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因为第二日就要出发,等到天黑时,袁珊珊留弟弟看家,另有赵阿姨帮忙收拾行李准备干粮,她则专门去找之前帮忙安排下乡的叔叔,将袁卫彬的名字也添上去。

    如果这时候她不将袁卫彬带走,而是独自留在丰城,那就是要彻底毁了这个小少年,到最后不是混成跟曹志虎一样的人物,就是沦为街头的混混自我放逐。

    袁父这几年私底下也做了不少事,护住了一些人,就算被抓去改造的,也尽量动用关系安排去了不太艰苦的地方,所以明面上袁家被人落井下石,但私底下还是有些关系户。

    等她再回来时,事情已经办得妥妥的,那位叔叔也认为他们姐弟俩暂时避开丰城的好。

    于是,没等曹家和周家再来人闹事,袁家姐弟俩就踏上了下乡路,袁家的钥匙留给了赵阿姨,要回来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成行的,得有人照应着。曹家的势再大,也不可能在丰城一手遮天,将手伸进知青办里面。

    送走姐弟俩,赵阿姨又掉了回眼泪,这是第三回了。儿子在外当兵,闺女在农村,这世道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看到希望?

    后来等曹家兄妹和周成刚再找上袁家门时,就只见铁将军把门,一问左邻右舍,才知人早下乡了,他们只能骂骂咧咧发泄一通,倒是躲在窗户里面看到的赵阿姨,不由庆幸珊珊离开的好,这曹家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就只有珊珊姐弟俩,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不知要怎么被欺负。

    袁珊珊领着弟弟与丰城去往同一个方向的知青汇合,不说去其他地方的,就他们这一条线上,也有几十号人,看面孔都还稚嫩得很,最大的不过跟袁珊珊一样高中毕业,还有初中刚毕业甚至还没读完的,就跟着一起下乡了,曾经的同学校友,也将分散到祖国的四面八方。

    “珊珊,怎么你也来了?”

    吃惊声从身后传来,袁珊珊回头一看,是一个学校里出来的同学,关系不是十分近也不算远,叫她的是同班的杨虹,另三人是王春丽和李建设、戴永庆。

    没等袁珊珊回答,王春丽嗤笑一声:“杨虹,你竟然不知道袁家的事?现在袁珊珊的父亲可是反动分子,她跟我们不一样,我们下乡是支持农村建设,她是下乡改造去的?!?br />
    李建设和戴永庆对王春丽的话也没露出吃惊的神色,看来袁家的事在一班同学中早就传开了,这里面就不知道是谁的功劳了。

    杨虹朝王春丽白了一眼,拎着自己的行李径直来到袁珊珊身边,看到她身边的少年,再度吃惊道:“珊珊,你把你弟弟也带来了?”又发觉自己说了多余的话,袁家没人了,袁卫彬没跟着他亲妈,留在城里也无处可去,还不如带在身边,连忙又压低声音说,“你知道韦建明的事情吧?”

    袁卫彬懂事地叫了声“杨姐姐”,听到杨虹提到韦建明,竖起耳朵努力听。

    袁珊珊挑了下眉:“你说他跟曹美琴的事?”

    杨虹愤愤道:“没想到韦建明是这样的人,你知道他为什么跟曹美琴在一起吗?就因为曹美琴帮他弄到了工农兵大学的名额,以前我当他是个好的,现在我瞧不起他?!?br />
    袁珊珊一点不意外,能跟曹美琴这样的在一起,还能迁就曹美琴跑去她家示威,无非是从曹美琴身上得了大好处的,这好处不是上大学的名额就是招工招干了,没有曹家帮忙,凭韦家的关系,他也只有跟他们一样下乡的命。

    “嗤,我说你杨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就算再怎样,韦建明也不可能瞧上你这样的?!蓖醮豪黾バΦ?。

    “难道瞧得上你这样的?”杨虹牙尖嘴利地回道。

    另两个男同学眼里闪过黯色,没想到他们下乡,韦建明却能去上大学,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不过因为韦建明就为了这个名额转而跟曹美琴好上,这又让他们瞧不起。

    “你——”王春丽气急,正要过来撕杨虹的嘴,这时知青办的工作人员用喇叭喊集合了,王春丽哪里顾得找杨虹算账了,铺盖之类的大件包裹由另两个男同学拎着,她倒是拎轻的。

    杨虹瞧不上她这样的,男同学要过来帮忙也被她拒绝了,跟着袁珊珊一起往集合地点走去。

    折腾了一圈,他们终于坐上了火车,杨虹之前不知道袁珊珊也下乡,这才找了王春丽同路,现在有袁珊珊在,自然就跟他们姐弟俩坐一起了,正好将一张座位上的三个位置给占了。袁珊珊将袁卫彬安排在了靠窗口的位置,对面就是王春丽与另两位男同学,帮着他们一起将行李给塞进了上面的行李架子,王春丽不高兴地用鼻子哼哼。

    杨虹就算再逞强,可大热天的挤在这闷罐一样的车厢里,人又塞得满满的,车没开动空气不流通,热得脸涨得通通红,也不得不接受男同学的帮助,终于将行李安顿好,一P股坐下用纸折成的扇子呼呼直扇。

    “这天热死了,火车什么时候能开?开起来还会好点。哎哎,袁小弟,我带了一点自家院子里长的葡萄,我给你翻出来,我妈给洗过了?!笨丛辣蛩踉诶锩?,杨虹又赶紧把自己的网兜从桌下拎出来,翻出里的铝饭盒,打开盒子,里面是一粒粒碧绿的葡萄。

    水果在这年代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尤其是现在这天热的,看到这葡萄,王春丽也不由地吞了吞口水。

    袁卫彬看看他姐,袁珊珊让他自己拿,并问:“酸不酸?现在这季节,葡萄还酸着吧?!?br />
    袁卫彬刚一口咬下去,顿时酸得他小眉头都拧了起来,快酸倒牙了,一看他这小表情,杨虹乐得哈哈笑,对面两男同学也乐了起来,虽说袁家家里出了事,但现在一起下乡,他们对袁珊珊倒没想要划清界限,袁卫彬年纪又小,他们还是很乐意照顾一些的。

    杨虹又把饭盒送到他们面前,李建设和戴永庆也忍不住抓了一粒,同样酸得倒牙,不过气氛也因此变得松快起来,在有说有笑中,火车终于开动了,窗户里吹来的风让车厢里总算凉快了些。

    起初的兴头过去,车厢里渐渐地安静下来,听着火车车轮“哐当哐当”的声响,有些人打起了磕睡。偶尔过道里有乘务员提着水经过,车厢里又好一阵涌动。袁珊珊他们六人算好的,人人有座位,后面上来的就只能或站或坐在过道里。

    袁珊珊上辈子就从没坐过这么慢的火车,这样吵闹拥挤的环境也让她很不习惯,不过她的适应能力也很强,慢慢地沉下心来,就是袁卫彬越来越闲得发慌。

    “姐,我们得什么时候才能到???”袁卫彬凑近他姐耳边悄声问,周围是他姐的同龄人,说的一些话他也听不太明白。

    “得明天吧,饿不饿?吃点东西喝点水,靠我肩上睡会儿?”袁珊珊估摸着说,这还是离得不太远的,否则去得地方远一些,火车一天一夜都到不了,那更受不了,袁卫彬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

    袁卫彬抿着唇点点头,见他姐要动,忙说:“姐你别动,我自己来,我记得吃的放在什么地方,姐你头还痛吗?”

    “没事,快好了?!被鸪瞪弦丫黄渌斯匦墓环?,因为之前路上她找了顶绿军帽戴着遮住纱布,到了车上热得受不了给摘了,自然就遮掩不住脑门上的伤了,只有王春丽一副看笑话的表情。

    “你们饿了?我也饿了,我把吃的翻出来我们一起吃吧?!备沾蚩乃难詈缧压?,也忙站起来伸了两下胳膊,坐了这么长时间,浑身酸硬,身上的衣服被汗打湿了又干了,干了又湿,感觉发出一股酸臭味。

    对面两位男同学也把准备的吃食取出来,这种天气,一直闷在包里只会变馊了,可要在火车上买吃的只会更贵,这年代的人能节俭就不会浪费。

    袁珊珊将家里的存粮大部分留给了赵阿姨一家,临走前赵阿姨做了不少吃食给他们带路上,不了不变味道,做的饼给烘得干干的,路上就着水吃或者泡了水吃,能吃不少日子,另外还特地煮了十几个J蛋让他们带上。

    见袁卫彬小口小口吃着J蛋,王春丽冷笑道:“难怪是反动分子家庭里出来,一副资产阶级作派!”这是“我越穷越骄傲”的年代,讲究根红苗正,原本在学校里就看不顺眼一副娇滴滴模样的袁珊珊,现在更加摆出一副鄙视的姿态。

    袁珊珊没想着姐弟俩独享J蛋,原本想着虽然同样看不顺眼处处针对她的王春丽,但看在同行的份上也分她一份,这下可好,还能省一个J蛋,从网兜里掏出三个J蛋,分别塞到杨虹与李建设他们三人手里,剩下的让袁卫彬收着,说:“行,我是资产阶级作派,你工人阶级出身不跟我们同流合污。对了,杨虹,你的葡萄也收起来,省得也被人说嘴?!?br />
    别说,那青葡萄虽酸,但六人里,就王春丽吃得最多,看穿着就知道,六人里也是王春丽家里环境最差的。杨虹眼珠子一转,看到王春丽气愤的嘴脸,乐道:“珊珊你说得不错,我这就收起来?!?br />
    本来想推拒的J蛋,,为了气王春丽也收下了,在中间的桌上磕了两下,开始剥蛋壳,这让李建设他们两个男同学抓着J蛋,吃也不是,还回去也不是,憋红了脸,最后还是在王春丽的怒视下,也开始吃起来。

    王春丽气得心口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