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章

    许言森不太放心,决定动作快点,待会儿出去看看。

    虽然昨晚见识过袁珊珊的力气,但谁让她那副面孔太有欺骗性。

    袁珊珊轻松地拎着两只份量不轻的木桶,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清晨山村里的空气特别清新,呼吸一口,带着些微的凉意,能让人从头爽到脚后跟。

    村后那一座座山头上,经过一夜都被一层雾气笼罩,直到太阳升起才会渐渐散去,在太阳初升起的那一刻,白雾为橘色的光线熏染,才是乡间景致最美的时候。

    有不少人家已经有了动静,大部分村民勤劳得很,早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村里用水是从山里流出来的山泉,在山脚下汇聚成一条河流,供应了周边好几个村子。虽然昨晚赵洪军只指了一个大概的方向,不过顺着小路走过去,没多久就听到了水流的声响,也见到了挑水的人影。

    挑水的汉子看到有其他人时没在意,可等到人走近了一瞧,吓了一跳,山里一直流传着各种精精怪怪的传说,这冷不丁的看到一个貌美的小姑娘,差点以为碰上了山里的精怪。

    袁珊珊先主动打了招呼:“大叔也这么早来挑水啊,我是昨晚来的知青,我姓袁?!?br />
    大叔心里呵呵一乐,可不是,咋就忘了新来的知青呢:“原来是小袁啊,这是第一次挑水吧,少挑点?!毕氲背?,城里的娃挑个水都闹出不少笑话,所以大叔善意地提醒一声。

    “哎,知道了?!痹荷和纯煊ο?,至于会不会照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大叔也就放心走了,没一会儿看到另一个匆匆往这里走的身影,这下更不用担心了,这新来的女娃瞧着就是个勤快的,不招人厌。

    河水非常清澈,袁珊珊忍不住用手捧了喝了一口,还带着一股甘甜的味道,真好。

    许言森赶到时,就看到袁珊珊已经担起两桶水,脚下稳稳地向他走来,桶算不得特别大但也不小,就是跟袁珊珊的身形相比,还是让人看得忍不住捏把汗。

    “咦?许大哥你怎来了?”袁珊珊可不知别人的担心,轻松地说着话。

    “换我来挑吧?!毙硌陨焓窒虢庸?。

    袁珊珊脚下一晃就避了开去,桶里的水却稳稳的,没一滴洒出来,嘴里说着:“不用,许大哥今天就要回去了,总不能以后也让许大哥赶过来帮我挑吧,许大哥你不用担心,我的力气大得很?!?br />
    许言森不得不承认,袁珊珊说得有道理,帮人只能帮一时,还得自己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于是不再强求,走在一旁看着,如果袁珊珊吃不消再接过来就是,一边跟袁珊珊说话:“你要跟我说什么?”

    袁珊珊抿了抿唇:“许大哥,你那个名额,是不是因为许伯伯的缘故才没的?”

    许言森看了她一眼,没回答,但袁珊珊知道,这是表示承认了。

    “许大哥,是我们袁家连累了许大哥你?!?br />
    昨天之前的些许怨气,在见到袁家姐弟的情况时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许言森微微一笑:“我爸早就料到会有不好的一天,再说你们袁家也不比我们家好多少,你跟小彬不用往心里去,否则卫国要知道我在这里,没有照顾你们姐弟俩,他肯定饶不过我?!?br />
    袁珊珊抬头认真看了眼许言森,看到他眼里真的没有芥蒂,再度觉得这是个好人。

    路上没有其他人,袁珊珊说话就少了顾忌:“许大哥,虽说丢了工农兵大学名额有些遗憾,可也许过几年说不定能成为好事,许大哥你说,我们国家会一直靠这种推荐的方法上大学吗?那些推荐上去的人真的有真材实学?上面的人不可能看不到这种情况,也许过几年就能恢复高考了,到时许大哥靠自己本事考上大学,不比那种推荐的工农兵大学生更有底气?”

    袁珊珊说出这番话费了不少脑子,她恨不得直接告诉许言森,不是也许,是真的会恢复高考,□□也会彻底破灭,这段艰难的岁月会很快结束,随后这个国家会大踏步往前发展。

    她边说边担着水往前走,好一会儿身边没有声音,往后一看,许言森居然掉队了,傻傻地站在那里。

    许言森是真的听傻掉了,平时知青里有不少声音,有对未来乐观的,可持悲观态度的占了多数,他也曾暗暗期盼过,国家能恢复正常秩序,但家里的事情让他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大踏步赶上袁珊珊,看向她的眼睛里多了几丝亮光:“珊珊你说的是真的?是你自己的猜测还是袁叔叔跟你说的?”

    袁父的确抱怨过如今干实事的人没多少,许多真正有能力的人反而成了被打击的对象,袁父小心翼翼地做事,就是觉得这些人总有一天会有用武之地。

    虽然袁父这样坚信着,但也不知道这段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更没在袁珊珊他们面前提过恢复高考的事,不过袁珊珊不介意借用下袁父的名义:“我爸一直觉得,我们国家不会就这样下去的,将来恢复了,还是需要真材实料的人?!庇峙滦硌陨诖?,补充道,“不过天亮之前会有段最黑暗的时候,有些人可能会变得更加疯狂?!?br />
    许言森的激动心情稍稍平息了一下,难道说现在就是段最黑暗的时候,所以自家和袁家才会在这关头遭了难?

    许言森深深看了眼袁珊珊,接下来两人没再说话,一起闷头赶路,可许言森这心里暂时是无法平静的,以他所接触到的信息,又怎会不知一些工农兵大学推荐名额怎么来的,有的甚至只有小学文化水平,这样的人进了大学能学到什么东西?以后国家能靠这些人搞建设?

    如果恢复高考的话,那他有信心凭自己本事考上去,这样的话,一个工农兵大学名额,确实没多大用处了。又想到他爸目前的情况,现在还不如踏实待在农村,去了其他地方反而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在这儿毕竟待了好些年,他总算还有些根基。

    等回过神来,他们快到知青院了,许言森忙看向袁珊珊和水桶,居然真的稳当当地挑回来了,许言森讶异地挑了下眉头。

    院子里,赵洪军和孟佳华也都起来了,原本他们想挑水来着,结果发现水桶不见了,院门也开着,知道有人去挑了。

    看到袁珊珊担着两桶水走进来,反而是许言森甩着手走在一边,这情形让两人看得一愣,心说这老许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

    许言森发现两人目光里无言的谴责,尴尬地摸摸鼻子,不知说什么好。

    孟佳华将手里的毛巾往肩上一搭,快步走过来:“哎哟,小袁啊,你咋起这么早?我来给你搭把手?!?br />
    袁珊珊乐呵呵地说:“不用了,都快到了,孟姐,你别小看我,我力气很大的?!?br />
    孟佳华半信半疑地看向水桶里的水,一点没洒出来,真的不是半路上有老许替手的?

    赵洪军走到许言森旁边,用胳膊捣捣他,低声说:“你就这样照顾人家小姑娘的?”还是说到了门口,怕被人说闲话才将担子交给小姑娘的?

    昨晚老许到他房间里,可是说了不少有关小袁姐弟俩的情况,就为了让他替他把人看好一点,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老许对异性同志这般热情的,说实话,他一直觉得这人比较冷情,偏偏他会做人,让人觉察不出来。

    许言森无话可说,那边孟佳华和袁珊珊,一人提起一只桶,将桶里的水往缸里倒,孟佳华留意着袁珊珊的动作,结果看到她一气呵成,动作利落干净得很,一点不像是第一次干这种活。

    孟佳华也倒好了将桶放下,笑道:“行啊小袁,看来你力气是不小,是接着挑还是我来?”

    “今天就我来挑吧?!?br />
    于是,袁珊珊来回三趟,总算将一个大水缸给装满了水,后面两回,许言森没再跟着,这下,赵洪军和孟佳华都相信了,第一趟许言森真的没有出手帮忙,而且,看袁珊珊第三趟挑回来依旧轻松的模样,不得不相信她的话了,就是赵洪军自己来,也做不到袁珊珊这般轻松的姿态,就算清晨也得大汗淋漓,这段路可不短,又不平整不好走。

    知青院里的人陆续都起来了,刘志诚惦记着早上起来挑水的,结果一看水缸里满满的,一问都是袁珊珊一个人挑的,顿觉惭愧不已,自己一个大男人竟不如女同志,主动承担了明天的挑水任务。

    袁卫彬知道这里不比家里,虽然因为火车上没休息好睡得沉,不过心里惦记着这里不是家里不可以赖床,所以也早早起来了,孟佳华已经做好了早饭,许言森和姚海波匆匆吃了几口,又被孟佳华塞了几块贴的饼子,就匆匆离开了,说改日再过来看大家。

    袁珊珊一早的表现,让几个知青对她印象都有些改观,原以为是个娇娇女,没想到是个勤快的能干活的。

    反而是另一个看着朴素得多的王春丽,反而是说得多做得少的,起得比袁卫彬一小孩还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