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八章

    许言森将自行车停在外面,急急地拉着袁卫彬就往山里跑。袁卫彬起初还想着听姐姐的话留在家里,可被许言森一拉,这心也止不住往外跑,许言森口中的危险的大山,对他这个年纪的城市少年也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不过袁卫彬却没许言森这般担心,往山里跑的时候还用手比划着上午他姐的惊人战绩,用掌劈砖,徒手捏砖,所以山外围的小动物们不可能对他姐产生什么威胁。

    许言森却听得气乐了,这都什么事啊,跟玩杂耍似的,算了,跟袁卫彬一个孩子也说不清楚,还是先赶紧将人找回来再说。

    在许言森看来,这姐弟俩就跟初来农村的城里孩子一样,见什么都好奇,原先觉得袁珊珊比较沉稳能照顾好弟弟的想法,也被袁珊珊突然弄来的这么一出,给弄没影了。早知道他们姐弟要来,他就应该想办法将人弄到自己在的大队里才好,可现在半途调人却不是那么好办的事了。

    两人走后,郑大乃乃才从堂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正在纳的鞋底,走到院门口四下张望,眉头皱得死紧,希望不要出事才好,要是过段时间还不回来,她只能去找罗书记帮忙进山找人了。

    袁珊珊丝毫不知自己的行为给别人造成的担心,她就如掉进米缸里的老鼠,一进了大山就像释放开了身上的一层无形枷锁,整个人放飞了,如果有外人在,便可以看到她的身影眨眼间就消失在山林里,失去了踪影。

    袁珊珊是精神力异能者,当然只要觉醒,对身体都有一定程度的强化,虽比不上比如力量异能者这样的,但肯定比普通人强上不少,所以这外围的山林对袁珊珊来说如履平地在,而且精神力辐S开来,身周一定范围内的情形都在掌控中。

    在她精神力覆盖范围内,植物反馈回来的信息最弱,它们的精神能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无法与末世里的变异植物相比,有的异植可比异兽还来得强悍,接着便是草丛下面的虫兽,袁珊珊看到的精神能量最强的就是一条草丛里爬过的蛇。

    现在她的异能等级,只相当于末世里才觉醒的时候,但使用熟练经验多多,不是当初可以相比的。

    忽然一只较大的能量光点跑过,袁珊珊仔细一“看”,是只野兔,手里准备好的碎石子也在同一时间向那光点S去,“噗”的一声,野兔应声倒下。

    袁珊珊快步走过去,从草里扒拉出一只野兔,脖子上有一个血D,一击毙命,袁珊珊满意地拎在手里向下一目标进发,天知道一直不能沾荤腥的滋味有多煎熬,身体缺少进补,对她的异能成长也很不利,这问题现在总算能解决了,她可以过上有吃不完的R的日子了。

    ***

    “袁珊珊!袁珊珊!”

    “姐,姐你在哪儿?”

    许言森和袁卫彬顺着前人踩出来的山路进山,走出老远都没发现袁珊珊的人影,特别是许言森越走越发现,他们走的这条路,并没有最近被人踩过的痕迹,好歹这几年在这一带C队,耳闻目染之下也有一些基本的识别能力,这一发现让许言森的脸色顿时变了。

    许言森一着急,袁卫彬也不如最初那么淡定了,特别是山里山外情形完全不同,越想越害怕,声音都发抖了:“许大哥,我姐不会有事吧?”

    许言森勉强维持自己的镇定,因为身边还有一个需要他安抚的人,更别说袁珊珊人还没找到:“别急,我们再找会儿,要是找不到你先顺着原路回去,找罗书记他们,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到深山里面,村里人对这一带熟悉得很,有熟人带路,你姐肯定能找到?!?br />
    多少安抚了点袁卫彬,两人继续找下去,忽然右前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伴随着树叶杂草的晃动,袁卫彬身上的汗意立刻消去,汗毛全部炸了起来,差点蹦到许言森身上将自己藏起来。

    许言森也警惕起来,手里抓着路上捡到的一截比较粗的树枝横在身前,将袁卫彬护在身后。

    声音越来越响,树叶抖动的幅度也增大,没让两人惊悚太久,动静制造者便主动显露出来,两人同时瞪直了眼睛。

    “袁珊珊?!”

    “姐!姐!真的是你!”袁卫彬兴奋地叫嚷起来,从许言森身后蹦出来想要跳到他身边,可惜袁珊珊走的不是正常的山道,对于没经验的袁卫彬来说这路不太好走。

    此刻的袁珊珊,一边肩上背着一捆柴,用路上捡来的藤条捆着,另一只手上提着一串的收获来的R食,也就是野兔野J,她本来就在往回走了,却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所以加快了速度往回赶,并且发现了进山找她的是谁。

    等见到了本人,袁珊珊依旧困惑地看着站在那里的许言森:“许大哥,你怎会在这里?”

    一边还不紧不慢地往山道上走来,背着柴提着野物,却轻松地跳过一块拦路石,许言森的目光来回地在她脚底下和身上扫过,已经处于失语状态了。

    这真是的是他认识的好兄弟袁卫国的妹妹?娇滴滴的袁家妹子?

    “姐,姐,”袁卫彬体会不到许言森复杂难言的心情,在山道上蹦来跳去,激动叫道,“姐,这都是你打来的?姐,我们晚上能吃上兔R跟JR了?姐你好厉害,哪天带我上山打猎吧?!笨此闾嶙乓淮晕?,这比过肩摔汉子和单手劈砖还来得让他崇拜。

    许言森无语地抽搐嘴角,这姐弟俩都非常人,关注点也跟常人大不相同,但好在袁卫彬的激动叫声让他回过神来,这时候袁珊珊也来到了山道上,许言森顺手接过她手里的猎物,手里猛地一沉,差点没接稳,再度让他差点失语。

    “你……”许言森复杂地看着比他矮了一截的小姑娘,脸红扑扑的,丝毫不见倦色,“这都是你自己打来的?你怎么抓到的?”

    左看右看不见工具,连把柴刀都没带上。

    猎物被许言森接过去,袁珊珊能空出一只手来,脚下一踢,一粒石子飞起正好落进她手里,然后甩手一掷……不远处树梢上的一只麻雀就一头栽了下来。

    许言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