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0章

    知青到点必须跟村民们一起上工,出工才有工分,无故旷工不仅是不计工分的事,还得倒扣,请假也必须有正当理由,身体不舒服需由乡卫生院开具证明,最后由各队的队长同意。

    上工时间一到,村口的一口钟由大队长敲响,院子里的知青放下手里的活计,拿起放在门口的农具结伴出门而去。

    袁珊珊带着袁卫彬继续整理他们的行李,明天他们也得上工,趁今天休息的时候将该洗的洗了。袁卫彬换下来的衣服袁珊珊也让他自己洗着,没有全部将他的事情揽过来,这是有自己跟着的,否则的话什么事情还不得全由他自己来,袁珊珊虽继承了原身的感情,但与原身到底又有着很大的区别,不会对这个幼弟大包大揽。

    袁卫彬以前最多洗过自己的袜子罢了,现在当然知道比不得从前,埋头笨拙地洗起来,袁珊珊不时出声提醒一下,同样在整理行李的刘志诚偶尔用水路过,还笑着打趣了袁卫彬一下。

    王春丽端着一张脸,对袁家姐弟爱理不理的,留下的四人,她也就只能找刘志诚说话,可惜刘志诚也在忙活,不可能专门停下来跟她搭话,搞得她像是被孤立了似的,心里的不快便发泄在用水上,水缸里的水哗啦啦地往外倒,就连刘志诚走过时也多看了几眼。

    没多大会儿,水缸里的水就下去了一半,袁卫彬拧着小眉头不高兴,他知道缸里的水是他姐一早挑来的,这人用起来却一点不节省。

    袁珊珊没理王春丽,跟袁卫彬说:“等下衣服跟我一起到河边上过水?!?br />
    袁卫彬点点头,旁边王春丽不知怎的,用力将水瓢往水缸里一扔,转身就要说什么,这时,门口进来一位大婶,门外还有几个小孩的脑袋探来探去,跟瞧西洋景似的。

    进来的正是大队长的家属罗婶,爽利的笑声先响起:“你们就是昨晚上刚过来的知青吧,瞧瞧这年纪,大家都不容易,”罗婶的眼睛很利,刚进门就将之前的情形收在眼里,心里便有了自己的判断,“哦对了,我家那口子就是你们昨晚见过的,我娘家姓罗,你们叫我一声罗婶就是了?!?br />
    “原来是罗婶,彬彬,快给罗婶搬张凳子过来?!痹荷褐缆奚粽馐谴泶蠖映す吹?,起身便要招呼客人。

    罗婶摆摆手说:“你们忙,你们忙,我就是替我家那口子来说一下队里的安排,待会儿带你们去队里把预支的粮食给领回来,你们刚来我们坡头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张口问我?!?br />
    袁卫彬听了他姐的话,已经从堂屋里搬出一张长条凳,罗婶一看便知这小孩就是昨天孩子他爹提到的,跟村里长大的男娃到底不同,细皮嫩R的一看就是没干过农活的,长得比村里的大姑娘还要俊。

    那小姑娘肯定就是他姐姐了,她一早就听村里人来跟她八卦,新来的知青小姑娘,看着长得娇滴滴的,没想到是个干活利索的,一早上来回挑了三趟水,半滴没洒出来,这就是真本事??!就是他们农村人,也不敢说一路挑回家一滴不洒出来的。

    若只凭第一印象,罗婶也以为这姑娘会让她家那口子犯愁,现在却对这姑娘大好,勤快又能干的姑娘谁不喜欢,特别是小姑娘长得又好看,罗婶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她那小儿子。

    要是小儿子跟大儿子一样留在农村,她也不敢生出这样的念头,谁知道这些城里娃以后会不会回去?要是回去了儿子该怎办?可现在她小儿子在部队里当兵,听小儿子的语气还是很受上面看重,不会短时间内退伍回来的,所以她小儿子也是吃国家粮的,就算以后退伍也不会在农村安家落户了,她当然希望能找个跟小儿子相称的儿媳,要像大儿媳那样的,只会拖儿子后腿,那可坚决不行。

    心里起了这样的念头,罗婶脸上更是笑开了一朵花,抓住想要去给她倒水喝的袁珊珊:“别忙活,婶子就坐会儿,你们要是抽不出空,待会儿到婶子家叫我一声,反正粮食就在队里,什么时候去领都行?!?br />
    袁卫彬站在一旁眨巴着眼睛,这位大婶对他姐好像热情得过分。

    出来招呼客人的刘志诚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大队长的媳妇待他们这般客气热情,总归是件好事,所以还没等袁珊珊开口,刘志诚就说:“罗婶,我们的行李什么时候都能收拾,要不还是赶紧去大队里把事情给办好了吧,再认认人,明天也好一起跟着上工?!?br />
    罗婶说:“那这样吧,你们把衣服洗好了晾起来,再去婶子家叫一声,你们过衣服,就到那条河的下面……”罗婶给说了个方向,平时村里人洗衣服多数在那边,少有人在自家这么畅快用水的,所以第一眼便对另一个板着面孔的女知青印象不太好,当谁都欠了她钱似的,她们这样的老娘们,就喜欢小姑娘家笑嘻嘻的。

    “也好,我们很快会忙完的?!痹荷翰辉偻凭?,罗婶又拍拍她的白嫩的手,转身先回去了,外面还有两个她的孙子,也领着一起走了。

    按罗婶说的,袁珊珊带着袁卫彬一起去河边洗衣服,刘志诚见状也端了要洗的东西一起过去。

    王春丽没去,等他们从河边回来的时候,也没见王春丽的人。

    “也许她忙完了先自己过去了吧,要么我们别等她了?”刘志诚说。

    “好吧,要是她没去,我们帮着一起领回来就是了?!痹荷何匏降?,王春丽那点小伎俩,她其实真没放在眼里,就是原身,对这王春丽也没多深的印象。

    三人将院门带上,一起向大队长家里走去。

    路上碰到在地里干活的人,不知谁叫了一声,不少人朝他们方向看过来,大声说笑起来。

    孟佳华也在这边干活,看到他们三人放下手里的活走过来,一边甩手上沾到的泥巴一边说:“刚看到王春丽过去,你们咋没跟她一起走的?之前罗婶去过院子里了吧?!?br />
    “孟姐,”刘志诚回道,“我们去了河边洗东西,回来就没看到王春丽,她应该是去大队长家了吧,罗婶刚过来叫我们忙完去找她的?!?br />
    孟佳华多少猜出是怎么回事:“那你们赶紧去吧,别让罗婶等久了?!?br />
    “哎,好?!?br />
    袁珊珊跟她摆摆手,继续往大队长家走去,在一路上所见多数是泥坯房的房子后,大队长家的几间砖瓦房就显得格外气派。敞开的院门口坐了一个小男孩,小孩一看到他们就往院子里跑,并嚷嚷道:“奶,奶,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来了就来了,要叫哥哥姐姐,知道吗?别没规矩!”院子里响起罗婶的大嗓门,没一会儿她的身影就出现了,身边一左一右跟着两孩子,揪着她的衣角,之前在知青院门口朝里张望的孩子里,就有这两人。

    “这是我大儿子家的两个孙孙,一个七岁,一个五岁,快叫哥哥姐姐!”罗婶拍拍两个孩子的后脑勺。

    刚大声叫嚷的小孩,现在却别扭害羞起来,扭捏地低低叫了一声,又躲到了罗婶背后,看得三人失笑。袁珊珊觉得现在的孩子比末世里的小孩可爱多了,末世里的小孩也随时能变成魔鬼,毫不犹豫地向身边大人下手,不过那也是环境*迫的,没有生在末世里的孩子要幸福得多。

    出来前在房间里抓了把带过来的水果糖,袁珊珊从兜里掏出来塞两孩子手里:“家里带来的,行李太多,也没带其他什么东西,就这占地方小?!?br />
    罗婶推拒了一番,还是让两孩子收下了,两小孩这回喊姐姐的声音大了些。

    罗婶没返回去,拍拍衣服就带着他们往外走:“走,这就带你们过去,对了,婶子不是看到还有一个姑娘的吗?”

    刘志诚不好背后说女同志,袁珊珊笑道:“也许先出来熟悉咱坡头村了吧?!彼裁幌氲皆谕醮豪霾⒚挥邢壤凑饫?,就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罗婶笑了笑,没再提那姑娘的事,领着他们一路走一边介绍坡头村的情况,一队的,二队的,三队的,地在哪里,平时都会干些什么活,两小孩则跑到袁卫彬身边,自来熟地跟他交谈起来,也许是觉得这小哥哥跟他们年龄比较接近。

    没一会儿便到了大队办公的地方,罗婶熟门熟路地带他们往里面走,却在走到中间屋子前面时,听到里面有熟悉的声音传出来。

    “……我希望大队能重视起来,袁珊珊和袁卫彬这种反动分子家庭出身的,不应该跟我们这些工人阶段家庭出来的知青一样的待遇,我们是来支援农村建设的,而他们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