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4章

    因为要等着罗支书那里的消息,袁珊珊发现自己空闲下来了,离做午饭还有段时间。

    “姐,”袁卫彬从外面走进袁珊珊临时的房间,“刘大哥说下午要借自行车去镇上一趟,问我们要不要顺带寄信,还要不要捎带东西回来?!?br />
    袁珊珊手一顿,差点忘掉最重要的事,不要怪她,实在是她多少年了,脑子里就没有“用笔写信”这样的概念了,但这个年代,写信才是最正常的沟通交流方式,什么电脑网络智能手机,还是暂时统统丢到脑海的犄角旮旯里,否则越是惦记那些东西越是不适应如今资讯落后的年代。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信写了吗?我们各写各的,分别给咱爸和大哥他们都写一封,我再给赵阿姨他们去个信报个平安?!?br />
    袁卫彬挠挠脑袋,用脚尖在地上划圈,袁珊珊将纸和笔找出来,发现他还维持着这个动作:“咋啦?”

    “姐,”袁卫彬低着脑袋,“我们真的能去看爸吗?”

    袁珊珊撸了一把他的脑袋:“咋不能?等夏种忙完了,我们跟队里请个假,到了那边肯定能见到咱爸?!?br />
    就是见不到,她也能偷偷潜进去把人见着,据她在丰城时打听到的消息,离了丰城后袁父的待遇反而比丰城那边好些,所以农场那边的看管应该不是十分严格,不让外人探视的。

    “好,我听姐的?!痹辣蛎蜃煨α诵?,老实地找出自己的钢笔,又跟她姐要了信纸,趴在床边上开始写信了。

    袁珊珊知道袁卫彬现在的心理状况不对劲,但除非自己走出去又能有什么办法,来到这里总比留在丰城要好得多,等正式上工后,从早忙到晚没有个闲的时候,也许那时候就没时间伤春悲秋了。

    三封信没花袁珊珊多少时间,只是比较公式化地说明了一下坡头村的情况,大队长和大队支书已经知道他们家的情况,但仍很照顾他们姐弟,让袁父以及袁大哥他们不用担心他们这边的情况,她会照顾好弟弟,等着将来一家团聚的时候。

    袁珊珊可以想像出袁大哥现在有多忧心家里以及袁父的情况,只怕恨不得C翅飞回来,可现在谁都身不由己,所以给袁大哥的信里,袁珊珊多花了些时间比较隐晦地说明家里的情况,也许别人看不懂,但袁大哥应该看得出,袁父以及他们姐弟不是没人暗中护着的,等她去看过袁父后会第一时间给袁大哥写信,这时候袁大哥在部队里可千万不能出岔子。

    为了让袁大哥放心,信末她还写了在这里碰到许言森了,许言森很照顾她和弟弟。

    袁卫彬也写了不少内容,袁珊珊本着尊重他的想法,并没有打开来看他写了些什么,直接和她写的信一起塞进了信封里糊了口,又将邮票给贴上,让袁卫彬给刘志诚送去,她要去忙午饭去了。

    ***

    中午收工的时候,没等孟佳华去找赵洪军,对方先找了过来,两人都板着面孔走在田埂上,表情严肃得很。

    不仅孟佳华头大,赵洪军比她更甚,昨晚才答应得好好的,结果今天就来了这么一出,不过想到许言森托他打听的事,心里又松了口气:“我听老许说了,小袁跟老许家里是一起出的事,你也知道,虽然老许因为成分问题工农兵大学名额没了,可他在这边想要护住一两个人不成问题,王春丽想折腾,估计也翻不出多大的水花来,她初来乍到,一个人的能量太小,咱坡头村什么形势你又不是不知道?!?br />
    “这件事先不着急,等我回去问问刘志诚,再不行找罗支书谈谈,咋就同意他们搬出去了?!闭院榫霸谧毂咦艘蝗?,到底没将许言森说的袁家姐弟想单独住的想法说出来,照他来看,许言森肯定还会抽时间过来看袁家姐弟俩。

    孟佳华拍拍身上的草屑泥巴,头上顶着草帽,脸已经晒得通红:“你说的也是,刘志诚和他们一起找的罗支书,应该知道当时的情况。哎,没想到这回来了个不省心的,烦!”干了一天的活就够累的了,还要C心这些闲事,孟佳华都有些不耐烦。

    赵洪军笑了笑:“这又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再说来之前谁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说起来那还是个根红苗正的?!?br />
    孟佳华轻声嗤笑了一声,有些讽刺意味,可两人谁也没话说明白,却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

    “孟姐,今天不是你做饭吗?你没提前回去?”知青院里另一个男知青吴威从后面追上来,吴威是南方人,长得不比赵洪军高大。知青院里的饭是大家轮着做的,轮到谁,上工的时候会提前一会儿回去。

    “哦,小袁说了,今天她来做,我就偷个懒了?!泵霞鸦彩撬敌Φ?,偷懒哪里还会留在地里干活,不说活累,就这天气,太阳当头晒下来,可不是那么好受的,好在这里的人不是第一回经历夏收夏种了,虽累得够呛,多少也有些适应了。

    上工的知青一起说说笑笑往知青院走,路上碰上熟悉的人打声招呼,远远的看到他们知青院里有炊烟冒出来,想到回去就能吃上饭了,大家心情又好了些。

    “你们回来了,有凉好的茶水,先喝了解解渴,等你们洗好手就可以吃了?!狈怪饕窃荷鹤龅?,刘志诚跟袁卫彬就打个下手,看到知青们回来赶紧招呼道。

    “哟,连水都给我们打好了,小刘同志果然贴心,这茶水也好?!贝蠹曳畔率掷锏呐┚咭豢?,忙了一上午看到泡好的茶水和打好的洗脸水,这心里舒爽得就跟喝了井水似的,就连挑剔的苏凤林也无法说出不中听的话,大家嘻嘻哈哈一起洗了脸和手,就坐到了饭桌上,饭菜已经上了桌了。

    赵洪军和刘志诚落在最后,两人在低声交谈着什么,不过目光不时落在给大家盛饭的袁珊珊身上,赵洪军眼里流露出明显的错愕与不敢置信之色。

    坐到桌边上时,赵洪军已经收敛了之前的表情,除了孟佳华,谁也注意到之前的情景。

    赵洪军扫了一眼:“还缺了谁?饭点过时不候啊?!?br />
    这时王春丽才跟大家闺秀似的才从房间里出来,见孟佳华和赵洪军他们说笑着就端起饭碗要吃上了,忙说:“孟姐,赵哥,我上午跟你们说的事……”

    孟佳华用筷子敲了敲碗,不快地拧着眉头说:“有什么要说的等大家伙吃好了饭再说,忙了一上午都饿得饥肠辘辘的,希望小王同志能体谅一下我们?!?br />
    “对,先吃饭,有什么事饭后再说?!闭院榫蛟渤?。

    苏凤林嗤笑一声,但她同样饿得没力气看笑话了,这时候天大地大也没吃饭事大,吴威他们因为没跟赵洪军在一起,所以还不知道怎回事,但他们也懂得看人脸色,互相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闷头扒起饭来。

    袁珊珊烧菜手艺不差,原来在家就是常做的,虽然只是院子里自己种的几样简单的蔬菜,却做得清爽可口,孟佳华和几位男知青都不吝啬他们的赞美之辞。

    饭吃了大半,罗婶找上门来:“你们吃,你们吃,我找小袁说点事,小袁吃好没有?”

    “就来,罗婶你等下?!痹荷嚎焖侔咽O碌姆拱峭?,抹了把嘴就起身,心知罗婶这时候过来肯定是说房子的事。

    孟佳华朝赵洪军看了一眼,后者朝她微微摇了摇头,看向袁珊珊的背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难道真跟刘志诚说的那样,这姑娘天生神力?老许知不知道这事?如果确有其事,那单独住出去倒没必要太过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