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无题 新

作品:《原型利刃

    “啊”夏中天的轻叹声在这个时候微微的响起。

    “很不错啊,能打到现在这个程度,如果不是我们的境界有点差距说不定你就赢了?!绷硪坏郎粼谡飧鍪焙蚴适毕炱?。

    “也是啊,说不定啊,可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说不定啊果然还是输了啊”夏中天无力的声音就这么响起。两人的对话就这样这个地方响起。这个时候周围的士兵已经看不到这里的情况巨大的烟尘将这里的环境搞得肉眼无法识别再加上刚才的能量冲击使得大部分的所谓的精密仪器已经是无法再继续使用了。现在的这些士兵们还有通讯部门的家伙们就如同遮住眼睛的瞎子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就像是话剧台下的观众突然之间看不见台上的演员一般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在这个地方抓瞎啊。

    “你觉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有一名士兵向自己周围的战友们问道。

    “我觉得估计悬,刚才那一次撞击我就觉得很悬啊虽然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是那样的大规模的撞击如果真的是我们的夏老在承受的话估计也很难坚持吧?!庇腥嘶卮鸬?。接下来就是附和声。

    “果然还是没有希望了吗”有人颓废的说道。但是很奇怪的事情在于虽然知道可能很大程度没了希望这些家伙还是和往常一样,更多的仅仅是痛恨自己的弱小真的要去抱怨的人实际上很少很少。因为大世即将到来这些士兵们的心性也在迅速的变化着,再说了这些人毕竟是士兵啊哪怕是情况再怎么艰难这些士兵们也会咬牙继续向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士兵,仅此而已。

    没有很多人去抱怨为什么我们的上级不强啊这种他们都很清楚此时此刻自己的上级其实是可以完完全全的抛弃他们然后自己一个去逃命但是这个夏老并没有这么做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士兵,但是实际上夏老还是尽力了尽力的去战斗,尽力的激发自己的潜能,无奈,实力最后也不能有什么太大的提高。现在的结果究竟如何了,所有人心里面没有底。

    “差不多了,接下来要释放病毒了,也就是说不能留你了,是一个好的对手,但是伤害到我的兄弟们就没有什么好保留得了”领头的领主说道一刀便是狠狠地斩下。

    夏中天死

    领头的领主看着这具已经残破不堪得尸体叹了一口气没有去管这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对手以至于领头的领主并不想对这个家伙进行进食这是一种侮辱。

    看着自己的一位兄弟得尸体领头的领主没有多说什么便是一口将其吃掉。这是正常的这是力量的延续。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领头的领主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心惊肉跳。那一剑的威力确实已经达到了巅峰,还有一些其他的的力量的增幅使得当时的那一剑之下领头的领主竟然没有反抗的实力。这是夏中天燃烧自己生命和剑道修为释放出来的最强一击。这一剑似乎要斩破苍穹。

    那一剑的威势之强将烟尘再一次激荡起来。风卷残云之间一个巨大的凤眼将夏中天包围起来。夏中天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领头的领主眼睛里面爆发出了巨大的神芒。夏中天没有多想手中的力量已经聚集到一个极限了,为的就是接下来的这一记出剑。金色的雷霆长剑这一刻电光闪烁着随后金色的光芒猛地大盛,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剑上金色的电流正在疯狂的闪烁着。

    “一神”夏中天大吼着随后一剑狠狠地斩出,巨大的金色的巨剑一下子出现雷霆在上面疯狂的闪烁着这一剑似乎要将整个苍穹刺破。

    “好强”领头的领主当时感受着这一击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已经消散了感受到空气的稀薄以及这个金色的大剑的压制感心里面不由得一紧。虽然是这种有点不正统的地方领主但是灵智肯定还是在线的。这一击的威力很大领头的领主很清楚的能够感受到这一点但是很可怕的事情就在于这一击似乎已经锁定好了自己,一种退无可退的这种感觉在这个时候从心里面突兀的出现。

    “逃跑”领头的领主突然想起这么一个可能性但是迅速又被压了下去这种事情是不能多想的这一次就是为了侵占这颗星球而来的怎么可能就在这个地方到此为止呢如果任务失败了,那么死的也只是会是自己而已。怎么可能违背我们的王的意志领头的领主没有过多的犹豫迅速进入了战斗状态朝着这个巨大的金色巨剑撞去。

    如果之前这金色的巨剑仅仅只是体型巨大然后内在不行的话,那么这一次这一剑就真的是之前无法比较的。雷霆涌动着上面似乎有着神秘的符文在闪耀这如同锁定一般的感觉对于领头的领主来说并不是很陌生。这是剑道意志的压制就像是某一方强大的修真文明会有所谓的天地压制是一样的。

    这么一百年来这位领主不知道参加过多少的侵入星球战役。而他们的王带领着他们以特殊的本领迅速成长并且侵占这些星球。想到王那种诡异的能力领头的领主就有点不寒而栗这个时候想这些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吧。

    血红色的巨刃猛地出现,下一刻血红色的触须蔓延上了这个家伙的身体上面一副血红色的铠甲迅速的成型。这是很基本的战甲领主级的战甲防御力不是很强毕竟这还是领主不是什么其他的更高级的怪物,领主之上还有领域级和王侯级那些家伙的领域战甲和王侯战甲那样的不仅而已增加防御能力还可以增加力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会影响这些高级等级的人的机动性这是最大的一个改善。

    不过现在仅仅是依靠防御的话其实无所谓。血红色的巨盾也在这一刻瞬间化形成功下一刻金色的巨剑似乎破开了云层将空间斩开把时间静止,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个冲天而起的金色光柱这些人怎么可能看不见,虽然外围的的确确是有些烟雾格挡但是对于一些高级古武者其实不是很影响虽然具体的确实是看不清楚但是大致的战斗结果还是能够略微知晓一点的。

    古武者们的视力的确是会提高但是不代表可以透视暂时还没有这种操作。最多就是看的更加清楚对于烟雾的免疫实际上还是很少的。但是这把金色的巨剑体型真的是高耸入云。你们可能会说这么弄不就是为了虚张声势吗体现一下自己的实力实际上不然,这是控制力的不行如果控制力真的很厉害的话可以将这个体积进一步的缩减这样的话实际上威力还可以更上一层楼。

    毕竟能量是可以压缩起来的,压缩了之后能量四散的就没有那么厉害也就是说内力的利用率会更高一点。这样的话威力自然而然的就厉害起来了。但是这也只是说说而已如果这长达五十多米的金色巨剑是可以缩小到之前夏中天拿的那么大的话那不用说夏中天早就把战斗结束了。毕竟一开始就可以直接使用这一把剑这样的话这些家伙早都被斩杀了

    实际上如果夏中天真的做到把这把巨剑压缩到一个很小的体型的话那么他的剑道修为肯定不是现在的这个情况说不定不用这招也是可以的。说这些都是废话了此时此刻夏中天已经一剑斩了下去。

    两者狠狠地撞击在一起金色的巨剑和这血红色的巨盾狠狠地撞击在一起不到一秒钟血红色的巨盾就已经支离破碎了领头的领主心里一惊念想如同闪电一般血红色的巨刃就已经挥刀而上了,感受着这股力量的强大领头的领主只能是咬牙坚持,这个时候已经退无可退能做的仅仅只是死战到底

    巨大的力量在下一刻便直接摧毁了领头的领主的血红色巨刃,只剩下最后一层防御了,那就是领头的领主身上的这一件盔甲。下一刻金色的巨剑突破到了领头的领主面前实际上这个时候领头的领主心里已经没抱什么希望了在这样的强大的攻击之下想要活下去无疑是很困难的,说实在的领头的领主也并没有勉强自己的想法。大不了就是一死之后的事情就交给剩下的两个家伙就可以了。

    毕竟这么强大的一击肯定是不能连续释放的那么到时候这个家伙精疲力尽得之后剩下的两个人应该是可以很轻松的完成任务的。说起来他们的任务是什么仅仅是释放病毒吗不,没有这么简单只是现在没有仔细透露而已但是可以想象出来的是这个任务的结束绝对不止释放病毒这么简单,或许说释放病毒本来就不是什么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一开始绵州市事件导致这些病毒实际上已经被很多人掌握了,华夏这边的高层并没有那种所谓的一个人把这个病毒霸占着的理由,没有意义因为当时这个病毒到底是什么样得东西所有人都不清楚判断成好还是坏都是没有标准的,再加上这个年代很多事情都不是那么好隐藏的再加上,这也不是什么小事情。

    陨石大规模得从天而降怎么可能不引起世界各地的注意那么这些陨石之中的构成自然也是很多人想要知道的啊。那么很简单的一个现象就出来了,如果华夏这边真的想要一方独自吞下这么大的蛋糕的话肯定是会被全世界人民声讨的。在加上我们华夏国的设定是什么,自然是是一个负责任的这种大国的形象啊。如果真的要一人独自吃下蛋糕估计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与其这样还不如交出来给大家分享这个东西。虽然此时此刻世界各地的实验室都在研究但是你要说研究出来哥什么所以然来实际上很少。

    现在的实验室最新的报告仅仅只是大致了解了这些病毒的高传染性,其他的就没有过多的讲解了至于疫苗,的确有但是实验通通失败了,虽然有一定的成功几率但是毕竟还是太小了而且是直接破坏了这些感染体的病毒结构才成功的而且等级越高的这种感染体实际上都不能很好的有用。

    当年的李峰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运气问题再加上是一枪爆头导致了这个情况,而且动用了不止一瓶病毒实验疫苗剂量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大,再加上一些人的干扰以至于当时的李峰身上在恢复伤口的失误将这些所谓的病毒疫苗吸进去。而且失忆更多的是认为的人格分裂而不是真真的客观上的都是这些所谓的上级干的。也就是说李峰的事情实际上很大的程度都是自身原因。

    因为失去亲人的疾苦以至于当时的李峰实际上是有着逃避世界得这种想法。

    一不小心好像扯远了

    说了这么多就是一个点,那就是病毒释放出来如果真的是为了大面积的感染完完全全的不需要这么麻烦偷偷摸摸的释放实际上影响也不大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实际上这些领主心里面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是任务,不过只是知道任务实际上也足够了。

    金色的巨剑一瞬间刺破了领头的领主的防御就在这位领主以为自己就要一命呜呼的时候一道身影一把将领头的领主给撞开。

    “大哥还是让我先走一步吧,你就这么死在这里了估计死神还不那么想收你呢倒是我已经活的差不多了,我对我们的王是衷心的,但是也绝对不会忘记他的所作所为,也行他带领我们强大了但是我们也因此这般,一切的一切究竟谁对谁错我真的不清楚,这太复杂了,所以说还是我先走一步吧”说话间金色的巨剑已经将这个家伙吞噬。

    “不”

    “大哥,我先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