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章

    “王春丽同志,”罗长树不得不严肃地说,“你们是由丰城的知青办安排到我们安平县秦石公社,又由秦石公社安排到我们坡头村大队,我作为坡头村党支部书记,正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才不会只听你一个小同志的说法,不管你们的家庭成分如何,来到我们坡头村,就必须接受我们坡头村的统一安排?!?br />
    “我是党员同志,还是从战场上带伤退下来的老兵,如果王春丽同志觉得我做得不对,可以向丰城以及秦石公社反应,但在上面有任何决定传达下来之前,一切按照上面的调令来办!”

    不是罗长树非要坏心眼地拿身份来压人,实在是他清楚,他不这么办的话,这件事,估计一时半会儿还有得纠缠,有些人,不是你说人话他就听得懂的,也不是你退让几分他就懂得进退,在坡头村,不管是他还是作为贫下中农出身的老郑,身份都非常过硬,比根红苗正,他们可不会比王春丽一个小同志来得差。

    王春丽不敢置信地瞪向罗长树,这人竟然不相信她的揭发?再看向一旁的刘志诚,他看左看右就是不看她,王春丽原以为她揭穿袁珊珊的出身,会看到其他人的鄙视,为什么这里的人会不认同她的?怎会和丰城那边不一样?

    罗婶好心地劝了句:“小王同志啊,不要怪婶子多嘴,过日子还是踏踏实实的好,你们来了坡头村,咱们再困难还能少了你们一口吃的?”

    这年头,什么都比不上吃饱肚子实惠,所以外面那些虚的她根本看不懂,想想早年就是坡头村都有饿死人的,现在日子过不容易好过点,这人啊,怎就这么喜欢折腾呢。

    王春丽却没听出罗婶话里的善意,脸涨得通通红,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怒声道:“你们休想一手遮天,我坚决不跟你们同流合污!”说完转身昂首挺胸地离开。

    直到脚步声出了院子,这间屋子里才有声音响起。

    袁珊珊向罗婶和罗书记道歉:“这次是我和我弟弟的事情连累了队里,给罗书记添了麻烦,不管队里作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只是有一件事希望能得到书记的同意?!?br />
    罗长树心里叹了口气,叫罗婶坐下,消消气,抬头看向袁珊珊姐弟,可不想他们这里再出什么妖蛾子,问:“有什么事尽管开口,队里能帮你们办到的会尽量办到?!?br />
    这当然是官面上的话,袁珊珊笑着开口:“如今我家里确实出了些问题,我和彬彬的爸爸现在在青祁农场接受改造,为了不破坏知青院的团结,能不能将我们姐弟俩安排出来?”

    原本想等许言森那里打听过,他们也熟悉熟悉坡头村的环境,再将搬出知青院的事情提出来,可现在被王春丽闹了一场,袁珊珊却觉得反而是个契机,她不认为她和王春丽之间还能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的住在一起,她们现在算是已经撕破脸了,可以想见,她们一起住在知青院里,就不会有什么安宁日子,她可不愿意时时忍受这姑娘的挑衅。

    刘志诚诧异地看向袁珊珊,罗婶和罗长树也吃了一惊,有知青搬出来的,可那也是因为在本地成了家的缘故,这几年可从来没有袁珊珊这样一来就要求搬出来的。

    罗婶拍了下大腿说:“你这说的啥话,凭啥要你搬出来,你还带了一个弟弟,住在外面可不安全,知青院里好歹互相之间有个照应?!碧乇鹗窃荷阂桓鲂」媚锛壹业?,长得这副模样,要是在他们村里出了事,那可咋办?

    罗长树也坚决反对:“这可不行,你们来到我们坡头村,我们就必须对你们负责?!?br />
    不说出了事后,他们队里需不需要负责的问题,袁珊珊一个姑娘家的,要是出点事,那可就一辈子给毁了,他们坡头村还算是风气比较正的,其他村子不是没有知青出过事,虽说没敢声张出来,可到底有些闲言碎语流传出来了。

    袁卫彬看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张嘴想说要不就住在知青院吧,袁珊珊却在看了眼屋里的摆设后,转身走了出去,这叫屋里其他几人看不懂了,这姑娘想做啥?

    袁珊珊听得出来罗长树他们的顾虑,说实话知青特别是女知青,能碰到这样的村领导算是运气,换了她处在这样的位置,也不会同意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带着一个更小的弟弟单独搬出来,所以她必须拿出点能说服人的东西来。

    之前进来时就看到院墙角里有一堆散乱的碎砖头,袁珊珊挑了一块稍微齐整的带回屋子里。

    “小袁啊,你这是要做啥?”

    “婶子,看好了?!?br />
    袁珊珊露齿一笑,接着举起手掌就向砖头劈去,只听其他人吓得“啊”叫了一声,“噗”的一下,砖头被掌刀就劈成了两半,罗婶由刚刚的惊吓变成了惊诧,眼睛瞪得老大。

    刘志诚的表现好不到哪里去,他迅速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半块砖头,妈啊,真的是被劈断的,这刀口还挺齐整的。

    这还不够,袁珊珊伸手将手上剩下的半块砖头用力一捏,于是,那半块砖头……碎了!

    被捏得粉碎!带粉尘的那种!

    罗婶大声叫“乖乖”,忙要看袁珊珊的手怎样了,这么一双白嫩的手,怎就将砖头给捏碎了?捏碎可比掰断难多了。

    袁珊珊笑嘻嘻地拍掉手上的砖灰,将两只手都伸到罗婶面前让她看,并解释:“我就是力气大,谁要想不开,倒霉的肯定不是我?!?br />
    其实她捏碎砖头时作了点弊,她作为异能者虽然力气是比普通人大得多,但到底不比力量异能者,换了以前末世里的好姐妹林瑗,才觉醒的时候就能一拳头将这屋子的墙给砸出个D来。但她的异能却能在不懂得这些的普通人面前作弊,她在用力捏砖头的同时,身体里的异能也进入砖头破坏里面的结构,再用力轻轻一捏,可不就碎了。

    罗婶将两只手反复看了几遍,连点红痕印子都没找出来,罗长树起初没露出异样,这时候才哈哈大笑起来:“好姑娘,这是生得晚了,要是当年杀鬼子的时候,就你这力气,肯定能多杀几个鬼子,哈哈,哪天祥子从部队上回来,让小袁跟祥子过几招看看,要是祥子连小袁都打不过,那可就丢脸了?!?br />
    罗婶没好气地呸了一声,对袁珊珊解释道:“别听他胡说,祥子是我小儿子,人在部队里当兵,一年到头的哪有时间回来?!?br />
    刘志诚蹲在地上看地上的砖头碎屑粉尘,用手劈砖,能做到的人不少,厉害的几块砖头叠起来也能劈断,可生生用手将砖头给捏碎,还捏得这么碎,不会是练了什么功夫的吧?

    回头一看,袁卫彬这小子也两眼发亮地看向他姐,刘志诚抽搐了下嘴角,这姐弟俩的画风都有些不对劲,特别是袁珊珊,看着就是城里娇滴滴的姑娘家,谁能想到能以掌劈砖用手碎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