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1章

    除了两个小孩,外面几人皆变了脸色。

    尤其是当事人袁珊珊和袁卫彬,前者诧异,高估了王春丽的智商,这么快就等不及跳了出来,后者则愤怒之极,当面对他们姐弟横挑眉毛竖挑眼的,转身就背后打小报告了,这就是典型的小人作风。

    罗婶心里叫糟,不是不喜袁家姐弟的家庭成分在,而是之前去了知青院,目睹了一个小场面,对两个女知青的性子,有了初步了解,就觉得另一个不像是安分的,不过想着才到坡头村,总得要熟悉一阵子才能蹦跶吧,没想到她的定论下得太早,这丫头一来就惹麻烦,到时候头疼的还不是她家老头子。

    罗婶转头看到袁家姐弟俩的神情,无论是袁珊珊的诧异,还是袁卫彬的羞愤,在她看来都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在她眼中,这些初来的知青不过是刚离开父母身边的孩子,能犯多大的错?可现在真要如了那丫头的愿,像最初那几年县里游街批、斗的那样,这姐弟俩可就一辈子给毁了。

    小小年纪,心肠倒狠。

    这种姑娘到了哪里都是搅屎G!

    “别担心,咱坡头村不是她一个丫头说了算的,在咱坡头村一天,我家那口子就不会太为难你们的,咱村不兴搞那一套?!甭奚糇テ鹪荷旱氖峙呐乃氖直乘?。

    刘志诚起初的错愕过后,不知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过怒色,伸手拍了拍袁卫彬的肩,难怪小小年纪就跟着他姐一起下乡了,在这之前他就猜到其中会有什么缘故,果然不出所料。

    王春丽的做法也没让他太过震惊,如她这般积极的革命分子,外面可没少见,罗婶的态度则让他放心不少。

    不过他想,这回王春丽只怕不太能如愿,袁珊珊姐弟俩能一起安排到坡头村,后面肯定是找了关系的,这其实是种变相的?;?。

    罗婶的嗓门不小,即使压着声音,屋里的人也听到了,里面激昂的声音嘎然而止,随即有脚步声向门口走来,吱哑一声,门从里打开,走出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看这人的精气神,袁珊珊立即判断出他的身份,就是坡头村的大队支书罗长树,是从援朝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至今身上仍带着明显的军人作风。

    罗长树扫了一眼便明白面前三个陌生面孔的身份,哪两个是王春丽同志所说的袁家姐弟,他也一目了然。

    罗婶瞥了眼后面跟着出来脸色有些难看的王春丽,笑呵呵地跟罗长树打招呼:“今天是大哥你在啊,我给你把人都领来了,别怪妹子多嘴啊,你可别欺负人家孩子?!?br />
    很不巧,罗婶跟罗长树是本家,虽出了五服,但当年罗长树在外当兵的时候,罗婶帮着照应他的媳妇,所以罗长树一直挺敬重罗婶的,否则只怕他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媳妇和孩子也已被搓磨没了,也因此,坡头村的大队长和大队支书之间是难得的和谐。

    也不是罗婶看袁珊珊姐弟俩多顺眼,一个照面之下就护上了,虽然也有这样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不喜欢有人打破坡头村难得的平静,其实罗婶未必见得多喜欢城里过来的知青,人娇气不说还事多,可罗婶因为某些原因更加不喜欢外面的运动,而现在这新来的知青似乎想把外面的那一套搬到坡头村,就别怪她一个老婆子欺负年轻女娃了。

    罗长树哪里不清楚罗婶的心思,他既不会顺着王春丽一个小女同志的想法走,不过也不会给她太多难堪就是了,笑道:“瞧大妹子你说的什么话,这就是剩下的三位知青同志吧,我就是大队支书罗长树,昨天应该跟大队长一起接你们的,不巧有点事耽搁掉了,就让大队长代表我一起接待你们了,走,走,先进屋说话,大家初来乍到,有什么想不通的,先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这才有利于今后的工作,有什么意见嘛,也可以提一提,大家商量着来办?!?br />
    刘志诚松了口气,虽然这里挺偏远的,但到现在为止,他觉得坡头村环境还不错,不管大队长还是大队支书,说话做事都挺实在的。

    袁珊珊朝罗长树笑着叫了声:“罗书记?!北憷旁辣?,朝他使了个眼色,随罗婶一起进屋。

    袁卫彬的满腔怒火因为袁珊珊的眼色消下去不少,姐姐的意思是,罗书记不会按照那坏女人的说法做?

    不怪袁卫彬心里愤怒又害怕,虽说袁父出事前,他在丰城过得顺风顺水,但也见过不少事,如果不是袁父阻止,还差点受到蛊惑成为红卫兵一员,后来见到那些人怎么□□人的,严重的甚至将人打残了,他才害怕起来,袁父出事时是他最害怕无助的时候,刚刚听到坏女人的话,他就仿佛看到自己跟姐姐会被人抓起来贴大字报批、斗的场面,叫他怎么不害怕?

    他的年纪和眼力在这儿,一时半会儿又哪里看得出,罗长树是会受王春丽摆布唬弄的人吗?

    袁卫彬紧抿着唇,小脸煞白地跟着他姐走进去,罗婶和罗长树一看就知道小孩被吓到了,欺负这样一个小孩,他们可做不出来。

    这么大的孩子能犯多大的错误,要把人往死里整?

    罗长树热情地搬凳子叫他们坐下来,接过三人带来的材料给他们登记,这流程走下来,他们就要正式落户坡头村了。

    王春丽见罗长树非但没对袁珊珊姐弟的身份质疑,还笑着给他们办手续,顿时气炸了,她不觉得自己背后打小报告又恰好被当事人听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而认为袁珊珊他们是故意站在外面偷听。

    见罗长树一直不提袁珊珊他们的身份,王春丽不得不出声提醒:“罗书记,我作为群众和工人阶段代表,要严正批评你的工作态度,革命队伍是容不得搅稀泥的态度的,我们必须实事求是?!?br />
    罗婶用看傻子样的眼光看王春丽,这姑娘被城里的那一套给搞傻掉了吧?又瞪了眼罗长树,连一个小姑娘都解决不了?

    罗长树其实也最怕跟这样的一根筋的人打交道,这种人只认死理,生搬硬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