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七章 风波乱

作品:《道君

    晓月的浮出水面,居然还有这野心,着实令许多人意外和吃惊。

    然而更令人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一些国家告假或突然失踪了的将领,突然在赵国现身了,突然在田、马的麾下现身了。

    田、马将麾下将领及骨干清洗后,自然出现了相当数量的空缺,哪怕是为了稳定人心从下面提拔了大量将领,却还有不少空缺,一些重要职位不能滥竽充数。而那些失踪的将领则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前来填补此项空缺。

    更令人心惊的是,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皆是那位名满天下的玉苍先生的学生

    而那位名满天下的玉苍先生似乎也不想再掩饰了,悍然现身在了田、马军中和控制的领地内,精神勃发

    缥缈内,拿着下面呈报汇总上来的有关晓月和牛有道的消息,坐在案后的莎如来不禁冷笑一声,“一个个的,还真会玩?!?br />
    这种俯看天下人杂耍的感觉,有些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

    玉苍的身份他早就知道,晓月一年前在赵国境内的异动缥缈早有察觉。

    有些事情缥缈早已洞若观火,无论是晓月异动前的准备,还是牛有道经由五梁山发出去的一份份密信布置,这边都清清楚楚,事先就清清楚楚的预判出了晓月和牛有道要干什么。

    也许当事人还以为自己多聪明,莎如来嘴角浮现一抹讥讽。

    获悉消息,中军帐内的商朝宗和蒙山鸣相视凝噎无语了好一阵。

    “道爷是玉苍先生侄子的老师”商朝宗忽哭笑不得一声,打破了沉默。

    蒙山鸣亦苦笑,“原来如此,原来道爷和那边早有勾结”

    先前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似乎终于找到了答案。

    商朝宗感慨万分,“做梦也没想到,那位名满天下的玉苍先生居然是晓月的人,从探子搜集来的情报来看,那位玉苍先生的身份地位在晓月内似乎不低,搞不好就是那位神秘的晓月主”

    蒙山鸣叹道“是不是不能确定,这事道爷应该知道,道爷不可能不明底细冒这么大的险?;赝房梢源蛱?,就是不知他会不会说,道爷这人”摇了摇头,有接触自然知道,牛有道不想说的,怎么问也白搭。

    “你没猜错,这次,赵国真的是危险了。真没想到,牛有道居然和晓月勾结的这么深?!?br />
    晋国皇宫,楼凭栏处,太叔雄叹了声。

    陪同在身后一侧的邵平波紧绷着脸颊,他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他记得晓月是要置牛有道于死地的,忽然间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他清楚记得,曾经和晓月有勾结的人是他,他曾经长期和晓月保持着合作,只是他后来在北州的势力崩盘了。

    以前他还一直在琢磨晓月究竟想利用他干什么,如今他终于找到了答案,估计晓月当初也存了对他与牛有道如今一样的打算。

    如果合作顺利的话,今天的牛有道所得的应该都是他的,可惜他败了,已不是最佳的合作对象,于是晓月伺机把赌注下在了牛有道的身上。

    “当初,茅庐山庄遇袭,那群?;げ镏S械赖纳衩馗呤?,应该就是晓月的人,我早该想到才对?!鄙燮讲ㄇ崽玖松?,语气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嗯”太叔雄微微颔首,但他的心情和邵平波不太一样,目光闪烁道“之前还当牛有道是戏言,孤王还嘲笑他哪来的雄兵与孤王联手,如今看来,他所谓的雄兵原来是指这个。嘿嘿,有点意思,看来孤王是该考虑一下与他合作的事了?!?br />
    邵平波欲言又止,终究是没说出口,这里不是他的北州,言行举止都有种种顾虑

    晓月起兵的事情突然发生,又岂止是他们恍然大悟,许多人都醒悟了过来,牛有道强行挑起对赵国的战事原来如此。牛有道和玉苍的关系人尽皆知,双方明显已经联手。

    “上将军这是何意”御案后的昊云图起身,绕出桌案,手里递出一本奏章问下站的呼延无恨。

    这奏章是呼延无恨上奏的,是请辞奏章。

    晓月的事一出,玉苍的事一出,诸国一些将领的事一出,他也受到了牵连,因为他也是玉苍的学生。

    他最近已经明显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些人,若隐若现的,说白了就是朝廷派来监视他的人。

    对此,尽管心中有所不满,不过他也能理解朝廷的惊恐。

    有了其他人的前车之鉴,他呼延无恨这个上将军手握齐国最强兵马,有些事情细思极恐,想想都可怕。

    他很自觉,主动上奏请辞,主动请辞放弃手中兵权。

    皇帝看到这奏章时,有点腻味,你麾下人马都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你若真有反心请辞有屁用,哪怕不在其位,随便一声招呼,只怕也是从者如云,齐国立马要大乱。

    此时,呼延无恨恭恭敬敬道“臣与玉苍的关系人尽皆知,前番玉苍久居齐京,臣常与他有来往,事情非同小可,臣当避嫌”

    “避嫌问心无愧的话,为何要避嫌”昊云图反问,道“那朕就问问上将军,你和玉苍有不正当的阴谋勾结吗”

    呼延无恨“臣惶恐,臣向天发誓,与玉苍只有师生关系,绝无任何不轨勾结?!?br />
    昊云图“朕再问你,你会背齐国而去或在齐国作乱吗”

    呼延无恨“臣一生为守护齐国而战,臣之个人,臣之家人,祸福荣辱皆系于齐国,绝不背齐”

    昊云图大为欣慰的样子道“即如此,何故请辞玉苍之流欺世盗名,所攫取者皆不过那般,哪个比得了上将军他也只能是招揽泛泛之辈,上将军位极人臣,腾挪换位也难比今朝,朕不信上将军一世英名会做叛贼,朕也不信上将军会背叛大齐,所以请辞之事朕不准,也休要再提起”伸手抓了呼延无恨的手,奏章塞回了他的手中。

    呼延无恨退后一步,躬身拱手,大声道“臣遵旨”

    昊云图“我知你的一些顾虑,朕信任你归朕信任你,但悠悠众口,朝臣非议难免,有些事情还是要做做样子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出了这样的事也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朝廷对军中人员的一些调查和防备,还需上将军配合朕在这里对苍天起誓、对昊氏历代祖先起誓、对草原众生起誓,只要上将军不背叛大齐,只要朕还活着一天,呼延家荣耀永在,朕绝不背弃”一番话说的气势荡人。

    呼延无恨再次大声道“臣遵旨”

    此间事了,呼延无恨退下后,昊云图神情略有扭曲,那个玉苍骗的他好惨,他居然还买下了玉苍的宅院,想想都可笑。平息心中怒气后,唤了声,“步寻”

    大总管步寻凑近了过来候命,昊云图徐徐道“军中但凡与玉苍有染的人员,一律拿下严查”

    步寻惊疑不定“上将军也”

    “糊涂”昊云图呵斥一声,语调沉沉,”呼延无恨岂能妄动,一动必遭祸乱,不可妄为,只可暗查”

    说到底他还是有点害怕,说什么玉苍只能招揽泛泛之辈那只是说说,田正央和马长安在赵国难道不是重臣若不是重臣,若不是赵国朝廷心腹,焉能掌百万兵权可两人还不是成了晓月的人关键是呼延无恨在齐国军方的影响力太大,齐国三大派都不敢乱来,连他也不惜想尽办法把女儿嫁给呼延家拉拢,乱动肯定要出事。

    一旦惹火了那些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桀骜不驯的战将,才不会管你什么皇帝不皇帝,皇帝也是可以拉下马的。

    “是”步寻应下,正要离去。

    “等等?!标辉仆加植沽艘痪?,“那个牛有道,联系他”

    他心里现在也有些不安了,之前牛有道威胁这边,他压根不当回事,现在才发现是自己的误判,牛有道真在齐国边上弄出了一支雄兵来,这要是对齐国乱来的话,麻烦有点大。

    现在搞不清牛有道和晓月的从属关系,为了避免那疯子乱来,是有必要好好安抚一下了。

    不仅仅是齐国,玉苍之事涉及的相关国家都在第一时间对相关人员展开了扣查、隔离甚至是抓捕。

    许多人冤枉,只是和玉苍有点师生之谊而已,真正能被玉苍招揽的人,事发前都已经脱身了,都已经去了玉苍那边,玉苍不会让这些精心培养的人遭此横祸。反过来说,玉苍招揽不了的,玉苍也不会管那些所谓学生的死活,晓月一起事,那些人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一时间,不知多少人惨遭横祸

    齐京街头,一条巷口,一个蹒跚老妇人拄着拐靠墙,似乎走不动了,偶尔抬头的目光不时看向巷子里的一个院子。

    她不是别人,正是精心乔装打扮后的颜宝如。

    而那个巷子里的一栋宅院里,所居者,正是传言中鬼医的弟子无心。

    从天都峰脱身后,她就一路躲躲藏藏,往齐京来了,因为传闻鬼医弟子住在齐京。

    她中了苦神丹的毒,若说除了晓月还有什么人能解苦神丹的毒,估计也只有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了。

    天下那么多人想找鬼医都不找不到,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冲这位鬼医的弟子来了。

    若说之前,她对自己究竟有没有中苦神丹的毒还略存疑虑,晓月浮出水面起事后,玉苍和牛有道的关系让她一颗心彻底跌落谷底。

    如今不仅仅是解毒的事要倚仗这位鬼医弟子,她更想投靠这位鬼医弟子,实在是无路可走了,能让那中立三派或其他人放她一条生路的,也许只有鬼医的面子。

    s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谢两位新盟主“溺尘”和“那一声的轻叹”捧场支持。

    767e5e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d9ff0c8b94f604f539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