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六章 牛人,真牛!

作品:《道君

    “别看了,人走了?!庇癫蕴玖松?,“老弟,你就感谢圣尊手下留情吧?!?br />
    都能看出,这厮挨了吕无双一击能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肯定是吕无双手下留情了。

    袁罡也认为吕无双是手下留情了,头问,“我的刀?”

    众人皆左右看,落在了那边,都忘了拿,玉苍挥手让一人找去了。

    一伙人再看袁罡,也算是服了他,这样都能保下一命,也算是命大,一个个心有余悸,之前都被吓了个够呛。

    刀很快找来了,又到了袁罡手上,见到这把刀,想起砍华美如的一幕,玉苍又是一声叹,“老弟,不惜拿自己的性命去保一只蝎皇值得吗?”

    袁罡不屑道:“正因为你们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太多,才会让那些人肆意妄为!”

    玉苍无语。

    可做徒弟的不能无动于衷,独孤静沉声道:“袁先生,话不要说的太过了?!敝奥钭约菏Ω凳鞘蟊?,当着吕无双的面不好说什么,现在岂能继续视若无睹?

    袁罡:“我说错了吗?若非你们的自私自利被人给利用,他们又岂能随意作威作福?”

    独孤静:“我也没见牛有道能高尚到哪去,你跟了他多久?”明显在嘲讽。

    有句话他没说出来,你连罗照老婆都勾搭上了,还有脸说这个?

    袁罡冷眼,“是高尚不到哪去,但道爷起码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岂是你们这群宵小之辈能相提并论的?”

    “你”泥人尚有三分火性,独孤静有点被激怒了。

    “闭嘴!”玉苍抬手阻止了一下,眼中颇有责怪之意,貌似在说,跟这种人较什么真?

    若是放在以前,玉苍肯定也不会客气,可接触下来后,知道了这是什么样的人,尤其是刚刚发生的事情,敢当着吕无双的面当面挑衅,还敢刀劈吕无双的弟子,差点一刀把吕无双的弟子给斩了,典型的不计后果的疯子!

    跟这种人较劲?人家连吕无双都不怕,吓唬、恐吓或威逼利诱,能有用吗?只怕整个晓月阁的人集中起来把人给围了,这厮也不会眨一下眼。

    对付其他人的那一套,对付这位一点用都没有,跟这种人认真的话,有病还差不多!

    再说了,现在还有求于人。

    总之,玉苍是拿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当然,目前还是一伙的,加之空中不时有奇奇怪怪的人出现,玉苍也实在是怕了袁罡,怕他再惹出什么事来,大家实在是经不起这个惊吓,遂苦笑着劝道:“老弟,圣尊大度,不屑于跟你计较,可有些人就未必了,你以后多加小心吧,听我一句劝,做人不能再这样了?!?br />
    袁罡懂他的意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嘛,这次把华美如给得罪狠了,以后怕是不会放过他。

    可他根本不在乎这个,若在乎,就不会那样做,只了一句,“真是个人,就不用去做!”说罢扭头就走。

    “”玉苍愣住,最终苦笑摇头,招手示意了一下,命人招飞禽坐骑来。

    等待之余,独孤静问了声,“师尊,无双圣尊要蝎皇作甚?”

    说到这个,玉苍也有些疑惑,是啊,能让吕无双看上的东西,怕是没那么简单,不由环顾这片沙漠。

    很快,有飞禽坐骑来到,把他们给接走了,再次赶上了沙蝎大军。

    见到一群人来,罗照问身边归来护卫的晓月阁长老,“长老,蝎皇被带走了?”

    长老嗤了声,“带走?跑了!”

    “跑了?”罗照惊疑不定,“我刚听其他修士说,来的好像是无双圣尊,能跑了?”

    长老:“按理说是不可能,可那姓袁的脑子有病”他把事情经过讲了遍,最终叹道:“好在圣尊不屑与我等计较,差点没把老夫给吓死!”

    罗照这个听问的人亦听的心惊肉跳,忍不住头看向了袁罡。

    别人不知道,他冷静下来后岂能不知道袁罡这次帮忙得冒多大风险,从之前晋国的刺杀中就能看出名堂,以后也必然有人会对其不死不休。

    闻听此事后,方有点明白了这个袁罡是个什么样的人!

    长老忽想起什么,提醒道:“罗将军,这事你听听就行,可不要乱传,传出去小心惹麻烦?!?br />
    罗照略点头

    南州城外,山中,牛有道再次与易容而来的莎如来相见。

    “先生怎么有空主动来找我?”牛有道笑问。

    莎如来沉声道:“那个袁罡是怎么事?”

    “袁罡?”牛有道愣了一下,“他是我兄弟,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莎如来:“我问的不是这个,他跑去帮秦军横渡无边沙漠是怎么事?”

    能让这位特意跑来问这事,应该不仅仅是运兵那么简单,牛有道心头忽沉重起来,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莎如来:“你问我?你这兄弟现在在圣境可是出名了,居然敢当吕无双的面挑衅,还差点一刀把吕无双的徒弟华美如给杀了,还真是胆大包天呐!”

    牛有道沉声道:“有这事?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他怎么会碰上吕无双,究竟怎么事?”

    他没听到风声很正常,这种事,玉苍等人哪敢乱传,可一群人中有缥缈阁的人,缥缈阁一知道,圣境内就知道了。

    “具体怎么事我也不清楚,说是吕无双看上了蝎皇”莎如来把知道的情况讲了下。

    牛有道听完后,可谓目瞪口呆,那混账东西居然跟吕无双交过手了?不出去则已,一出去就把事给捅天上去了?

    随后,哪怕是戴着假面,也能看出他紧绷了一张脸,袁罡能干出这种事情他一点都不奇怪,恼怒之余,冷哼了一声,“他就这种性格?!?br />
    “什么叫这种性格?敢情你知道???”莎如来负手质问道:“你是不是疯了?怎么什么人都敢往外放?你难道不清楚用沙蝎运兵会引来圣境的关注?我告诉你,不仅仅是吕无双,连我师傅,九圣一个不落,全部亲自光临了一趟无边沙漠,全都过去看了看是怎么事,你这兄弟已经成功引起了九圣的关注!”

    牛有道:“你能亲自跑一趟,怕不仅仅是关注那么简单吧?”

    莎如来:“你听好了,九圣已经通气了,一旦运兵结束,缥缈阁就要拿人,要将你那兄弟带圣境去!我现在问你,他知不知道你还活着?”

    牛有道绷着脸,徐徐道:“知道!”

    莎如来略怒,“知道?我看你比他还疯,这种人你也敢让他去干这种事?”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我拦过,拦不住,我也拿他没办法,若知道事情会闹这么大,我当时非把他给绑了不可!”

    莎如来:“现在想绑了?你早干嘛去了?我说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一旦他管不住嘴,把你活着的事给吐露了出来,你怎么办?事到如今,趁他还没去圣境,你赶紧想办法怎么灭口吧!”

    这也是他主动跑来见面的主要原因。

    “灭口?”牛有道摇了摇头,“没这必要。这点,先生完全可以放心,谁出卖我都有可能,唯独他不会出卖我。别说我了,你就算杀了他,他也不会出卖任何不该出卖的人?!?br />
    莎如来:“你能确定?”

    牛有道叹道:“确定个鬼!别人我不知道,他,我还能不知道?他就这种宁折不弯的性格,别说九圣,神仙也改变不了,没这么拗、稍微懂点眼色的人敢跟吕无双较劲?”

    这么一说,莎如来默了默,想想也是,看来自己是虚惊一场,“没事就好,他自作自受也怪不得别人!”

    牛有道反问:“落到九圣手里去了,他能没事吗?有没有办法搭救?”

    莎如来:“你想什么呢?被九圣亲自盯上了,你告诉我怎么救?这事你还想帮他擦屁股不成?”

    “这混账东西!”牛有道忍不住骂了句,负手来走动着,也实在是被气得够呛,然生气没用,解决不了问题,可他拿什么去解决,面对九圣,他目前根本没任何办法。

    徘徊一阵后,忽停步在莎如来面前,问:“在圣境内放风的事怎么样了?”

    莎如来:“这事哪能急,必须小心谨慎准备到万无一失才行,否则哪怕是露出丝毫的破绽也吃不消?!?br />
    牛有道叹道:“能尽快就尽快吧,尽快放出风声,也许九圣内斗了起来,就没心思管他了?!?br />
    目前除了这个办法,他也实在是拿不出其他的办法,人已经被九圣盯上了,袁罡能往哪跑?

    连躲都不好躲,一躲,缥缈阁只怕立马要掀的就是茅庐山庄。

    这事,莎如来没有听他的,必须步步稳妥,不可能为了一个该死的疯子而暴露出什么来,那个后果是无法承担的。

    两人分开后,牛有道到了府城内的茅庐别院。

    管芳仪看出了他情绪不对,明显心事重重的模样,亲自端了盏茶放牛有道边上,试着问了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哼哼!”牛有道冷笑连连,慢慢而用力的拍着茶几,“岂止是出事,出大事了!猴子那混账东西就差没把天给捅破了,吕无双,那厮居然跟吕无双干上了”

    听完经过,管芳仪彻底傻眼了,简直无法想象。

    一旁的云姬突兀冒出一句,“够胆,有种,佩服,牛人,真牛!”

    :留言成了习惯,无话可说了,满地打滚求月票!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