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九章 密件

作品:《道君

    抬头后的第一反应,快步出了房间,令柯定杰和秦观双双回头看去,不知怎么回事。

    手心攥着纸团的牛有道放眼搜寻,欲找到刚才那送餐的人,然而早已不见了踪迹。

    想出去找又不太可能,这座大院被看死了,不让出去,最终还是回了屋内。

    秦观和柯定杰迎来,后者问:“长老,怎么了?”

    “没事?!迸S械酪×艘⊥?,“就是觉得刚才那人有点古怪?!?br />
    秦观颔首,“的确有点古怪?!?br />
    牛有道坐回了椅子上,思索着问道:“柯定杰,你刚才说那人今天怪怪的,今天?你以前见过他?”

    柯定杰道:“长老,他就是给这里轮流送餐、送水负责杂物的人之一,只要各派的人在这里,他基本上每天都会来的,您没见过吗?”

    牛有道摇头,“还真没留心过?!?br />
    不是虚言,之前到了餐点,基本上都是秦、柯二人在门外接东西,人没有进来过,他没有注意到。

    秦观:“下次我们多留心一下。长老,用餐吧?!敝噶酥缸郎习诤玫牟秃?。

    “你们用吧?!迸S械阑恿讼率?,没用的心情,另外不忘交代一句,“这人有点怪,是要留心一下,发现他来了,你们立刻告诉我,我接触一下看看?!?br />
    “是!”两人应下,之后去了桌旁凑合着用餐。

    坐在椅子上的牛有道明显在琢磨什么,纸团在掌心松紧揉动着,东西究竟是谁送来的?他可以肯定送餐人只是跑腿的,绝不会是幕后的知情人,有些事情也不是一个送餐的能知道的。

    纸上所书内容涉及一段有关他的隐秘,他在天都秘境中见不得光的隐秘。

    这见不得光的秘密也只是化作了纸上的几句话而已,缥缈阁人员在天都秘境内丢了一件衣服,各派围剿遁入河中的牛有道时有缥缈阁的人出现过,而纸上内容明确告知,缥缈阁人员从未去过那围剿之地。

    最后一句是提醒,有什么需要尽管联系送信的人,能力范围内的都会帮他牛有道。

    试问这种要命的事情被人掌握了,他如何还能有心情吃东西。

    当初去天都秘境时,有些事情他也是被逼得没了办法才会去铤而走险,他当时被逼上了绝路,不想尽一切办法图存的话,很难活下来。因此一进秘境就偷了缥缈阁的一件衣服,做好了万一遇险就假冒缥缈阁人员脱身的准备。

    随着年长日久,每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一套自己觉得有效的行事风格。

    这也是他牛有道的风格,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要尽力给自己留一条不得已之下的退路,当做生命线的最后保障,就如同去了荒泽死地,他要想尽办法和狐族搭上关系是一样的,万一事败就要遁入狐族的地盘躲藏,留待有用之身图谋再起。

    天都秘境被各派追杀围剿时,他用上了缥缈阁的衣服脱身。

    按理说,追杀人员当时见到了缥缈阁的人员应该也不会当回事,不会因为见到了缥缈阁的人员就向缥缈阁禀报,这不合理,所以他行那事时还是有安全把握的。

    各派见到了缥缈阁的人,也不能确定是他在假冒,只有掌握了全盘情况,知道缥缈阁丢了衣服的人才会怀疑是有人在假冒,才能怀疑到他头上。而且信中说了,那个时候没有缥缈阁的人去那个地方,越发说明此人全盘掌握着缥缈阁人员在天都秘境的情况,这只有缥缈阁内部的人才有掌握的最大可能。

    纸张上虽然只有几行字,却是简明扼要,没有直接证据也足以锁定假冒缥缈阁的人是谁。

    现在,他能肯定一点,这信肯定是缥缈阁的人搞的鬼,只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提醒他,天都秘境的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不可能是刚刚查出来的,对方应该是早已掌握,只是一直秘而不宣而已。

    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他本以为已经过去了,谁知早已成了别人手上的把柄。

    为什么早不拿出来,晚不拿出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拿出来?

    很显然,对方现在拿出来是有目的的,觉得时机到了!

    什么时机?眼前冒出了各派人员即将介入缥缈阁各部督查的事,他很难不怀疑是与此事有关。

    他不想被对方牵着鼻子左右,想将信上报给缥缈阁去查,想直接掀桌子。

    然而他不敢轻举妄动,不说自己假冒缥缈阁的人是什么下场,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就算检举揭发,也未必能伤到幕后者。送餐人显然不是主使,没那能量,而对方既然敢做,就不会让缥缈阁轻易查到对方头上去,没这点后手不敢做这事,否则是自找麻烦。

    还有,有件事情他蓄谋已久,这个时候检举揭发会影响他的预谋。

    更令他琢磨不透的是,对方这个时候警示他,想让他干什么却没说,反而说要帮他?

    都说缥缈阁手上掌握着天下许多的秘密,今天他算是领教了,也越发体会到了

    思索中的牛有道不知不觉站了起来,不知不觉在屋内徘徊着。

    简单用餐完毕的秦观和柯定杰没有打扰他,收拾了餐具组装回提盒,由秦观提了出去,交给院子门口的看守便可。

    秦观和柯定杰也看出了牛有道的不正常,没见牛长老如此不安过。

    深夜,站在院子里仰望星晨的牛有道忽长呼出一口气来,下定了决心!

    次日,芙花等人又跑来打扰,过问牛有道有没有选定去哪。

    “没头绪,还没做决定?!迸S械篮芪弈蔚囟灾谌颂颂?。

    众人散去后,临近饭点时,牛有道期盼的事情有了消息,门口的柯定杰忽转身来报,“长老,昨日送餐的人来了?!?br />
    沉默中的牛有道目光一闪,起身了,挥手示意两人在里面呆着,自己去了门口一看,果然见到昨天那人又来了。

    牛有道在门口等着,等对方的到来。

    那人逐个房间送餐后,终于提着食盒来到了这边,见到等候在门口的牛有道,笑着打了声招呼,“牛长老?!?br />
    “有劳!”牛有道拱手后,接了对方递过来的食盒,顺口低声问了句,“今天没什么给我?”

    那人亦低声道:“没有,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能做到的,我尽力。做不到的我会上报,让上面决定如何处置?!?br />
    牛有道打开了餐盒,貌似在询问吃的是什么东西,实际上却在低声道:“我要见你幕后的人?!?br />
    那人道:“你觉得我可能知道吗?我只是跑腿办事的,其实我也想知道是谁?!?br />
    牛有道翻到了食盒的第二层,“敢问尊姓大名?”

    那人道:“常青山?!?br />
    牛有道:“我要圣境的地图,还有各部在圣境内的分布情况以及职责范围,有问题吗?”

    常青山道:“好办,明天我放食盒里给你带来?!彼蛋丈舯浯罅?,“牛长老慢用,告辞?!?br />
    “不送?!迸S械捞崃耸澈谢乩?。

    秦、柯二人面面相觑,不知两人在门口嘀咕了些什么,总之感觉有问题……

    各派聚集于此的人员如同被养猪一般圈养在此,也没其他事,偶尔串门聊聊,互问问作何选择之类的,一天的时间就在这无聊中过去了。

    次日餐点,常青山又来了,依然是牛有道去接食盒。

    秦、柯二人观察着,想看出点什么来,结果这次常青山和牛有道似乎就见面客气了一下,并未多话。

    餐桌上,牛有道慢慢用着,待二人吃好后,牛有道出声了,“你们先去外面看着?!?br />
    “是!”二人领命出去。

    餐桌前的牛有道盯着门口,也慢慢放下了筷子,伸手抓了一旁几上他之前打开食盒时顺手倒扣的食盒盖子,翻转过来,一份折叠的密件就倒贴在盖子内部。

    东西抽到手一卷,收入了袖中,之后将桌上收拾了一下,食盒归拢,提着到了门口,交给了秦观送走,并叮嘱二人,“你们就在外面看着,不要打扰我,有人过来及时提醒?!?br />
    “是!”二人应下,尽管不知他要搞什么,还是照办了。

    关了门窗的牛有道走到榻旁,挥袖一扫榻面,抽出了袖子里东西摊开在了榻上,一份圣境地图,还有他要的各部情况,盘腿坐在了榻上慢慢查看。

    最后一天了,有些人免不了过来打扰,正看得入神之际,突然响起“咚咚”敲门声,门外秦观的声音响起,“长老,芙花长老等人求见?!?br />
    “这新门看着挺碍眼的?!蓖饷嬗泻旄翘炖趾呛堑纳?。

    牛有道迅速将东西草草一折,侧身塞进了榻上被子里,盘腿坐好后淡淡回了声,“请?!?br />
    门嘎吱开了,一阵脚步声进来,除了芙花这些个经常与这边厮混的也没别人。

    几人入内一看,发现牛有道居然在榻上盘膝打坐修炼状,芙花立问:“老弟,去哪部你选定了?”

    牛有道放脚落地,起身摇头道:“还没有?!?br />
    芙花惊奇道:“那你还有心思打坐修炼?这可是最后一天了?!?br />
    牛有道:“放空一下自己,再重新理理头绪没什么不好的,你们选好了?”

    几人或负手,或抱臂,或双手叉腰的,一个个无奈摇头,全泰峰道:“怎么???不清楚情况,对缥缈阁内部的事咱们几乎是无知,压根不知去哪合适,左选怕遇上麻烦,右选怕遇上麻烦,实在是举棋不定?!?br />
    说着指了指大家伙,又指指牛有道,“我们经常出来转,或商量,或向其他人打探消息,倒是你,像个大家闺秀似的,躲屋里几乎不出门,看你的样子,淡定的很,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红盖天道:“是啊,老弟,有什么好的想法及时跟大家通个气??!”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