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四章 武飞

作品:《道君

    “火烧无量园”黑云吃惊不小,“牛有道,你还真敢想啊”

    牛有道“那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黑云“无量园可是九狗恨不得亲自坐镇的地方,你这把火一扫,动静肯定小不了,就不怕烧出麻烦来”

    牛有道“能有什么麻烦现在九狗加大了对缥缈阁的整顿力度,连我都感受到了缥缈阁内部有人蠢蠢欲动的抗拒,这个时候放把火正好,九圣肯定会怀疑是缥缈阁内部人干的,总之这个时候怀疑谁都怀疑不到我头上,正是趁机作乱、大肆放火的好时机。就算发现了是狐族干的,谁又能怀疑到我头上”

    黑云“火一烧,你确定我的人能脱身吗”

    牛有道“所以你要做足准备,准备好易燃之物,火势一起就要足够猛烈,火要越大越好。只要火势够大,无量园内的人才会出来的够多,才越有可能把敖丰给引出来。只要火势够大,无量园内的守卫才会担心威胁到无量园的安全,一旦无量园出事,谁都担不起责任,他们必然是要急着灭火,首要的是保证无量园的安全?!?br />
    “如此一来,其他的都是次要的,无量园守卫无暇其他,才好掩护你的人顺利的悄悄撤离?!?br />
    “族长,火一定要够大,若是火太小,轻易就能被扑灭了,守卫会迅速搜查四周?;鹦×?,你的人危险,火大了,你的人才安全,才有充足脱身的时间,明白吗”

    黑云沉默着琢磨了一阵,最终微微点头,“此去无量园路途遥远,还要准备,我这边需要几天时间?!?br />
    牛有道“保持联系,一旦准备好了,我会亲自过去?!?br />
    黑云“废话,你要和敖丰见面,你不亲自过去,难道还要我去见他不成”

    临近问天城之际,牛有道注意到一座山上的一块巨石上垒了一块石头后,立刻驾驭灰翅雕降落了过去。

    这是他和莎如来新的联系方式,巨石上没有垒石头,则说明没事,一旦垒上石头则说明有消息。

    负责给两边传达消息的曲灵昆,牛有道觉得不能再用了,因为曲灵昆就呆在他牛有道的身边,时间久了容易被人发现端倪,所以不到消息传达万分紧急非要及时传递不可的情况下,不会再动用曲灵昆。

    观察了一下四周,牛有道将巨石上的石头给搬了下来,又在巨石底下的缝隙中探手一阵摸索,摸出了一块石头,抽出了孔眼中的密信。摊开一看,是莎如来约他见面

    两天后,牛有道又趁着夜色来到了和莎如来第一次见面的那处峡谷。

    牛有道一到,先到一步躲在暗处的莎如来立刻露面了。

    两人碰头之际,都很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牛有道“先生约见何事”

    莎如来“你上次在信里说的事,不宜在信中传来传去,还是见面说的好?!?br />
    为这事牛有道立问“所托之事可是有眉目了”

    莎如来“人倒是帮你找到了一个,但是未必符合你的要求,这人对天魔圣地内部的情况还算是了解,可若要说能掌握乌常的动向应该不太可能,他在天魔圣地算有点身份,但也仅限于外围,无法接触到真正的核心,事实上天魔圣地内部也没几人能掌握乌常的动向?!?br />
    “人已经约出来了,就在几十里外的一个地方,你要见随时能去见。不想见就算了?!?br />
    牛有道“什么人”

    莎如来“天魔圣地长老竹信的徒孙,名叫武飞?!?br />
    牛有道“确认能控制住吗”

    莎如来“这点你放心,我执掌缥缈阁时发现了这家伙的一点要命的问题,问题我帮他压下来了,人早在我的控制中,正是为了不时之需而备着的。以前见他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一直没动用他。你若要用,我就启用他,若是不用就算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天魔圣地自有一套自我防范的措施,找天魔圣地的人不易,这个武飞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完全符合你条件的人我实在没办法满足你?!?br />
    牛有道琢磨了一下,最终决定道“先见人问问情况再做决定?!?br />
    蒙在黑斗篷里的莎如来挥臂一掀,又扔出一套黑斗篷给他,“穿上?!?br />
    牛有道一愣,只见莎如来已经摸出了一只面具扣在自己脸上,不由问道“人不是已经被你控制了吗”

    莎如来“人我是控制了,但他根本不知道是我,为个他暴露自己身份不值得。你不会想露出真容去见他吧”

    言之有理,牛有道立刻穿上了斗篷,斗篷里裹着的一张面具也戴在了自己的脸上,窃笑一声,“先生准备的充分?!?br />
    “稳妥点好。走吧,跟我来?!鄙缋凑泻粢簧?,两人前后飞掠而去。

    一阵疾飞,两人来到了几十里外的一处山谷中,抵达后的莎如来抬手“啪啪啪”打了三声响指,显然是约定的碰头信号,牛有道观察四周。

    不远处的阴暗处,一名虬须汉子钻了出来,闪身落在二人跟前,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两个外形打扮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慢慢拱手道“不知二位先生召见所为何事”

    莎如来伪装出沙哑嗓音道“武飞,这次找你,是有点事想问问你,你必须老实回答,若有任何隐瞒,后果自负?!?br />
    武飞深深叹了口气,被这样威胁显然不舒服,“问吧,什么事”

    莎如来看向牛有道,牛有道微微点头,亦憋着嗓音道“乌常炼制鸦将的事,你知道多少”

    此话一出,莎如来目光一斜,盯向牛有道的眼神透着惊疑不定。

    武飞愕然,“鸦将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敝竺τ职谑纸馐土艘痪?,“我真没有隐瞒,圣尊施展秘法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我连见都没见过?!?br />
    牛有道“乌?;峋T谔炷サ厣比寺稹?br />
    武飞迟疑道“只要守规矩,天魔圣地没事怎么可能经常杀人,偶尔会有?!?br />
    牛有道“你亲眼见过他在天魔圣地杀人吗”

    武飞“以前见过一次,有人惹怒了圣尊,圣尊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人给击杀了。不过圣尊也很少动手,我在天魔圣地就见过那么一次?!?br />
    牛有道“你只见过一次,为何说偶尔会有”

    武飞“有些我没亲眼看到,但是会听别人说起?!?br />
    牛有道“天魔圣地的人被杀后会怎么处置”

    武飞“圣地外围有一片乱葬岗,死的人应该都是葬在那?!?br />
    牛有道“乌常亲手杀的人也是葬在那吗”

    武飞目光闪烁,不知对方问这些是什么意思,“应该是吧?!?br />
    牛有道“究竟是还是不是,我要确切的答复?!?br />
    武飞“这个我也不能保证,但我见过从圣殿那边抬出的尸体也是抬去了乱葬岗?!?br />
    这个消息令牛有道暗暗精神一振,继续问“若是让你从乱葬岗盗几具尸骸出来,有没有问题”

    武飞诧异“你想要乱葬岗的尸体”

    牛有道“你只需回答行还是不行?!?br />
    武飞“到了埋去乱葬岗的地步,已经成了尸骸,那地方凄凉又阴森森的,平常应该没人会去,也没人管,挖几具尸骸应该没问题?!毙睦镆苍卩止?,若是把自己找来只为这事的话,那还真没什么风险。

    牛有道“埋在乱葬岗的人你都认识吗”

    武飞“我进入圣地也不过三十年左右,三十年内死的人我也许有印象,三十年前的我肯定是不认识的?!?br />
    三十年按照赵雄歌的情况,没那么久远,牛有道略放心道“我若是给出几个人,你能找到他们在乱葬岗的准确埋骨之地吗”

    “这个”武飞琢磨了一下,最终摇头道“又不是我埋的,我哪知道准确的埋骨之地。不过先生若真想知道的话,这事也不算太难,我可以去找埋尸的人打听打听?!?br />
    牛有道“你去打听这个,不会惹人怀疑吗”

    武飞“问题应该不大。一般去埋尸的人,在圣地都是底层没什么身份地位的人,找个机会无意中和他们吃喝一顿,可在闲聊之中打探一二,只要死者有具体的姓名身份,他们多少应该会有些印象。若有了结果,行事成功后,我也能找个被惹怒的借口将其灭口。这些人不知什么机密,又没什么身份地位,杀了就杀了,以我的身份背景没人会过渡关注,小心点应该不会有事?!?br />
    “好”牛有道表示赞赏。

    一旁的莎如来正纳闷怎么回事,一开始听到鸦将,有点怀疑牛有道在打无量园的主意,可听到后面越听越迷糊了,盗掘尸体是几个意思

    见牛有道回头看来点头示意,莎如来当即对武飞道“好了,你先回去吧?!?br />
    武飞愕然“不给我死者的具体的姓名,我如何去打听”

    牛有道“你不要想多了,有事会再联系你?!?br />
    莎如来催促一声,“走吧”

    武飞带着满心疑惑拱了拱,之后迅速闪身离去。

    确认人走了,莎如来低声询问“你怎么突然对天魔圣地乱葬岗的尸体有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