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2章

    许言森在墙根处将自行车停好,这是他下乡C队后添办的一个大件。

    转过身,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道:“原来是王同志,不知王同志找我有什么事?”有什么事就当面说吧,许言森看了眼赵洪军,后者识趣地留了下来,否则事后这家伙肯定饶不了他。

    孟佳华看了眼这架势,朝两人点了点头,先回去烧水洗漱去了。

    另两个蹲房门口纳凉的男知青,一瞧这情形吹了声口哨,谁让许言森行情太走俏,新来的女知青也瞧上他了,所以他们就不留在外面当电灯炮了。不过吧,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很希望搬出去的是这一位,留下来的是袁珊珊,每日进进出出看到她,一天的心情都会比较愉悦。

    其他人的避开让王春丽很满意,但这个赵洪军怎么回事?怎么赖在这儿不走了?王春丽皱了下眉头提醒道:“赵哥你是不是……”

    “王同志,事无不可对人言,”许言森开口打断她的话,不给她说出让赵洪军回避的机会,“其实有什么事王同志和老赵以及孟同志说更加合适,有什么情况他们可以向公社领导反应,虽然是我接了你们过来的,但因为并不在一个村子,工作上并不方便?!?br />
    赵洪军听着许言森一本正经地糊弄人,两手C裤兜里闲闲地站在那里,黑夜里朝天翻了个白眼,没看小袁这边有什么事,马上请了假冲过来了。

    王春丽不知听没听出许言森的推脱之辞,却在心里把赵洪军给怪上了,当着另一个人的面,有些话她实在没办法说出口,因为她本意是想提醒许言森别被袁珊珊那个狐媚子给骗了,没看韦建明后来眼睛就擦亮了,跟她坚决划清了界限。

    王春丽还想偷偷给赵洪军使眼色,可赵洪军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没有接收到她发送的信号,她只得改主意说:“我想找许同意探讨一下革命队伍的纯洁性问题,要如何对待混入革命队伍里的坏分子,比如黑五类分子和他们的子女,我找许同志商量,是因为我们是一起从丰城过来的知青,我认为很有必要……”

    “王同志,”许言森再次出声,那幽幽的语调听得赵洪军差点喷笑起来,“这个问题我不适合同王同志一起探讨,王同志来得晚可能不知道,我的工农兵大学名额之所以被撤,就是因为我的家庭成分不合格,不过我对组织上并没有怨言,这个名额的确应该给更加合适的革命同志,我愿意留下来接受组织上的监督和改造。王同志,明早我还要早起回去,先去休息了?!?br />
    说完就不管怔在那里的王春丽,走到赵洪军身边,拉着他一起回屋,心里在咬牙,让这家伙看他笑话了,别以为他没看到这家伙憋着的笑劲。

    王春丽的确风中凌乱了,她猜想过各种情况,唯一没料到的就是许言森的家庭成分问题,这怎么可能?她是不是听错了?在她看来,许言森同志分明是位非常优秀的革命青年,怎会有这样大一个污点?

    所以,她是应该牺牲自己努力挽救一个大好失足青年,还是坚决划清界限,与这样的人离得远远的,免得自己的纯洁性受到玷污?

    可无论哪一种选择,她都没有将许言森本人的意愿考虑进去,也许她以为只要她做出决定,许言森只有听从的份?

    独自站在院子里喂蚊子的王春丽,在这一刻心态上也发生了些不为人知的变化,之前觉得许言森十分优秀,她需要付出努力才能去接近,这一刻却觉得自己能有资格俯视许言森了,凭家庭出身,她就能踩许言森一个头。

    关上房门,赵洪军看着像是逃过一劫的许言森揶揄道:“别人是红颜祸水,到了老许你这儿,应该改成蓝颜了?!?br />
    同一屋的吴威噗哧一乐,一边挠胳膊上被蚊子叮咬出来的疙瘩一边说:“老许也跟我们匀匀啊,真是涝的涝死,旱的旱死,赵哥你说是不是?”

    许言森在女知青和本地未婚姑娘里有多受欢迎,有眼睛的都看得到,叫吴威看得眼酸,谁让他生得瘦不拉叽,干起农活来连有些姑娘都比不上,人家一个小姑娘挑起担子来都能甩他老远,所以不论是在知青里还是本地找个媳妇,在他这儿可就是件难事了。

    “行了,你们也别笑话我了,我如今的家庭成分放在那里,人家现在心里指不定怎么笑话我呢,赶紧洗洗睡吧,待在外面喂蚊子???”说着一巴掌拍死一只蚊子,这动作顿时让他这带上点仙气的大好文艺青年,跌回了人间,白衬衫也挡不住同样会被蚊子叮咬的事实。

    ***

    一夜无梦,天还没亮袁珊珊就起来了,精神抖擞,有R吃的效果果然杠杠的。

    这个时间点村子里还没动静,袁珊珊在院子里活动了下手脚,就利索地……翻墙上山去了。

    昨晚孟佳华去洗碗收拾厨房的时候,许言森将她叫到一边说了会儿话,许言森的话比较隐晦,直白地翻译出来那就是,让袁珊珊打几只野物,由他拿去送人,将他们的情况迅速敲定下来,省得被人钻了空子。

    许言森本想让她明后天抽个时间上山,袁珊珊却说,明天一大早就可以,到时候她给许言森送去,让他在路边等着就好,说实话,就算袁珊珊说得如此自信,许言森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总是会被袁珊珊表面那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娇滴滴的模样蒙骗。

    天还没亮,山里更加黑暗,无怪许言森会担忧,就是经验丰富的老猎户也不会选在这个时间上山,可对于袁珊珊来说,看路的并不是她的眼睛,而是她的异能精神力,上山下山的速度不见变慢,反而比昨天所花的时间更短,因为没有探索新路,就按照昨天走过的路线重走了一遍,将碰到的野物全给撸了回来。

    所以,半个多小时后,穿着长袖长裤的袁珊珊又出现了山脚下,身上沾了不少露水,两只手上都提了一串野物,装在了早准备好的蛇皮袋里,她不知道许言森需要多少,所以有多少带多少,和昨天相比只多不少。

    她还发现一处野猪活动后留下的痕迹,只可惜没时间了,早上也不方便,否则可以将那窝野猪整个端了,不过留在那里最后还是会成为她的腹中餐。

    许言森心里惦记着事,也一早就起了,跟还在梦中的赵洪军说了一声,就推了自行车出了知青院,站在通向村外的路边时,还有些后悔昨晚怎就鬼迷心窍地同意了袁珊珊的做法?自行车停在边上,许言森转动了一下手腕上的海鸥机械表看了下时间,不能这样傻等了,得去看看才行。

    可没等他提脚往郑大乃乃家方向走,就看到一个身影快速向他这边移动,走的也是条偏僻人家少的小路,很快,借着麻麻亮的天光,他看到那人影正是让他担心的袁珊珊,提着的心顿时落回了原位,等再看清她手中提着的两个袋子里,不由失笑,这丫头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往后不是他来照顾这姐弟俩了,而是和袁卫彬一起受她照顾了吧。

    “许大哥,等急了吧?!痹荷喝徊恢硌陨暗男那?,开心地跟他打招呼,自己动手准备将两个袋子绑车后面。

    “我来?!毙硌陨庸渲幸恢?,掂了掂份量,两只加起来可不少,用来送人足够了,这样的袁珊珊让他也有种无力和无奈感,可过后看着她嘴角却情不自禁地翘了起来,这丫头,让人真拿她没办法啊。

    “你回吧,等着我给你送消息,不会太久的?!毙硌陨缟献孕谐?,朝袁珊珊挥挥手,蹬起了脚踏。骑出去一段距离,回头看到袁珊珊还留在原地,又伸手朝她挥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