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四章 风起云涌

作品:《道君

    两人还没缓过神来,又见元从翻掌将那假面扣在了脸上,法力吸附作用下,假面迅速抻拉贴面,转眼又恢复了之前面容,这是凡人不具备的能力。

    回头盯向魏多的元从突然隔空连点数指,破空力道打的魏多闷哼后退两步。

    体内迟滞的法力突然再次周转,魏多略握双拳看了看,知道自己被封的法力已解除禁制。

    “?;ず孟壬?,看好他们两个!”元从叮嘱一声,一个闪身而去,只见身形快速穿梭于四周山林,似乎在搜寻什么。

    魏多环顾四周,目光捕捉那闪动的人影,惊叹了一声,“好强的实力!”

    贾无群上前,抬指在他胸口写划,问:有多强?

    魏多稍微琢磨了一下,确认了他的问话后,回道:“我见过的出手修士中,没人比他更强,真的很强!”

    贾无群慢慢回头,又看向了地上残喘的两人,眉头皱起,脸上浮现出忧虑神色。

    他不明白,不知道元从是不是疯了,竟敢对缥缈阁的人下狠手,这下事情真的是捅破天了,回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很想问问商朝宗,这是从哪找来的疯子,连这种人也敢用,都不想活了吗?

    他大概明白了王啸的话,说有这个元从在能?;に陌踩?,是能?;?,?;さ礁叶早午扛笕嗽毕露臼至?!

    稍候,四处搜寻了一阵的元从闪身而回,一脚将地上趴着喘息的脊椎碎裂者拨的仰躺,问:“就你们两个来找我们?”

    脊椎碎裂者恐慌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们动手,可知后果?倘若我们回不去,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元从居高临下道:“后果?我已经动手了,你觉得我还会在乎你所说的后果吗?说了,我饶你们一命,不说,我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脊椎碎裂者惨笑道:“对我们动了手,我说了,你也不会放过我们?!?br />
    元从抬起一脚踩在了对方腹部。

    那脊椎碎裂处一受此压力,其人疼的“啊”一声惨叫,直冒冷汗。

    山壁下的马夫踉跄爬起,拼命想逃,奈何伤势太重,动作无法利索。

    元从冷眼一扫,五爪虚空一抓,唰,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马夫给倒拖了回来。

    下一刻,元从五爪捏住了他的肩膀,咔嚓一声,直接捏碎了对方的肩骨,疼的对方亦“啊”一声惨叫。

    脚下再次发力,脊椎碎裂者惨叫,“我说!我说!”

    元从松脚,问:“还有谁?”

    脊椎碎裂者,“没了,没人了,就我们两人?!?br />
    吊站在元从手下的马夫亦疼的连连点头,“就我们两个?!?br />
    元从早已观察过周围,也亲自搜寻了一下,的确未发现其他人,但这正是他不解的地方,问:“就你们两个?缥缈阁的行事方式我多少知道一些,若仅仅是打探问话,直接在城中宅院里询问便可,用得着鬼鬼祟祟把我们带出城,再弄到这偏僻之地来?不说实话,看来是想多吃些苦头!”

    “别!”马夫忙道:“我们这样做,也是奉上线的指令办事。上线交代了,找你们问清情况后,便把你们给解决了,要悄无声息,不能让人发现,故而将你们带来此地?!?br />
    贾无群等人顿时吃惊不小,竟要杀他们?

    元从沉声道:“杀我们?你不是说只为掌握情况而来吗?看你们的样子,鬼鬼祟祟,也不像是缥缈阁台面上的人。缥缈阁所属密谍,为隐藏身份,防止被人顺藤摸瓜,非不得已之下不会暴露身份直接公然向当事人打探情况,你们这样做已经违规。如今居然还要杀我们,这是在直接插手干扰天下秩序,你上线活得不耐烦了吗?你觉得我会信吗?”

    马夫急忙道:“我们接到指令后,也知道不妥,也不想这样,可上面发话了,我们不得不从?!?br />
    元从:“你们上线是谁?”

    马夫刚欲开口,地上脊椎碎裂者忽嘶声道:“不能说!说彻底了你我便没了利用价值!”

    马夫警醒,立刻闭嘴了。

    元从突然抬脚一踢,地上人飞了出去,撞在了石壁上,半颗脑袋都撞瘪了,撞了个脑浆迸裂,落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贾无群和魏多大吃一惊,竟杀了缥缈阁的人!

    元从冷眼看向手抓的马夫,“以为不说,我就不敢杀不成?”

    马夫惨笑道:“我只能说这些,一旦说出上线,你便用不上了我,立刻会杀了我,我说了也是死。你若想追查上线灭口,便留我一命。否则,上面知道我们来找你,却未见我们回去,你们也别想跑,缥缈阁的力量不是你们能挡的!”

    元从:“既然被盯上了,不说也罢…”

    见他又要痛下杀手,贾无群连忙“嗬嗬”挥手,示意不能杀。

    元从扭头看来,贾无群快步走到他身后,手指在他身后写出:不能杀,留一活口!

    元从:“先生,对不住了,这次不能听你的,见了我的真容,他必须死!”

    贾无群指划飞快:既知对方所为不合缥缈阁规矩,当知事有蹊跷,留他一命,事态兴许还有转机!

    元从略有沉默,忽回头道:“魏多,立刻传讯,告知事发情况,问如何决断!”

    魏多心惊肉跳道:“出来的匆忙,传讯金翅还在宅子里,咱们还能回去动用吗?”

    他现在更担心的是,他卷入了杀缥缈阁人员的事情里,不知会不会连累上清宗。

    马夫忙喊道:“能能能,不会有什么问题,执行这次任务的只有我们两个?!笨吹搅嘶蠲南M?,为求生主动配合。

    元从冷冷盯着。

    马夫又急道:“我就在你们手上,若有一句虚言,我也活不了?!?br />
    贾无群立刻又在元从背后写下:应该可行!

    元从略默,抓着马夫肩膀的手突在马夫身上一点,马夫白眼一翻,就要倒下,元从一把扯住,扒了对方的衣服,将那缥缈阁的服饰给脱了下来,这才撒手让人倒地。

    之后又闪身到死者身边一阵摸索,搜出了那面出城时亮过的令牌,接下来的一幕则有些血腥。

    元从提了尸体,双手骤然发力,砰!整具尸体连同衣裳化作了粉尘,立见血雾飘荡。

    从血雾中闪来,元从一手提了马夫,一手抓了贾无群的胳膊,喝了声,“走!”闪身而去,魏多跟上。

    返回到登山地,马车仍在。

    几人登车时,魏多试着问了元从一句,“之前法力被封,您是怎么避过的?”

    “等你到了我的修为境界,自然会明白?!痹右痪浠按蚍⒘?,不愿多提这事,顺手将贾无群推上了马车,又提着马夫钻了进去。

    魏多只能是临时充当马夫,牵马而行,减轻马匹在山路上的负担,也可发力拉扯一把。

    待马车重新上了官道,魏多才坐上车辕,挥鞭一抽,马车立刻滚动前进,直奔京城而返。

    颠簸的车厢内,贾无群又伸手在元从背后写到:你不是简山月,你是何人?

    之前,南州那边传讯给他,让紫平休去请简山月为他随扈法师,紫平休配合了,结果简山月拒绝了,谁知后来又冒出个自称是简山月的,当时就觉得奇怪,如今方知根本就不是简山月,也不知南州那边在搞什么鬼。

    元从:“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能?;つ愕陌踩?,有些事情也不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不是你该知道的?!?br />
    贾无群:你竟敢对缥缈阁的人下杀手,可知后果?可知会连累南州?

    元从:“有些事情你既然卷进来了,怕也没用。我不能说,你也不要问!”

    贾无群若有所思,慢慢放下了手……

    那面出行令牌还是有用的,马车进城畅通无阻,直接返回了之前租住的小院。

    利用马车自身的遮挡效果,迅速把那马夫送入了院子内,马车则栓在了外面。

    三人归来,遵元从的吩咐,魏多准备第一时间发送消息,然却发现鹰笼外多了只金翅,有消息来了。

    魏多立刻将消息进行破译,之后带回了屋内。

    贾无群拿到消息一看,发现是晋国京城那边来的消息,细看内容,怔住了,之后缓缓将消息递给了元从看。

    元从看后惊讶,“你不是说晋国朝堂上那群人会咬死了不放吗?”

    贾无群苦笑,走到他身后写到:我们低估了邵,晋国力量并未能钳制住他,从各种迹象看,他返京后直扑目标,当没那么简单,他身边应该还有另一方势力在协助他!能避开晋国力量监视的势力…我想我知道了缥缈阁的人为何会找到我们。

    元从一惊,“你的意思是说,缥缈阁的势力在协助邵平波?”

    贾无群:我不敢确定,但应该是,如此便能解释缥缈阁的人找到我们的行为,尤其是对方所盘问内容,现在看来就是在帮邵平波打探情况。不但是我们低估了,南州方面应该也低估了,应该也不知,否则不会不提醒。

    元从面色凝重了起来,有风起云涌的感觉。

    贾无群:晋京那边失手,齐京这边也没了再动手的必要。情况不明,也不能再轻举妄动了,立刻传讯告知南州方面。另外,我们也要找地方躲起来,不搞清情况不能再露面了,敌暗我明,当想办法先摆脱一切盯梢,尽快脱身,否则太被动!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