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章

    许言森也是丰城人,还跟袁家姐弟认识,虽然李建设他们没看懂姐弟俩的脸色为什么有些难看,但不妨碍他们觉得庆幸,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农村,有人肯指点一二,也会让他们日子好过不少,一直漂浮的心也踏实了不少。

    姚海波一看哈哈笑起来,帮着李建设和戴永庆拎行李往牛车上放,赶车的老乡也过来帮忙,姚海波说:“原来是许哥的老乡,那就不用见外了,出门在外,大家都是互相帮忙的,以后有什么事,许哥不在找我姚海波就是了,这儿十里八乡的没有我姚海波不熟的地方,走,走,我们把你们都送到地方上去?!?br />
    要是不认识,最多送到村门口,那边应该安排了人接他们,但现在不一样了,特别是这批知青里还有位美女,姚海波朝许言森挤眉弄眼,什么叫近水楼台,许哥可要抓住机会啊,否则其他兄弟可就不客气了。

    许言森没好气地瞪了眼姚海波,看这姐弟俩都不自在,正准备没话找话说,就看到袁珊珊重新戴起的帽子下面露出一截白纱,就问:“你这脑袋上怎么了?裹的纱布?”

    “我姐为?;の?,被周成刚那混蛋推地上磕到的?!庇泄厮愕氖?,袁卫彬一点不结巴了,抽了抽鼻子说。

    许言森微皱了眉头说:“等到乡里,我带你去趟卫生院,找人给你看看伤口换下药?!被鸪瞪霞妨苏饷闯な奔?,天又热,这伤口处理不好要发炎的。

    再看这姐弟俩,一个伤一个小,好不凄惨,就算他有再多的怨言,这嘴也张不开了。

    没等袁珊珊反对,袁卫彬抢着说:“好啊好啊,谢谢许大哥?!毙泶蟾缫彩呛萌?。

    王春丽在看到许言森的第一时间,脸就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睛却偏挪不开,以前觉得韦建明特别,身上有股别人少有的书卷气,她不是没找过机会接近韦建明,可那人眼里只有袁珊珊,让她妒忌不已,可如今见到许言森就忍不住脸红,韦建明哪有资格跟许言森相比,可还没等她跟许言森搭上话,他竟然走到袁珊珊那边去了,更叫她气愤的是,他们是认识的!

    怎么哪儿都有袁珊珊这贱人的事?

    行李也不管了,丢给了老乡和男同学,凑到袁珊珊身边,笑得特别灿烂:“许同志你好,我也是珊珊同学,我叫王春丽,许同志叫我小王好了,许同志你是在哪个村C队的,我是在……”边说还边将袁珊珊给挤开了,离许言森更近了。

    袁珊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见袁卫彬生气地要反驳什么,将他拉开,和其他人一起忙碌,王春丽愿意巴着许言森是她的事,就算她跟许言森谈对象也与自己无关,当然她得有这个本事才成,就许言森这模样,这气质,相信对他有好感的女知青不会少,王春丽相貌并不出众,能胜出的几率,在她看来几乎为零。

    李建设和戴永庆在跟姚海波说话,想尽快熟悉这里,杨虹原本也惊讶袁珊珊碰上熟人,可一见王春丽这作态,也不愿凑过去说话了,等袁珊珊过来时,小声说:“别理她,平时表现得比谁都积极,也没见她跟你说过几句好话,这时候倒会打着跟你同学的旗号,德性!”

    袁珊珊笑道:“当谁看不出来呢,由她去,我们快帮忙,等人齐了可以早点出发,听说路上还要不少时间呢,希望尽快安顿下来,彬彬,搭把手?!?br />
    “哎?!痹辣蛞补瞬坏锰嫠惚Р黄搅?,也跑前跑后的出力。

    没一会儿,许言森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杨虹见此情形,特别是后面王春丽的黑脸,噗哧一乐。

    同时又有另外几个知青到了,人齐了,等将所有行李搬上牛车后,他们便与知青办打了声招呼,启程了。

    行李都放在牛车上,他们十几人则靠双脚走路。

    一路上,除了李建设他们几位男同志不时向许言森打听情况,王春丽也寻找机会与许言森说话,如此明显的动作,让后加入进来的两位女知青也忍不住对她投以异色,虽说许言森外表气质都出众让人心生好感,但连她们都明显感觉到许言森对她的不耐烦,不过是修养好没当场发作出来,对于看不懂人脸色的人,有多少人会喜欢的?

    “什么?”王春丽的声音突然拔高,将其他说话的知青吓了一跳,都向她看去,她自己却毫无所觉,兀自用尖锐的声音叫道,“居然有人将许同志你的工农兵大学名额抢去了?许同志你太好说话了,可也不能放过这样的卑鄙小人,就应该发动群众检举揭发这样的小人!”

    姚海波猛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多嘴,并抱歉地看了下许言森。

    刚刚不过是其他人问起这边的情况和有没有回去的机会时,他说了几种情况,说到推荐工农兵大学名额时就顺嘴把许言森的情况说了。

    许言森冷着脸严肃道:“王春丽同志,我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再说我不觉得在农村就比工农兵大学做的贡献少,国家需要我们在什么岗位,我们就踏实地待在什么岗位。大叔,我来帮你赶车吧?!彼底啪痛筇げ酵懊孀呷?,将老乡换出来,老乡跟他也认识,笑呵呵地让了。

    王春丽脸涨得通通红,她好心好意为许言森抱不平,许言森却丝毫不感激。一转头就看到跟杨虹交头接耳说话的袁珊珊,立刻就迁怒上了,都是袁珊珊的错,她跟杨虹两人肯定在笑话她,因而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袁卫彬正好看到,跟小兽似的同样瞪了回去,这坏女人莫名其妙!

    有过这么一出,路上总算安静了许多,大家也觉得耳朵轻松了不少,不过刚从火车上下来,夜里在车上不可能睡得好,现在又长途跋涉,很快就又累又饿又渴,好几个知青的速度慢了下来,包括王春丽,许言森依旧赶着牛车走在前面,渐渐的与后面拉开了些距离。

    王春丽多么希望许言森能回到看她一眼,最好能让她搭下便车,可那人却与老乡边走边交谈,就是回头那目光也没落到她身上,让她咬咬嘴唇,又不好意思主动要求,毕竟她向来以自己的出身骄傲,此时又怎能承认自己吃不了苦头?

    她愤愤地朝袁珊珊看去,原以为袁珊珊会比她还不如,不料却看到袁珊珊还有力气拉着她弟和杨虹走路,不时还给他们喂水给吃的,让她不敢相信的同时又更加妒忌,心里觉得袁珊珊是故意强撑着做给别人看的,所以她也无论如何不能输。

    如果袁珊珊知道她想法,只能回她三字,想太多。

    “同志们加快速度,这里山路比较多,天黑下来路上不安全,争取天黑之前把大家安顿好!”许言森看大部分人状态都不好,在前面大声提醒道。

    目光从袁珊珊身上扫过,帽子早摘了,纱布很明显,他倒没想到袁珊珊速度一点没被落下。

    “娘喂,许哥你别吓唬我们啊,难道这山里还有狼不成?”男知青熟悉得很快,由许同志变成了许哥,跟着姚海波叫的,亲近。

    姚海波哈哈笑道:“狼在深山里呢,不过这外面蛇鼠虫蚁总会少不了的?!?br />
    这话一出,刚刚警惕地看向四周的几位女知青,包括杨虹在内都尖叫着往旁边一跳,袁珊珊就挨在旁边,杨虹那架式,恨不得将整个人挂在袁珊珊身上了。

    袁卫彬也吓了一跳,不过他没叫,也没躲,而是想到如今家里就他一个男子汉跟在姐身边,所以他必须勇敢,才能?;に?。

    “哈哈,你们别听小姚同志胡说八道,这些道都是大家常走的,没那些东西,天黑之前回去就可以了?!崩舷缗牧艘患且2ǖ谋?,笑着解释。

    “吓死我了,姚海波,我要吓死了,绝对饶不过你!”杨虹气得骂道,拍拍心口,被吓过后感觉浑身发软了。

    “对不住,对不??!”姚海波显然也没想到一句玩笑,将几位女知青吓到这程度,“你们放心,就算有东西出来,我宁可自己被咬也会?;つ忝堑??!?br />
    “呸!”杨虹没好气地啐了一口,这人会不会说话?

    姚海波又凑趣说了些笑话调节气氛,并送上自己让杨虹骂几声,这才让大家暂时抛开山路的可怕,不过明显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不敢真拖到天黑下来,跑不动也咬牙坚持迈开双腿。

    如是这般,天黑下来之前,他们终于赶到目的地,由各村的大队干部和知青将人领回去,最后一站便是袁珊珊所在的坡头村,七沟村倒在前面一些,许言森和姚海波将杨虹送到当地知青手上时,杨虹眼泪汪汪地抓住袁珊珊的手,不舍地说一定会到青头坡看她的。

    坡头村位于山脚下,天色已暗,可以看到一座山峰横卧在村子后面,山坡上修建了一些梯田,再往后也是连绵的山峰,墨绿一片,看着怪瘆人,袁卫彬不由贴近他姐,生活在城里的他从来没面对过这样的环境,那墨绿的山里仿佛藏着凶猛的野兽,随时会跑出来伤人性命。

    袁珊珊的观感正好相反,之前不知,现在看了倒有几分喜欢,别人不能适应,这里对她来说却能如鱼入水,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林,就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宝库,让她再不担心,会养不活自己和袁卫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