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四章 欺世盗名之辈

作品:《道君

    管芳仪懂他意思,笑着伸手请惠清萍跟她走。

    惠清萍略显犹豫,最终还是跟着管芳仪去了。

    早前,对于艳名远播的齐京红娘,她是不屑的,如今谁也别嫌谁,大家半斤八两,她也好不到哪去,就是个笑话,再也高傲不起来了,还有什么资格嫌弃人家?

    全泰峰也懂牛有道的意思,心中无鬼,也不怕牛有道检查,不过嘴上还是调侃了一句,“老弟这是不相信我呀!”

    “哪里话,对大哥没什么不信任的,一码归一码,我是防着宋国那边。来,里面请!”牛有道挥手相邀,把随行一同前来的宋国三大派修士都给请了进去。

    南山寺的和尚忙碌了起来,要好酒好菜招待客人。

    待到酒菜满桌,牛有道等人也没有忙着用,想等惠清萍出来,结果等来等去成空,管芳仪过来通知了一声,“道爷,萍姐说她要休息,让你们自便,不用管她?!彼蛋栈苟耘S械赖懔说阃?,表示惠清萍的身体没什么问题。

    对此,在场的都能理解,惠清萍这个时候的心态不愿在外人面前抛头露脸可以想象。

    牛有道遂邀全泰峰等人入席,全泰峰却不不急,先拉了他问道:“老弟,我信守了承诺,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岂能!大哥仁至义尽,我又岂能言而无信让大哥难做?”牛有道立马回头,对管芳仪道:“通知蒙山鸣,燕宋化干戈为玉帛,立刻撤回南州?!?br />
    “是!”管芳仪领命而去。

    全泰峰哈哈大笑,拉了牛有道入席喝酒……

    酒终人散,全泰峰等人还要回去复命,没有逗留,拜访宫临策确定了结果后,立刻返回了。

    送走客人,牛有道去拜访惠清萍,吃了闭门羹,对方似乎不愿见人,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乎一直把自己给关在屋里。

    对此,牛有道没有勉强,也没有多劝什么,更没有提及自己怎样费力救她的功劳,也不让管芳仪等人提及,由她。

    而紫金洞这边也果真是言而有信,蒙山鸣从渤州前线撤回了,集结的大军散去,进攻架势化解。

    紫金洞一罢手,燕国人马的紧张局面自然也就松开了。

    根据各方情报,获悉一场?;驼庋?,站在屋檐下的全泰峰放下了手中消息,仰望碧空,轻叹了声。

    他有点没想到,一直担心牛有道会耍什么花招,把惠清萍送去后,宋国这边其实还是很不放心的。

    然而事实证明,牛有道没有别的企图,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真的只是为了救惠清萍而已。

    这个结果令全泰峰分外感慨,有点走神,他可是牛有道的结拜大哥。

    早年可能还会觉得牛有道没有资格与自己结拜,如今想都不会往那头上去想了……

    哪怕是紫金洞,见牛有道真的只是为了救个惠清萍而已,人一得手,去圣境的事不再含糊了,紫金洞也松了口气。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获悉燕宋?;蚍虾蠡萸迤级?,都很惊讶,都感觉有些荒唐,也都怀疑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当牛有道解救惠清萍成功,两国?;菜嬷夂?,各国发现自己想多了,更加惊讶,竟然真是因为这个!

    之后略有风波,天女教获悉情况后,派人来了紫金洞这边要人,甚至是开出了价码,宁愿付出代价也想把惠清萍给弄回去以正门规,总之不能让这个背叛师门的人逍??旎?。

    早先惠清萍是宋国皇后,天女教根本不可能要到人,惠清萍落难后亦拍手称快,既已落难,自然也没了必要付出代价搞人回来,叛徒的下场摆在那,谁知这个叛徒居然被牛有道给拉出了苦海。

    还是那句话,不能容叛徒快活,结果还是没得逞,价码开到了三千万金币,也未能把惠清萍买回去。

    其实紫金洞是无所谓的,哪怕卖出去后牛有道占大头也行,可牛有道不答应,这就不好办了。

    为了救个惠清萍,牛有道不惜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紫金洞哪还敢勉强他……

    马车停在了门口,邵平波从马车内钻出,邵三省跑下台阶迎接,“大公子?!?br />
    邵平波没吭声,回了府内,直奔书房里安安静静坐下了。

    邵三省看出了邵平波平静表面下情绪不太好,毕竟近身跟随这么多年了,奉上盏茶后,尝试着问道:“陛下态度如何?”

    邵平波平静道:“不用担心惹得缥缈阁再次冻结战事,自然是松了口气?!?br />
    邵三省叹了声,“这牛有道的势力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能逼得宋国委曲求全?!?br />
    “欺世盗名之辈!什么结拜之情,你信吗?”邵平波不屑一声,旋即又冷笑道:“也暴露了他的缺点,在乎虚名,必被虚名所累?!?br />
    邵三省沉默低头,是不是被虚名所累,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大公子的心情不好,需知大公子背负的是弑母杀兄的恶名,而牛有道角湖舍己救人,如今又为了救结拜大姐闹出这般动静,外面风评可想而知……

    天地门,正殿匾额上的三个鎏金大字遒劲有力。

    天地门掌门令狐秋就站匾额下的屋檐下,眺望远方,负手静默许久。

    牛有道救结拜大姐的事,已在修行界传的沸沸扬扬,他这里不可能没有风闻。

    对于牛有道的风评无外乎两种,一种夸其重情义,一种骂其欺世盗名,但对于他来说,牛有道会这样做他一点都不意外,牛有道对他以德报怨他是经历过的,这次的事情于他而言只是越发证明了牛有道的为人而已。

    “先生?!焙煨淇羁罾吹?,禀报道:“京城来人了,请您去一趟京城?!?br />
    “京城?”令狐秋愕然回头,“什么人?”

    红袖:“一名太监,宫里的人,说是宫里有人要见您?!?br />
    “……”令狐秋无语,旋即苦笑,“我与他结拜的事已被人淡忘,看来又被翻出想起了,怕是别想自在了?!?br />
    红袖低头,对于那位,她们姐妹已不再怨恨,只是心情依然复杂,扶芳园内的往事不堪回首。

    ……

    “师兄?”从内院走出的唐仪见魏多等在院门外,有点意外,试着问道:“有事?”

    魏多:“想找你说说话?!?br />
    唐仪默了默,旋即抬手示意了一下,两人并排行走在林荫小道中。

    游荡了一会儿,不见魏多吭声,唐仪主动问道:“想说什么?”

    魏多脸上涌现痛苦,“我不明白,连惠清萍那样的所谓结拜姐姐他都能大度,都能那般尽心尽力,为什么对上清宗他却始终耿耿于怀?”

    唐仪依然美丽动人,但却沉默了,自然知道说的是谁,那人也是她心里绕不开的结,毕竟曾是夫妻。

    良久之后,她轻言细语道:“师兄,都过去了,上清宗能在这里立足,就算欠了东郭师叔的情,他也还了。如今的他,位高权重,势力庞大,咱们上清宗庙小,已经容不下他了,我们也高攀不上,想多了没意义,以后不要再提了,真的都过去了。有了稳定环境,上清宗会一天比一天好的?!?br />
    魏多:“可他要去圣境!”

    圣境历练,该来的终究无法回避,相关各方都必须要面对。

    牛有道似乎不慌不忙,还在树下躺椅上假寐,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

    不过都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在想事情,没人会轻易去打扰。

    闻墨儿来了,近前打扰了他,“道爷,天火教的人来了?!?br />
    “嗯?”牛有道睁眼。

    闻墨儿:“天火教前去圣境历练的人来了,让你兑现承诺?!?br />
    牛有道坐了起来,“不是还有几天时间么,这么着急干嘛,有请?!?br />
    闻墨儿:“说是早点出发,免得出意外耽误时间。他们不肯进来,说在宗门外面等你一起出发就好?!?br />
    “什么怕耽误时间,是怕我搞鬼没时间反应吧,这帮人也真是的,已经上了名单还有什么好怕的?!迸S械烙痔闪嘶厝?,挥了挥手,让闻墨儿退下后,喊了声,“来人?!?br />
    陈归硕很快现身,闪落在他身边,恭敬道:“道爷,什么事?”

    牛有道:“请红娘和巫照行过来一下?!?br />
    “是!”陈归硕快步离去。

    没多久,管芳仪和巫照行来了,牛有道叮嘱了陈归硕一声,让人看好四周,不得让人随意靠近。

    “什么事神神秘秘的?!蔽渍招凶谝慌晕柿松?。

    牛有道懒洋洋躺那,像不说正经事似的来了一句,“此去圣境,有些事情我懒得安排了,也安排不过来,总之人算不如天算,谁又能想到能碰上这种倒霉事。我这次若是回不来,你带他们去魔教吧,念在一场交情的份上,若是能帮我照顾一二自然更好。总之给他们一条活路,你联系魔教做好接应的准备。外界有什么怀疑的话,可以全部推倒赵雄歌头上?!?br />
    这个话题让人心情沉重,管芳仪黯然低头。

    巫照行叹了声,理解,这位若是不在了,紫金洞是容不下茅庐别院这些人的,没了这位,没人撑的起目前的场面,硬抗的都要倒霉。不过嘴上还是宽慰了一句,“兴许没你想的那么糟糕?!?br />
    牛有道:“树倒猢狲散,道理大家都懂,早做安排不是坏事,就这么办吧?!?br />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