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零章 拜托了

作品:《道君

    与田、马叛军联手,双方近七百多万人马,将赵国主力大军死死扼守在了一个区域。

    胜利在望,赵国灭亡在即,又获悉凤若男生子,真是好事连连。

    诸将正在商朝宗帐内大肆欢喝,说什么小王爷在此时诞生乃吉兆之类的。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接踵而来的噩耗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所有人都懵了,小王爷刚出生就被人劫走了郡主也被抓走了

    双拳抵在案上的商朝宗呼吸有点急促。

    传来的消息说是赵国那边干的,赵国此时干出这样的事,想干什么还用想吗诸将神情凝重。

    “请三大派的掌门来一趟?!鄙坛谟锲统?。

    大决战在即,三大派的掌门已经是齐聚此地。

    估计是要请三大派帮忙想办法了,一将伸手拦了传讯人员,提醒商朝宗“王爷,赵国干出这种下作事,企图不言而喻,怕是要逼王爷退兵。这事若是让三大派知道了,小王爷和郡主的生死他们不会在乎,是不会让赵国得逞的。事态掌控在我们自己的手里,我们还有做手脚的余地,否则小王爷和郡主就危险了?!?br />
    商朝宗岂能不知这个道理,沉声一喝,“去请”

    否掉了那将领的意图,传讯人员立刻跑了出去。

    一旁轮椅上面色凝重捻须不语的蒙山鸣忽出声道“速去请道爷过来?!?br />
    “道爷,出事了,小王爷和郡主被赵国劫持了?!惫芊家窍瓶柿迸苋胝誓诩埠?。

    盘膝打坐中的牛有道骤然睁眼,双掌提起下压丹田,停止了修炼,狐疑道“小王爷”

    管芳仪忙解释道“王爷那边刚接到消息,王妃已经生了,就在刚生下小王爷不久,一群人突袭王府,抓走了郡主和小王爷。王府那边说是赵国那边人干的。王爷那边请道爷过去一趟?!?br />
    牛有道大吃一惊,迅速起身提剑,快步出了大帐。

    刚走到中军帐外时,遇见了步履匆匆而来的三大派掌门,几人没客套,迅速进了中军帐内。

    牛有道一见商朝宗便问“事情确认了吗”

    蒙山鸣“应该不会有错,已经反馈消息再次询问确认?!?br />
    龙休叹了声,“已经确认了,我那边也来了消息,本派坐镇王府的太上长老遇难了?!?br />
    牛有道很是不解,“王府重地,乃大军后方中枢,统领运筹所有后勤准备事物,又值战时,三大派增派了大量高手守护,外面还有大军战备,府内又有各种应付突发状况的措施。有人接近不可能发现不了,就算是奇袭,哪怕挡不住,也能稍微阻拦一下,为要员脱身争取一点时间,府内的应变措施应该足以?;?,一大一小怎会如此轻易被抓走看清了动手的都是些什么人吗”

    说这话时,冷目扫向了三派掌门,有点怀疑是不是内部有人搞鬼。

    龙休“只确认了有一名落霞山庄的太上长老,其他人弟子们都没见过,但年纪都很大。根据王府那边弟子传来的消息,袭击的人不多,也就十来个人,但个个都是顶尖高手,打的府中护卫难以招架。从一些状况来判断,如此高手,弟子们又大多都没见过,应该是赵国那边长期隐居的高手。很有可能是赵国三大派的太上长老倾巢而出了,否则不可能十几个人就能把王府的护卫力量给打个措手不及,我派太上长老也不可能轻易遇难连脱身都来不及”

    “嘶”孟宣倒吸一口凉气,“赵国那边十几个老家伙倾巢而出,联手行动就为这个”

    他觉得这有点不现实,搞出这阵势就为劫两个这样的人,脑子有病还差不多,劫走了有什么用两个人质就指望这边做让步不成,涉及如此巨大的利益,他们不可能答应

    宫临策冷哼,“抓刚出生的小孩当人质,如此下作之事亏他们做的出来”

    牛有道皱着眉头沉默着,这事实在是出乎意料,王府那边已加强防范,却没料到赵国那边竟会这样干,某种程度来说,还是疏忽了。

    可面对实际情况,凤若男待产,不可能让凤若男挺着个大肚子跟随大军奔波不停。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送到三大派宗门去,可那样也未必保险,赵国三大派的顶级高手倾巢而出,突袭之下,放燕国三大派宗门去也不见得安全。放摘星城之类的地方去

    现在想多了没用,总之这事情的确是麻烦了。

    其实说麻烦也不麻烦,影响不了大局,无视便可,可那样一来,小孩和商淑清的性命肯定就没了。

    思来想去,牛有道叹了口气,“王爷也不用太着急,人若真是落在了他们的手上,郡主和小王爷目前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br />
    商朝宗铁青着一张脸,他如何能不着急,不说自己的妹妹,刚出生的儿子连面都没见过就有可能丢了性命,内心已是翻江倒海一般。

    大家一番议论,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人在人家手上,已经成了人质,不可能强抢。

    “现在说多了也没用,人若到了对方手上,对方不会是抓人那么简单,一定会有所反应,目前也只能是等,看对方想干什么,我们再做应对?!泵闲藕蹲趴砦看蠹乙环?,同时给了龙休和宫临策一个眼色。

    两人会意,知道他有话另说,遂跟了他离去。

    牛有道瞄了眼三人的反应,他几乎能猜到三人要碰头说什么,估计是统一意见,不会让区区人质干扰他们的大事。

    待三人一走,牛有道对帐内一群唉声叹气的将领道“你们先退下,我有话跟王爷和蒙帅说?!?br />
    “是”诸将对他拱了拱手,纷纷离去了。

    没了外人,牛有道立对商朝宗道“王爷,立刻联系蓝若亭,确认逍遥宫的那个太上长老是否已经身亡,务必让蓝若亭确定是不是真的纯粹是赵国三大派所为”

    蒙山鸣略惊道“道爷的意思,莫非怀疑其中有诈”

    牛有道“王府重地,防守如此严密的地方,还能让人把人给抓走,我想不怀疑都难,种种应对措施都是摆设不成我不能听他们一家之言,掌握了确实的情况才好做应对。告诉蓝若亭,务必把事情板上钉钉搞清楚,我要确切无疑的答复,不能含糊”

    蒙山鸣立刻唤了商朝宗一声,“王爷”

    “好”商朝宗连连点头应下,迅速照办,命人火速联系蓝若亭。

    牛有道离去时,蒙山鸣忽喊了声,“道爷”

    牛有道停步转身,看着他,道“蒙帅和王爷的心情我理解,可现在也只能是慢慢来,我们连人质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起码的情况搞清了才好想办法。记住,不要着急,不要急着联系赵国那边,等他们联系我们?!?br />
    轮椅滚上前,蒙山鸣一脸苦涩道“拜托了”

    一旁的管芳仪暗暗叹息,知道他的意思,这是希望道爷把郡主和小王爷给救出来。

    可这种事不是为难人么,赵国三大派明显已经豁出去了,你让道爷怎么办

    牛有道回眼看了看眼巴巴的商朝宗,微微颔首道“放心,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说罢毅然转身大步而去。

    管芳仪对二人略欠身致意,也转身扭着腰肢跟着离开了。

    蒙山鸣和商朝宗满眼期待地目送着。

    两人知道,肥肉已经到了嘴边,燕国三大派是不可能为了两个人质答应赵国那边的苛刻条件的。如今他们也只能是寄希望于牛有道,除此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除非让燕军大乱给赵军一条活路

    蒙山鸣回头又安慰商朝宗,“王爷不要太担心,道爷对咱们这边向来言出必行,说到做到,从未食言过,乃信义之人他既然答应了就会尽力的,凭道爷的能耐,情况未必会那么糟糕?!?br />
    大军云集,中军帐外的草地上,婴儿的“哇哇”啼哭声不止。

    干净的马奶弄来了,抱着婴儿的商淑清也顾不得形象,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就坐在了草地上,一点点将马奶喂入了婴儿口中。小家伙有了吃的,啼哭声顿止,吧嗒吧嗒吃的很香,浑然不觉凶险。

    商淑清小心翼翼着,生怕呛住小家伙。

    是否身处险境已不是她最担心的,知道担心也没用,她想逃也逃不掉,目前只能是把孩子照顾好。

    她身上灰扑扑的,鬓角还有头上流下干涸后的血迹,之前在地道内为了护住小孩,头上被一块石头砸了一下,一身的灰也是在地道内弄的。

    配上她那张布有恶斑的脸,确实是不太好看,整个人很是狼狈。

    一群修士在旁看着,赵国三大派的掌门也来了,到了决战的关键时刻,对他们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连赵国京城那边他们都扔下不管了?;实鬯懒嘶箍梢曰?,根基没了一切都免谈。

    马奶是他们让人弄来的,他们要的是活着的人质,不是死人,死人没有价值,现在不可能让商朝宗的儿子饿死。

    “这次能顺利得手,诸位太上长老辛苦了?!本巯山陶泼琶茁砸蝗豪霞一锕笆中还?。

    亲手抓了商淑清的老头摆了摆手,“纯属侥幸,说来还要感谢商朝宗的儿子,若非啼哭声让我察觉到了藏身处,继续纠缠下去未必能得手不说,搞不好还要损失惨重?!?br />
    767e5e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d9ff0c8b94f604f539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