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零章 似曾相识

作品:《道君

    高少明抹了把久别重逢的欣喜泪,回道:“他们送儿子回来的?!?br />
    高见成皱眉:“不是你自己逃回来的?”

    管家范专在旁插嘴道:“大爷的确是被送回来的,是有人传了信给老奴,老奴去城外接的人,对方将大爷交给老奴后就走了。对了,传信渠道是与牛有道联系的那条渠道?!?br />
    这就不会有错了,高见成默默颔首,似乎忘了儿子的存在,捋须踱步,沉吟着,“茅庐山庄的人刚在南州立足,我们刚派了人去盯着,正要想办法,对方却在这个时候放了少明,这是何意?”

    其实吧,一开始高少明的确是牛有道手中的人质,不过事情到了最后,凭高见成和牛有道的合作关系,已经和人质无关了,实际上只是牛有道为高少明提供了一个藏身场所而已,只要高见成需要,儿子随时能回来,只是不能回来露面而已。

    现在这边之所以想把高少明给弄回来,是担心牛有道死后,茅庐山庄的人又无处可去,担心茅庐山庄的人会利用这点,事关一家人的生死,不得不为。

    谁想,那些人却主动把他儿子给送回来了,倒是免了他的后顾之忧。

    说到这个,还沉浸在回家情绪中的高少明似乎想起了什么,忙道:“父亲,那边让儿子带话给您?!?br />
    高见成转身立问,“何话?”

    高少明道:“那边让告知,让父亲不要担忧,说茅庐山庄的人不会过河拆桥,让父亲静候天时,顺势而为!说有什么事会及时联系您,勿忘承诺!”

    “看来那些人果然是在南州站稳了脚!牛有道不在了,正该利用你钳制老夫,让老夫为商朝宗效力才是,却主动把你给送了回来,很有自信…知道老夫害怕什么,便解决了老夫的后顾之忧,气魄不小,茅庐山庄内还有高人在??!”高见成捋须沉吟着,目光闪烁不定。

    “对了,父亲,还有这个,说必须当面交给您,说是给您的信,并叮嘱,其中的内容不许您之外的人任何人看到?!备呱倜鞔有渥永锶〕隽艘豢爬璧萦?。

    高见成哦了声转身,接了蜡丸在手,捏碎了,从中翻出一个纸团。

    既是不让其他人看到,高见成转身了,回避了身边二人的目光,揉开纸团,一看上面内容,可谓浑身一震。

    继而二话不说,四看了下,大白天没有点燃火烛,遂迅速撕碎了再次揉团,迅速塞进了口中,喉结耸动,又到旁取了茶盏灌茶入口,直接将密信给咽进了肚子里。

    高见成和范专吃惊不小,面面相觑,不知是何等机密内容,竟让这位如此谨慎。

    “父亲,密信上…”高少明刚开口询问,高见成立刻抬手打住,“知道的太多对你们没好处,刚才的事情,你们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不要问,也不要说,出了这个门立刻忘了?!?br />
    “是!”两人领命。

    见气氛凝重,高见成转换了笑容,“少明,你在那边那么久,过的如何?”

    高少明尴尬一笑,“一个极为安静的地方,男耕女织,与世无争,恍如世外桃源,儿子在那轻松自在,胖了不少?!?br />
    高见成哈哈一笑,颔首一阵后,忽叹道:“少明,你应该知道,你现在不能再公开露面了,恐要送你去别处安置?!?br />
    高少明苦笑:“儿子明白,儿子已是一个死人,不能让朝廷知道高家的长子还活着?!?br />
    ……

    卫国朝廷无法做出抉择之事,齐国上将军呼延无恨终究还是帮他们做出了决定。

    卫国百官落在晋军手中的数千家眷,葬身于乱石火海之中,男女老少在一条长谷的火海中无处可逃,山谷两边的乱石滚落,箭矢如雨,凄厉惨像,惨绝人寰。

    一同受困的还有晋国的十万精锐前锋。

    此时晋军方知,之前齐军被人质给逼退,只是诱敌,直到将他们诱到了埋好易燃物的长谷内,才骤然发动了进攻。

    事实上皆是假象,高品早已探知呼延无恨之谋,不惜拿十万精锐前锋为饵,故意中计。

    待呼延无恨主力大军迅速反扑增援围攻长谷,欲灭晋军十万精锐之际,高品立刻佯装调动主力去营救,实则趁呼延无恨中军空虚,已密调一支人马直扑呼延无恨中军,欲一举斩首,为此不惜动用了自己本部的大量修士高手。

    奇袭人马如愿攻至,击溃呼延无恨中军留守人马后,却发现不对,并未见呼延无恨等主帅踪迹,很多帐篷都是空的。

    而高品中军却已在此同时遭遇大劫,呼延无恨的骁骑军同样奇袭杀至,同样欲斩首!

    高品调动主力佯援那十万精锐,尽管是佯援,但了为迷惑呼延无恨,身边主力不在,加之欲对呼延无恨斩首,身旁?;さ男奘扛呤执蠹?,高品本人顿时陷入险境。

    若非贴身随扈的法师拼命力保,高品差点丢命,最终丢盔弃甲,狼狈而逃,侥幸躲过一劫。

    而奇袭呼延无恨中军之举,并未引得呼延无恨主力回援,反倒引得自己佯攻主力回救,结果半路又遭亲自露面的呼延无恨截杀。呼延无恨要的就是敌军紧急不防,与蒙山鸣如出一辙,呼延无恨掘堤放水,冲溃了晋军主力。

    幸好呼延无恨为了诱敌,身边人马不多,只是亲率小部人马截杀,否则晋军主力怕是要全军覆没。

    之后与骁骑军会合的呼延无恨对晋军溃逃主力一路追杀,斩首无数。

    高品下令连烧卫国五六座城池,令呼延无恨难以得到补给和休整,不敢再深入,一群败军才得以喘息重新聚集,哪管什么卫国百姓的死活。

    而长谷那十万精锐却真正成了孤军无援,被齐军重兵围困钳制在内猛攻,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小部杀出逃离,大部连同挟持的卫国人质一起,都死在了呼延无恨军令之下。

    此战前前后后吃败,晋军损失了三十余万将士!

    士气受损,大军框架也受损打乱了,需要时间重整,晋军一时间难以发动新一轮的进攻,面对齐军的压迫而退。

    到了这个地步,高品焉能不知,呼延无恨之谋乃故意让他刺探得知,悔恨不已,跺足捶胸,仰天哭喊,假意拔剑自刎,被部将和随扈阻止。

    之后高品上奏晋国朝廷,请罪!

    晋皇太叔雄回复赦免,言胜败乃兵家常事,并告知,晋国得到卫国大量粮草,已从国内新整一支大军,不日将奔赴战场,助高品一臂之力!

    蒙山鸣真正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获得了充足粮草的晋国终于启动了全民皆兵的状态,短时间内便集结了三百万青壮,一路赶赴战场并一路操练。

    捷报传至齐京,齐京上下欢欣鼓舞,人人谈论夸赞呼延上将军。

    卫国随军的不少朝廷官员却未能因此大捷而高兴,反而不少人披麻戴孝随军议事,有些甚至是满门家眷都死绝了,都被呼延无恨给杀了,让他们如何高兴的起来?

    有人愤慨之下跑到呼延无恨那要说法,结果连呼延无恨的面都没见到,直接被大营内的弓箭手给射成了刺猬。

    连面都不见,连句道理都不讲,敢来叫嚣者,就一个字,杀!

    呼延无恨懒得奉陪。

    之后就算有人心怀愤恨,也不敢再对呼延无恨吵闹半句。

    当然,卫国这边也传书给了齐国那边,向齐皇控诉呼延无恨的残暴罪行。

    然传书是传到了,可昊云图阅而不回,其他的书信往来都有回复,唯独控诉呼延无恨的那份没有,昊云图好像没看到似的,反而传旨嘉奖呼延无恨等将士,令齐军士气大涨,至于卫国这边看到后怎么想,齐国的态度很显然,随便!

    卫国到了这个地步,显然已经失去了跟齐国讨价还价的权力。

    ……

    “堂堂晋国主帅竟然差点丢了性命,唉!”

    获悉高品吃败,还差点被呼延无恨给斩首,站在废墟城头,看着眼前被高品火烧过的废城,邵平波仰天一声长叹。

    感慨无奈之后必须面对现实,徘徊在废墟城头,一直皱眉思索着,嘴里嘀咕不停,“我就不信你呼延无恨无懈可击…”

    “大公子!”邵三省过来,面色凝重。

    “何事?”邵平波有些心烦道。

    “有关那个鬼医弟子的情况有了新的消息?!鄙廴》钌弦环菡壑?。

    晋军主战场上吃了败仗,邵平波无心再顾及什么鬼医弟子,连看都不看,挥手道:“说便是?!?br />
    邵三省双手端着不放,“大公子还是看看的好?!?br />
    邵平波猛回头,察觉到他神色不对,走近,一把将折纸拿到手,发现不像是情报消息,情报不是这样的折幅,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幅画像,看着眼熟,“这就是那个鬼医弟子?怎么感觉似曾相识…”

    邵三省问:“大公子没看出像什么人吗?”

    邵平波迟疑:“是感觉见过?!?br />
    邵三?。骸盎裼氡救吮瓤隙ㄓ行┦д?。老奴一开始看到,也与大公子一般疑惑,眼熟,肯定是在哪见过。后来因与柳儿小姐有关,老奴与柳儿小姐做了联想后,立马联想到了一个人,大公子难道不觉得像小姐在北州的故人吗?”

    “北州?柳儿的故人…”盯着画像的邵平波忽一惊,猛抬头道:“是他?谭耀显?他不是死了吗?这怎么可能?”

    邵三?。骸暗蹦晗旅嫒吮?,我核实过,确实已经被乱箭给射死了才对,几人都说有箭矢穿心,不可能不死。不过没有找到尸体,尸体大晚上的掉落了江中,也不好找?!?br />
    s:黄十一姨到!感谢新盟主“xf”捧场支持。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