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一章 再敢吵闹,我把你关进猪圈里去!

作品:《道君

    宋京,三只飞禽坐骑在空中盘旋,与京城上空拦截盘查的略作交代便俯冲了下来,降落在了一栋僻静宅院内。

    其中两只飞禽坐骑上跳下的是凌霄阁掌门关极泰及两位长老,还有三名随行弟子。

    另一只上跳下的两人是燕国南州来客,段虎和吴三两。

    宅院中的凌霄阁弟子出来拜见,冯官儿亦闻讯而出行礼,“见过掌门!”

    关极泰绷着一张脸,“你来一下?!比酉禄爸北寄谠憾?,冯官儿不知何故,只能跟去。

    段虎和吴三两欲跟往,却被一名凌霄阁长老伸手拦了下,“二位就在这吧?!被赝肥疽饬柘龈蟮茏涌醋哦?。

    内院,冯官儿走到了停步的关极泰身后,沉默默着回看了看后面跟来的两位长老。

    关极泰忽停步转身,面无表情地问道:“官儿,燕国南州的袁罡是不是来找过你?”

    这事,之前凌霄阁弟子已经上报过,起先未当回事,后有所怀疑,如今可谓将怀疑给落实了。

    冯官儿略低头,知道瞒不过,袁罡找来的时候凌霄阁的人看到了,低声回了句,“是!”

    关极泰:“他来找你做甚?”

    冯官儿抿着唇,不知该如何作答。

    关极泰盯着她,徐徐道:“你是不是让他去帮罗照了?”

    冯官儿惊愕,她软禁在此,消息闭塞,不知他怎会知道此事,当时和袁罡的谈话应该没其他人听到才是。

    犹豫了一阵,低声回道:“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和凌霄阁无关?!?br />
    “和凌霄阁无关?”关极泰语气中带出了几分怒意,“我问你,他为何会听你的去帮罗照?”

    冯官儿银牙咬唇。

    关极泰厉声质问:“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冯官儿低头不答。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关极泰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看看吧,燕国庸亲王,南州商朝宗写来的亲笔信,找我凌霄阁要人,要你这个人!”

    冯官儿内心翻腾,接了信到手,打开查看,越看脸色越难看。

    商朝宗在信里挑明了袁罡和冯官儿的关系,说冯官儿蛊惑了袁罡去帮罗照,如今袁罡已开始兑现承诺,冯官儿也要兑现承诺才行,鉴于凌霄阁已经将冯官儿软禁,请凌霄阁放人,把人交给南州。

    最后是重点,若冯官儿不信守承诺戏耍袁罡,若凌霄阁不放人,南州将向天下公开冯官儿和袁罡的关系!

    看完信,冯官儿羞愤莫名。

    关极泰问:“是不是真如信上所言,你和罗照还是夫妻期间,就和袁罡有了男女私情?”

    冯官儿眼中流露有悲愤,但既不解释当初是被掳走了,也不解释是被人下了药,只咬牙道:“这是我自己的事?!?br />
    关极泰怒了,“你还敢说是你自己的事?你不想想你这些年是受谁照拂,你不想想你爷爷是什么人,你爷爷是凌霄阁前任掌门,你做下这等丑事,一旦南州公开此事,让凌霄阁的脸往哪放?若不处置你,凌霄阁门风何在?”

    冯官儿既羞愧,又悲愤,“凌霄阁养育我多年,怎么处置我,我都认了?!?br />
    关极泰大袖一甩,大步而去。

    一长老上前,叹了声,“官儿,你真要铁了心帮罗照么?”

    冯官儿:“错都在我,我欠他的?!?br />
    长老:“袁罡已经帮罗照部分人马横渡无边沙漠进入了齐国……”他把现在的情况讲了一下。

    利用沙蝎?冯官儿呆住了,袁罡竟有这本事?

    长老最后提醒道:“袁罡毕竟是商朝宗的手下,如今惹奴了商朝宗,一旦商朝宗下令,罗照那边怕是要前功尽弃,你若是真想帮罗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执意如此,我们也不拦你,但凌霄阁养育你多年,凌霄阁的脸面你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

    冯官儿:“长老想让我做什么?”

    另一长老突徐徐道:“凌霄阁是管不住你了,既然你一点都不顾及凌霄阁,我看你留在凌霄阁也没了任何意义,不如离开吧,免得怪凌霄阁约束你?!?br />
    冯官儿猛回头看向他,嘴唇略有颤抖。

    怎么离开?笔墨纸砚而已。

    亭子里,冯官儿写完搁笔,一脸惨笑,她亲笔写下了主动脱离凌霄阁的文书,从此无论死活,无论祸福荣辱,与凌霄阁再无瓜葛!

    一长老拿了她画押的文书,看过后朝另一长老微微点头,后者冷冷一句,“凌霄阁对你,仁至义尽,你以后想做什么凌霄阁都管不着你,今后自求多福吧?!?br />
    二位长老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没了多话,就此离去,要带回去给宗门其他人看,这是冯官儿自己要跟凌霄阁断绝关系的!

    站在亭子里的冯官儿已是泪如雨下,虽然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其实凌霄阁也早就恼了她,罗照还在的时候,这夫妻两个就已经是让凌霄阁火大。

    凌霄阁参与颠覆牧氏皇权时,罗照这混账东西居然站在牧卓真那边,牧卓真死了居然还不悔改,而冯官儿又站在罗照那边,忘了他们所拥有的是谁在扶助。

    搞的事后利益分配时,血神殿和裂天宫拿这事说事,弄的凌霄阁脸上难堪,且利益受损。

    可是没办法,因冯官儿的出身背景,有点拿她没办法。

    之后吴公岭想杀罗照,血神殿和裂天宫也想杀罗照,谁愿留个异心之人在身边?那个时候,又是凌霄阁保下的。

    结果好嘛,凌霄阁出面、出力保下了罗照,可罗照居然逃离了宋国,投奔了秦国效力,把凌霄阁给气得够呛!

    此事,成了血神殿和裂天宫不时提及的话柄,搞的凌霄阁面子上难看,而凌霄阁内部对此也很不满,可还是因为冯官儿的出身背景,凌霄阁高层谁都不敢乱对待落下某个名声,只能是继续容忍着。

    现在好了,冯官儿自己干下了丑事。

    贾无群只是让南州那边直接把事挑明要人而已,只是给了凌霄阁一个借机甩脱累赘的借口而已。

    段虎和吴三两进入了内院,走到亭子旁,段虎伸手道:“冯小姐,跟我们走吧?!?br />
    冯官儿看了眼,泪眼婆娑着,不予理会。

    段虎和吴三两相视一眼,之后进入亭内,左右各架了条胳膊,直接将人拖了出去。

    冯官儿大惊,挣扎道:“你们干什么?我与袁罡有约定,待他事成之后,是待他事成之后……”

    她在茅庐山庄呆过,是认识两人的。

    挟持他的两人压根不管那些,什么事成之后不是他们操心的,南州那边只说了让他们把人给带走。

    拖到前院,跳上飞禽坐骑腾空而去,没有人阻止,冯官儿也摆脱不了两人的挟持……

    一路飞跃千山万水,不消一天时间,段虎和吴三两便完成了任务,把人给顺利带回了南州府城内的茅庐别院。

    人交给了管芳仪,便没了两人的事。

    一间屋内,解除禁制后的冯官儿能活动了,也怒了,“你们这是绑架……”喋喋不休,愤慨不已,颇有大吵大闹的架势。

    任由她说什么,管芳仪只是笑眯眯听着。

    不一会儿云姬来了,身后跟着进屋的是王啸。

    听了一顿愤怒之言后,王啸也就是牛有道,陡然出声了,“闭嘴!”

    冯官儿回头看去,怒道:“你是何人?”

    牛有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只问你一句,你知不知道袁罡现在在为你干什么?你为了你的前夫,居然要让袁罡去送命,来了这里还敢发泼,你以为你是谁?”

    送命?冯官儿略有惊疑不定,“我只是让他帮忙,并未让他去干什么送命的事?!?br />
    牛有道:“你难道不知道他如今在利用沙蝎为秦国输送人马去往齐国?”

    冯官儿听的有些没底气,试着回了句,“知道又如何?”

    牛有道:“你这蠢货难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除西屏关外,袁罡就是诸国间第二条东进西出的通道,晋国意图吞并齐、卫,拼死扼守西屏关,岂能容忍这条通道的存在?最后不管谁占了齐国,都不会容忍这条会随时威胁到自己的通道存在!为了帮你的罗照,他舍出了性命,要被你给害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吵?若不是袁罡的托付,你以为你有资格在这里吗?这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进来的地方!”

    这次,冯官儿懂了,也惊呆了。

    “贱人!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再敢吵闹,我把你关进猪圈里去!”牛有道砸下话,甩袖而去。

    ……

    沙蝎大军在浩瀚沙漠中隆隆疾驰,空中一只彩羽飞禽直接闯入随军飞禽的巡弋范围内。

    巡弋者本欲阻止,然其中的一名黑衣人亮出了一面缥缈阁的令牌,逼退了阻拦。

    巡弋者只能任由对方驾驭飞禽在沙蝎大军的上空盘旋查看。

    黑衣人身边站了个半赤着身子的魁梧汉子,一身古铜色的健硕肌肉,浓眉飞耸,一双虎目漠然垂视着下方,一头散乱长发随风飘荡。

    下方,得了通报,获悉对方手持缥缈阁令牌而来,玉苍等人抬头观望着。

    一名晓月阁长老闪来,落在了玉苍所在的大沙蝎身上,低声提醒道:“那黑衣服的好像是天魔圣地的长老黑石,他边上那人,能让他毕恭毕敬的人,难道来者是…”有点不敢说出名讳。

    s:今晚不用等了,身体扛不住了,写作状态不佳,调整一下作息时间再补。感谢新盟主“除膜卫道”捧场支持。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