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一章 黑牡丹的前夫

作品:《道君

    见他松口不要了,牛有道这才摸了摸袖子里的东西,满足了。

    正这时,石室门传来敲击声,文华施法喝了声,“进来”

    隆石门打开,一名弟子进来拱手道“单先生夫妇前来拜见?!?br />
    此话一出,文华迅速留心了一下牛有道的反应,见到牛有道目光一闪,似有意动。

    “他们不好好呆着,跑来作甚”文华略皱眉问了声。

    弟子看了看西海堂,“好像是知道万兽门掌门来了,想顺便拜见一下?!?br />
    “单先生”西海堂琢磨了一下,问文华,“莫非是韩国大司马金爵的女婿单海龙夫妇”

    文华点头嗯了声,对两位客人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无需理会?!?br />
    谁知牛有道忽插了句,“既然是金爵的女儿、女婿,认个脸也无妨?!?br />
    闻听此言,西海堂无所谓,“听说金爵的这个女婿长的不错,顺道打个招呼照个面吧?!?br />
    见两人要见,文华给了那弟子一个眼色,那弟子当即请西海堂和牛有道先出去一下。

    三人出去了,文华则在找地方藏东西。

    洞府崖壁的镂空走廊内,两人慢慢踱步,可见山崖外的旖旎风光,负手而行的西海堂见牛有道似乎有些沉默,问道“你可知这个单海龙”

    牛有道“不知道,你刚才不是说金爵的女婿么”

    西海堂“原来是个散修,好像还是有妇之夫,后不知金爵女儿怎么就看上了他,听说是皮肉长相还不错。当年的金爵还只是韩国的一员大将,不过对一个散修来说,也是个难得机会,哪怕金爵的女儿是凡夫俗子,这个单海龙后来好像还是休了妻子,娶了金爵唯一的女儿?!?br />
    牛有道“这单海龙的前妻是何人”

    西海堂“好像也是一散修,无名之辈,不值一提。金爵晋升为韩国大司马后,这个单海龙自然是跟着水涨船高。夫妇二人育有一女,颇有些修行天赋,加之天行宗就在韩国地盘上,金爵亲自出面请求之下,两人的女儿便成了文华的关门弟子那小姑娘,就我们刚来时见过的,门口行礼的那位,挺活波秀气的一丫头?!?br />
    “那个单海龙颇向往天行宗这样的大门派,听说早年利用着金爵的身份,颇有意投入,然而各派都不愿收,半路加入的,正儿八经的大门派也没人愿收。不过他的女儿后面倒是得了文华的喜爱,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文华点头之下,单海龙也就常住在了天行宗内修行,夫妇二人基本上就住在了天行宗?!?br />
    “喏”西海堂说着抬了抬下巴示意,“就那小姑娘,边上两位应该就是那夫妇吧”

    牛有道顺势看去,只见山崖延伸出的上山阶梯露台上,来时见过的小姑娘正在一对夫妇面前活波可爱着,不知在对夫妇二人叽叽喳喳些什么,但见夫妇二人似乎笑容满面。

    小姑娘名叫单仙儿,妇人名叫金凤,男的正是单海龙。

    牛有道停步了,盯着一家三口细看。

    妇人相貌一般,还算耐看,长的没什么特色,有贵气。男的样貌倒是颇有气度,三缕如墨长须,面目俊逸,身段颀长,衣袍宽松,山风吹来欲乘风而去般,温文尔雅,仙风道骨范。

    有弟子出来传话了,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单仙儿立刻请父母跟她来。

    一家三口拾阶而上,进了山壁洞府正厅,文华已经端坐在上。

    “师傅”单仙儿欢快地跑到师傅跟前行礼。

    受了一家三口的行礼,文华面无表情的嗯了声,问“你夫妇二人跑来作甚”

    单海龙拱手道“听闻万兽门掌门法驾亲临,我夫妇二人想借太上之光瞻仰瞻仰?!?br />
    文华“你们要见,我不阻拦,不过有句话要提醒你,不要乱说话,有些人不是你招惹的起的,尽量谦逊一些?!?br />
    单海龙不知他何来此言,笑道“万兽门掌门法驾跟前,在下岂敢无礼?!?br />
    文华回头问了声,“客人在哪”

    一旁弟子回“在崖壁长廊上观光?!?br />
    文华看向单仙儿,“带你父母去吧?!?br />
    “是”单仙儿拱手领命,之后对父母伸手相请,“爹,娘,跟我来?!?br />
    夫妇二人拱手谢过文华,跟着女儿走了。

    看着关门弟子蹦蹦跳跳而去的身影,文华神色有些复杂,嘀咕自语了一句,“但愿是我想多了”

    有些事情别人不清楚,他岂能不清楚,关门弟子的家庭背景自然是要查的,母亲那边颇有权势背景反倒好说,反而是单海龙的背景查着多费了点工夫。

    单海龙早年是散修,长期流浪在修行界,不在条条框框之内,底细不太好查,费了一番工夫后,单海龙前妻的情况自然也摆在过文华的面前,是个叫“黑牡丹”的散修

    一个散修而已,文华是没怎么在意的。

    结果后来,发现那个叫黑牡丹的跟了牛有道,跟牛有道的关系不清不楚的,也不知是不是男女关系,总之是牛有道的心腹。

    黑牡丹刚跟牛有道时,牛有道也还没成什么气候,也不在他文华的眼里。

    真正稍微多有关注牛有道,还是后来因为那个齐京红娘。

    等到牛有道成气候了,那个黑牡丹也早就死了,他也没太关注,只是当做一个消息过了下眼而已。

    哪怕是牛有道成了气候,文华也没当回事,然而做梦也没想到牛有道有一天会找上门来,双方还扯成了这样的关系。

    就算牛有道找上来了,他都忘了单海龙前妻的事,倒是因单海龙主动来见,陡然让他想起来了。

    当年一个手下而已,文华觉得牛有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可刚才观牛有道的反应,令他有所触动。

    不知牛有道那反应是个什么心思,总之令他感觉有些不对。

    当然,单海龙前往与之照面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相信牛有道不至于傻到那个地步,牛有道目前的情况不敢暴露,不敢在这里公然乱来。

    可若真是牛有道对单海龙动了什么心思的话,他可以肯定,单海龙的麻烦大了,只怕金爵都未必保的住。

    牛有道的过往所为不说,仅凭能从圣境里弄出无量果来,能人所不能,这人的能耐就可想而知。

    对于单海龙的死活,文华其实不怎么在乎,他只是在乎那个关门弟子。

    当年金爵亲临天行宗,把小外孙女带到他面前时,他发现小丫头修行根骨极佳,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才破例收为关门弟子

    “单海龙,金凤,拜见西海掌门?!?br />
    崖壁长廊上,单海龙夫妇二人一起行礼拜见西海堂,可谓恭恭敬敬。已经见过的单仙儿则是跟着拱手意思了一下。

    换了一般人自然是连见西海堂面的资格都没有。

    听到自报的姓名,牛有道微微一笑,一龙一凤,还真是龙凤成双。

    西海堂抬手示意了一下,“不必多礼,你们夫妇还真是好名字啊”

    夫妇二人笑着客气了一下,单海龙已经看向了牛有道,发现这位能跟西海堂并肩而行,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只是明显易容过,当即拱手道“不知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牛有道淡笑道“吴”

    见他不愿说全了名号,夫妇二人不敢勉强,只好拱手道“拜见吴先生?!?br />
    牛有道只是微微点头一下,不再多言,之后看夫妇二人与西海堂攀谈,主要是单海龙亲近话比较多。

    这就是黑牡丹的前夫,会以这种方式见到,牛有道自己都有些意外。

    他就在边上静静看着,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单海龙的确是长的有卖相,从颜值上来说,配黑牡丹绰绰有余。

    他也不知道黑牡丹究竟是个什么命,短短一生几乎都在飘零中渡过,将其屈辱玩弄过的男人在修行界位高权重,而将她抛弃的丈夫如今亦身在荣华富贵中。

    好不容易跟了他,又恰逢他在刚打基础的时候,经常跟着他冒险拼命,最终为?;に土嗣?。等到他奠定了基础,手握相当权势时,说的好听点可以高高在上时,黑牡丹却没机会能看到这一幕,更不用提享受了。

    他永远忘不了碧波大海上的那一幕,人就在他怀里渐渐没了动静,忘不了海风吹拂着她的发梢拂动在他脸上的感觉。

    那个女人到死都没告诉他那两个男人的名字,也许是不愿提起,也许是不愿给他惹麻烦,无论是万兽门的长老晁敬,还是韩国大司马金爵的女婿,她惹不起,在她眼里,那时的牛有道也是不可能招惹的起的。

    “敢问吴先生是何方高人”也许是意识到冷落了牛有道,单海龙忽发声询问。

    牛有道思绪被扯了回来,淡然道“还是不说的好?!?br />
    “呃”单海龙有些尴尬,脸上强挤出几分笑意。

    牛有道“单先生长住天行宗吗”

    单海龙“天行宗钟灵毓秀之地,仰慕至极,寄居清修而已?!?br />
    牛有道哦了声,“那想必单先生对天行宗比较熟悉,可否引导吴某走走逛逛”

    单仙儿忽举手道“吴先生,我更熟悉,我做您向导?!?br />
    ps感谢“繁章”四朵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