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7章

    袁珊珊和袁卫彬一起动手,洗洗刷刷收拾新居,将知青院那边的情况完全抛在了脑后。

    等他们过去拿行李的时候,正巧碰上午休过后要去上工的一行,袁珊珊把孟佳华拉到一边,说明搬去郑大乃乃家的事。

    “等等?!泵霞鸦斫凶√栖?,“小唐你先去,我晚一会儿,帮我跟队长说一下?!?br />
    “知道了?!碧栖堪诎谑?,对她和袁珊珊要说什么一点兴趣都没有,苏凤林倒想留下,从来看热闹不嫌事大,只可惜没人留她,眼睛咕噜在孟佳华和袁珊珊两人身上转了一圈,满脸可惜之色。

    “你说郑大乃乃?哪个郑大乃乃?”其他人走后,孟佳华拍拍脑门,郑姓人太多,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就是住在山脚下,独自带着叫军军的孙子的郑大乃乃?!痹荷禾嵝训?。

    “哦,原来是她家??!”这么一说孟佳华立即想起来,毕竟在坡头村待了不少年头了,想起她家的情况叹道,“她跟她孙子也是两个可怜人,她儿子儿媳我没见过,我来的时候人就没了,但听过一些事,她儿子原来是省大毕业留校的老师,运动刚开始没多久夫妻俩就没了,听说还是罗支书亲自去省城把老人跟孩子接回村里的,既然郑大乃乃肯让你们住进去,那你跟小彬就安心住下来,别担心王春丽那套?!?br />
    袁珊珊住到郑大乃乃家,这让孟佳华也安了不少心,可以说是偕大欢喜的结果,一来她不用担心袁家姐弟俩住在外面的安全问题,另一方面,知青院里也会清静些,人都不住在一起,王春丽再闹也有个限度,否则天天针锋相对的,其他知青也要跟着受累。

    若说最初几年她还有些积极性,可随着时间越长,她心里牵挂的就只有什么时候才能回城去。

    袁卫彬听得瞪直了眼睛,袁珊珊皱了下眉头,没想到人是这么没的,心里对罗书记又多了几分敬意,能在那样关头将人接回来,那是要担风险的,可不是谁都敢做得出来的,没看她后妈连枕边人都能出卖。

    “谢谢孟姐,我知道了,刚来就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等那边安顿好,找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我跟彬彬请大家吃饭?!?br />
    “行,就是没办法帮你搬家了,你们去忙吧,我上工去了?!泵霞鸦低旮盟档幕熬桶诎谑肿吡?,看得出袁珊珊是聪明人,罗书记经历过那些阵仗,又怎可能被王春丽轻易左右,王春丽这小姑娘啊,将人看得太简单了,就是这穷山沟坡头村,也是出过能人的。

    “姐,郑学军他……”袁卫彬觉得郑学军比自家惨多了。

    袁珊珊拍拍他肩,拉着他往知青院里走:“刚刚孟姐的话就当没听过,别在郑大乃乃和军军面前提,原来怎样还怎样?!?br />
    袁卫彬将其他话吞回了肚子里,点了点头。现在的他懂得站在对方替他人着想了,就像他自己,可不喜欢谁都把他亲妈的事情挂在嘴边提,为这事在丰城那边打了不止一次架了。

    这让他对搬去郑大乃乃家更加不排斥了。

    没碰到王春丽,姐弟俩都很高兴,有袁珊珊这个力气大的在,一趟就将行李全都搬过去了。这次多花了些时间收拾,之前没拆开的行李袋也都打开了,分门别类地在床头柜和五橱里归拢好。

    收拾完自己的房间,去队里领了粮回来,袁珊珊就忙院子里的事,先去挑了两担水,又在正屋后面的荒地里开了一小块菜地,这也是郑大乃乃划给他们姐弟俩的,暂时可以将就,以后就得自己种菜自己吃,因为他们只有祖孙俩,所以只种了一小块菜地,剩下的空地就荒着。

    袁卫彬跟在他姐后面一起帮忙拔草,没多大会儿手上就起了血泡,以前什么时候干过地里的活,袁珊珊看他没叫出来也就没阻拦他继续干活,总得适应在农村里生活。

    袁卫彬倒想叫呢,可一看到他姐在前面拔了一大片,他才清理了一小块,而且还没他姐清理得干净,咬咬牙跟杂草绞上劲了。

    种菜的活,原身和袁珊珊都没少做过,原身在自家院子里种过,袁珊珊在末世里也干过,所以非常利索地就将小块菜地收拾妥当,返身想问问郑大乃乃村里有没有人家卖菜种的时候,郑大乃乃给了她几个纸包:“以后有了再还给我?!?br />
    “谢谢郑大乃乃,我一定还?!痹荷好豢推赝迫?,还是先把菜种上要紧。

    郑大乃乃在堂屋里能看到后面的情形,她也没料到袁珊珊一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小姑娘,地里的活干得这么利索,大块的土坷垃都是一锄头下去,就给敲得粉碎,比起成年汉子也不差,袁卫彬的表现倒符合她对城里孩子的印象。

    人勤快,力气确实不小,这是郑大乃乃对袁珊珊的初步印象。

    菜种洒下去,又挑了水浇透,袁珊珊将袁卫彬手上的血泡给处理好,否则明天甭想干活了。

    “你留在家里,我去后山上捡点柴回来,顺便看看能不能晚上加点餐?!痹荷嚎纯丛辣虻氖?,心里想着再弄点草药回来给袁卫彬敷手,虽不精通,但常用的几种草药还是认识的。

    “姐,我跟你一起去吧?!痹辣蚋栈固鄣贸槠?,立马又站起来要求道。

    “你留下吧,以后会带你去的,姐一人快去快回,正好能赶上回来做晚饭?!币幌挛绲氖奔渚驮诿γβ德抵泄舜蟀?,袁珊珊看看天色,跟袁卫彬交待了一句就赶紧往外走。

    被留下的袁卫彬一人正不知要做什么好的时候,院子外面响起一连串的自行车铃声,他好奇地走出房门向外张望。

    “珊珊,小彬,你们在吗?”

    “许大哥!”袁卫彬惊喜地跑过去给开门,院门一拉开,果然是许言森骑在自行车上,大长腿跨在地上支撑着,“许大哥你不要上工的吗?”

    许言森通过院门看了眼院里的情形,整齐得很,他对坡头村情况算不得非常熟悉,这户郑大乃乃家的情况就不是很清楚,这还是一路问了才找到这边的,当然知道住这儿也是先问了孟佳华的。

    许言森接到赵洪军托刘志诚送来的口信后,就连忙跟队里请了假,骑了自行车心急如焚地赶了过来,他哪里想得到,才刚到第二天就出了岔子,听孟佳华说是罗书记给安排的地方,才稍稍放了些心,坡头村的大队长和大队支书给他留下的印象都很好,特别是罗支书,身上还保留了以前的军人作风,身上有股子正气。

    许言森一边从自行车上下来一边问:“你姐呢?”

    “我姐去后山捡柴去了,我要去我姐不让,不过我要去了就等不到许大哥了?!痹辣蚋咝说厮?。

    什么?!许言森吓一跳,忙转头问:“你姐一个人去的?不行,小彬,你姐往哪个方向走的,快带我过去找找,真是胡来,这山里可不比城里,危险着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