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0章

    许言森叫人吃饭,赵洪军和孟佳华稍稍客气了一下就应下了。

    其他知青对许言森和袁家姐弟俩关系就更加好奇了,比他们以为的更加亲近,否则哪会特地请假跑过来,许言森又特地解释了一下,两家长辈认识,他跟袁家老大又是从小玩到大,所以他这是代袁家老大照顾他的妹妹弟弟。

    三人说笑着往郑大乃乃家走,赵洪军和孟佳华只当吃个便饭,顺便去认个门,再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搭把手的。

    走到院子门口推门进去,两人鼻子一抽,这可是R香味啊,感情他们来吃大餐了?

    袁珊珊正在将切好的兔丁下锅,热油发出滋滋声响,将姜片葱段辣椒这些简单的调料以及R丁一起爆出浓郁的香味来,不说蹲在厨房门口朝里张望的两小,不停地吞咽口水,就是刚进门的三个成年人,也被刺激得不禁咽喉动了动。

    “这是小袁在烧菜?你们什么时候去买的R?我去帮忙!”孟佳华捞起袖子就厨房里走。

    两小蹲在厨房门口捡菜,等荤菜烧好后再炒两个素菜,绝对会是顿非常丰盛的晚餐。

    孟佳华走过时没发现,两人身边还有只死麻雀,麻雀小小的脑袋碎了一半,正是这只麻雀,非常迅速地拉近了袁卫彬和郑学军之间的距离。对于袁卫彬夸张的炫耀,袁珊珊听了也好笑,不过在看到郑学军非常认真地听,两眼不时闪着亮光,渐渐的两只脑袋凑到了一起指着那麻雀嘀嘀咕咕,袁珊珊也由着他们去了,小少年的友情发展不是她能理解的。

    “我……我有只弹弓,等哪天不上工了,我带你到山上打鸟雀?!敝QЬ恢鄙岵坏酶鹑朔窒硭牡?,因为那是他爸爸留给他的,但袁卫彬不一样,因为袁卫彬有个徒手就可以打到野兔野J的厉害姐姐,他检查过野J,就脖子上一个血D,他要是也有这样的本事,他和乃乃就可以有吃不完的R了。

    这个年代,能经常吃到R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好啊,我姐也说下次带我进山,我们跟我姐一起去?!钡?,对袁卫彬同样新鲜。

    “……嗯?!敝QЬ昧Φ阃?。

    孟佳华一进厨房就被里面的兔RJ块给震住了,袁珊珊一边翻炒锅里的爆炒兔丁一边说:“孟姐你来了,快帮我看看火,我现在还不太习惯烧这种土灶?!?br />
    “好,我就来,要大火是吧?!泵霞鸦辖籼聿裆栈鹑?,后面跟进来的许言森,给孟佳华和赵洪军解释了这些R菜的由来,赵洪军这下彻底信了刘志诚跟他说过的话,并且相信了刘志诚没有半分夸大,顿时看袁珊珊像看吃不完的R山似的。

    “行啊小袁,下午老赵跟我学刘志诚那些话时,我半信半疑,现在我服了,你这叫人不可貌相,你说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家,说出去谁会相信你天生神力,感觉这东西只有小说故事里才会有的?!泵霞鸦邮苁率岛笮ψ糯蛉?,谁让袁珊珊长得偏向南方人的娇小,看上去又单薄,“我说你们两个男同志就不要在厨房里凑热闹了,赶紧出去等吃的吧,这里有我们女同志就可以了?!?br />
    “哈哈,行,你们忙,要人烧火的话,叫我们一声?!背坎凰愦?,不论是赵洪军还是许言森,个头都不矮,往厨房里一站顿时觉得空间都狭窄了,赵洪军识趣地拉上许言森出去说话。

    走过郑学军时赵洪军拍拍他的脑袋,他记得这个孩子的,年纪小却比有些大人还卖力气干农活:“咱们有缘,名字里都有个军字?!?br />
    两人去跟郑大乃乃打过招呼后,就在院子里转圈,看到了后面新开的菜地,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开的:“你这妹子能干着呢,这才半天时间,里里外外都收拾妥当了,就怕到时上工干起活来,把我们这些大老爷们都比下去,那可就好玩了?!?br />
    许言森不知怎的就想到袁珊珊那手漂亮的掷石子S麻雀的动作,眼神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柔和了下来:“那老赵你可得当心了,有珊珊在,你想偷懒也不行,好在我不在你们坡头村?!?br />
    赵洪军不平地给了许言森一拳,然后两个大男人就蹲在菜地边说话,不知谁摸了两根烟,给点了抽起来。

    “这下你不用担心你袁家妹子在咱们村受欺负了吧,不过我们院子里的那位女同志,你也得留意着,别真让她弄出事情来,趁早把这事办妥了?!敝灰厦嬗卸ㄐ粤?,下面再折腾也翻不出花样来。

    许言森弹了弹烟灰,嘴角翘了起来:“本来要费些工夫,可现在有珊珊这么一出,事情就好办多了,过两天我就把这事给落实好了?!?br />
    赵洪军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许言森指的是什么,指着他笑着摇头,不过这么一来事情的确好办多了,许言森这人看着一本正经,其实脑子活络着呢,他笑意不止:“那你工农兵大学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许言森将烟头在土里捻灭,眉宇间没有丝毫Y郁之色:“谁爱去就谁去吧,我老实在农村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现在看看,这里反而比城里清静,外面到现在还闹个不停,就是工农兵大学里也免不了。等过几年风头过去了,也许不用这名额,我们就都能回城了?!?br />
    说着抬手拍拍赵洪军的肩,不知为何,下午袁珊珊的表现,让他对未来的信心又增强了几分。

    赵洪军狠狠抽了口烟,烟雾喷出来,使得他的眼神更加茫然,身处局中,又有几人能看得清未来。

    两人又压低声音说了些对于局势的看法,和外面传来的各种小道消息,忘了时间,还是袁卫彬跑到后面来叫两人回去吃饭,两人才傻乐起来,蹲在这里说话,腿都给蹲麻了,自找罪受。

    “走,回去吃R去,今天可多亏袁妹子,能够敞开来吃R了,不过我说老许啊,小袁真是你妹子???”赵洪军朝许言森暧昧地笑了笑。

    许言森摸头:“当然是妹子啊,我跟他们大哥卫国是什么关系,那是从小一起穿开档裤玩大的,你看着吧,卫国知道他妹妹弟弟在我这边,马上就会一封信追过来了?!?br />
    赵洪军笑了笑,不说了。

    许言森被笑得有些心虚,可他要心虚个啥???

    饭桌从厨房里挪到了院子里,赵洪军他们回来时,菜已经端上桌了,大盆的酱烧兔块和酱烧J块,看得他心动不已,口水直吞,就想伸手捞一块先尝尝,被一旁的孟佳华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洗手去!”

    “军军!”袁珊珊端了个大碗从厨房里出来,上面堆了不少R块和素菜,“这给你乃乃端去,特地留锅里炖得烂一些的,饭也挑的软和的,快去,回来就开饭了!”

    “……嗯?!敝QЬ庸?,闷头就往堂屋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