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三章 道爷的能耐不可斗量

作品:《道君

    异种妖气一除,银儿也缓缓醒了过来,睁眼见到牛有道,便顺手扯了牛有道的衣袖,绵绵道“道道”忽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坐起,脆声道“谁打我”

    牛有道一把将其拽起,“我打的。ΨΨ”

    银儿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牛有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不听话”

    银儿嘴一撇,很不满道“不好吃?!?br />
    “先将就一下,等回了山庄再说?!迸S械酪痪浠熬徒蚍⒘?,也懒得跟她啰嗦,招手示意吴老二随便弄点吃的给这妖王,堵住她嘴就行。

    “你在拿话试探红脸猴子?!惫芊家歉排S械赖搅艘慌院蠛雒俺稣饣袄?。

    牛有道淡然道“有吗”

    “有而且肯定?!惫芊家呛闷娴馈拔壹堑媚愕背趸自萍淅习迥锼照盏幕?,她和猴子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成”

    牛有道默了一阵,道“苏照是猴子的女人?!?br />
    “啊”管芳仪愕然,齐京那个八面玲珑的青楼老板娘居然是猴子这种木头疙瘩的女人,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苏照不是晓月阁的人吗”

    “正因为是晓月阁的人,才因此招致晓月阁的追杀,两人私奔的途中,苏照死在了晓月阁的手中,猴子亲手埋的?!迸S械姥约蛞怅嗟奶崃讼?。

    男女之间的悲情总易令女人同情,管芳仪唏嘘不已,“难怪了,遇上个像的,怪不得红脸猴子有些不正常?!?br />
    牛有道仰天叹了声,“是啊,遇上个像的,怎么就这么巧,天意弄人,但愿不是什么孽缘?!?br />
    管芳仪白他一眼“我经历过的男人不算少,不管好坏,我事后从未真正怨过什么,男欢女爱,多美好的事,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孽缘”

    牛有道“你不懂,猴子那种人不会轻易动情”

    管芳仪接话道“我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不动如山,山动则塌,你怕他一动情就控制不住自己你不会是想出手阻拦吧感情这种事,谁都管不住,你若真是为他好,我建议你顺其自然,最好不要干预,猴子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br />
    牛有道“所以我希望这女人的背景简单一点实在是太巧了,他只是出去了一趟,怎么就遇上个像的,是巧合吗”

    管芳仪道“你担心有什么问题”

    牛有道“若不是巧合,那这里面的问题就大了?!?br />
    管芳仪蹙眉,懂他的意思,若真是什么有心人安排的,说明他们的行踪一直被人给掌握着,甚至可以说他们这些人当中有奸细,谁是奸细袁罡和银儿都不可能,其他人除了扶芳园的老人也没别人,更重要的是知道袁罡和苏照之间的秘密,这情况细思极恐。

    她迟疑道“也许是你想多了,只是临时突然出去一下,有心人怕是也安排不及你这种人遇上任何异常都免不了怀疑一下?!?br />
    “但愿吧”牛有道略颔首,又叮嘱道“这事你暗中盯一下?!?br />
    “嗯?!惫芊家堑懔说阃?,也能理解,既然察觉到了异常,不可能不当回事,肯定要弄明白,不过看向牛有道的眼神多少有些怪怪的。

    牛有道察觉到了,“干嘛这样看我”

    管芳仪有些憋笑,“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想想你自己?!?br />
    牛有道不解,“我有什么问题吗”

    管芳仪“我也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问题才好,年纪轻轻的,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让你心动的女人,这很不正常知道吗”

    牛有道哭笑不得,无论是这位,还是黑牡丹,都经常反复问他这个问题,很无奈道“我不下水,还是站在岸边看风景的好,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幢鹑艘酪畹?,比自己要死要活的好,怕麻烦而已?!?br />
    管芳仪一脸鄙夷,“你说的是人话吗男女之情,是怕麻烦的事吗我不信这是理智能控制的,你心里一定鬼”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又扯我干嘛我说你年纪一大把的老女人,还老是把男女之情挂嘴上,合适吗”

    “放屁你说谁老,我老吗老娘媚眼一抛,一堆男人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你信不信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冷血无情不成花老娘的钱,吃老娘软饭的王八蛋”

    一说她是老女人,管芳仪立刻炸了毛,狂喷了回去。

    紧咬在后方的宋军歇下了,前方回避的燕军也就歇下了。

    临时搭建的中军帐内,宫临策揭开帐帘走了进来,走到坐在地图前的蒙山鸣身边,“蒙帅,撤吧”

    轮椅推转面对,蒙山鸣道“宫掌门,道理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了?!?br />
    宫临策道“道理我都明白,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再这样跟宋军耗下去了,被宋军这样耗着,我们的粮草也坚持不了太久,也无法再拦截罗照大军回撤,此时不撤,待到陈少通和罗照的大军会合,我们这些人马想回都回不去了。两害相权取其轻,现在撤至少还能为燕国保存一定的实力以应对后面的?;?,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br />
    蒙山鸣道“三大派还没有找到克制万兽门术法的办法吗”

    说到这个,宫临策也很无奈,“这应该是万兽门的秘法,万兽门那边死不承认是他们干的,我们一时间找不到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没有理由逼人家让步,毕竟万兽门也不是一般的小门派能轻易屈服?!?br />
    蒙山鸣“凭三大派的影响力,没办法让万兽门私下妥协吗”

    宫临策摇头“万兽门拿着规矩做推辞,说他们不介入诸国纷争,目前的确是难办,这事待以后再跟他们算账也不迟,如今还是先顾眼前的好,蒙帅,下令撤兵吧”

    蒙山鸣“还是再等等吧”

    宫临策沉声道“蒙帅,你说三天,我给了你三天的时间,如今三天早已经过去,你还未找到对敌之法,必须撤了”

    蒙山鸣平静道“再等等,兴许就有办法了?!?br />
    宫临策“蒙山鸣,不要再固执了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若非要一意孤行,那我只好勉为其难采取强制手段了。之前你有胜算,下面人都听你的,现在局势不同了,我也不想闹得你脸上难堪?!?br />
    蒙山鸣徐徐道“宫掌门,再等等?!?br />
    宫临策没了耐心,回头喝道“来人”

    帐外立刻进来了数名紫金洞的弟子,宫临策挥手道“先送蒙帅回燕国”

    唰罗大安立刻拔剑拦在了轮椅前,护住了蒙山鸣。

    宫临策沉声道“既是蒙帅的心腹弟子,也不好委屈,一起带走”

    数名修士正要动手,蒙山鸣淡然道“住手”回头看向宫临策,“宫掌门,我说再等等自然有原因”

    宫临策“蒙帅,再拖下去没任何意义,只会贻误我们回撤的良机,你难道想等到罗照在燕国那边封锁大江吗”

    蒙山鸣“我们这边的困境,道爷知道了,道爷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岂能错过”

    “牛有道”宫临策疑惑。

    蒙山鸣颔首,“是”

    宫临策“我三大派都没办法的事情,他牛有道能有什么办法”

    蒙山鸣“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但道爷的能耐不可斗量,道爷既然说有办法,想必不是戏言,路争已经接头去了,想必很快就会有答案”

    他之所以说给他三天时间,是因为牛有道一开始说了三天内给他答复,三天内也的确有了答复,办法是找到了,可牛有道把秘方给弄出结果来还需要时间,因此超时了,也因此让宫临策失去了耐性。

    这本是暗中所行之事,蒙山鸣本没打算告诉宫临策,然宫临策要来硬的,被逼无奈,他只好说出。

    而他也的确是不知牛有道会采取什么办法,牛有道也不会告诉他要挟了万兽门长老晁敬弄来了秘方的事。

    宫临策正疑虑着要不要再等等,外面传来了马蹄声,还有车轱辘的声音。

    紧接着,脚步声传来,路争回来了,揭开帐帘一进来,见到帐内剑拔弩张的气氛,愣住了。

    蒙山鸣发话了,“都给我让开?!?br />
    宫临策挥手示意弟子让开了,路争左看右看着走近后见礼。

    蒙山鸣也不废话,问“此去怎样”

    路争道“接头的人交付了一堆东西,已经带回来了,就在帐外?!?br />
    “去看看?!泵缮矫⒒?,罗大安宝剑归鞘,到了轮椅后面推了他出去,一群人也跟了他出去。

    帐篷外停了一辆马车,马车上堆了一堆鼓鼓囊囊的麻袋。

    宫临策走去亲自提了只麻袋下车,打开麻袋一看,只见里面装了满满一袋的黄褐色药丸,有刺鼻的气味冒出。

    路争俯身在蒙山鸣耳边嘀咕,“蒙帅,交付东西的人说了,此物以温水化进饮食当中,秘密给将士食用,连用三天,让药性渗入肌体,便如宋军一般,不再受那蛇虫鼠蚁的骚扰,药效可持续一个月,一个月内可放心与敌军交战。那边还交代,那边不想张扬,让蒙帅将功劳归于三大派”

    蒙山鸣听的连连点头,心中松了口气,有一个月的时间足矣,就陈少通那群乌合之众,没了倚仗,面对他两百万大军,根本不堪一击,想怎么捏都行

    s冷妹子节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