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零章 一沓天剑符

作品:《道君

    几个意思西海堂猛抬头看向他,砸出无量果提这要求,瞬间有简单粗暴感袭来,无量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贱了

    那感觉就像是我有钱我很了不起我可以为所欲为似的。

    错愕之后,西海堂又暗暗苦笑,人家这玩意砸出来还真有资格简单粗暴,让人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文华有点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相当怀疑有没有搞错,给我无量果,就为做这交换无量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女儿固然宝贝,可几记耳光和得到无量果比起来,似乎有点不值一提。

    不过,他暂时无心其他,现在最关心的是眼前之物,真的是无量果吗

    目光在牛有道脸上定了定,又落在了无量果上,试着指着问“这就是无量果”那意思似乎是想确认一下。

    牛有道很大方,伸手示意请。

    文华深吸了一口气,已经能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芬芳,慢慢伸出手,慢慢抓住了无量果,又慢慢拿到眼前,慢慢看着,翻来覆去的看着,结果是越看越激动,呼吸渐紊乱,情绪似乎难以自控。

    基本可以确认这是一颗果子,但世间从未见过这样发光的果子,应该是那宝物无疑。

    当然,他也不敢百分百确定,毕竟这东西哪是能随意弄到的,何况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更清楚的是,倘若真是无量果的话将意味着什么,机遇与危险并存,巨大的机遇,巨大的危险,一旦让九圣知道的话,只怕是无福消受这东西烫手的很,又让人热血沸腾。

    来人很大方,这种东西就这样轻易扔出来,轻易让他拿了去看,丝毫不怕他起了歹心给抢走,可问题是这东西他敢抢吗让他抢,有那本事抢走,他也不敢抢

    似乎唾手可得,可突然冒出个人来,说送他颗无量果,也得敢要才行。

    心头百般滋味,面对难以承受的后果,情绪终究是冷静了下来,果子再怎么想要,还是老老实实放了回去,因为根本搞不清来人是谁。

    “尊驾是何人”文华矜持着请教,同时看了看西海堂,也有问西海堂的意思。

    牛有道抬手撕下了假面,露出了真容。

    看着面生的很,文华不认识,他和牛有道压根就没照过面,跟他比起来,看着很年轻,但能拿出无量果的人,又岂敢当做一般人对待,话也说的比较客气,“西海掌门,恕老夫见识浅薄,不知这位是”

    西海堂呵呵道“你可能没见过,不过名号你应该是听说过的,他是”突然挠了挠手背,有点不知该怎么介绍这位已死之人,回头道“来都来了,还是你自己说吧?!?br />
    牛有道对文华拱手“燕国南州牛有道”

    “”文华两眼一瞪,牛有道的名号他自然是听说过,正因为听过,所以才猛看向西海堂。

    西海堂懂,在问他是真是假,遂微微点头,“不会有错?!笔种傅懔说阃纷烂?,指了指无量果,“不是从圣境出来的人,哪能弄到此物?!?br />
    文华又看向牛有道,“据老夫听闻,你已经死在了圣境?!?br />
    牛有道干脆利落,“诈死脱身”

    文华又盯向无量果,“此物,想也能想到,定然是守备森严,如何能轻易拿到”

    总算遇上个说拿的,不是说偷的,牛有道摇头“文老先生,问太多没意义,只问你要还是不要”

    文华伸手拿了无量果在说,又反复看了看,又问西海堂,“你也有”

    西海堂颔首,“无量果树上十二颗,我占了一颗”

    掂量了一下手中果子,文华似有不解“你说老夫女儿的事,老夫听说了,那个红娘跟了你,仅为她出口气,便给老夫此物,实在是难以置信?!?br />
    牛有道“你可以问问西海掌门,我给他的时候可有条件并无任何附加条件文老先生是个例外,谁叫你女儿惹到了我的人头上?!?br />
    文华“于是便要老夫女儿受辱”

    牛有道“文老先生,你要搞清楚,我是来和你化干戈为玉帛的,也是在帮你女儿,是在救你女儿的命,是在帮你”

    文华“恕老夫孤陋寡闻,要打老夫女儿,反倒成了帮老夫救她的命你是在威胁老夫吗”

    “你女儿蛮横无礼,仗势欺人,众目睽睽之下羞辱于她。据我所知,早年在齐京羞辱更甚,甚至将她打成重伤,还差点要了她的性命”牛有道指了指他手中的无量果,“文老先生,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红娘手中也有此物”

    此话一出,文化心头一凛。

    牛有道盯着他的反应道“女人大多小心眼,何况是奇耻大辱,那口气不消,来日,红娘必千百倍讨回我出面调解之下,能让区区几个耳光化解的恩怨,总比让你女儿丢了性命的好”

    文华沉默了,良久后淡然道“这都是小事,以后再说吧?!笔疽饬艘幌率种械奈蘖抗?,“圣境丢了这东西,找起来怕是要翻天覆地,可曾想过应对办法一旦露出蛛丝马迹,后果不堪设想啊”

    一直站在一旁的牛有道也走到桌旁坐下了,重新将假面戴回了脸上,“东西早就丢了,老先生可曾看到什么翻天覆地的情况许多事情不好说,也说不清楚,老先生只需知道一点,圣境不是谁想进就能进,谁想出就能出的地方,我既然能从圣境脱身,自然有人协助。就算发现东西丢了,首先怀疑的便是内部自己人?!?br />
    文华“你的话可信吗”

    牛有道“我还能害自己不成”

    文华叹道“这东西烫手啊”

    牛有道“但老先生也无法抗拒,突破元婴境界,长生不死此物足以让老先生不惜承担任何风险话也许不好听,可却是事实,到了这个地步,你我都没必要矫情”

    “不知是福是祸”文华摇头,转身五爪一吸,不远处的一只匣子飞来到手,匣子打开,无量果放了进去合好。手摁在了匣子上,“真就这样送我了”

    牛有道“有些东西,我一个人也吞不下,互通有无,一旦有变,联手对抗吧?!?br />
    文华苦笑,除了这个估计也没别的,“希望能对抗的了吧。老都老了,没想到还要冒这风险?!?br />
    牛有道忽想到什么似的,“对了,有件事还真要请老先生帮忙?!?br />
    文华“说吧?!?br />
    牛有道“我修为还未到金丹巅峰,暂时还需想办法自保,天行宗的天剑符的确是个自保的好东西?!?br />
    文华“你想要几张”

    牛有道“随便给个几百张应该够用了?!?br />
    “咳”端茶慢饮的西海堂被呛了一下。

    文华两条眉竖了起来,“我天行宗花费巨大精力设置的大阵,一年也只能聚集天地能量炼制出两张,每座阵每年炼制出的还得上缴缥缈阁一张,几百张还随便你当是什么”

    牛有道呵呵道“不懂行情,老先生勿怪,老先生看着给就是了?!?br />
    文华伸手袖子里摸了摸,一沓符篆摸出,啪扔在了牛有道面前。

    西海堂两眼顿时瞪大了,一眼便看出了,是一沓天剑符,这得多少张,得几十张吧

    心头瞬间发热了,几亿金币的东西就这样给了当然,他也理解,无量果已不是金币多少能衡量的,无价

    他也不是很贪财,万兽门是有钱的主,心头发热是因为天剑符作用不小。

    牛有道顿时两眼放光,一把捞到手,快速清点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三十张,数完麻利地收进了袖子里,乐呵呵道“老先生一片厚意,晚辈笑纳了?!?br />
    “咳咳”西海堂干咳一下,“文老先生,你不能厚此薄彼啊”

    文华冷眼道“你当我是天行宗的藏符库不成,我身上就这些了,全给他了?!?br />
    西海堂“您这话说出来怕是自己都不信,您还能不留点防身”

    文华一口咬定,“就这些了,想要,让他分你点?!碧Я颂掳褪疽馀S械?。

    西海堂立马对牛有道笑道“老弟,客随主便,这是老先生的意思,你看”

    牛有道立马抬手打住“你堂堂万兽门掌门,周边高手环侍,不像我苦哈哈的,说这话你好意思”

    西海堂“话不是这样说的,人总有落单的时候,我也不要求和你平分,你给我十张就够了?!?br />
    十张牛有道乐了,“西海掌门,你缺钱吗我缺你想要随时可以去买,你身上此时若是少于两张天剑符,我全部给你”

    西海堂“老弟,你偷了我万兽门那些个飞禽坐骑,我没跟你计较吧八张,五张行不行”退而求其次,有总比没有好。

    文华闻言挑眉,端起茶盏,“看来牛兄弟很擅长偷东西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老先生别听他瞎说”牛有道挥手撇清自己一下,转而针锋相对西海堂,“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偷你万兽门的飞禽坐骑了有证据吗你还有脸跟我算账,我问你,无量果白白送给了你,你有给我什么吗这样,咱们等价交换,来,好好算一下,看你要补我多少钱”

    “得,行了行了,你留着吃吧?!蔽骱L酶辖籼执蜃?。

    换了别人肯定要死杠到底,但他这个万兽门掌门也的确是不缺钱,看对方的样子也不会给,懒得再费口舌。

    ps感谢“sean孙奇”大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