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八章 威震朝堂

作品:《道君

    太叔欢儿深吸了一口气,“我要见陛下!”

    守将略怔,随后提醒道:“公主要见陛下待散朝后再说,现正早朝议事,不宜打扰!”

    太叔欢儿:“去通报!”

    守将看她沐雨而来的样子,犹豫了一番,随后左右招手,让人先拦住了她,自己则快步跑上了台阶。

    稍候,殿门前的一名太监急匆匆跑了下来,当面与太叔欢儿沟通了一下,之后又迅速跑回。

    那太监挨着门框边边侧身进了朝堂,不敢惊扰殿内聚集的众大臣议事,绕着殿内墙角边边而行,到了御座下面一侧的柱子旁,借着大柱子的遮掩,对着上面躬了躬身。

    晋皇太叔雄正在宝座上听政,一旁束手而立的大内总管陶略瞥了眼后,知道来到的太监肯定是有急事,否则不会轻易来打扰,遂慢慢挪步离开了宝座旁,轻悄悄下了台阶。

    走到柱子旁后,低声问道:“何事?”

    那太监低声回,“七公主来了,正在外面淋着雨,要求见陛下?!?br />
    陶略低沉声道:“胡闹,朝堂是处理国事的地方。去告诉公主,正早朝,让她请回,有什么事让散朝后再说?!?br />
    那太监道:“小的也劝了,可七公主说了,她就要现在见,不让她见的话,她便死在外面,说是咱们逼死了她!”

    “嘶…”陶略略惊,也有些犹豫了,这要是把人给逼得自杀了可不好,出了那样的事,那位主还真有可能做的出来,这真要死了的话,可不是他们逼不逼死的事,传出去都要认为是皇帝陛下那样对女儿把女儿给逼死了。

    他深知,皇帝将七公主视若掌上明珠,十分疼爱,出现那样的事情皇帝也不愿看到,可陛下是一国之君,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做!

    事发后,皇帝也十分心疼,但皇帝不会让人看见而已,皇帝甚至不敢去见女儿!

    略思索后,摁手示意他稍等,之后转身离开了大柱子的掩饰,不疾不徐再登步到了宝座旁,俯身,在太叔雄耳边嘀咕道:“陛下,七公主来了,正在殿外淋着雨,要求见陛下!”

    太叔雄猛然举目看向了殿外,看不到殿外高高台阶下的女儿,但知道外面正下着雨,脸颊反复绷了绷后,偏头低声道:“不懂规矩吗?让她回去!就说孤王散朝后再见她?!?br />
    陶略:“陛下,七公主说了,现在若不见,她便…便死!”

    太叔雄双手骤然抓紧了两侧扶手,指节紧绷,紧盯着朝堂之外那阴沉沉的天空。

    朝堂上朗朗说话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朝臣们尽管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都看出了陛下有事,一个个盯着他的反应,肚子里皆暗自揣摩着。

    良久后,太叔雄徐徐道:“让她进来吧!”

    陶略立刻转身,对藏身在大柱子后面的太监挥手示意了一下。

    那太监迅速挨着殿内墙边边跑了出去,出殿后见公主还在雨中站着,急忙跑下,挥手让阻拦者让开,情急之下脚下雨水一滑,直接摔出一声“哎哟”差点滚下了高高台阶。

    幸亏边上一站立的将士紧急俯身扯了他一把,否则这么高滚下去,还不得摔个头破血流。

    站起来后又不管不顾地快跑下去,一侧一路站班值守的将士都不时小心伸手,生怕他又摔到了,能出入朝堂通话、能随时和大内总管陶略说上话的太监在宫中的地位可不低。

    可也正因为地位不低,对宫里的事知道的颇多,才知道陛下对这个女儿有多愧疚,皇帝上心的人,他焉能不表现的上心?

    “让开,让开,都让开,陛下有旨,宣七公主进殿!”跑下台阶的太监左右挥手,摈退了横栏的守军,又到太叔欢儿跟前连连点头哈腰道:“七公主,陛下宣您进殿?!?br />
    守军退开到了两旁,太叔欢儿再次深吸一口气,迈步前行,登上了玉阶。

    “七公主,您小心,雨天台阶滑的很?!碧嗪腔ち艘簧?,一脸心疼模样地伸手扶了太叔欢儿的一只胳膊肘,另一手拎了袖子举起,帮她逆风挡雨。

    朝堂大殿内鸦雀无声,一片死寂,落针可闻,见太叔雄和陶略都紧盯着殿外,他们也回头看向了殿外,估计是有什么人要来。

    稍候,两个人步步升高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登上玉阶,到了大殿屋檐下的太叔欢儿一挥手,将搀扶的太监撇开到了一旁。

    那太监惶恐退开,然站在堂内的陶略却看到了他挡雨搀扶侍奉的样子,暗暗点头,觉得在陛下面前做得好,是个用心且有心的,这孙子可堪用!

    广场边缘的月门旁,远远看着的兰贵妃,看到女儿进殿了,紧张到手揪住了胸口衣裳……

    待太叔欢儿迈过门槛进了大殿,一步一个水印走来,众臣才纷纷看清了这浑身湿漉漉的女人是谁。

    七公主来了?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不吭声,目光时而看看太叔雄,又时而看看步步遗留水印的太叔欢儿,心中叹息者颇多。

    太叔欢儿的出现,甚至让不少朝臣心中羞愧,某种程度上,太叔欢儿的牺牲付出,也是为了能让这帮男人继续屹立在这朝堂上,或者说能更好的站在这里。

    高高在上的太叔雄面无表情,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一刻的视线似乎十分清晰,似乎能看清女儿脸颊上滑下的水滴在下巴上一滴滴的滴落,也清瘦了许多。

    女儿这孤零零、湿漉漉落汤鸡似的黯然走来的样子,令他双手再次紧抓了两侧扶手,心痛,心痛的无法呼吸!

    他依稀记得女儿小时候赖在他怀中扯着他的胡须,说做了个噩梦,梦到了坏嬷嬷在骂她。

    他哈哈大笑,抱着她说,不用怕,只要孤王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孤王的欢儿!

    此刻他意识到了,他食言了,而且…

    近前停步,太叔欢儿半蹲行礼,“女儿参见父皇!”

    太叔雄喉结耸动,咽了咽口水,润了润发干的嗓子,才威严道:“免礼!”

    谁知他一声免礼后,太叔欢儿反而噗通跪下了,行了更大的礼,大声道:“女儿冤枉,请父皇为女儿伸冤!”

    她还是头回擅闯朝堂,从小就被告诫,这地方不是她们能来的地方,可她今天来了。

    之前母亲逼她来的时候,她还害怕,之前登上台阶的时候她也正紧张害怕着,可进来见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后,心中忽涌起了恨意,不怕了,一点都不怕了,从未这么清醒过,发出的声音大而干脆利落!

    冤枉?伸冤?众臣面面相觑,难道要提西屏关之事?

    这事,大家在朝堂上都刻意回避,没人提及,此时众人越发静悄悄不敢吭声了。

    高坐在上的太叔雄也怕了,头回在这女儿面前感到有些害怕,被逼得有些不知该如何接话的好。

    他有点后悔了,后悔不该心软之下让女儿进来,可女儿这种情况下,说要自尽,只怕不是玩笑!

    一旁的陶略也同样静悄悄的,连大气都不敢喘,悄悄观察着太叔雄的神色反应。

    平日里权势滔天的一群男人,全被这个弱女子一句话给镇住了,竟无一人敢吭声,有人手缩进了袖子里反复抠着手指!

    有人暗暗苦笑,陛下啊,好好的,您让公主跑进来干嘛,闹得大家都尴尬,您就不该让她进来!

    太叔欢儿忽再次大声道:“女儿冤枉,请父皇为女儿伸冤!”

    太叔雄似乎此时方醒过神来,也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不得不开口了,“先起来说话?!?br />
    太叔欢儿大声道:“父皇若不听女儿陈述冤情,女儿不起!”

    太叔雄心中略有怒火涌起,尽量克制道:“说!”

    太叔欢儿:“女儿听闻传言,说女儿在西屏关已被前西屏关守将陈长功玷污了清白,此乃谣传,绝无此事,女儿清清白白,和西屏关守将陈长功之间绝无苟且,女儿只是前往鼓舞士气,请父皇明鉴!”

    说这话时,脑海中闪过的是不堪回首的一幕幕,手指甲都深陷进了掌心肉里,也越发恨上座的这个男人。

    太叔雄下意识愣住了。

    竟是为自己辩白而来?众臣面面相觑之际错愕着,也松了口气。

    还当是要指责陛下牺牲女儿怎样怎样的,真要那样的话,那可就真尴尬了。

    不过众人目光碰撞之际,心里又一个个的嘀咕,这种事情稍有点消息路子的都知道真相如何,岂是能辩白的过去的?

    女儿之前开口,太叔雄也以为是那么回事,此时也松了口气,又恢复了帝王的气势,朗声道:“孤王的女儿清清白白,乃是前往前线鼓舞士气,孤王自是清清楚楚!”

    清不清白,他心里清楚,可他能怎么说?能说不清白吗?

    太叔欢儿爬了起来,站直了,转身面对众臣,大声道:“本公主清白,诸位大臣可信?”

    “公主自然是清白的!”

    “谣言绝不可信!”

    “公主乃鼓舞士气前往前线,清清白白!”

    一群大臣们终于发声了,纷纷为其辩白,尽管心里是没一个信的,可一个个都心口不一着。

    太叔欢儿环顾众人,想起了贾无群那日告诉她们母女的话:论口是心非,天下间唯此地最盛!

    果然如此,她今天算是见识了,发现竟无一人敢说真话!

    高高在上的太叔雄凝视着女儿那被雨水打湿的背影,今天的女儿,他好像不认识了,好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竟挥斥朝廷,竟令群臣伏首!

    太叔欢儿突毅然转身,面对上座的他,目光炯炯道:“父皇,若有人再诽谤女儿清白,当如何?”

    太叔雄沉声道:“发现一个,孤王便杀一个,肆意诽谤者,孤王诛他九族!”

    s:感谢新盟主“凡心大爷”捧场支持!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