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袁珊珊原本在家准备做姐弟的饭,听人送信说弟弟被人欺负后才急匆匆地跑出去的,现在回来了当然要接着做饭。

    袁卫彬不敢让脑袋上有伤的姐姐下厨房,张医生叮嘱了要尽量卧床休息的:“姐,你躺着,我来做?!?br />
    走了这一路,袁珊珊有异能在身,其实眩晕症状大大减轻了,做一两顿饭完全没问题,但看到袁卫彬小脸上倔强的神情,不由笑着拍了拍他脑袋:“那好吧,姐等着吃彬彬你做的饭?!?br />
    虽然手艺很差,作为一向受姐姐照顾的袁家幼子,几乎没有下厨机会的,不过袁珊珊刚从末世过来,没那么多讲究,有口吃的就成。

    袁卫彬刚要点头,门口传来叫声:“彬彬,珊珊,你赵阿姨让我给你们送些吃的过来?!?br />
    这下好,不用尝试袁卫彬小少年的手艺了,袁珊珊在房里应了一声,就催促袁卫彬赶紧出去招呼赵阿姨的男人孙叔。

    袁卫彬忙不迭地跑出去,心里也松了口气,这下午饭可以解决了,对送吃的过来的孙叔很有礼貌的道谢。

    “谢啥,快跟你姐一起吃饭吧,有什么事叫你赵阿姨一声,你们孙哥孙姐都不在身边,你赵阿姨在家里闲得发慌?!彼锸灞咚当呓辣蛲锿?,催促他赶紧吃去。

    袁卫彬端着饭菜,眼眶有些发酸,有跟他亲妈一样六亲不认的,也有像孙叔赵阿姨这样的好人。

    姐弟俩吃了午饭,袁珊珊又小睡了会儿,虽然这会儿天气炎热,但袁珊珊在末世里经历过更加高温的气候,加上有异能,所以并不觉得难以忍受,这一睡就睡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外面的声音将她吵醒。

    袁珊珊很快清醒过来,竖耳一听,立即起身往外走去,边走边将身上的衣服理理顺。

    院门口,袁卫彬正用手抵着门,跟门外想推门进来的三人对峙着。

    袁珊珊一眼认出那三人的身份,其中一男一女是周秀兰如今的继子继女,而她袁珊珊和大哥袁卫国则是属于过去式的继子继女了,这关系,呵!

    周秀兰如今嫁的男人是革、委会里的一个小头目,姓曹,他儿子曹志虎生得人高马大,跟脾气骄纵的曹美琴一起,只有十四岁的小少年袁卫彬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袁珊珊刚出来,袁卫彬就被这对兄妹推得一个踉跄,他们兄妹就堂而皇之地闯了进来。

    “你们跑过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走!”袁卫彬怕吵着姐姐,压着嗓子和怒意喊道。

    曹志虎流里流气的,看到后面出来的袁珊珊就冲她吹了声口哨,曹美琴妒忌地看了眼她,随后就得意地拉过同来的第三人:“怎么,袁珊珊你不欢迎我们过来?我们肯上你们这种反动分子家门够给你们面子了,这不,我听说你脑袋磕破了,特地跟韦建明好心好意地来看你,没想到你们这么不识好人心?!?br />
    袁卫彬赶紧小跑到袁珊珊身边,气得眼睛都红了:“你们欺人太甚,姐,别理他们!”这个韦建明,以前经常骑车送他姐回家,现在这情况什么意思,就算他年纪小也看得明白。

    袁珊珊拍拍弟弟的背,不值得跟这种人生气,带着他走进院子里,一点不客气地说:“不好意思,袁家的确不欢迎你们,大门就在那里,好走不送!”

    至于韦建明这男人,她还巴不得有人接手过去,跟她彻底划清界限,感谢这年头处对象保守得很,原身也不过跟韦建明走得稍近一些,放学时被韦建明用车送过几回,不过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已经形成一种默契了,可她没一点想要继续这种关系的想法。

    袁珊珊因脑袋磕破,脑门上绑了圈白纱布,纱布上还有渗出来的血色,因为失血有些多,脸色有些苍白,袁家三兄妹生得都不差,特别是袁珊珊,每一次让曹美琴见了都恨不得用指甲抓花她的脸,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了,这时在苍白脸色衬托下更显出一股“我见忧怜”的气质,将曹志虎勾得心里发痒,恨不得好好疼爱一番。

    曹志虎这几年仗着他爸在革委会里的势,俨然是街头一霸,行事嚣张得很,靠着他老子,常穿一身绿军装,戴上红袖章,拉帮结派,不说外面,就是学校里好几个得罪过他的老师,被他打成臭老九,剃了Y阳头,拉到街上游、行批、斗,袁珊珊姐弟俩对这号人物向来敬而远之,袁父在的时候也严令袁卫彬不准跟这帮人扯上关系,否则一顿打少不了的。

    曹志虎依旧一身绿军装,这可是这个年代身份的标志,他摇晃着膀子吊儿郎当地走过来,嘴里不正经地嬉笑道:“哟,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你后妈现在嫁给我爸,现在也成了我跟美琴的后妈了,所以我就有责任把你们姐弟俩改造改造好,看你后妈多聪明,脱离了你爸那个反动分子,立刻成为根红苗正的坚定革命分子了?!?br />
    曹美琴在后面讥笑一声,不以为然。

    袁卫彬大怒,恨不得扑过去从曹志虎身上咬几块R下来。

    袁珊珊拉住弟弟手臂,就怕他冲动,特别又牵涉到他那个妈,真是害人不浅:“我的事情不用你们C心了,你也说了,周秀兰同志已经跟我们这种家庭划清界限了,所以跟你们更扯不上关系,可以走了吗?”

    曹志虎脸色冷下来,给脸不要脸:“好你个小反动分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得罪了我曹志虎,你们在丰城有好果子吃?”

    说着伸过手来就要扯袁珊珊,之前让他那个新后妈来跟这女人说亲,他是真心想要娶这个女人,什么反动不反动分子的,还不是他跟他老子一句话,没想到这臭丫头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不客气,等玩够了这女人,他什么样的老婆娶不到。

    “你干什么?你滚开!”袁卫彬知道这混蛋对他姐不怀好意,喊叫着就要阻拦。

    “美琴,这不好吧……”另一个同来的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男人,嚅嚅地道。

    “珊珊……”这是刚从家赶来的赵阿姨和孙叔,刚踏进院门。

    “??!”

    “砰!”

    袁珊珊的动作却比她弟弟更快,见曹志虎自己送上门来,哪里会客气,一把用力扯过他手臂,抓住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巧力将人高马大的曹志虎一个背肩摔。

    一百七八斤的身躯重重地砸在地上,不仅曹志虎被摔懵了,在场的几人全都怔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脑袋上还缠上纱布比平时更显娇弱的袁珊珊,她到底哪里来的力气将几倍于她纤细身体的曹志虎给结实地摔出去的?

    “啊——”曹美琴终于反应过来,尖叫声刺得耳膜发疼,“你敢打我哥?我哥看上你个反动分子那是你的福气,你打我哥就是跟革命作对,我要抓花你的脸!”

    曹美琴尖叫着就冲过来,要将她妒忌的那张脸给抓破,要不是她哥拦着,她早就要治治这贱人了。她早看上了韦建明,可在这之前韦建明眼里只有袁珊珊一个。

    “??!”

    “砰!”

    就跟摔麻袋似的,曹美琴还没等碰到袁珊珊的身体,就被后者用同样的方法给摔了出去,袁珊珊拍拍手站直身体,脸不红气不喘,看上去依旧娇弱得很,声音也软糯,可说出来的话却跟这形象联系不起来:“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动手了,别忘了我也是女的,照打不误?!?br />
    袁卫彬忘了愤怒,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姐,好厉害!其实袁珊珊更多的是借用的巧劲,毕竟现在这身体暂时真的很弱,跟末世里的完全不能比,连着摔了两人,就感觉有些发虚了,当然旁人看不出来。

    袁珊珊看向没存在感的第三人,这男人一进门就低着脑袋,曹美琴带着韦建明跑过来,无非是炫耀来着。

    袁珊珊说:“韦同学也要跟我动手吗?”

    “不……”韦建明脸涨得通红,不敢看向袁珊珊。

    那对兄妹唉哟叫着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袁珊珊懒得听韦建明说什么,目光转向曹家兄妹,不知怎的,这模样的袁珊珊让曹志虎头皮一麻,下意识地就后退了一步,等意识到不对时又色厉内荏地叫道:“好你个袁珊珊,我曹志虎看走眼了,我看你有什么本事跟整个革命队伍作对,美琴,我们走!”

    第一次自己被摔,他还在想会不会是碰巧,可眼睁睁地看着袁珊珊轻松将妹妹也摔出去,他才意识到不对劲,不过这口气怎可能忍得了,也越发想要将这臭丫头弄到手。

    “韦建明,你还看什么看?你是不是还想着这贱人?”曹美琴怒骂,却不敢再冲袁珊珊动手了,她被摔得浑身疼。

    韦建明终于抬头看了眼袁珊珊,却发现后者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嘴皮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最终还是提脚跟着曹美琴离开了。

    他有不得已的原因,珊珊应该能够理解他的,其实他也觉得,珊珊应该跟他父亲划清界限。

    曹美琴死死抓住韦建明胳膊,跟她哥一起离开了袁家,出了院子回头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老孙,我眼睛没花吧?”赵阿姨推推她男人胳膊,到现在还怀疑她看到的,袁珊珊虽然从小就能干,但长得纤细不像是力气大的,更别说能打能杀了。

    孙叔失笑:“难不成我们两口子会一起眼花?”不过很快担心起来,把婆娘拉进院子门关上,“珊珊,这曹家得罪不起,刚刚痛快是痛快了,可这兄妹俩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你们的?!?br />
    他们夫妻也没想到,这周秀兰的继子居然打上了珊珊的主意,那绝不是个好去处,嫁给那种坏胚,珊珊一辈子都要糟塌了。

    “姐,那我们怎么办?”刚还佩服地看着他姐的袁卫彬,被一提醒就想到了曹志虎平时的作派,气得眼红,“姐,我去跟他们拼了!”绝不能让这种混蛋欺负他姐。

    袁珊珊冲赵阿姨他们夫妻笑了一下,又撸了下她弟脑袋,对赵阿姨两口子这个时候能赶过来帮助他们,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个年代,有人不是个东西,有人趋利避害不想跟如今的袁家沾上关系,也有像赵阿姨夫妻这样的明知道沾不得会连累自己,还是会本着良心赶来帮忙的。

    “瞎说什么,为那种人赔上自己太不划算,孙叔赵姨你们放心吧,这之前我已经打了报告申请下乡了,本来还犹豫要怎么安排彬彬,这下好了,彬彬跟我一起下乡去,那里正好离咱爸改造的地方不太远,还能过去看看咱爸。孙叔,赵阿姨,我们明天就走,这家里就拜托赵阿姨有空过来看看,还有院子里种的菜,赵阿姨也别浪费了?!?br />
    “哎,哎,交给我们你们放心,就是这……”她自己闺女也在农村里,闺女在乡下过的什么日子她不是不知道,可眼下除了这一条路,还有其他的法子可想?她没想到珊珊不声不响地给安排好了,看找的地方就知道是不放心她爸。

    “姐,太好了,我跟你一起去,我不要自己留下来?!痹辣蛄⒓幢硖?,生怕被他姐给丢下,只要跟姐在起,又能见到他爸,去哪里都不要紧。

    留在这丰城,只要想到他亲妈还有曹家周家那帮人,还跟他们呼吸同样的空气,他就没法痛快,离他们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