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零章 银姬复元

作品:《道君

    撞上血滴的黑色雾气纷纷渗透进了血滴内,最终在内凝聚成团,明显在里面形成了一个黑点。

    气息稍凝的乌常突然十指缭绕翻飞,犹如莲花幻影一般。

    血滴中的黑点立刻纷乱起来,将整颗血滴给搅动的滴溜溜浮空转动,越转越快。

    血滴快转出模糊影子后,啪乌常突然双掌一拍,挥臂一张,喝了声,“去”

    血滴呼的散开,化作丝丝缕缕的光影而去,冲天散向了四面八方,就此消逝。

    而长发无风自动的乌常则缓缓合掌合十,双掌立于胸前,口中发出沉吟不断,“归来归来归来”

    众人在旁看着,对于旁观的黄班等人来说,还是第一见到乌常施展此等法术,也算是开了趟眼界。

    “归来归来”足足呢喃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乌常突呼出一口气来,合十双手放下了,左右斜了一眼,“我说了没用。太晚了,天地法则所限,已经魂归冥冥,不在世间游荡,非我法力能从冥界招来?!?br />
    白等一场,众人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施法的人更费力。

    元色抬眼问黄班,“我们基本上都没见过牛有道,你跟他应该是熟悉的,确认死者是他吗”

    黄班忙恭敬回道“应该是他?!?br />
    “应该怎么跟吕无双一般口气”元色乐呵了一声,他一向乐呵呵的,人也是一副心宽体胖模样。

    黄班惶恐,迅速上前到担架旁,单膝跪地,先取了附在遗体旁的宝剑,双手捧了查看,看过剑上编号后又放下,之后双手扯开了死者衣襟,露出了死者胸膛,死者胸口上的一道疤痕非常醒目。

    黄班伸手触摸检查后合上衣服,再双手捧着死者的脸仔细检查。

    正这时,门外有人进入,丁卫来了,接到消息后,风尘仆仆赶回来了。

    他身后跟了两人,一袭披风大步来到,见到在场众人迅速上前行礼,尤其是对其师。

    元色抬手示意免礼。

    丁卫自觉站在了旁,看着黄班检查之余,不时看向死者面容,神色略显凝重。

    吕无双明眸目光不时瞥向丁卫,时不时就会盯着丁卫神色反应观察。

    稍候,黄班起身了,指着遗体一样样说道“死者面容与牛有道略有不同,人生前和死后的僵硬面容有所差异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各派人员进入圣境时,随身武器摒弃在了外界,他们的武器都是缥缈下发的,都有编号,死者的武器正是牛有道的武器。死者胸口有一道疤,各派人员进入圣境后,随身衣物勒令当场置换了,换衣服时属下人在现场,牛有道胸口的疤是属下亲眼所见。背后的伤符合目击者的讲述,像是死在了威力巨大的天剑符攻击之下。结合种种,死者的确是牛有道无疑,不会有错”

    丁卫皱起了眉头。

    元色又问“事发现场的目击者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被瓢嗔阃?,并挥手示意周天雨上前答话。

    周天雨那叫一个紧张,磕磕巴巴说自己并不是目击者,赶到时已经出事了,又推了目击的两名手下出来答话。

    他手下也紧张的很,不过总算把事发时的详细经过讲清楚了。

    其中一人参与了对刺客的追击,追击过程中让刺客逃了的情形也是详细道来。

    听完详细经过,元色让这些人退下了,也把尸体抬走了。

    小人物退场后,乌常忽一声冷哼,“看来我们这些人并不被有些人放在眼里,还不知多少人背着我们在搞事?!?br />
    罗秋“你当年不就是吗”

    乌常冷眼一扫,“不服气”

    罗秋双袖一甩,负手身后,转身正面对上了。

    雪婆婆叹道“好了。我倒希望你们两个拼个你死我活,打又不敢真打,摆什么臭架子。先说眼前的事吧,无法无天了,凶手是谁,怎么查”

    吕无双忽道“元胖子,借一步说话?!弊矶ブ?,又瞥了眼丁卫的反应。

    “美人相邀,失陪一下?!痹蹲乓簧姆嗜?,一团肉球似的跟了去。

    众人皆冷眼看着离去的二人,不知两人背着大家搞什么鬼。

    一男一女,一貌美,一异常肥胖,两人在侧院空地碰头在了一起。

    听了吕无双一番嘀咕后,笑呵呵的元色笑不出来了,“吕无双,话可不能乱说,我这徒弟乖的很,我看好的衣钵传人,还指望他让我享清福呢,休要挑破我师徒关系?!?br />
    “是吗”吕无双面带几许讥讽意味,“我是不是乱说,你查查不就知道了。他是你的人的,加上他的身份地位,有你庇护,别人难以插手,否则我自己就查了。我再重申一遍,这是牛有道生前告诉我的,我只是转告给你,你爱信不信?!?br />
    “另外我要提醒你一下,洪运法的死,还有万兽门那个安插探子的失踪,都是他或他的手下赶到之前出的事,这事难道不可疑吗”

    元色目中精光闪烁不定

    稍候,两人再次回到了正院,元色依旧乐呵呵着,对丁卫招了招手,将徒弟招了过来,吩咐道“如今是你执掌缥缈,你赶回来了就好,你办事我放心,这事就交给你查了。竟敢在圣境内公然行刺,这事可不能再像洪运法的案子至今查无头绪了,务必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给大家一个交代”

    “是”丁卫拱手领命。

    “去吧去吧,忙你的去吧?!痹质只踊?。

    丁卫告退,一回到问天城中枢之地,立刻召集相关人员过问案发时的详细经过。

    地宫内,万事俱备,一张居中的玉榻上,一只漂亮的银狐蜷缩而眠。

    黑云手捧一颗散发灵性红光的无量果,面色凝重着朝左右点了点头。

    十二位狐族长老中立刻出来四人,分布在了玉榻四角,忽齐齐而缓缓推出双掌,立见四道法眼可见的白蒙蒙妖力涌向沉睡的银狐,睡眠中的银狐缓缓被四道妖力托起浮空。

    浮空定下后,四位长老一起向黑云点了点头。

    捧着无量果的黑云十指扣住果壳,用力一掰,咔一声,果壳裂开成两瓣,立见犹如红融融岩浆般的浆体流淌。脱离了果壳的果浆红光暴涨,渲染了整间石室的人和物。

    旁观的牛有道深吸了一口感觉异常提神的奇异芬芳,注视着狐族的一举一动,观摩无量果的使用办法。

    流淌出的红光果浆忽如活了一般,黑云施法驱使之下,如红色灵蛇般游向银狐,觅得银狐嘴唇,游蹿着慢慢钻入了银狐口内。

    待到果壳内部果浆清干净了,果浆也全部进入了银狐腹内,室内红光顿时消失不见了。

    黑云放下了双手,而四位联手施展妖力的长老开始双手运转,推动妖力注入银狐体内。

    牛有道注视了一阵后,估计不是一时间能看到结果的,目光又落在了黑云的手上,扯了下黑云的衣袖,指了指他手上的果壳,打出手势询问状。

    黑云看懂了他的意思,在问果壳没用吗

    黑云摇了摇头,低声道“果壳没用,药力在果浆中?!?br />
    牛有道伸手要了果壳到手,发现已成褐色,已失去了那份灵性,掰了掰,果壳虽不是非常坚硬,但韧性很强,不施法的话,还挺难掰开的。

    约莫一个时辰后,室内突然红光再现,不再那么强烈,红光柔和。

    牛有道注视着,发现红光从银狐体内涌出,顺着毛发不断向外如缓缓流淌的流光一般反复涌向毛发梢,沉睡的银狐变成了光泽涌动的粉红色。

    黑云也在这个时候出声了,“换人”

    其实四位长老的妖力并未耗尽,但黑云为了稳妥。

    立刻又有四位长老介入玉榻旁,双手齐齐推出妖力,也隔空注入了银狐体内。

    待到四人全面接手了银狐体内的妖力运转,之前四位长老才敢罢手,慢慢退开到了一旁,之后皆在墙边盘膝坐下,进入了调息恢复状态。

    再一个时辰后,黑云出声再换人。

    这次刚换上没多久,银狐体表的红光忽收敛进了体内,唯独一处红光仍在,银狐眉心的伤疤位置。

    伤疤位置上的红光越来越强烈,体内所有红光似乎都集中在了那一处,最终凝聚成了红光闪烁状。

    一直闪烁着,持续闪烁不停。

    一个时辰后,再次换人,首批的四位狐族长老再次接手了。

    保持着一个时辰一换的节奏,牛有道也很有耐心,陪着黑云,一直在旁看着。

    约莫八九个时辰后,牛有道察觉到银狐眉心的伤疤已经渐渐消失了,红光下已经形成了一道闭合的竖眼。由此可见无量果对肉身的重塑能力,牛有道算是大开眼界,暗暗啧啧称奇。

    再两个时辰后,蜷缩浮空的银狐有了动作,蜷缩的尾巴轻轻晃动了起来,四肢也在慢慢舒展。

    忽然,银狐眉心竖眼一开,露出一颗琉璃般的漂亮眸子,闪烁红光亦骤然消失,收敛进了眸中。

    紧接着,两只闭着的眼睛也骤然睁开了,苏醒了过来的银狐浮空着,缓缓左顾右盼着室内的情形。

    黑云露出大喜神色,其他闲着的长老也不例外。

    “罢手,让开”浮空的银狐发出了清婉的声音。

    四位施法长老立刻收功,齐齐罢手后退。

    银狐悬空回转身形,给人以幻觉一般,瞬间化作了一个裙袂飘飘的白纱女子,轻飘飘转动着落下,落足在了玉榻上站定,居高临下看着众人,一脸温柔和蔼,且风情万种。

    黑云以及一干长老迅速单膝跪地,惊喜万分拜见,“族长”

    767e5e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d9ff0c8b94f604f539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