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五章鼠辈,焉敢劝我?

作品:《道君

    废话蝎皇和一般的沙蝎当然有区别

    吕无双目光泛冷,不理会这乱七八糟的理由,问华美如,“可有让他把蝎皇留下”

    华美如“有,反复让他把蝎皇留下,他却拖拖拉拉?!?br />
    吕无双又盯向袁罡,直问根本,“你把蝎皇放跑了”

    一句话,顿令玉苍等人胆战心惊。

    袁罡“没有,只是怕伤及后面的将士,先让蝎皇入地,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br />
    吕无双“本尊不听理由,只要结果,把蝎皇召唤出来,本尊饶你不死”

    袁罡沉默了。

    华美如陡然厉喝,“圣尊的话,你没听见”

    袁罡“听见了,可我实在是没办法?!?br />
    吕无双“不想死,就想办法?!?br />
    袁罡“我不是你的对手,打不赢你,你怎么说都行。此事和其他人无关,错在我一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他不想连累其他人,若一死能了之,愿一死。

    这叫什么话,玉苍等人快哭了。

    吕无双表(情qg)略显精彩,还是头回见到有人敢这么直白跟她说话的,搞的好像在说她仗势欺人似的,但话又说回来,可不就是仗势欺人么。

    “放肆”华美如大怒,突一掌轰出,(欲yu)给袁罡一点教训。

    袁罡反应迅速,(身shēn)形一闪,猛一个侧扑,轰一声,后方沙丘,尘沙爆起,他已滚到了一旁,翻滚过程中已拔刀在手,翻起(身shēn)后,手中三吼刀已指向华美如。

    玉苍等人惊呆了,敢躲不说,还敢当着吕无双的面,刀指吕无双的徒弟。

    别说其他人,吕无双亦相当意外,多少年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人了,一时间有些恍惚,差点以为回到了她刚踏入修行一途的那段岁月,许久许久没在人间看到过敢当她面拔刀指向的人了。

    “大胆狂徒”华美如厉声叫嚣,感觉受到了羞辱,(欲yu)再次出手。

    袁罡刀指,大喝道“仗势欺人算什么本事,乃小人行径你若敢堂堂正正接我一刀,我便为你师傅把蝎皇找出来,可敢”

    疯了,这绝对是疯子玉苍人可谓汗流浃背,感觉一辈子都未曾遇见过这么离谱的事。

    在大多人的眼中,袁罡可不就是个离谱的疯子么,但是对袁罡来说,他堂堂正正,没说错什么,也没做错什么,既然行的正,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不敢说的

    有何不敢华美如哪能承认自己是小人,也不认为自己是仗势欺人,一激之下,差点就直接应下了,然而话到嘴边,想起了之前的消息,想起这位曾一刀斩杀了一个金丹巅峰的修士,内心一晃,强行把到嘴的话给噎了回去,竟被袁罡的堂堂正正给憋了个难受。

    差点喷出的怒话,转瞬变作了巧话,朝吕无双拱手道“师尊,您也听到了,他有办法把蝎皇找出来,只是存心不召唤而已”

    吕无双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不敢接他一刀目光再看向袁罡,的确有些意外。

    华美如领会到了,内心里别提多尴尬。

    然她话一落,便见袁罡刀指着她一声怒喝,“无耻小人”

    华美如勃然大怒,“你当我不敢杀你不成”

    吕无双略抬手,阻止了一下,盯着袁罡道“你既有办法把蝎皇找出来,便给本尊找出来,本尊说话算话,找出蝎皇,饶你不死”

    袁罡“的确找不出来”然又刀指向华美如,“她若能受我一刀不死,纵然是找不出,我亦在无边沙漠穷尽所能,想尽一切办法为圣尊找出蝎皇,不死不休若受不起我这一刀,羞于从命”

    他自知打不赢吕无双,紧咬华美如不放,战术方面运用还是不错的。

    小心在旁的玉苍绷不住了,人家吕无双都做出保证了,你何必如此不识相,当即出声劝道“袁兄弟,不得放肆,还不快快谢过圣尊美意,竭尽所能为圣尊找出蝎皇”

    袁罡霍然回头,冷目一扫,“鼠辈,焉敢劝我”

    在这一点上,他就没有牛有道识相,换了牛有道面对形势所迫肯定会将蝎皇交出去,先保有自己再图将来,譬如当初把商镜交给了玉苍,不会像袁罡这样宁折不弯

    “”玉苍表(情qg)那叫一个精彩,竟无言以对,吕无双面前可不就是鼠辈么,脸色憋的那叫一个忽红忽白,心里在问候袁罡十八代祖宗,老子好心帮你缓和,你竟得,若能过了这遭,老子惹不起你,以后不招惹你了行不行

    华美如突大声道“当我怕你不成”竟闪(身shēn)到旁应战,“来”

    吕无双并未阻止,也想看看袁罡的实力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罡没有二话,说干就干,唰一下冲出,腾空而起扑下,刀光如瀑。

    “呜嗷”一声霹雳般的虎啸爆发了出来。

    唰华美如袖中缎带((荡dàng)dàng)出,绷出如满弓,弹向刀锋。

    “呜嗷”一声沉闷而震慑人心的虎啸又爆发了出来。

    如瀑刀光竟幻化出几分虹影,冷眼旁观的吕无双明眸略眯。

    咚刀锋劈在了弹出的缎带上,竟发出沉闷如雷的重鼓声。

    玉苍等人正惊讶那缎带不知是何物织造而成,又陡听“嘶”一声爆出,缎带裂,刀光已到华美如肩头。

    华美如大惊失色,已是避之不及,既心惊于对方那一刀的恐怖威力,又暗悔不已,悔不该一时冲动,命休矣

    然就这时,横杀出一道劲风,砰直接将她给撞飞了出去,虹光刀影堪堪与她的(身shēn)子擦过。

    玉苍等人见到了吕无双的衣袖一甩。

    砰飞沙四溅,袁罡一刀落空,斩在了沙地上,刀势之狂暴,竟连他自己也无法做到收放自如,一刀既出,万死不改

    落地踉跄的华美如稳住了(身shēn)形,看着两手上被斩断后各一截的缎带,竟有几分失魂落魄,此物乃无双圣地蓄养的玉蚕吐丝而织,非常柔韧,竟被一刀给斩断了

    抬头看向了袁罡,终于领教了到了对方这一刀的恐怖,也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何能一刀斩杀一位金丹巅峰修为的修士,也依旧是心有余悸,若不是师傅出手相救,自己怕是已经命丧当场。

    也就是说,这场赌约,她输了

    这一幕也让玉苍等人大气都不敢喘。

    提刀站起的袁罡,转(身shēn)回头,看向了吕无双,“圣尊这是何意,莫非要食言”

    开玩笑吕无双怎么可能不出手相助,真要让弟子死在了这人手上,那她无双圣地可就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吕无双漠然道“本尊有答应你什么吗”

    袁罡“也就是说,今后圣尊麾下的人不管出来说什么,天下人皆可以不用相信”

    换了别人这样说话,恐怕早已被一掌给拍死,但袁罡的态度从头到尾一贯如此,隐蕴的正气竟让人感觉不出丝毫的亵渎,若不正面对应就是不讲理

    吕无双“本尊虽未答应,但她既然答应了,本尊自然不会让她食言。蝎皇的事可以作罢,但你在本尊面前口出狂言,本尊可没说要饶过你。本尊也不是不通(情qg)理之人,给你一次机会。本尊就站在这里,让你先跑十个数,十个数之外,你若能受本尊一掌,本尊便饶过你”

    她话刚落,袁罡突一下蹿了出去,手中刀已经扔在了地上,转(身shēn)就跑。

    注视着且默数数的玉苍等人很快便面面相觑,袁罡的冲速一起,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快的像飞一样,跳跃翻滚过沙丘时动作更是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利落,这可是在沙漠中,沙地上会陷足,不便奔跑,可这变态的家伙

    众人皆下意识看了眼吕无双的反应,心中一个个暗暗嘀咕,真要等十个数的话,隔空掌力还有用吗

    玉苍等人害怕了,担心吕无双丢了面子会杀他们灭口。

    吕无双面无表(情qg),突挥袖一掌,拍向了脚下地面。

    玉苍等人只感觉脚下震颤了一下。

    落地翻滚的袁罡也察觉到了地底震颤来势,借势冲向了沙丘,落在沙丘上再次翻滚借势,猛一下腾空蹿起。

    轰隆一道黄沙冲出地面,如一条巨龙一般,当空一头撞向了袁罡。

    回头一瞥的袁罡猛然蜷缩了四肢抱团硬抗。

    咣袁罡人如流星般撞入了沙地中。

    巨龙凌空,(欲yu)再扑击,不过吕无双挥袖一甩,罢手了,巨龙顿时崩溃,倾泻而下,当场将袁罡给活埋了。

    一个闪(身shēn)而起,吕无双人影已经落在了空中盘旋的飞禽坐骑之上。

    华美如看了看,也闪(身shēn)飞了上去,试着问了句,“师尊杀了他”

    吕无双“略施薄惩,留着他还有用,待运兵结束后,把他带回圣地?!?br />
    “是”华美如应下。

    吕无双目光瞥向黄沙埋人之地,嘀咕了一句,“人间倒也并非全是蝇营狗苟之辈”

    待空中飞禽坐骑远去后,心有余悸的玉苍等人才闪(身shēn)飞掠而去,落在掩埋袁罡的地方,施法挖掘的过程中,突一双胳膊挥出,只见袁罡从沙堆里奋力爬了出来。

    “呸”袁罡吐了吐嘴里的沙子。

    玉苍忙问“袁兄弟,你没事吧”

    袁罡没有回答,看向四周。

    他没事,刚才只是震懵了。

    至少吕无双认为自己的略施薄惩足以将袁罡给重创,然而她低估了袁罡的强大抗揍能力。

    s感谢新盟主“与木木”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