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章

    远远的,可以看到通向村子的小路上站着三个身影,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马灯。

    看到牛车和人,他们那边也有声音响起:“来了,路口过来的肯定就是他们了,过去迎迎他们?!钡鹊浇?,一看打头的还是老熟人,“老许,我原就在想着是不是你领人过来,一看还真是,这天黑了,今晚上就在我们这边凑合一晚,明早再回去吧,海波也是?!?br />
    许言森跟姚海波以及老乡商量了一下,同意了他这建议,夏收已经过去,可以稍微轻松一下,不用急着往回赶,许言森也想着要将袁家姐弟俩安顿好,他才能安心回去。

    “好吧,听你的,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许言森转过身,为袁珊珊姐弟与王春丽以及另一位男知青刘志诚,介绍这几人的身份,其中年轻的男女就是坡头村的知青,分别是赵洪军和孟佳华,另一位老乡是坡头村的大队长郑常有郑同志。

    郑常有是典型的庄稼汉,约莫五十多岁的样子,打量了一眼这次过来的知青,显然有些不满意,只有一个勉强属于成年劳力的男知青不说,还有两个看着就不像吃得了苦头的女知青,以及一个半大孩子,不过这是上面硬派下来的任务,他身为大队长也只得将人收下,摆摆手说:“废话不用说了,这一路走过来不轻松,赶紧的回知青点休息一下,洪军,走,带他们回去,看你们安顿好我也回去吃晚饭?!?br />
    “好,走吧?!闭院榫α诵?,帮着一起赶牛车,路上也说到了许言森工农兵大学名额旁落的事,替他惋惜,显然这一消息早在这十里八乡传开了。

    因为知道有女知青过来,孟佳华作为坡头村的女知青代表才特地一起等在这儿的,与这个年代特有的绑两根辫子搭两肩上不同,孟佳华是齐耳短发,显得爽利得很,因时常劳作,肤色也比袁珊珊和王春丽黑了些,一笑便露出一口白牙:“这一路上辛苦了吧,等到了知青点洗漱一下,再睡上一觉就好了,知道你们要过来,所以带你们的晚饭一起做了?!?br />
    王春丽有气无力,她哪里想得到路上要走这么长时间,而且山路狭窄又不是平地,到了后面她几乎是抓着牛车车板被半拖着过来的,两条腿简直不像自己的了,所以现在就算有心想跟孟佳华套套近乎,也有心无力了。

    袁珊珊虽然脑袋上绑着纱布,却比王春丽精神状态好多了,一路走过来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孟姐,现在咱们点上有多少知青???我们过来还住得开吗?”

    路上抹不开脸跟许言森打听这里的情况,她情况比较特殊,有弟弟要照顾,所以如果能够单独住的话那就更好了,就是她自己要做什么事,单独开个小灶,也会方便许多。

    孟佳华也好奇地多看了她几眼,又看了眼紧跟着她的少年:“刚刚听名字,你们都姓袁,你们这是……”

    “彬彬是我弟弟,家人都不在城里了,所以只好让他跟我一起来了,要是分到其他地方,他年纪小我也不能放心?!痹荷航馐偷?。

    孟佳华笑笑,没对姐弟俩一起C队发表什么看法,只有王春丽用鼻子哼一声,如果她现在还有余力的话,袁珊珊相信她肯定要把袁家的事情说出来,当然也可能等到了知青点,人多的时候再选择说出来,那效果会更好。

    孟佳华眼睛闪了闪,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名堂,看来这一次过来的两个女知青不会太安静,心里的想法却没流露出来,笑着为袁珊珊解答刚刚的问题:“我们知青院里现在有七个知青,四男三女,不过加上你们,现在就是有十一人了,你们放心,大队里给我们安排的知青院宽敞得很,完全住得开?!?br />
    孟佳华又说了一些其他的琐事,这就到了村里的知青院,在外面看着是座大院子,院墙是用泥坯砌成,院门也大敞着,赵洪军在外面就叫起来:“快出来帮忙,新的知青来了,还有许言森和姚海波也一起过来了?!?br />
    原本里面的声音因为外面的动静而消了下去,可赵洪军的话刚说完,里面就传来“塔塔”的脚步声,好几个人向外面走来,这边赵洪军他们将牛车就停在院门外。

    赵洪军也坏,朝姚海波挤眉弄眼,看他的法子奏效吧,只要报出老许的名字,里面绝对会有人出来搭把手,这两年不比早几年了,那时有新知青过来,大家还是很热情地帮忙。

    孟佳华也低声对袁珊珊说:“老许在我们这片知青里还是很有人气的,别说,他长得真俊,要不是你孟姐我早有对象了,这样的男人,我也乐意跟他多说几句话啊?!彼底啪托ζ鹄?。

    袁卫彬差点笑起来,显然没想到这位大姐如此大胆又风趣。袁珊珊瞥了眼那头露出无奈之色的许言森,用软糯的声音低低的说了几个字:“这叫秀色可餐?!?br />
    “噗!哈哈……”孟佳华一个没忍住喷笑起来,原以为是个害羞的小姑娘,没想到人不可貌相,这小姑娘胆子可够大的,幸好只有她,哦,应该还有袁卫彬弟弟听到了,否则非得让老许闹个大红脸。

    发现前面以及从院子里出来的知青都朝她看来,孟佳华忙收声,闷咳了两声,用手捂嘴朝袁珊珊说:“你也不差,以后咱这院子里就有眼福了?!?br />
    美,是不分性别的,只要是美人,她都欣赏。

    袁珊珊摸摸自己的脸,要说她现在这张脸蛋,的确不差的,否则哪会被曹志虎纠缠。

    孟佳华对这小姑娘真心喜欢起来,虽说有个拖后腿的年少的弟弟,但这也让她想起自己家里的幼弟,看袁卫彬忐忑的模样,这心就不由软了几分,要不是没办法,这年纪的孩子又怎会跑到农村C队来着?而是应该长在父母膝下。

    “走,你的行李是哪些,我带你们姐弟俩进去收拾?!泵霞鸦?。

    袁珊珊带着弟弟赶紧走过去,自己的行李总不能让别人出力搬,老实说她带的行李可真不轻。刚走到牛车旁,就看到许言森正朝她的一个蛇皮袋伸手过去,忙说:“我来我来,许大哥你搬其他的吧,这袋子我来拎,彬彬,快来?!?br />
    她说慢了一拍,许言森已经抓着袋子提了起来,可这一提就发现问题了,这袋子可真沉,可紧接着袋子就被袁珊珊给抢了回去,又顺手提了两床捆得结实的棉被,表情显得十分轻松,如果不是刚提了一下,他还以为没多少份量的。

    许言森微皱了眉问:“你这蛇皮袋里装了什么,这么沉?”

    袁珊珊这袋子一路上就没过别人的手,这时候许言森问起,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说:“是我跟彬彬的一些课本,想着闲暇的时候功课不能丢下了,彬彬这年纪原本就该在学校念书的?!?br />
    这是借口也是事实,她从后世过来,当然知道没几年就要恢复高考,所以怎会真将时间浪费在农村里,这几年时她不仅自己要将学业捡起来,还要负责督促袁卫彬,所以收拾了不少书带过来。

    许言森没说什么,只是跟孟佳华一样,都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那蛇皮袋,只是有一个刚从院里走出来的女知青,听到这话嗤笑道:“刚来农村里谁不是这模样,等着吧,用不了一月半月,这课本就不知被丢进了哪个角落,或者被用来灶堂里点火了,既然来C队了,就少惦记着以前城里的学校生活,跟我们一样老实在地里刨食吧?!?br />
    嘲讽声十分刺耳,但也让许言森这些在农村待了不少年头的知青无话反驳,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袁珊珊看过去,是个身形高挑瘦削的女知青。

    孟佳华心里叹了口气,笑着说:“这是唐芸唐大姐,她就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要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别往心里去?!?br />
    有两个大院里出来的知青撇嘴,显然不同意孟佳华的说法,而站在院门口的唐芸直接嗤笑一声,声音很响,转身就往院里走,并说:“孟佳华,不用你帮我说好话,我是什么样的人,也用不着你们评说?!毕缘檬旨馊?。

    孟佳华摇摇头,也无法再解释什么,等袁珊珊他们住久了,便知唐芸是什么样的人。

    许言森对唐芸的尖酸刻薄性子也有所耳闻,不过因为是女知青,无法多说什么,朝袁珊珊姐弟俩看了一眼,这下,果真看到她非常轻松地提着行李,诧异地挑了下眉,这丫头什么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了?

    就是他做惯了农活,力气不算小了,可不觉得那袋子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