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章

    郑家。

    郑常有回到家,也一家人吃上饭了,饭桌上除了他婆娘罗婶,就只有老大家的两个孩子,人口倒也简单。

    郑常有有两子一女,大儿子早在村里成了家并且分了出去,不过孩子常住这边送,这样自家的口粮就节省下来了,老两口不是看不出儿媳的小算计,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罢了。女儿嫁到了邻村,就只有小儿子还没成家,不过他人在部队里,夫妻俩就是着急也没办法,还是儿子的前程重要,就是相看也得等儿子回来。

    罗婶一边看顾孙子孙女吃饭,一边问:“这回来的知青怎样?这城里的娃儿一年年的往下面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到最后还不是从我们嘴里抠出粮食养活他们?!?br />
    坡头村的地有限的,一年到头地里就出那么些粮食,这年头都吃大锅饭,按人头和工分平摊,所以总量没涨上去,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就只能减少,可不就是靠他们这些农村人养活这些城里娃,没他们来的时候这地里的活也不见得干不完。

    郑常有身为大队长瞪了婆娘一眼,说:“别胡咧咧了,这话是你我能说的吗?有孩子在,别出去瞎嚷嚷,你嫌自家的日子过得太舒心是不是?”虽是大实话,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这大队长还是知道的,这是国家的政策,人家城里娃也不一定愿意离乡背井地来到这山沟沟里。

    罗婶撇嘴,到底没再说这样的话,不过是这几年这些知青在十里八乡闹出了一些事情,才让她有些抱怨。想想第一批城里知青到他们坡头村里,那时可热闹了,几乎整个村子出动去看城里娃,时间一长就不再稀罕了,瞧这回,连村里的孩子都没去凑热闹,当然也跟天晚了有关系。

    郑常有也只是多嘴一提,自家婆娘在村里不是多么碎嘴的人,相比起支书家的情况,他这里清静多了,于是不等她再问,主动说起这次知青的情况,在外面没流露出来,自家人面前可以畅所欲言了:“你别说,这些城里娃也不容易,这回过来的一个男娃还是个孩子呢,家里没人了,所以跟着他姐一起到咱村里C队来了,这要是自家的孩子,你能不心疼?可心疼归心疼,算工分的时候肯定不会多,正在长身体的男娃,就那点粮肯定吃不饱,这男娃的爹妈知道了,不知心里多难受呢?!?br />
    这么一说罗婶也唏嘘,毕竟自己也是有孩子的,由己及人,谁家做长辈的不心疼自己孩子。

    “算了,要是不多事,你就多照顾着点吧?!?br />
    这不是他一个大队长能做决定的,得看大家的意见,好在这回的另一个男知青,看着是个老实本分的,就是那男娃的姐姐,要说缺点,就是长得太好了,放到农村里来反而不是件好事,就算女娃自己不主动招惹人,可也有人上赶着。

    吃完了饭,郑常有揣着小本本去支部家谈事情,这工分的分配,还有粮食的预支,把人放在哪个队里,都得商量一下尽快安排好,后天就得上工。

    知青院,袁珊珊和刘志诚找上赵洪军与孟佳华,说明早他们会主动挑水补上,今晚要多用些水洗漱,袁珊珊没想到刘志诚也会来说这件事,原以为就她一人听到苏凤林的抱怨。

    赵洪军和孟佳华互相看了一眼,这肯定是哪个知青背后嘀咕了什么,赵洪军笑道:“本来就为你们准备了的,你们尽管用,挑水的事,咱们有统一安排的?!?br />
    袁珊珊和刘志诚松了口气,这天要是不洗干净了,身上真的要臭不可闻了。

    袁珊珊姐弟俩总算能洗个痛快,将脑袋上的纱布也给拆了,药洗净,在许言森不放心要领她去乡卫生院的时候,就将头发撩起,身为异能者,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袁珊珊没多想,只是让许言森看看她的伤口恢复程度,连药都不用上,可对后者而言,猛的一个脑袋送到自己面前,鼻间充盈的都是股淡淡的香皂味,连忙往后退开两步,不自在地移开眼睛:“咳,灯光太暗,还是明早再看吧,暂时只要没发炎就没事?!?br />
    虽然只是瞥了一眼,灯光又昏黄,但还是能看到那光洁的脑门上带着浅粉的白皙肌肤,没有丝毫发炎的症状,这让他放心不少。

    “收拾好就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早再说?!彼盗艘痪?,许言森赶紧转身离开了,脚步有些匆忙,这个在他印象里追在他跟袁卫国身后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

    今晚他决定跟袁卫彬挤一张床上,快到那房间门口时,脚步又转了一个方向,去找赵洪军说点事。

    袁珊珊没察觉异样,不拉着她看医生就行,不过心里生出了跟袁卫彬一样的想法,这许言森真是好人啊,竟没因为许家的事迁怒他们姐弟,不过那个工农兵大学名额旁落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受家庭的影响吧?白天没多想,晚上这念头冒出来,袁珊珊才后知后觉地有了这一认知,这得有多迟钝?

    袁珊珊拍拍脑门,这可怎办?她虽然看不上眼这工农兵大学,可事实是在这个年代,能够得到这样的名额,是多么骄傲光荣的一件事,特别是对于下乡C队的知青来说,得到这个名额可就从此脱离农村海阔天空了。

    她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跟许言森谈谈?让他放弃这个工农兵大学?因为过几年会恢复高考,靠真本事考出来的大学生可比那玩意儿实在多了,要知道高考恢复后,这工农兵大学生的名声实在不怎样。

    一边懊恼一边来到对面房间门口,朝里面喊:“彬彬,休息了吗?”

    声音刚落,袁卫彬就打开门走了出来,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姐:“姐,我还没睡?!?br />
    袁珊珊摸摸小少年的脑袋:“我就不进去了,火车上没睡好,今晚早点睡,踏实地跟姐在这儿住下来?!?br />
    袁卫彬用力点点头,跟另一个陌生人一个屋,他其实很不习惯,可因为家里的事他不能再任性下去,不要让姐姐总为她担心,之前已经受过一回伤了:“姐你也早点睡?!?br />
    袁珊珊满意地将他往里推了推:“回吧,我也回屋了?!?br />
    看着袁卫彬回后,袁珊珊才离开。

    同屋的王春丽看到她回来,用力冷哼了一声,袁珊珊充耳不闻,钻进了自己的帐子里,拍拍枕头就躺下了,一旁的王春丽不解气地弄出不少声音,可对袁珊珊却发挥不了任何作用,她可是能在被丧尸包围的情况下也迅速入睡的,否则在末世里哪有体力支撑自己继续跟丧尸战斗?

    王春丽今晚不是不想在饭桌上将袁家的事情捅出来的,可她又不想给许言森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反正机会多的是,她就不信袁珊珊能靠着一张脸骗住所有人。

    以往她虽自得自己的出身,根红苗正的工人阶段家庭,却被袁珊珊压了一头,因为袁家可是干部家庭,知道袁父被抓后,她欣喜若狂,要她说,就袁珊珊那狐媚样,早该抓去游、行批、斗了,跟着这样的人一起下乡C队,她觉得对自己的身份都是种污辱,凭什么她一个反动分子跟自己一个待遇?

    最后又忍不住想起同在知青院里的许言森,忍不住羞红了脸,觉得自己这样的出身才配得上跟许言森成为志同道合的革命同志,许言森肯定不知道袁家现在的成分,只不过看在跟袁家大哥相识的份上才会对袁珊珊姐弟照顾一二,不行,许言森心善,她却不能让他被袁珊珊蒙骗利用了,她得找个机会提醒许言森,尽快跟袁珊珊这种反动分子划清界限,免得被连累了。

    袁珊珊可不知同屋的王春丽的想法,一夜无梦,连丧尸异兽都没梦到一只,一觉醒到天蒙蒙亮,精神好极了,越发满意这里的环境。

    轻手轻脚地起了床,打开门走出去,她得兑现自己的诺言,将水缸里的水挑满,省得被人说嘴。

    刚洗漱完就看到对面屋里的许言森也走了出来,袁珊珊无声地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许言森因为要赶早回去,所以起得特别早,没想到袁珊珊起得比他还早,要知道这个时节天亮得早。

    袁珊珊打过招呼后,就找来水桶和扁担,准备出门挑水去。

    “等等?!焙竺娴男硌陨棺派ぷ咏腥?,袁珊珊停下,转身看向他,许言森快走几步,到她面前低声说,“你知道在哪里挑水?还有挑水可不是件省力的事?!?br />
    “没事,”袁珊珊心大得很,“我昨晚问过赵大哥了,他给指了个方向,我实在找不到,路上看到人就问呗。许大哥,还有些水够洗脸刷牙的,你先洗漱吧,等下我有事跟许大哥你说?!?br />
    摆摆说就提着桶跟扁担出去了,让许言森想说什么也没法说出来了,算了,就让她试试吧,试过就知道该不该逞能了,不过对于袁珊珊这么快就融入知青院的集体生活挺满意,一个手脚勤快的人,不会招所有人的讨厌。

    至于想得到所有人的喜欢,他自问没有人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