    他眼瞳深处,闪动着微微的精芒,心中也开始考虑,明(日ri)到底该获取多少颗妖丹。

    想要通过如意宗内的上层人物,打探出小飞剑的消息,那就必须要准备好万全的准备,如此才能万无一失。

    。

    晚宴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双方这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至于他们休息的卧房,连长老早就安排好,众人在水栖族族人的带领下,走向各自的房间。

    白茹在离开之前,瞅准一个机会,快速地向陆凡传音道,“陆凡,水栖族这帮家伙,并未完全相信我们,在夜里,你要小心一些?!?br />
    “明白了”陆凡脚步不停,也未回转(身shēn)体,直接传音回复道。

    白茹也不敢多作停留,快步朝水栖族特地为她准备的大卧房走去。

    陆凡被安排在一个条件最差的小房子里,同时也是最偏僻的。

    对此,他面色平静,并未露出任何不满的表(情qg)。

    回到卧房后,他就装作极为疲惫的样子,直接瘫倒在(床chuáng)上。

    白茹回到宽大的卧房内,并未马上休息,而是四周打量了一眼。

    之后,才盘膝坐地,准备修炼。

    不过,在修炼之前,她却从储物袋内,掏出数十颗上等玉石,在自已的外围布下一个小阵的防护阵法。

    “嗡”

    阵法开启后,空间中散出一道微弱的波动,紧跟着,她的(身shēn)形便隐入阵法之内。

    同一时间,在数百米之外的另一间宽大屋子里。

    陈族长与连长老等人,聚集在这里。

    “族长,查探到什么了吗”连长老问道。

    “姓白的女子,正在修炼,不过她却布出一个防护阵法,隔绝了老夫的灵识,老夫看不到她在阵法内的(情qg)况。至于其它的弟子都没有什么异常?!背伦宄さ氐?。

    顿了一下,他才提及陆凡,“修为最弱的那个小子,一到卧房内,就瘫倒在(床chuáng)上睡着了?!?br />
    “那小子只是一名蝼蚁之辈,他根本不值得族长浪费灵识?!绷だ喜恍嫉?。

    “连长老说得不错。我看他在宴席上,跟个白痴似的坐在角落,表(情qg)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好像从未参加过宴席,就像是个乡野农夫?!绷硪幻だ霞シ淼氐?。

    陈族长对陆凡的表现,同样非常失望。

    “难道是我感应错了,他真是一个废物”他在心中想着。

    皱了皱眉头之后,他便将陆凡的事(情qg)暂时抛到一边,不再去理会了。

    “那小子先不管他了。至于其它那三十多名修士,我们还是得注意观察,他们若真是如意宗弟子,那一切都好说,可若是假的,那可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背伦宄だ渖?。

    “姓白的女子手中,可是有如意宗的(身shēn)份玉牌,我还亲自看过了,依我看,他们应该不会是假的?!绷だ嫌淘チ艘幌?,道。

    “那可不一定。据我所知,现在的如意宗不比从前了。只要舍得花费巨大的代价,别说是执事的(身shēn)份玉牌,哪怕是长老的(身shēn)份牌也可以弄到手?!绷硪幻糇懦ば氲某だ戏床档?。

    “崔长老说得对。而且,在往年,每一次如意宗弟子进入死亡沼泽之前,都会事先告诉我们,可这一次,为什么没有事先通知我们”右手边一名(身shēn)材肥胖的长老,也跟着开口道。

    连长老面色一变。

    他目光一闪,急忙反驳道,“玉牌造假的事(情qg),我也听说了。不过,那些家伙只是拿着假玉牌,到外头占一些小便宜。

    而幽冥猫妖可是如意宗非常在意的东西,无论是谁,也不敢有如此大的胆子,用假玉牌来抢夺如意宗的妖丹。

    至于没有事先通知我们,那是因为事发突然,幽冥猫妖将死亡沼泽内大量的毒物都驱赶出去,给如意宗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情qg)况紧急,所以他们才没来得通知我们。

    而且,我还听说,过不多久,外头就会有一件大事要发生,四大宗门都为了那件大事而忙碌着,如意宗的上层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件事(情qg),否则,他们也不会只派了一名小小的执事进来?!?br />
    几位长老一听,顿时沉默下来。

    他们都认为连长老的话十分有道理。

    就连陈族长也微微地点了点头。

    他可是刚与如意宗内的钱长老联系过,知道如意宗的宗主已经前往剑宗。

    对方能亲自前往剑宗,那可不是小事,想必就是为了与剑宗宗主商讨那件大事。

    众人的表(情qg),让连长老极为得意。

    毕竟白茹是他引进来水栖族,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他的责任可就是最大的。

    “连长老说得对,看来是我们小心过头了?!背伦宄な嬲箍纪?,道。

    “潜伏外头的族人,还需要继续监视那些家伙吗”长须长老问道。

    “留下一半,继续盯着他们。幽冥猫妖可不是小事,我们还是得提防着点。其余的族人都撤了?!背伦宄ぐ诎谑?。

    随后,他又朝连长老吩咐道,“明(日ri),还是由你带他们前往落(日ri)崖捕捉幽冥猫妖,一切待遇全都按照往年的规矩来办?!?br />
    “是”连长老急忙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