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四章 自己撞的!

作品:《道君

    待被砸头的眩晕感稍过去,邵平波再次平静道“赵大人,这顿打骂我不能白挨,能冷静谈谈吗”

    什么叫不能白挨赵公权见了血,怒气本有所下降,一听这话,火气再次上涌,杀了他儿子,还敢在他儿子灵位前说这种话,顿时怒火难耐,陡然冲到堂侧剑架旁,唰一声拔了把宝剑,调头冲来。

    邵三省大惊,岂能容许,顿时爬起,却又被邵平波一把给死死拽住了。

    而赵公权手中剑光一闪,剑锋瞬间架在了邵平波的脖子上,胸脯急促起伏着,握剑的手甚至气得有些抖动,然这致命一剑却迟迟难以割下。

    杀子仇人就在眼前,且束手而跪,他随时可以一剑将其毙命,然却硬是下不去手。

    对邵三省来说,这情形太危险了,那么多大风大浪公子都蹚过来了,若死在此人手中,岂不是阴沟里翻了船,邵三省挣扎,邵平波却用力拽住他,淡定道“老邵,不用紧张。赵大人久居朝堂,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心里最是清楚,不像我鲁莽冲动。我是朝廷命官,黑水台的人就在外面,我若死在这里,赵大人是要抵命的,赵大人的命可比我值钱”

    见赵公权的确不敢下手,邵三省这才安定下来,紧张看着。

    却没看到剑锋已经划破了邵平波的脖子,已经有血迹沁出。

    邵平波略偏头斜睨,“赵大人,我的命就在这里,你若要杀我为子抵命,我无怨言,你尽管动手。若是不敢杀,还请把剑放下,有话好好说,你这样,我别扭的很”

    赵公权面容扭曲,心里好一阵挣扎,然最终还是抬开了手中剑。

    他想杀,当然想杀了此獠,不是不想杀,而是不敢杀,因私怨妄杀朝廷官员,而且是封疆大吏级别的官员,他承担不起那个责任。也正因为邵平波的级别不低,正因为邵平波只有级别没有实际的职务,一旦被委以重任,相应级别的人就要被顶替掉。究竟会顶替掉谁,或分掉谁的权,陛下也不可能事先透露风声,邵平波就像是悬在某些人头顶上的一把剑,随时会落下,所以才惹来一群人对邵平波的打压。

    杀了邵平波报仇虽痛快,可这个把柄足以让政敌置他于死地。

    别看朝堂上一伙人之前和现在一起联手对付邵平波,那是有共同目的,一旦这个共同目的消失,一起联合的人立马能调转矛头来对付他,杀了朝廷大员的罪名,顷刻间就能掀翻他。

    “我是不敢杀你”赵公权冷笑一声,目光却落在了邵三省的身上,“我看你这个管家倒是不错”脸上浮现杀机。

    杀邵平波他不敢,但杀一个奴才他还是担得起的,他的儿子换一个奴才,哪怕是陛下也得体谅,不会过多苛责。

    见对方挪步朝己,邵三省心头一紧。

    邵平波突然站了起来,“赵大人,你若敢伤他一根手指头,今天便当我没来求过你,我与你不死不休。你若敢杀他,我便让你赵府满门陪葬”

    邵三省闻言心头感动,也跟着站了起来。

    赵公权抬剑敲着他肩膀,“都跪下求我了,还敢威胁我借着陛下撑腰耍耍威风还行,玩真的,你差的远了?!?br />
    邵平波“你若是一点谈的诚意都没有,我立刻就走,不过这一跪、一打、一骂的账,我会讨回来的,半年之内,我保证赵家满门死绝,鸡犬不留”

    赵公权怒极反笑,“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嘴硬,你有本事现在就走啊,还跪下来求我干嘛”

    邵平波“我的确不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我经略北州时,以区区一州之力北抗韩国,南拒燕国的时候,像赵大人这样的内史,我也见过不少,还真不会放在眼里,你真想看看赵府是怎么灭门的吗”

    一提这事,赵公权内心微微一凛,嘴上却不肯松口,尤其是当着儿子的灵位前,“那你走啊”

    邵平波“赵大人真的想清楚了”

    赵公权挥手指向门外,“滚”

    邵平波“你就不怕我出去后,立刻召集黑水台的人马过来把赵府给抄了”

    赵公权嘿嘿道“抄我家你当黑水台是你家开的拿这种三岁小孩的话来吓唬老夫,邵大人,你何其幼稚”

    邵平波“有件事情我要提醒赵大人,我现在还是黑水台的人,黑水台,陶总管的人,在这京城还没人敢妄动。我这样出去,赵大人把我给打成这样,很不好看”

    扭头盯着对方双眼徐徐道“黑水台的人在这晋京还没被人这样欺负过,尤其是我这个级别的人,陶总管会不高兴的,你这是不给陶总管面子,在打陶总管的脸,可想过后果黑水台的力量想扳倒你赵大人,也许会费点事,但不是什么难事。我想出这口气,说立马抄家也许有点过了,不过带上人来,抓几个凶手回黑水台还是没问题的?!?br />
    “至于进了黑水台后,还能不能活着出来,那就不敢保证了抄家没意思,我还是喜欢杀人上次在黑狱没把赵家女人的衣服给扒光,有些遗憾,我这次想试试”

    赵公权大怒,须发瑟瑟抖动,怒指“你敢”

    他没想到打这厮一顿出气还惹出了惹麻烦的把柄来。

    邵平波“赵大人,我能让你如此打骂,也跪在你儿子灵位前谢罪了,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把话挑明了吧,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的人开出价钱来谈吧”

    “放过你的人”赵公权怔住,迅速冷静了下来,继而哼哼冷笑,果然,就怀疑这家伙是为此事而来,只是早先没想到,这位居然会为那些个小人物自动送上门来受辱。

    目光闪烁着,手中剑也慢慢杵在了地上,“开出价钱开什么价钱你寄人篱下,无权无势,手上俸禄能有几个钱让你自刎什么的,你也不会答应?!?br />
    邵平波“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能商量则商量,不能商量则罢”

    “条件”赵公权略挑眉,思索着,忽回头,目光落在了儿子的灵位上,想起了自己儿子因何而死,抬手捋须,哼哼着道“邵大人,不是老夫说你,七公主愿意下嫁于你,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可你这人偏偏不识相。为人臣者,食君之禄,当为君分忧,为七公主洗刷清白你岂能推辞这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啊”

    此话一出,邵三省瞬间呼吸急促,知道了对方的条件是什么,紧张了,盯着邵平波,不知他会怎么答复。

    邵平波脸颊紧绷,喉结耸动一阵,最终冷笑道“荒谬我娶了七公主就能洗刷七公主的清白”

    赵公权捋须悠哉道“能不能是一回事,你愿不愿意为君分忧则是另一回事?!?br />
    邵平波嘴唇紧绷了一阵,忽问道“就这个条件”

    赵公权偏头看来,狞笑道“就这个条件”

    邵平波“你答应了,其他几位大人能听你的”

    赵公权“其他大人更在乎邵大人,不在乎那些个小虾米,只要邵大人愿意为君分忧,其他的老夫可以代诸位大人答应下来?!?br />
    邵平波“什么时候放人”

    赵公权“那得看你什么时候向陛下提亲。你若是能在明天早朝时出现在朝堂上向陛下提亲的话,老夫保证你的人三天之内悉数无恙。若是拖的太久了,已经秉公处理了,那老夫可就帮不了你了?!?br />
    邵平波“我要的是无罪官复原职”

    赵公权“你觉得这事对满朝大员来说很难吗一句话的事,下面自会查出其他玩忽职守者来惩处”

    邵平波咬了咬牙,忽断然道“好明天早朝,我上朝提亲”说罢披风一甩,转身大步而去。

    满脸悲愤的邵三省快步跟了去。

    提着剑的赵公权走到门口乐悠悠道“邵大人,一路走好,恕不远送”心中甚是痛快。

    邵平波一出院子,等候在外的两名黑水台人员见到他脸有巴掌印、身上有茶渍、半脸鲜血、脖子上也划破了,顿时大吃一惊,急问“大人,怎么回事”

    邵平波大步而行着给了句,“自己撞的”

    自己撞的怎么可能撞成这样一人气愤道“大人有事为何不招呼我黑水台内拱都城,外掌四方,何人敢妄动赵大人竟敢如此,未免也太不把老祖宗给放在眼里了”

    邵平波不再言语,然这个样子一路上惹来不少人指指点点,还纷纷招来赵府其他下人来看热闹。

    “不是猖狂么”

    “诶,也就敢欺负欺负下面人,在老爷面前,可不就得这个样子?!?br />
    一路冷嘲热讽声不断,邵平波平静的很,反倒是那两个黑水台的人紧咬着牙,一路跟着迎受这些个嘲讽。

    出了赵府大门,邵平波迅速登上车辕,后面却传来咣当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之前提来拜见的礼物被赵府下人给扔了出来。

    邵平波也只是看了眼,一掀车帘钻了进去,并给了句,“捡上,不要浪费了。路上遇见饥民给分了?!?br />
    邵三省遂回头捡了,还拍了拍东西上的尘土,抹了把泪才爬上马车。

    这小气巴巴舍不得东西的样,顿时惹来挤在赵府门口的下人们的一顿哄然大笑。

    两名黑水台人员翻身上马,冷冷瞅了眼,一人抠指嘴里,吹出一声响哨,四周立刻蹿出一群人护着马车离去。

    上次来是杀气腾腾骑马来的,这次则是马车来马车去,低调的很。

    晃动的马车内,邵三省不甘心,“大公子既有办法抓对方家里人去黑狱威胁,何故还要答应这屈辱条件”

    邵平波闭目徐徐道“其他人不肯放过那些学生,威胁这一家有什么用只会让那些学生遭更多的罪,死得更快”

    s大家月票随便砸,这里满了五千,我加更为敬,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