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五章 你若是敢去,以后就别回来了!

作品:《道君

    砰砰砰!牛有道用力拍了拍桌子,“我让你滚回来,你没听见?”

    背对的袁罡转身了,又走了回来,面无表情的站那。

    牛有道:“你去找冯官儿,怎么又扯出了罗照,你要处理罗照什么事?”

    袁罡沉默了一阵,方道:“这事我自己处理,你不用管?!?br />
    “谁给你胆子这样跟我说话的?”牛有道怒了,“我问你话,回答!”

    袁罡又默了默,方说道:“秦国攻打西屏关,田正央和马长安接连失利被斩,冯官儿担心罗照步后尘,只要我能帮罗照渡过此关,冯官儿就会跟我走?!?br />
    牛有道一听,气乐了,“你有病吧?人家关心自己老公,你插一手算怎么回事?”

    袁罡:“他们已经分了,她只是对不起罗照,想帮罗照渡过这一关。她犯下的错,是我造成的,罗照和她分开流落到秦国,我也有责任?!?br />
    说到这个,管芳仪就有些尴尬了,是她下的药。

    牛有道指着袁罡怒斥:“我一看到你冒出这狗德性就生气!什么责任?鬼的责任!什么罗照、苏照、冯官儿的,你跟我扯什么鬼东西?猴子,我告诉你,那个冯官儿只是和苏照长的像而已,不是苏照,你给我醒醒!”

    袁罡:“道爷,和这个无关?!?br />
    牛有道:“无关还扯什么西屏关?你去西屏关又能干什么?那么多高手都无法攻破,你还能攻破不成?你千万别告诉我说想用炸药,人家砸出的天剑符不比炸药差,那是以整条横亘的魏巍山脉为关卡,原子弹都轰不破,你跑去扯什么蛋?又想热血冲头靠一把刀冲上去厮杀不成?你听好了,我不允许你这样干!”

    原子弹?管芳仪愕然,什么鬼东西?说的什么?她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词。

    袁罡:“我知道,所以我没打算经西屏关,秦军也许可以试试从无边沙漠通行?!?br />
    牛有道:“鬼的无边沙漠,那里沙蝎横行…”说到这愣住了,想起来了,袁罡能驾驭沙蝎?!熬退隳隳芮股承?,如此广袤的沙漠,辎重补给难行,大军根本没办法走过去,还没走出沙漠就垮掉了?!?br />
    袁罡:“也许可以试试沙蝎载人、载物,沙蝎在沙漠中的驰行速度很快?!?br />
    “……”牛有道无语了。

    管芳仪则听懵了,还能这样?

    好一会儿后,牛有道问道:“你确认可以这样?”

    袁罡:“不能确认,但我可以去试试,体型较大的沙蝎载人、载物的可能性完全存在?!?br />
    牛有道徐徐道:“猴子,你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没有?不成功则罢,一旦成功,你知不知道对晋国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将意味着你成了西屏关之外的第二条通道,就算你引入秦军帮齐国赢了,齐国也不会感谢你,反而会将你视作巨大威胁,齐国也容不下你,届时会有许多人要不惜代价干掉你?!?br />
    “一旦秦军横渡无边沙漠成功,那将会引起多大的轰动?连九圣也要注意到你?!?br />
    “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不会不知道,一旦你被各方盯住了,甚至是被九圣盯住了,我根本不敢动用任何力量在明面上帮你。届时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牵涉到太多人的生死,这里的,外面的,整个南州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要死,你让我怎么去帮你?猴子,有些事情是不能去做的,我不可能为了你,害死红娘他们,害死其他人,明白吗?”

    袁罡:“道爷,正因为我明白,所以我才让你不要管,这事我自己来面对?!?br />
    牛有道一把抓起桌上茶盏,哗啦!一盏茶水直接泼了袁罡一脸。

    袁罡未做任何躲避,脸上茶水滴答,还沾着茶叶。

    管芳仪侧身躲了躲飞溅的茶水,暗暗心惊,还是头回见到牛有道这个样子。

    啪!茶盏拍回了桌上,牛有道指着袁罡鼻子,“不许去,听见没有?”

    袁罡抬手抹了把脸上的茶水,“道爷刚才说罗照、苏照,我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有注定,当年苏照死在无边沙漠中,却让我知道了自己有能力驾驭沙蝎,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今天?!?br />
    “道爷,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有件事我一直学不会,我不会做人?!?br />
    “道爷,这么多年,我也跟着你做了不少的原本我认为是的坏事,但是跟了你,选择了这一条路,我从不后悔,只求问心无愧!”

    “道爷,你是了解我的,我既然答应了冯官儿,就会去尽力!”

    “道爷,死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可怕,但求问心无愧,若非如此,我当年不会跟着你踏入黑道!”说罢转身而去。

    牛有道沉声道:“我再重申一遍,一旦出现了那种情况,我不可能帮你!”

    “猴子,两世兄弟若是不如一个女人,你若是敢去,以后就别回来了!”

    袁罡只是脚步略顿,最后依然步履沉稳地离开了。

    牛有道脸颊紧绷,一脸阴霾,呼吸急促,突然抓起茶盏用力一砸。

    啪嗒!茶盏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管芳仪手上的团扇不再摇了,静悄悄的站边上,大气不敢喘。

    良久后,牛有道缓缓坐下了,似乎浑身都充斥着无力感,手揉着太阳穴,慢吞吞道:“红娘,传讯给贾无群,让他想办法去摸摸那个冯官儿的情况,看看因什么而被软禁。提醒贾无群谨慎点,不要露出什么端倪,他应该会处理好的?!?br />
    管芳仪乖巧的“哦”了声,转身而去,然没走两步,又转身回来了,小心着试着问道:“猴子那边该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牛有道突一声怒吼,“滚!”

    管芳仪脑袋一缩,赶紧夹着尾巴溜了……

    收拾过后的袁罡终究是走了,只带走了一个段虎。

    也留话了,飞禽坐骑一用,到了秦国,会让段虎带飞禽坐骑回来。

    两天后,他出现在了秦国皇宫正门外,背着三吼刀,被一群士兵拦着。

    深宫内,盯着地图的玉苍回头,“茅庐山庄的袁罡?他跑来干什么?”

    通禀着道:“小人不知,他只说要见国师您?!?br />
    玉苍偏头示意独孤静,“你去看看,若真是他,带过来吧?!?br />
    “是!”独孤静领命而去。

    稍候,回来了,也带来了袁罡,把人带进了殿内,独孤静道:“师尊,袁罡先生来了?!?br />
    地图前的玉苍回头一看,呵呵笑道:“袁兄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坐坐坐?!鄙焓盅?。

    如此客气,和牛有道无关,牛有道已经过去了。首先是认识,其次是因为袁罡如今是商朝宗的人,他不知袁罡此来是不是带了商朝宗的什么意思来。

    “不用了?!狈潜匾那榭鱿?,袁罡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我来,是帮罗照的?!?br />
    玉苍愕然,“此话怎讲?”

    袁罡:“帮罗照破关?!?br />
    玉苍惊疑不定,“如何破关?”复又拱手鞠躬道:“愿听高见!”

    袁罡目光落在了地图上,走了过去,伸手指向秦国的西北方,“无边沙漠,我能驾驭沙蝎,可尝试让沙蝎运送人员和物资抵达齐国境内?!?br />
    “……”玉苍凝噎无语,殿内一片寂静。

    “嗨!”玉苍突痛心疾首般的连连跺足捶胸,一副万分懊恼的样子,“是了是了,听说过,听说过袁兄弟能驾驭沙蝎,我怎会忘了这一遭?”继而快步上前,热情的跟什么似的,双手拉了袁罡的胳膊,“是玉苍有眼无珠,怎忘了卧虎藏龙的茅庐山庄有高人,白白苦恼这许久,竟不知主动去请,反倒让袁兄弟跑一趟,实在无礼,实在是无礼啊,袁兄弟不要见怪,是玉苍有眼无珠??!”

    袁罡不喜欢他如此热情的客套,手一挥,直接撇开了他。

    玉苍一点都不见怪,依然满脸放光陪笑,那样子都快把袁罡当祖宗了,不过还是试着问道:“袁兄弟确定驱使沙蝎能运人载物?”

    袁罡:“我说了,只是试试!”

    “好!”玉苍击掌道:“说的好,试试,一定要试试?!被赝酚侄远拦戮埠鹊溃骸八偃ッ俗急妇蒲?,老夫为袁兄弟接风洗尘!”

    他很高兴,太高兴了,秦国立国是牛有道帮了大忙,没想到秦国遇上了麻烦又有牛有道的兄弟跑来帮忙。

    “是!”独孤静应下,也很高兴。

    谁知袁罡却出声制止了,“不用了,我不喜欢这些客套,直接谈正事吧?!?br />
    “呃…”独孤静看向师傅。

    玉苍略有尴尬,不过这个时候一切都是袁罡说的算,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忙道:“也是,茅庐山庄的酒菜乃天下一绝,这秦宫中的御厨也不如,袁兄弟看不上也正常。好,就依袁兄弟的,先谈正事,袁兄弟说,老夫洗耳恭听?!?br />
    袁罡面无表情道:“原白云间老板苏照的伯父,劳烦请来一见!”

    玉苍眉头一皱,意识到了什么,迟疑道:“袁兄弟,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在你也没什么事,看在我和你家道爷乃旧友的情分上,不如就此放下?!?br />
    袁罡:“玉苍先生,劳烦把人请来一见!”他说话就是这么硬,无所畏惧!

    “这…”玉苍犹豫,然最终还是对独孤静挥手示意了一下,“去请白长老来?!?br />
    s:感谢新盟主“春秋帝君”捧场支持。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