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一章 如假包换

作品:《道君

    两人走出学堂,慢步在篱笆墙外,脚下小心避开牛粪。

    出了村庄,走到了小桥流水畔,流水淙淙在脚下。

    放眼看去,碧绿农田,老牛悠然啃草,雨后雾霭层次分明半笼上空,遮了远处的青山。

    教书先生似有感慨而叹,“江山如画!”

    货郎略摇头:“先生,还是放下吧,从我出手的那一刻开始,这江山就拿不回来了,强取一定会丢命的,届时我也保不住您,看看就好?!?br />
    教书先生:“母亲还好吧?”

    货郎:“不知道。去过一次,发现情况有些不对,那边很有可能布下了天罗地网,正等着我们,不敢再去了。不过先生可以放心,有大姑娘在,一定会善待老夫人?!?br />
    教书先生:“你来见我,何事?”

    货郎:“有个好消息让先生舒舒闷气,牛有道死了,死在了圣境内,不知死在了谁手里,但可以肯定,的确是死了!”

    教书先生嘴角剧烈抽搐了一下,眼中浮现恨意,“死得好,死在别人手里便宜了他!”

    赵国覆灭的前后经过,他太清楚了,挑动燕赵之战的就是牛有道,正是因为牛有道,才有晓月阁起兵联合攻赵,他最恨牛有道这个罪魁祸首。

    赵国覆灭后,他们躲避逃难,好不容易落脚安身后,他咽不下那口怨气,换了谁都难以咽下那口怨气。

    不仅仅是国灭,而是真正的家破人亡,逃的匆忙,众多家眷没办法带出来,也不敢带,都是一群样貌、气度非凡的人,又没什么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这么一群人出逃的话,根本躲不过有心人的耳目,不得已只能放弃。

    多少儿女,多少妾室,或成刀下鬼,或成他人玩物,他还必须当做不知道。知道又怎样?每一个活着的,受尽虐待的,都可能是用来钓他的饵。

    连提都不敢提起,提起就是在剜自己的心。日日夜夜,每每想起,心在滴血。

    曾经拥有的越多,放弃时意味着付出的代价越大。

    也许复国无望,但报仇总可以吧?他对诸葛迟下令了,要诸葛迟取那些仇人的性命。

    诸葛迟不同意,杀人对他来说很容易,但暴露行踪也很容易。

    金州原是赵国的地盘,当中埋了不少耳目,商幼兰在金州的遭遇,被缥缈阁找到过,他已经知道了。

    缥缈阁居然找到了商幼兰,缥缈阁居然介入了此事?

    他立马意识到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自己已经被九圣盯上了,面对九圣如此恐怖的存在,他哪敢妄动。

    对付其他人,他还有把握。对付盘踞修行界数百年的老怪物,他一点把握都没有,估计连资历最浅的乌常也能轻易将他干趴下,再加上九人那庞大的势力。

    而他的存在也不是用来报仇的,到了他这个地步的人,也不会再参与复国的事,复不复国对他来说没任何意义。他历经几朝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ぞ醯陌踩?,这是他对那位老爷子的承诺!

    那位老爷子视他如亲生儿子关照,他能有今天,也都是那位老爷子给予的。

    老爷子临终前,他跪在榻前答应过,保三代君王的安全,之后他方可以悄然离去!

    只保三代,是因为老爷子清楚,这位一直活在众人视线中不合适,最多也只能是保三代,否则反而会反受波及!

    可海无极真的不甘心,家破人亡到了那般地步,活着的妻女日夜受辱,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最后他退而求其次,牛有道,他只要牛有道死就行,他只要牛有道那个罪魁祸首的脑袋就行!

    就这么一个条件!诸葛迟最终答应了,凭他的实力只杀一人不算什么,哪怕牛有道躲在紫金洞也没用,他要进出紫金洞的话,紫金洞的防御力量根本拦不住他。

    唯一要确认的是,牛有道在不在紫金洞,要确认位置,不能贸然杀入,否则就凭他一人,偌大个紫金洞牛有道随便找个地方一躲,也够他找的。他总不能赖在紫金洞慢慢找吧?真要那样是找死!

    要快,确定后,直奔目标,又迅速离去。

    谁知还不待他这里准备好,牛有道就被弄去了圣境,没了下手的机会。

    如今也不用他再下手了,牛有道已经死了!

    ……

    一行车马停下了,临时休整。

    云姬上了山,站在山坡上眺望远方。

    管芳仪也来了,不疾不徐的到了她的身边,陪着她一起眺望远方,云姬略回头看了她一眼。

    “云姐姐对将来可有什么打算?”管芳仪忽笑着问道。

    云姬:“应该是问你有什么打算,你一个女人操持着这么多人也不容易?!?br />
    管芳仪:“其实也没什么,操心的人不是我,我只是个跑腿的而已。倒是云姐姐你,对权势也没什么兴趣,我这里怕是留不住你了?!?br />
    云姬:“不是我对权势没兴趣,而是不能有兴趣,有了兴趣是找死。我答应过牛有道,他若回不来,我将你们护送到目的地便可。他为了你们,也算是用心了?!?br />
    管芳仪:“送到了目的地就离开我们吗?”

    云姬:“有些事情你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总之我留在你们身边对你们未必是好事,有些事情凭你们的能力是承受不起的?!?br />
    管芳仪:“如果道爷还在,你就会继续留下是不是?”

    云姬:“那是两码事,他若在,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我反倒是受他庇护。他不在了,你看看你们,立马成了丧家之犬?;褂心歉鲈?,你的想法和他的想法是合不到一块的。一帮人,几种想法,缺了能将你们捏合到一块、能让你们俯首听命的人,这一帮人迟早要四分五裂,把你们送到地方后,你们安全了,我也该走了。他跟我说的目的地是妖魔岭,他说那边会有人关照你们?!?br />
    “姐姐的意思,红娘明白了,姐姐能一路护送,红娘已经是感激不尽,不敢再奢求什么?!惫芊家前攵赘裥还?,不过之后又略靠近她,低声道:“去你右边那座高山的后面,那边的山坳里有人在等你?!?br />
    云姬不解,“什么人?”

    管芳仪:“你去了便知道,小心点,不要让人发现?!?br />
    云姬还想问什么,可管芳仪已经转身离去了。

    云姬回首看向右边的高山,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悄然去了。

    抵达目的后,落身在那座山坳,四处环顾之际,一旁突然传来声音,“来了?!?br />
    她猛回头看去,只见草木掩饰的一块大石后面冒出一人,见过,应该是紫金洞派出的开路弟子之一。

    可对方说话的声音令她有些惊疑不定,熟悉。

    石头后面的人招了招手,似乎觉得山坳里还是有些太过显眼,示意她过去。

    云姬目中惊疑,犹豫不决。

    于是,石头后面的人扯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真容,灿烂一笑,除了牛有道还能有谁。

    云姬大惊,迅速左右看了看,之后闪身落在了他身边,吃惊不小道:“你没死?”

    牛有道呵呵道:“哪有那么容易死,怎么,盼着我死呢?”

    云姬盯着他上下打量不停,反复确认,“这…这怎么可能?”

    牛有道:“没什么不可能的,如假包换,你要不要摸摸看?”

    云姬:“这不要脸的劲,应该假不了?!?br />
    牛有道叹道:“在圣境那边的死,是我金蝉脱壳之策,没办法,惹出的事较多,越来越显眼,负重太大,快转不动了?!?br />
    云姬:“听说了一些,弄倒那个,又弄死这个,跑到圣境还敢折腾,你还真够敢的?!?br />
    牛有道两手一摊,“我早已做出决定,反正是要死的人,有什么不敢的?总之是被九圣盯上了,只能一死了之。暂时本不打算对你现身的,先让红娘探探你的想法,你若愿意留下,她就不会让你来这,既然来了,看来是决定要离开了?”

    云姬:“那你现在还能现身露面吗?”

    牛有道:“不可能躲一辈子,该现身的时候自然要现身。大姐,怕不怕?不怕的话,就留下吧!”

    云姬笑了……

    南州刺史府,英武堂内,轮椅上的蒙山鸣,站立的商朝宗,皆面对地图,日夜关注着西三国那边的战事。

    商朝宗将西三国几路人马的态势做了讲述后,放下了手杆,“情况目前就这么个情况?!?br />
    蒙山鸣:“紫金洞那边回信了没有?”

    战事之外,又多了闹心事,最近闹心事扎堆,牛有道的死讯就不说了,卫国求援的事也搞的这边有些头疼。

    卫国没能获得燕国这边全力相助后,居然打上了蒙山鸣的主意,玄薇想请蒙山鸣去主持卫国战事。

    卫国的心情这边也能理解,现在只要是救命稻草就想抓,首先是看中了蒙山鸣的作战指挥能力,其次是希望借助蒙山鸣的威望重振节节败退的卫军士气。

    总之希望借助蒙山鸣力挽狂澜!

    而燕国朝廷,还有逍遥宫和灵剑山,似乎巴不得,都极力推崇让蒙山鸣去。

    紫金洞传讯问了这边的意见,这边的回复是拒绝!

    不拒绝不行,蒙山鸣这一去,不管最后战事结果如何,齐、卫那边恐怕都不会轻易放蒙山鸣回来。

    商朝宗:“不知怎么回事,按理说应该早该回信了,拖到现在却迟迟不见回复,难道真的想答应?蒙帅,若真要非您去不可,此战,您可有把握?”

    s:感谢新盟主“薄衣飘零”捧场支持。昨天章节错误已修正。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