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1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6章

    “军军啊,这是你袁姐姐和袁哥哥,你和你乃乃吃好饭没有?”罗婶摸摸黑瘦少年的脑袋,“你可有阵子没到婶子家玩了?!?br />
    郑学军从袁家姐弟身上收回目光,对落在脑袋上的手有些不自在,却没有挪开,将三人迎进门:“刚吃好,奶在堂屋里呢?!?br />
    屋里传来老人的声音问外面的情况,罗婶大声回应着,然后就见到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拄着拐G走了出来,一头头发白了大半,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身上穿着打了补丁的衣裳,却看得出洗得很干净,就是这院子,比他们知青院收拾得还整齐,一眼便能看出这里的主人家是什么样的性子。

    老太太眯着眼睛才认出向她走来的是谁:“原来是祥子他娘啊,吃过了没?军军给你婶婶倒水去?!?br />
    “大婶子,别让军军忙了,我们到屋里说会话,”罗婶走过去搀扶老太太,“我那本家兄弟长树来找过婶子了吧,我是带人来让大婶子认认。大婶子,你仔细看看,这是小袁姑娘,这是她弟弟,年纪跟军军差不多大,以后能跟军军作个伴?!?br />
    听了罗婶的话,袁珊珊拉着弟弟将他们送到老太太面前,叫人:“郑大乃乃,我叫袁珊珊,这是我弟弟袁卫彬,小名彬彬,我们是从丰城来坡头村C队的知青?!?br />
    袁卫彬看老太太板着面孔看上去十分严肃,有些发沭,老实地跟着他姐叫人。

    上午袁珊珊他们也碰到过村里的老人,见到知青不管心里什么看法,面上都是堆起笑脸的,可郑大乃乃不同,也许平时就是不苟言笑,面相显得有些古板刻薄,没看么看袁珊珊,而是多看了几眼袁卫彬,皱着眉头说:“真的跟军军一样大?这样小的年纪就出来C队了?算了,罗书记特地来跟老婆子我打过招呼了,既然是大队里的安排,老婆子我当然不会反对,不过我丑话要说在前头?!?br />
    罗婶看向袁珊珊,袁珊珊点头道:“郑大乃乃您说,郑大乃乃借地给我们住,我们当然听您的?!闭庋鹿斓奶确炊?。

    刚刚进来时她已将整座院子打量过了,这里位置虽偏,但应当看得出,当初盖这座院子的时候,郑大乃乃家里的情况应该不错的,主体是砖头的,属于比较典型的农家四合院,中间是连带堂屋的三间正房,两侧厢房,一边是厨房和存放杂物的仓库,另一边则闲置着,正好两间,想来就是安排给她和彬彬的。

    坡头村罗姓和郑姓都是大姓,但郑大乃乃能带着还没成年的孙子保住这样的大房子,想来也不容易,看郑学军小小年纪就对外来者摆出一副小兽般的警惕模样,就可知在这村里的情形如何,现在她和彬彬住进来的话,估计也能封住一些郑家人的口。

    袁卫彬不肯离开他姐身边,郑学军同样也不放心将乃乃留在陌生人身边,两个少年各居一边互相瞪视着,并且还都竖着耳朵听大人怎么商谈。

    跟袁珊珊想的一样,郑大乃乃说了,东边的厢房就由袁家姐弟俩住,里面的床是现成的,两家单独开伙,也就是说饭分开来做,吃的不混在一起,听郑大乃乃的意思,若非再盖厨房麻烦,恨不得连厨房也给隔开来。

    当然因为袁家姐弟俩住了这里的房子,所以每个月交一定的粮食给郑大乃乃,算是付房租,这是当初在大队罗支书那里就谈好的事,虽然罗长树和罗婶都觉得袁珊珊姐弟俩够呛,但他们坚持,罗长树也就以为他们家里虽然遭了难,但手里还是有些钱和粮票。

    袁珊珊同意了郑大乃乃的听上去有些严苛的条件后,郑大乃乃就站起来去房里拿钥匙,郑学军连忙赶过去帮忙。郑大乃乃虽然眼睛有些不好使,但腿脚还算利索。

    罗婶拍拍袁珊珊的手,低声说:“我之前还担心你跟郑大乃乃谈不成,这下好了,你跟彬彬就放心住下来,相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郑大乃乃是什么样的人,就是军军也是好的,小小年纪就将自己当大人使,我家那口子还有长树兄弟虽然心疼他,可你郑大乃乃性子拗,不肯总让大家照顾着,也只好军军一个人将这个家给撑起来,”又看了眼袁珊珊姐弟俩,唏嘘道,“你们也不容易?!?br />
    袁卫彬害羞地笑笑,不过因为罗婶的话,对郑学军这个同龄人也生出了好奇心,那是一个跟他不太一样的少年,袁卫彬有些想像不出,跟他一样大的郑学军,要怎么照顾好乃乃还要养活自己,要不是有他姐姐,家里的变故会让他感觉天都要塌了。

    郑大乃乃取了钥匙在郑学军搀扶下出来了,将钥匙交给袁珊珊,就挥挥手让他们自己忙去,袁珊珊再三感谢,说领了粮就将这个月的粮食送过来,就带着袁卫彬先去看他们今后几年将要住的房间了,罗婶留在堂屋陪郑大乃乃说话。

    “你们也真是……我一个老婆子不是不识好歹,知道你们想帮我跟军军,只要人没问题,住就住好了,我老婆子总要替军军和他爸妈将这房子给守好了,不会让其他黑心肝的给占了去?!敝4竽四搜凵癫缓?,心却透亮,要不是有队长和支书关照,她和军军不知要被其他郑家人欺负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军军再能干,可一个半大少年也不可能给他全劳力工分,所以祖孙俩靠郑学军一个人的工分挣的粮食,根本吃不饱的,这还是靠罗长树他们还有郑学军自己想方设法,才勉强糊口。

    所以现在罗长树将人安排进来贴补他们祖孙俩一些粮食,郑大乃乃又怎可能将他们的心意往外推,再说罗长树上午过来时跟她说了这姐弟俩家里的情况,郑大乃乃嘴上不说,这心里却不想为难这姐弟俩了。

    “大婶子你放心吧,这房子本就是军军他爸妈留给军军的,郑家人哪个敢抢,先问问我跟我家那口子同不同意?!甭奚襞男馗Vさ?。

    另一边,袁卫彬很高兴地跟着他姐打开房间的门,推门进去,喜道:“姐,这里比知青院条件好,姐,我是不是能单独一个房间了?”

    袁珊珊看这房间里的床和桌子上都只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可见房子主人有经常打扫的,离上一次并没有过多长时间,收拾起来很快:“当然,两个房间随你选,你挑完了剩下的就是我的?!?br />
    袁卫彬不好意思起来,现在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什么都先由着自己来:“那我再看看另一间?!彼龆?,把好的一间留给姐姐,他是男子汉,能将就。

    结果发现另一间房间跟这边布置一模一样,都是一张床一张桌子,再加一个床头柜和五斗橱,于是袁卫彬还是挑了刚看的第一间。

    袁卫彬粗心,袁珊珊却发现,两间房间里的家俱,应该是当初盖房子时一起打造的,几乎没有使用过的痕迹,想也知道当初盖房子对这个家有过很精心的规划,最后却不知因何,让郑大乃乃白发人送黑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