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零章 人心浮动

作品:《道君

    “死了?”繁花似锦簇拥的楼阁内,拿着消息的逍遥宫掌门龙休很是意外。

    送来消息的弟子易舒,则是一脸痛快道:“死的好,那狗贼终遭了报应!”

    一想起某人的那一摸,她就羞愤难耐,恨得牙痒痒。

    龙休知她一贯看不惯牛有道,习以为常了,他现在在意的也不是这个,再次看了看消息,皱眉道:“怎么死的不知道吗?”

    易舒:“不知道,下面还在打探。目前的消息也是从紫金洞那边流传出来的,缥缈阁已经派了人去紫金洞,命紫金洞推出递补进圣境内的人选。如此一来,牛有道的死应该可以确认,毕竟没人敢拿缥缈阁来胡说八道?!?br />
    徘徊!龙休来回走动一阵,突停步,“牛有道死的突然,他麾下势力怕是惶惶然,南州那边也定措手不及,相关方面正是我逍遥宫介入争取的好时机,不管能不能成,都不能错过!”

    “速去,立刻请诸位长老去议事殿议事?!?br />
    ……

    北州刺史府内,坐在案后的邵登云捧着一份情报怔怔许久,最终咽出一口气,叹息,“死了!”

    管家羊双亦叹道:“是啊,他可是王爷那边的靠山,他一死,怕是对王爷那边影响巨大?!?br />
    情报摁在了桌上,邵登云默默着说道:“对王爷的影响是免不了的,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北州这边的天玉门,牛有道一死,王爷怕是摁不住了天玉门,下面这么多弟兄,老夫处境怕是要为难了?!?br />
    羊双迟疑道:“王爷毕竟是彭掌门的外孙女婿,之前瞧着,关系不是已经修复好了吗?能一点情面都不念?”

    邵登云摇头:“彭掌门恐怕也要身不由己,牛有道一死,紫金洞那些人会不会急着插手北州?逍遥宫和灵剑山会不会趁机伸手?没有牛有道钉在紫金洞顶着,彭又在能顶住这些压力吗?现在唯一的指望是王爷那边兵强马壮,可以当做一些筹码,不知王爷能不能稳住局面!”

    这么一说,确实如此,羊双面色渐渐凝重,一旦风云变幻,风雨来袭,南州与北州相距遥远,难以及时支持的话,邵系人马怕是要被逼做选择,这一选择不知要牵涉到多少人的生死。

    ……

    宋国京城,皇宫大内,拿到牛有道死讯的宋皇吴公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最终化作一声“呵呵”。

    也可谓是如释重负,不然他始终有些害怕。

    一直以来,蒙山鸣那些人让他深为忌惮,而那些人又掌握在牛有道的手上,因此颇害怕牛有道。

    害怕归害怕,这本无什么,都是天下竞逐的人,牛有道也没必要无缘无故跟他过不去。

    可问题出在他休掉的那位皇后身上,凭牛有道对惠清萍的关照,不惜代价也要救惠清萍,他实在是害怕惠清萍会借牛有道的势力来报复他。那女人有多恨他是可想而知的。

    如今好了,牛有道死了,牛有道的势力自身难保。而没了牛有道,惠清萍也不可能挑动牛有道的势力再对他做什么,就凭一个惠清萍奈何不了他,连接近他都没有机会。

    此时此刻,真可谓是少了一大患,甚是高兴,高声传貌美妃子来庆贺尽兴……

    丞相府内,紫平休与贾无群面对静坐。

    静默一阵后,贾无群提笔写下一行字,转板转给了对面看:死的可惜了!

    ……

    燕国京城,大司空府内,寂静屋檐下,高见成负手眺望月色,良久后叹出一声,“就这样死了?”

    静默在旁的管家范专也出声了,满脸担忧,低声着:“牛有道一死,大公子可还在那些人的手上?!?br />
    高见成徐徐道:“少明的安全倒不至于出什么问题,不管牛有道是死是活,他下面那些人都不至于杀了少明,那样做没任何好处。他们现在被紫金洞给驱离了,何去何从难料,我怕就怕这些人狗急跳墙利用少明做什么事。一旦把少明抖出来,一旦让朝廷知道了,高府上下危在旦夕!”

    范专:“如今该怎么办?”

    高见成:“先不要轻举妄动,先派人紧盯那些人的去向,看看情况再做决断?!?br />
    “好,老奴这就去安排?!狈蹲ㄓο?,快速离去。

    “唉!”独自沐浴在夜色下的高见成忽又一声幽叹,呢喃自语着,“这位爷一死,怕是要牵动整个燕国的局势?!?br />
    ……

    光州,原赵国属地,燕赵之战后,也算是作为晓月阁请燕国出兵的好处,如今已划归燕国领地,属于了紫金洞的势力范围,由被牛有道踢出了南州的大禅山掌管。

    “死了?牛有道死了?”宗门议事大殿外的皇烈看到消息,一阵哈哈大笑。

    笑毕,发现旁站的长老封恩泰显得有些沉默,皇烈笑问:“怎么,师弟在惋惜这个便宜结拜兄弟不成?”

    封恩泰苦笑,略摇头,“不管当初结拜是真心还是假意,有一点不得不承认,牛有道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利益恩怨纠葛中还能做到有情有义,这种人少见了?!?br />
    以前是不敢这样帮牛有道说话的,如今牛有道已经死了,说出心里话来也无妨了。

    皇烈颔首,“我大禅山从北州被他踢到南州,又被他扔到光州,却始终拿他无可奈何,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牛有道的确是有点本事的,死了确实可惜,不过对我大禅山来说却是好事?!?br />
    “他若在,始终以南州和金州钳制着我光州,加之他紫金洞长老的身份,令我大禅山不敢逆他意??扇缃袼凰?,南州要归于三大派哪家未可知,燕国三大派之间怕是要有一场争夺。没了牛有道居中压制各方,紫金洞上层的角逐之下,南州和金州的结盟状态还能不能持续下去是个问题?!?br />
    “如今的情况下,只要我大禅山态度模糊一些,燕国三大派就都得向我大禅山示好,那些有的没的压力也就消失了,今后我大禅山的日子会好过的多,不用再像个小媳妇似的处处看人脸色了?!?br />
    “通知金州和南州那边的探子,加大对两州关注,有什么异动立刻报来。两州都是牛有道派系的势力,如今牛有道死了,面对三大派的介入,我们或许有趁机施压获利的机会?!?br />
    “家里你们看好,我要去一趟紫金洞,看看紫金洞那些个长老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可供我们利用?!?br />
    ……

    金州刺史府内,饭桌上的海如月愣住,筷子僵在手中,惊讶道:“死了?他那么有能耐的人,怎么会就这样死了?”

    黎无花叹道:“有能耐又如何?去了圣境,在圣境内又算的了什么?杀死他,还不就是捏死一只蝼蚁一般?!?br />
    海如月皱眉:“我们金州,商朝宗的南州,大禅山的光州,天玉门的北州,说来都是牛有道的势力,如今他一死,紫金洞怕是要顺势插手介入,那些个长老怕是想要瓜分。搞不好逍遥宫和灵剑山也要趁机而入插上一手,局势有点麻烦了?!?br />
    黎无花:“谁说不是。我也是刚知道的消息,正因为担心这个,宗门那边掌门已经紧急赶往了南州,拜会南州那些人,想看看他们的态度如何?!?br />
    “死了…”海如月唏嘘。

    黎无花亦无奈摇头。

    从稳定角度来说,他们是希望维持现状的,不想面对难以承受的变故。

    而从感情上来说,牛有道救过海如月,也救过他们的儿子,双方关系不错,还是希望站在牛有道那一边的。

    可牛有道已经死了,可能会出现的风云变幻想不面对怕是也不行。

    ……

    乡野山村,一座私塾内,一白面先生正在学堂内摇头晃脑,教导一群小儿朗读。

    白面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前赵国皇帝海无极,如今已剃去胡须,改头换面,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

    先生原本有其人,和海无极相似,本就是帝王暗中安排备用的替身,先生自己也不知道。

    这个替身也许永远都用不上,但海无极终究还是来了,于是真正的那位先生则消失了。

    整个村庄的情况,还有那位先生的情况,早已被暗中掌握,海无极熟读牢记直接接上便可,这便是一国力量暗中布置的绝对机密。

    下课了,孩童欢呼而去。

    货郎来到了学堂外,与出来的教书先生碰面在一起。

    货郎是这个村里的货郎,长期在外挑担卖货,很少回村里。

    可这货郎的身份却是九圣下令严密追查的人,海无极的大内总管诸葛迟。

    诸葛迟的身份是真的,他的货郎身份也是真的,一直以来就是这个村里的人,村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认识这位货郎,只是因为货郎长期在外做生意难得回来而已。

    当诸葛迟龙钟老态时,就是赵国皇宫内的大内总管。

    当诸葛迟面貌年轻不少时,就是外出营生后回到了这个村里家里的货郎。

    如今似乎腿脚不便了,在外面奔波不动了,货郎回来了,开始安居在了村里务农。

    一切都衔接的天衣无缝,有修士到访过这个村里,也有官兵或密谍暗查过这里,然而没人能发现任何异常。

    无论是教书先生,还是货郎,本就是这个村里的人,村里村外的人都知道,也都认识,连周遭官府的人也知道,没有任何问题。

    而这一切都是诸葛迟早年的安排,他历经几朝,严守着自身的秘密之余,也背负着?;ぜ赋实鄣氖姑?。类似的安排不止在海无极这一朝,包括前朝的皇帝,他也亲手在其他地方秘密做过类似的安排。

    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不是担心皇朝覆灭的后手安排,谁也难以预料堂堂赵国会就那样垮了。

    无论是历代皇帝,还是诸葛迟本人,都知道一旦诸葛迟的秘密暴露后的后果,不但是诸葛迟要死,暗中授命的皇帝也难逃一劫,因此才逼出了这事先的秘密安排。

    一旦暴露,逃脱后可有地方藏身,否则天下之大,也难经九圣的庞大势力给过一遍。

    s:感谢新盟主“玉树林风1”的捧场支持。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