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1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章

    坡头村的村民也不全是在地里干活,于是新来的四位知青,从大队院里先后出来的不同画风便被一些人看到了,头一个怒气冲冲地冲了出来,把附近正在东家长西家短的两个老太太吓了一跳,夸张地拍拍胸口,接着又看到罗支书满面笑脸地将剩下三人亲自送到门口,那态度热情得同样让人看不懂。

    刘志诚挑着箩筐走在前面,袁珊珊提着一个袋子轻松地走在后面。

    经过袁珊珊的争取,又确实看到她的大力,罗大树兴趣上来还跟袁珊珊掰了一回腕子,意外又意料之中的输给了一个小姑娘,于是不再阻拦她带着弟弟搬出来,所以他们姐弟俩的粮食就先留在大队的仓库里,只先领够这几天吃的量,等住的地方安顿好,再领了粮直接挑到那边去,省得来回多折腾一趟。

    外人不知内情,只以为刘志诚一个大小伙照顾袁珊珊一个姑娘家,主动承担下所有挑粮任务,如果刘志诚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来,也许是哭笑不得,他一个大小伙跟袁珊珊一个小姑娘,到时候还不知道谁照顾谁呢,他心里说,幸好袁珊珊的粮暂时留下来,否则两人一起挑担从村里穿过,他肯定得被袁珊珊给比下去。

    村里上了些年纪的人还是有些怵罗长树的,不敢跟他打听什么,抓住了一同出来的罗婶,虽说如今对城里来的知青不再跟看西洋景似的,可在村里依旧保持了很高的话题性,特别是其中一个小姑娘长得贼好看,就更让人止不住八卦的心。

    罗长树则要给袁珊珊姐弟俩安排新住处,这事得尽快落实下来,才好让他们明天安心上工。

    罗婶依旧喜欢袁珊珊,不,应该比之前更加喜欢了,姑娘家力气大点才好,这在农村里挣的工分也会比其他女知青多,不过对于之前起的念头却有些犹豫了,真要跟她小儿子处对象的话,以后小两口闹个口角动起手来,会不会小儿子打不过袁珊珊?

    不行,她得抽个空问问罗长树。

    如果袁珊珊知道罗婶的这些心理活动,只会抽搐着嘴角总结一句:想太多。

    袁珊珊走在最后,刘志诚挑着担和袁卫彬说着话,袁珊珊看着袁卫彬眉飞色舞地跟刘志诚比划着什么,心说小露了一手,好处多多,就连袁卫彬的情绪也被影响得好转了不少,之前被王春丽吓着了,现在却多了几分信心。

    刘志诚好奇袁珊珊这么大的力气,会不会是平时练过的,袁卫彬则自豪地向刘志诚讲述他姐在丰城的丰功伟绩,曾将几倍的大块头给过肩摔,至于练没练过,袁卫彬很肯定地说:“我姐没练过,不过以前力气就挺大的,现在好像更大了?!?br />
    家里兄妹三人中,他跟姐姐的关系最好,与大哥相差岁数大不说,大哥又早早离开了家,他亲妈生下他没多久也上班了,袁父工作更是繁忙,所以他几乎等于是他姐领大的,他还记得他姐比他大不了多少,却能背着他跑来跑去。

    “原来是天生神力!”刘志诚转头佩服地看向后面的袁珊珊。

    袁珊珊心里一乐呵,不用她解释,袁卫彬自发地给她的力气找了说法,不过经袁卫彬这么一说,袁珊珊也想起来了,原身确实不是个力气小的,但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

    路过孟佳华他们干活的地时,袁珊珊看到孟佳华特地停下来朝她招手,袁珊珊让袁卫彬跟着刘志诚一起走,她过去看看。

    刘志诚回头提醒了一句:“我估计是王春丽找他们说了你们的事?!?br />
    这种手段是惯见的,王春丽在罗书记面前都没有低头,那肯定是不会就此罢手了,惯见的手段是什么?那就是发动群众孤立袁珊珊了,一个大帽子扣下来,其他人便会疏远袁珊珊姐弟俩了,或许还会有更进一步的什么情况。

    这么看来,袁珊珊搬出知青院还是挺有先见之明的,否则院里会被折腾得不安宁。

    “多谢刘大哥提醒,我知道了?!痹荷河α司?,向孟佳华走去。

    孟佳华一早干活已经满头大汗了,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上滚落下来的大颗汗珠,一边问袁珊珊:“你们跟王春丽是怎么回事?她刚过来要让我们跟她一起,揭发你们反动家庭出身?!?br />
    果然如此,袁珊珊说:“孟姐,我跟彬彬的出身在那里,这是没办法的事,并不是有意想瞒着大家,我跟彬彬会服从村里和组织上的安排,不过我跟罗支书提了,我们会从知青院里搬出来,否则会因为我们姐弟俩闹得大家都不得安宁,这时候地里的活忙得很,可别因为我们影响了大家的休息?!?br />
    孟佳华一惊:“你们要搬?要搬也轮不到你们搬啊?!?br />
    袁珊珊顿时明白,孟姐他们的“革命意识”不如王春丽那么旗帜鲜明,笑着说:“孟姐你们放心吧,罗书记和罗婶都同意了,等搬好地方,我请孟姐你们过来作客?!?br />
    孟佳华皱了下眉头:“这事等我们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再商量一下吧?!彼院榫囊馑?,许言森拜托了他照顾珊珊姐弟俩的,结果这才第二天,就把人给*得搬出去了?

    “好的,中午饭我来做吧?!?br />
    “也好,麻烦小袁你了?!?br />
    大院里的另两个女知青也同在一处干活,来回两趟的动静她们也都看在眼里,苏凤林见袁珊珊走开后,嫌弃地甩了甩手里的泥巴,幸灾乐祸道:“没想到啊,我们知青院里来了两个反动家庭出身的,以后可有乐子瞧了?!?br />
    她倒没听到袁珊珊说搬走的事,但之前王春丽的声音大得很,这块地里的村民都听到了。

    “苏凤林,少说几句,真闹开了,我们这些知青都要被别人看乐子?!卑遄琶婵椎拿霞鸦故峭τ型诺?,一句话说完,苏凤林即使不乐意,也只敢小声嘀咕抱怨,却不敢跟孟佳华当场呛起来。

    唐芸之前一直弯着腰拔草,抬头冷冷看了眼苏凤林,转头对孟佳华说:“爱闹就让她闹去,爱搬也让他们搬去,你真将自己当成领导了,到时吃亏也由他们自己受着去?!?br />
    孟佳华对唐芸倒没有甩脸色,只是拧着眉头不太赞同她的说法:“住外面不安全?!本驮荷耗悄昙秃拖嗝?,放出去会出事的,所以她想不通,罗书记怎会同意的。

    唐芸扭过头去,说出来的话依旧不中听:“你C的心倒多,可别人不见得就领情?!彼低瓴辉倮聿敲霞鸦?。

    孟佳华叹了口气,也埋头继续干活,这事还是跟赵洪军商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