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章

    “小袁啊,婶子跟你说,”罗婶是个性子爽利的人,什么废话也没有,上来就直奔主题,“我跟你们罗书记合计了一下,有这么三个地方,你看看中意哪个地方?!?br />
    袁珊珊心头一喜,她以为有地方搬就很好了,没想还有得挑,对罗婶更加感激,有机会肯定要好好报答,从末世里出来的她,更加珍惜人性的善良:“罗婶你说,我听着?!?br />
    罗婶这事是亲自盯着的,担心罗长树一个大老粗办事不细心,其实罗婶也是白C心了,就因为袁珊珊一个女娃,袁卫彬年纪又小,罗长树反而更加上心,再加上罗长树从战场上下来的,看到袁珊珊这样力气大的也见猎心喜。

    罗婶将三个地方说了出来,其中有两处地方是年久失修,早年吃大锅饭时留下的地,要住进去的话得修一修才成,否则会钻风漏雨,剩下第三个地方是罗婶极力推荐的。

    “……这地方还是你们罗书记提出来的,那是我们郑家的一个老本家,郑大乃乃带着孙子小军单独住,地方有些偏,不过房子挺宽敞,当年是小军他爸妈盖的,可惜他爸妈人都不在了,”罗婶没说人怎么没的,但语气唏嘘不已,“郑大乃乃虽说性子有些孤僻,但人不坏,就是眼睛有些不好使了,说起来小军年纪倒跟小袁你弟弟差不多大,现在在村子里也算大半个劳力?!?br />
    袁珊珊秒懂:“罗婶你是叫我们搬过去,正好也照应着点郑大乃乃吧?这没问题,正好彬彬他也有个同龄人可以作伴?!?br />
    这边的知青都比袁卫彬大,可以当知心大哥,但袁卫彬更需要同龄伙伴,听罗婶三言两语,袁珊珊脑子里便能浮现出一个身世堪怜的少年,却自强不息,不向命运低头,这样的同龄人恰巧就是袁卫彬目前最需要的参照对象和引路人,有这样的小伙伴对照着,袁卫彬还会自怨自怜吗?

    袁珊珊还是听得出罗婶话语里对这位小军小伙伴的疼惜,所以那必定是个很懂事又孝顺乃乃的好少年。

    “婶子就是这个意思,婶子就喜欢小袁你这样爽利的性子,等下婶子先领你们姐弟俩去看看?!甭奚糇约盒闹笨诳?,有什么说什么,偏她那大儿媳肚子里弯弯绕绕的,有什么话不肯明着说,罗婶又不是她肚子里蛔虫,一个屋檐下住着很快就出现不和谐气氛,索性老两口就将老大一家给分出去了,眼不见为净,让大儿媳在自己小家里折腾去吧。

    “行,婶子你吃过了吧,要吃过了我们这就去?”虽说跟自己最初的打算有些相背,算不得独门独户,但不管是罗婶还是罗书记,对自己姐弟俩确实很照顾,所以袁珊珊也希望自己能回馈一下,不就是祖孙俩,在生活空间和自由度上,比这知青院里要便利得多。

    如此一来,也能跟村子里进一步打好关系,现在被王春丽曝出家庭成分的事,虽说她觉得王春丽翻不花多大的浪花来,但她这事做了称了罗婶和罗书记的心意,将来有什么事罗书记也会偏重自己一点,远的不说,就拿近的,她跟彬彬找队里请假去看袁父,相信也会省事得多。

    罗婶是饭碗一丢就过来的,担心再拖会儿这知青院里的知青要午休,现在这个时间点找郑大乃乃也正好,袁珊珊转身叫了袁卫彬出来。

    袁卫彬丢下饭碗叭嗒叭嗒跑了出来,除了几个知情的,其他人则好奇袁家姐弟初来乍到,就跟郑大队长家关系处得这么好,也有人看得不顺眼的,看着姐弟俩随着罗婶一起出了知青院,当场嘀咕了句:“马P精!”

    孟佳华看了眼苏凤林没说话,唐芸更是连个眼神都没施舍过去,专注地吃饭,吃好了还是睡一小会儿,下午还得上工。

    苏凤林眼睛转了一圈落到王春丽身上,笑道:“春丽啊,你刚刚要跟孟姐和赵哥他们说什么事?现在正好一边吃一边说了?!?br />
    王春丽正暗恨袁珊珊跟她弟弟跑得太快,碍着罗婶的关系不能将人叫住,现在有人递了话过来,她便顺着竿子往上爬:“是关于袁珊珊和袁卫彬同志的家庭成分问题,我作为知情者,就不能给他们遮遮掩掩的,这不是爱护他们,而是害了他们,有了问题就必须揭发出来,而不能让他们隐藏在农民群众里,无法保证革命队伍的纯洁?!?br />
    苏凤林惊呼:“什么?他们的成分有问题?”

    “不错,”王春丽放下碗筷,将手摆在膝盖上严肃认真地看着饭桌上的其他人,“袁珊珊的爸爸袁国柱被革委会揭发审查,被划成反动分子,袁珊珊和袁卫彬并没有严格与这样的反动分子划清界限,这个问题很严重,我觉得我们作为知识青年代表不能忽视这样重要的问题,必须联合起来向坡头村大队甚至秦石公社……”

    “啪!”

    “我吃好了,中午谁洗碗?我先进屋睡会儿,别吵着我!”

    王春丽正说得激情澎湃,忽然唐芸将碗筷往桌上一摔,起身拍拍P股就很干脆地走人了。

    刘志诚忙憨憨一笑:“我来收拾吧,午饭都是小袁拾掇的,我没帮什么忙,就由我来洗,下午我想去镇上一趟,你们有什么信要寄或者要带什么东西的吗?”

    “正好,我有信要寄,”吴威放下筷子连忙奔回屋里,“你知道找谁借自行车吗?认得路吗?”

    人都跑进屋里了,刘志诚在外回道:“我打听过了,大队长家里有辆自行车,路来的时候我就记住了?!彼下返谋臼禄故且涣鞯?。

    “正好,我也要捎个信,小刘你就辛苦一趟了?!闭院榫菜?,他想让刘志诚顺路给许言森捎个信去。

    “赵洪军同志!”王春丽十分气愤,好好的气氛就被这些人给破坏掉了,能不能严肃地面对革命问题?

    赵洪军已经起身了,这才像是刚想起来似的,转身回了句:“王春丽同志,我们精神上支持你的革命行动,但身体上有心无力,我们还是先把公社和大队布置给我们的任务完成?!?br />
    ****

    罗婶带着袁家姐弟敲开了郑大乃乃家的门,一个黑瘦的少年谨慎地打量着同罗婶一起来的姐弟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