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五章 软禁

作品:《道君

    简直是不可思议,至少他一时间是难以接受的,再次仔细全面施法检查了一遍,没错,也错不了,牛有道真的死了!

    这玩笑开大了!喉结耸动了一阵,周天雨迅速头左右,怒喝道:“看清了没有,谁干的?”

    众人摇头,“看不清,都是蒙面刺客,没人露出真容?!?br />
    周天雨满脸阴霾,面露狰狞道:“立刻调动随行全部大型飞禽,不惜代价给我追,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是!”众人领命,迅速各行其是。

    “执事,要不要先派人去集结地点,其他弟兄可能会从其他路线过去,到时候见不到我们人”

    一名妖狐司人员刚提醒一声,便被周天雨头吼了一嗓子,“都什么时候了,分不清轻重吗?”

    对他来说,这事闹大了,牛有道什么身份?圣尊钦命的督查,这个时候死在荒泽死地,抓不到凶手的话,头根本解释不清,谁不知道牛有道跟妖狐司有仇?

    按他本意来说,妖狐司有牛有道这么个隐患不是好事,他也巴不得弄死牛有道,可要弄死也不是这种死法,要弄死也要先有个准备再下手才行,不能将麻烦惹到自己头上。

    蒙面刺客在哪刺杀牛有道不好,偏偏跑到荒泽死地来刺杀,这摆明了是想栽赃到妖狐头上。

    目前参与清剿的妖狐司人员,在场看到了牛有道被杀的人,九大圣地的人都有,根本瞒不过去。这么多人看到了,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不可能往妖狐头上栽。

    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的,圣境内有人对抗九圣旨意,对督查人员下了杀手!

    这里出现刺客,还蒙了面,任何人都有嫌疑,谁敢保证不是妖狐司的人干的?在荒泽死地,妖狐司的嫌疑最大!

    后果他想也能想到,抓不到刺客洗清自身嫌疑的话,头他们这些人立马要被控制住,遭受严刑审讯跑不了,说不定连小命都保不??!

    这让他如何能不着急?

    急归急,可事情还得面对,发过火后,又沉声道:“先去两个人去碰头地点,等到其他弟兄后,立刻约束住,不准乱跑!”

    “还有,牛有道遭受刺杀时,各路参与清剿的妖狐司人员都要明确自己的位置,要讲的清,还要有证人?!?br />
    转身又挥手指向现场,“仔细搜查,看能不能找到任何与刺客有关的证据,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

    “是!”众人领命,遵照执行,一个个面色凝重,都渐渐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九圣已经强调了,其他人无权处置督查人员的生死,结果还有人下毒手,这是什么性质?

    众人各行其是。

    牛有道一身污泥的尸体已经被放到了沼泽中的一座草丘上,周天雨走来,慢慢蹲在了一旁,检查尸体,发现后背被打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大坑,明显是遭受了威力巨大的攻击。

    根据之前目睹者的说法,再看这伤势状况,牛有道应该是被天剑符的威力所致命。

    从尸体紧拽的五指中抽出了宝剑,周天雨并指拭去剑上泥污看了看,转而递予身边人,“收好备查!”

    死者明显死不瞑目状,周天雨看着,叹了声,“牛有道啊牛有道,你也算是一代俊杰,就这样死了,未免可惜??苫坝炙道?,你好好的跑这里来干什么?你死哪里不好,干嘛非要死在我们面前?你在天之灵最好能保佑我们抓到凶手,如此也能为你洗刷冤屈,否则,我们怕是要被你给害惨了,你这是连死都不肯放过我们妖狐司??!遇见你,算我倒霉!”

    说罢起身,仰天又是一声长叹,“传讯问天城,将事情上报,请求缥缈阁配合抓捕凶手!”

    他们暂时未能抓到凶手,后续传来的消息证明,凶手明显是有备而来,对于快速脱身早有准备。

    刺客早已安排了接应,追到半途,等候中的大型飞禽载了刺客迅速腾空而去,等到妖狐司调配的飞禽赶到,人早就跑得没影了

    泥水冒泡翻腾,一座山林旁,两个人从沼泽中冒出,正是黑云和牛有道。

    牛有道很狼狈,衣衫破裂,披头散发,脸色惨白,口鼻带血,双手虎口迸裂,行走的脚步踉跄,全靠黑云扶持着,明显伤的不轻。

    没办法,十二道天剑罡影骤急狂轰,他无法全部躲过,被打中了。

    也得亏是他,得亏乾坤化力之能,得亏他不是第一次被天剑符轰,知道天剑符的缺点,具备了一定的应付经验,换了一般人,恐怕真就死了。

    整个修行界,论被天剑符轰击次数之多,估计能超过他的人不多。

    见他连走路都走不稳了,口角还有血渗出,黑云忍不住叹了声,“我说了我来就行,伤成这样何必要亲自过来,难道对我还不放心吗?”

    说实话,目睹了牛有道被天剑符狂轰的场景,他这个旁观者都惊的够呛,最终结果证明能扛住老族长一击的人不简单。

    其实牛有道自己也有些意外,没想到玄耀为了杀他,竟不惜动用价值不菲的天剑符。

    就算排除莎如来提供的情报,仅凭天剑符,牛有道就能断定,刺客当中,必有玄耀!

    为了杀他,不惜动用天剑符,玄耀必是要亲自前来目睹他的死才放心!

    牛有道惨兮兮摇头,“不行,我不来不行,他们不会相信你,加上你的身份,接触久了会被他们识破,不会跟你走的?!?br />
    倒也有理,黑云摇了摇头,作罢,继续搀扶着他。

    登陆动静,惊动了林中的三人,藏身窥视之下,见到牛有道,昆林树、秦观和柯定杰迅速闪身而出迎接。

    “道爷,你怎么了?”

    “长老,谁打伤的你?”

    见到牛有道的凄惨模样,大吃一惊的三人急声询问,并从黑云手上接了过来搀扶。

    “没事,死不了?!迸S械牢蘖Π谑?,示意三人不要小惊大怪。

    “你是谁?”秦观盯着黑云,一脸警惕询问,“谁打伤的长老?”

    这个好像是自找的黑云抓了抓嘴角,朝牛有道抬了抬下巴,示意问牛有道本人去。

    牛有道虚弱道:“好了,是自己人,都不要啰嗦,头再跟你们解释。此地不宜久留,说不定有人会搜来,立刻走!”抬头看向黑云,“劳烦带路!”

    黑云示意三人照顾好牛有道,旋即转身带路。

    昆林树将牛有道背在了身上,秦观和柯定杰左右护法,迅速跟了黑云飞掠而去。

    一路时而在地面飞掠,时而在沼泽地下潜行,三人轮流背负之下,最终抵达了一处深埋沼泽之下的地宫。

    路上所见,已是让三人惊疑不定,抵达地宫后,亲眼见到成群的妖狐嬉戏打闹,三人更是心惊不已。

    这是闯进妖狐老巢了?要不是牛有道仍摆手示意没事,他们肯定要怀疑黑云的企图!

    数名前来迎接的狐族长老簇拥下,将牛有道安置在了地宫的一间安静室内。

    黑云示意盘膝打坐的牛有道赶快盘膝打坐疗伤,牛有道却再次摆手,表示不急,指了指黑云,对昆林树三人道:“这位是狐族的族长黑云!”

    “??!”早发现不对的三人还是免不了震惊。

    牛有道:“不用吃惊,我跟他们本就是一伙的,都是自己人,你们大可以放心,我在这里很安全,你们也很安全,他们不会伤害你们。我现在精力不济,不与你们废话,有什么想知道的,待我伤势缓好之后再说。我现在只问你们一句,相不相信我?”

    三人相视一眼,这个时候也说不出别的答案来,陆续道:“相信!”可目中的惊疑不定却难以掩饰。

    牛有道虚弱道:“好!为了大家好,我暂时要将你们三人软禁一段时间,不让你们外出露面,你们能否接受?”

    软禁?三人面面相觑,让人很难答的问题。

    牛有道:“族长,封印三人法力,动手吧!”

    黑云挥手示意,几名长老立刻上前,就要动手执行。

    昆林树三人下意识背背相对,下意识防御状,哪能轻易被莫名其妙的人,还是被妖狐给封印法力!

    牛有道:“你们想干什么?我的话不管用是不是?还要我亲自动手吗?”

    “长老”秦观为难一声。

    牛有道:“啰嗦什么?就你了,你先开始,族长,你亲自动手?!?br />
    黑云当即走到秦观面前,嘿嘿一笑,“兄弟,对不住了?!蓖谎附莩鍪?,在秦观身上连点数指,下了禁制。

    秦观下意识想反抗,被牛有道盯着,终究是没敢反抗,瞬间法力受制。

    牛有道继续点名,“柯定杰,自己上前?!?br />
    柯定杰那叫一个一脸为难,可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主动凑到了黑云跟前,黑云不客气,迅捷下手。

    “昆林树?!迸S械佬槿踝旁俚忝?。

    昆林树盯着他,双拳握着,却没动,任由黑云近前在身上下了禁制。

    然黑云对他下手似乎有些过分,昆林树被指力捅的踉跄后退,口中“噗”一声呛出了血来,已经是被打伤了。

    “昆兄!”秦观和柯定杰大惊,迅速上前扶住,柯定杰惊问:“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骤然眯眼,盯着黑云徐徐道:“我刚向他们保证了,说你们不会伤害他们,族长立马给我脸色看,莫非是认为东西到手了又欺我重伤在身无可奈何?”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