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章

    其实不止袁珊珊,其他下乡来的知青,行李里多少也夹带了几本书,仿佛这样就有了一个念想与寄托,将来还能回到他们的城市里去。

    被唐芸吃了枪子药一般的嘲讽后,新来的知青心里又多了份忐忑,在赵洪军和孟佳华的努力调节下气氛才稍好些,很快他们的行李便被搬到安排好的房间里。

    袁卫彬自然跟男知青住一边,袁珊珊则跟王春丽一个房间,这其实是一个大房间隔成的两个单间,每个单间里正好放置了两张床,简陋的木板床明显不是新的,应该是以前的知青用过来。

    王春丽不愿意跟袁珊珊住一间房,可这时候她就是想抗议也没人有空理睬,一部分知青帮着他们整顿,一部分知青则准备着开饭,又要招呼郑大队长和许言森他们,知青院子里闹哄哄的,王春丽只能先狠狠剜了袁珊珊几眼。

    袁珊珊哪里顾得了这个头脑拎不清的人,将自己行李放下后就提着袁卫彬的那部分,领着他先将他的床铺安顿好,并安慰道:“先暂时将就着住,等姐摸清这里的情况后再看有没有机会,咱们姐弟俩单独住,反正就隔了一个院子,你门都不用开,在窗口叫一声我对面就能听到,对其他男知青,嘴巴勤快一点,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们,这里不比家里了,咱们都要从头开始,知道吗?”

    “姐,我知道了,我听你的?!备崭侦话驳脑辣?,一听姐要想办法单独住出去,不禁有些雀跃起来。

    刚好许言森帮另一位男知青的行李送进去,没看到袁卫彬,准备出来看看,迎面走过来便听到了袁珊珊的话,微皱了下眉说:“你想带小彬搬出去单独???”

    不是他不看好这姐弟俩,你看,一个受了伤,看上去也是娇弱单薄的样子,另一个,不过半大孩子,住在知青院里大家也好有个照应,搬出去可不同了。

    “许大哥……”袁卫彬吓一跳,听到他的声音才看到前面站了个大高个,下意识地就要低头认错。

    袁珊珊心说,她不搬出去怎么好施展自己的养家计划?住在这里靠他们姐弟俩分到的粮食,肚子都吃不饱的,两人又是长身体阶段,自己的异能也会让她的胃口变大,想想就凄惨。

    “许大哥,我是有这个想法,这里有方便的也有不方便的,虽说住同一个院子里,可我对彬彬肯定没法照顾周全,而且他刚初中毕业,我不想让他的功课落下,有单独的地方可以慢慢带着他学高中课本,否则在这里待上几年,以后就算有机会回去,彬彬他的学业也耽搁下来了?!痹荷号Φ匮罢医杩?,虽说课业是一部分目的,但更重要的,是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在末世里为口吃的已经够辛苦了,跑来这个没有污染的世界,还能让自己饿肚子?

    但对着许言森,不仅袁卫彬发沭,就是她自己也有些心虚,心虚得她都有些唾弃自己,一个普通人还能有自己异能者来得气场强大?

    可许言森不知道她心里这番想法,只是意外地看了眼面前的少女,以前他对这对姐弟俩印象不深,毕竟他是男的,自然是找袁卫国一起玩耍,袁珊珊又很懂事,不是上学就是带着袁卫彬这个年幼的弟弟。

    现在听了她的话,处处为袁卫彬着想,许言森不得不说,她是个好姐姐,并没有因为袁卫彬的亲妈而对他有疏离生怨,就脑袋上顶的伤也是因为这弟弟,自己如果再揪着不放,反而显得自己比袁珊珊一个女人还心胸狭窄了。

    因为袁珊珊的顾虑有道理,各村的知青院里其实也不太平,要让那些老大哥平时照顾袁卫彬一个半大孩子,只怕有时候也是有心无力,不可能事事有亲姐考虑得周全。

    “你们先住下,这事我找老赵问问看,孟大姐人也不错,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找她帮忙?!弊芴謇此?,坡头村的环境不算太糟糕,至少大队长和大队支书,做事情还是比较讲究的。

    “也好,那多谢许大哥了,我先帮彬彬铺床?!痹荷盒睦镆幌?,有熟人帮忙比自己两眼一抹黑来得便利。

    “我一起来,小彬,走,看看你住的房间?!毙硌粤址畔滦┬斫榛?,拍拍袁卫彬的肩推着他往前走,大长腿一步跨出去,袁卫彬得紧着点才能跟上。

    “老许,你动作快点啊,快开饭了,有什么事等吃了饭后再忙?!绷硪槐哂心兄嘟械?。

    “知道了,就来?!毙硌陨潜甙诎谑?。

    王春丽站在房间门口,咬着牙怒瞪着袁珊珊的背影,这贱人,生得一副狐媚样,一来又勾引起许言森了。

    这边的房间结构跟袁珊珊那边一样,据许言森介绍,起初大家是挤在一个屋里的,不过时间长了,大家还是需要相对独立的私人空间,所以这大房间便隔成了两间,这山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木料。

    跟袁卫彬同房间的就是同来的男知青刘志诚,看着也是个挺实诚的青年,不过就是不敢多看袁珊珊,否则就要脸红,好在房间里只点了煤油灯,昏黄的灯光也照不出来。

    三人先一起动手将床铺起来,其他的等明天再整理也不迟,晚上却是要睡觉的,不过天热,这床上草席一扔也可以将就一晚上了,许言还是替他们将捆得结结实实的被子给拆开放床上:“白天虽热,可夜里山里温度会下降不少,别贪凉不盖被子,帐子等吃了晚饭再撑起来,这里蚊子太多?!?br />
    “开饭了!”

    院子里谁喊了一嗓子,许言森挥挥手说:“走,去洗把脸先吃饭,晚了可得饿肚子了?!?br />
    正说着,袁珊珊姐弟俩同时肚子发出咕噜声,这声音听得许言森一愣,袁珊珊还没不自在,他先扭过头去不看这丫头了。

    还是刘志诚实诚,憨厚一乐:“别说,我也饿得慌呢,赶紧去吃,今天一天都在路上,哪里吃得了什么东西?!?br />
    袁珊珊姐弟俩面面相觑,赶紧找出脸盆毛巾出去,后面许言森和刘志诚才有说有笑地跟着上来。

    水缸就在院子里,晒了一天水温不低,温温的洗着正舒服,许言森也就着袁卫彬的脸盆洗了一下。袁珊珊起身将用过的脏水倒在墙根专门倒水的地方,就听到一女知青在旁走过时嘀咕了一句:“一来就用这么多水,当水是那么好挑的?”

    得,用完后还得赶紧给添上,集体生活并不是那么理想和谐的。

    院子里摆好了两张桌子,饭菜已经端上了桌子,孟佳华看到袁珊珊姐弟,叫他们赶紧过来坐下。

    主食是掺了杂粮的红薯饭,菜倒是有好几样蔬菜,虽然是晚上,袁珊珊也看到这院子里拾掇出块地,用来种菜,但不见一点荤腥,不过谁也没挑剔,盛了饭就闷头吃了起来。

    吃了一半肚子不是那空得慌,赵洪军作为这里知青的代表,发言:“今晚一顿算是我们这些老知青请你们新来的吃的一顿,明天大队里会先给你们预支一部分粮食,等挣了工分再还上,以后不管是跟大伙儿一起吃还是单独开伙,都可以。每一年都是这么过来的,等到明天你们也是老知青了?!?br />
    “原来是这样,应该的,应该的,我们刚来,什么也不懂,多谢赵同志和各位对我们的照顾了?!蓖醮豪龈辖舯硖?。

    袁珊珊和刘志诚也表态,袁卫彬的意见,大家知道他和袁珊珊的关系后,就权当由袁珊珊代表了??醋耪庑『?,其实赵洪军也愁人,农村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是大半个劳力了,可城里的不一样,下地能干多少活,充其量算半个劳力吧,这挣的工分还不知道够不够自己吃的,不过冲着老许跟他们的关系,他也不能不照看着点。

    赵洪军又说:“郑大队长走的时候说了,留一天时间给你们适应休息一下,后天就得跟我们一起下地干活了,夏收刚结束,这地里该种的也应该种起来?!?br />
    袁珊珊盛了第二碗饭,锅里就见了底了,后面走过来的苏凤林一看锅里的情形,顿时黑了脸:“也不怕吃撑了,不是自己的粮食就可尽着吃了是吧?!?br />
    袁珊珊一听这声音,正是之前听到的嘀咕他们用水的知青,这名字还是刚饭桌上孟佳华介绍了记住的,可即便她这么说,袁珊珊也没将碗里的饭倒回去,淡定地端着碗走了出去,回到座位上,将碗里的饭分了一半给袁卫彬,这小孩,不好意思多吃一口呢。

    “姐……”袁卫彬小心地看了眼其他人的脸色,他听到厨房里的声音了,现在还在大声嚷嚷呢。

    “吃吧,要吃不完就给姐?!痹荷夯咕醯蒙倌?,反正苏凤林又没指名点姓地骂,她又何必上赶着承认。就这一碗半饭,她还没能吃饱,幸好还有干粮,等会儿回房接着啃。

    袁卫彬不说了,许言森也刚添过饭,嘴角勾了勾,他之前还担心这丫头脸皮薄,再度让他意外,不过在知青院里过日子,脸皮有时候就该厚一点,才少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