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2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4章

    孟佳华来找袁珊珊时, 她正在坡地上种玉米, 袁卫彬这两天跟在她后面, 就跟着将种子丢进挖开的坑里, 这活轻省不少。

    孟佳华看得感慨不已, 有关袁珊珊能干的话她这几天听了不少,于是, 王春丽这个看上去不显娇气的女知青, 硬生生被袁珊珊给衬托得娇气无比了。

    其实要孟佳华说, 王春丽这样的表现才属于正常的,她和唐芸刚过来的时候不见得比王春丽好多少,这次又赶上夏种大忙的时候,从没下过地的人,下晚从地里回来后, 肯定要浑身酸疼, 第二天连床都爬不起来。

    王春丽处处要跟袁珊珊别苗头, 现在被衬托成娇气的姑娘, 也难怪王春丽现在一听人提到袁珊珊,那脸色就难看得紧, 不过这也有一个好处, 就是这姑娘没有精力折腾其他事了, 让收了工回去的他们耳朵清静不少。

    “孟姐,你怎么来了?”袁珊珊放下手里的农具走过来, “是有什么事吗?”

    “对, 刚刚罗书记过来通知了, 下午收工后去大队里开个会,就我们知青和队里领导。怎样,小彬这几天还习惯吗?”看袁卫彬后面也走过来,孟佳华看看他脸色问,看看这姐弟俩也是稀罕,姐姐干的活多,却依旧白白嫩嫩的,袁卫彬属于照顾对象,可明显比他姐晒黑了一圈,不过看着精神状态比王春丽好很多。

    袁卫彬咧嘴害羞一笑:“孟姐姐,我姐和军军都有帮我?!彼栽倏嘣倮鬯膊缓靡馑冀谐隼?,想偷偷抹眼泪也怕被军军发现笑话他,他姐说,忙过这段时间就会轻松多了。

    孟佳华摸摸袁卫彬脑袋,对小少年也是很怜惜的。

    “谢谢孟姐过来通知我们,收了工我带彬彬一起过去?!痹荷汗烂攀切硌陨潜咝卸薪峁?。

    “不用那么急,回去洗漱一下再去也没关系,我们都这样。你们忙吧,我先回了?!蓖ㄖ孟?,孟佳华挥挥手就走了,从罗书记的脸色来判断,她不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所以定定心心。

    接下来袁卫彬话多了不少,家里他是老小,别人也当他是孩子看待,现在通知他也要去开会,顿时觉得自己是大人了,心里美滋滋的,手里的活也不觉得累人了,时间也觉得过得快了不少,袁珊珊很有耐心地跟他一应一答,偶尔回过头看看,觉得小少年后面有根尾巴甩啊甩的,忍俊不禁。

    收工回去,一路上跟不少人打招呼,能干又力气大的姑娘在农村比其他地方还要受欢迎,郑学军和罗晓桐也过来跟他们汇合,袁卫彬忍不住又跟郑学军将要开会的事说了。

    “那你跟珊珊姐去开会吧,晚饭我跟乃乃来做?!敝QЬ跃醯亟庸龇谷挝?,这几天都是袁珊珊抢着做的,而且说老实话,珊珊姐做的饭菜比原来好吃许多,他只知道把饭菜煮熟,乃乃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味觉也差,所以也没比郑学军的手艺高到哪里。

    “估计开不了多长时间的,军军你洗好了等我回去做也一样的,晓桐你说是吧?!痹荷核?。

    “叫你们下工就去???那肯定是的,要是时间长的话,肯定会叫你们吃好晚饭再过去的?!甭尴┒源謇锏氖虑楸冉鲜煜?。

    “呸!死老太婆居然弄了个狐媚子回去,也不怕把自己孙子给带坏了!”一个带着恶意的声音从稍远的地方飘进袁珊珊耳朵里,虽然这话里没指名道姓,可那股恶意冲着自己这边来的,不用说那个狐媚子就是指自己了。

    袁珊珊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四五十岁打扮得有些邋遢的村妇,和另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媳妇唾沫横飞地说着什么。

    “珊珊姐你在看什么?”罗晓桐跟着一起看过去,耳力没袁珊珊厉害,所以那话没听到,可看到那边站着的人却皱了皱眉头,“那是咱们村的桂花婶,珊珊姐,你要是碰上了,少听她胡说八道?!?br />
    看郑学军跟袁卫彬在说话,罗晓桐将袁珊珊拉到一边,低声解释了一下这位桂花婶子的身份,原来跟郑学军还是近亲,却不知道在村子里撕了多少回了,说是仇家也差不多了。她男人跟郑学军的爸爸是隔房的堂兄弟,可郑学军爸爸没了后,就属这家闹得最凶,要不是有村里出面调解,还有郑大乃乃威胁说要吊死在他家门口,只怕还要闹个没完。

    “哼,桂花婶子看珊珊姐你们搬去了军军家里,肯定背地里跟那些长舌妇说不好听的话了,你们不要放在心上,要是说了什么,你告诉我或者直接告诉我爸,让我爸去解决?!甭尴┦侵苯诱驹谥4竽四撕途槐叩?,觉得那几家人太坏了,“你还要小心桂花婶子的那个儿子,整个懒货,被桂花婶子给惯得不像样?!?br />
    “我知道了,要是惹我了,我直接拿块砖头敲碎了给他们看?!痹荷核敌Φ?,惹得罗晓桐哈哈笑。

    袁珊珊听了心里也咂舌,能把郑大乃乃那样要强的老人,给*得放出那样的狠话,可见这人也够极品的,不过最好别跑来惹她跟彬彬,她的异能可不是只会用来抓野物的。

    回去后洗漱了下,跟郑大乃乃打声招呼,就跟彬彬出门了。

    还是大队办公的院子,远远就看到赵洪军和刘志诚两人跟门神似的,站在门两边说着话,看到袁珊珊过来了,赵洪军就回味起那晚吃的一顿R,觉得口水分泌过盛,许言森那家伙,怎不再抽空过来了呢?他过来了自己也有借口过去蹭饭了。

    “小袁,小彬,你们来了,快进来?!闭院榫肿抛旖腥?,刘志诚觉得赵哥脸上的笑容特别大,脸晒黑了,显得一口牙也白得很,晃得人眼花。

    “赵大哥,刘大哥?!痹辣蚋潘阋黄鸾腥?。

    “走,走,一起进去?!绷饺艘膊坏泵派窳?。

    开会的房间里事先点了艾叶和蒲棒熏蚊虫,这会儿的烟散了不少,可也不能把蚊子全都赶跑了,所以过来的人都有准备,穿了长袖长裤,又带了把蒲扇,可以赶蚊子,也可以扇风,袁珊珊姐弟俩也各带了一把,是走前郑大乃乃塞过来的,老人家有经验。

    知青院里的女知青到得最晚,四人分成了两拨,孟佳华和唐芸一路说着什么,王春丽和苏凤林的关系,看着也无比亲热。王春丽进屋时看到袁珊珊,特意挺了挺胸膛,感觉像是要跟袁珊珊示威似的。

    袁珊珊看得莫名其妙,拉着袁卫彬跟孟佳华坐到一边,靠着窗户的位置,好歹有些微风送进来。

    唐芸这回看到袁珊珊居然没甩脸色,还朝她点了点头算打招呼了,换了个人也许会有受宠若惊的感觉,袁珊珊倒宠辱不惊。

    大队里几个干部陆续走了进来,罗长树咳了一声开口:“人齐了就开会了,早点结束大家也要回去做晚饭?!奔溉嘶ハ嗯隽讼峦?,发言的事就交给罗长树了,他又继续说,“这次把大家集中起来是为了传达公社里的精神……”

    袁珊珊轻轻摇着扇子,嘴角带着笑意,让人看着就舒心,惹得坐后面的吴威和汪斌李新成他们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袁卫彬跟坐课堂里听课似的,竖着耳朵听得特别认真,可等到点到他和他姐的名字时,一下子慌了起来。

    袁珊珊早有意料,拍拍他的手让他继续听下去,顺便瞥了王春丽一眼,果然看到她两眼放光,特别激动的模样。

    王春丽得意地看了眼袁珊珊和袁卫彬,在大队干部里无处下手后,她就写了封揭发检举信,只不过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因为这几天队里赶着要将夏种的任务尽早完成,这种信她也不可能托他人代寄,必须自己亲手寄出去才能放心。

    “……以上,大家都听明白了吗?今年的知青袁珊珊和袁卫彬两位同志,要每月按时向公社知青办交一份思想报告,要有一定的思想认识深度,在座的每位知青同志和我们大队,都会认真地监督你们?!蔽募翊锿旰?,罗长树温和地看向袁珊珊姐弟俩。

    袁珊珊拉着袁卫彬起来表态:“是,我们坚决听从组织上的安排,一定会认真地完成思想报告,也欢迎大家的监督,有什么做不到位的地方,请大家立即指正?!?br />
    “这不对!”

    与自己料想的完全不同,王春丽脑子一懵,就尖声叫了起来,在这只有十几人开会的房间里,显得特别突兀,将坐在最后面头碰头说话的吴威几人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他们哪有认真听,反正这样的会议传达的精神都差不离,真要有什么紧要的事,会后问一下赵洪军和孟佳华就可以了,在农村C队时间长了,也能将积极进步青年改造成老油子。

    “原来是王春丽同志,王同志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我们大队干部会将每一位同志的看法如实反映上去?!甭蕹な髯炖锼底趴吞谆?,至于上面怎么回应就不是他们大队能做主的了。

    王春丽叫出来后看到其他人目光唰唰地投过来,脑子也稍稍冷静了一下,深吸了口中气准备酝酿一下,结果看到袁珊珊冲她看过来,并且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就是这抹笑,犹如火上浇油一般,噗的一下将她的火气点爆了,再开口声音拔高了好几分。

    “我有什么意见?我有大大的意见,你们这是公然的包庇纵容,我要揭发你们,这种反动分子家庭出来的小反动分子,就应该隔离审查,游、行批、斗,袁珊珊你个贱人,我告诉你,有我王春丽在,你的Y谋诡计休想得逞……”袖子都捞起来了,脸红脖子粗地指着罗长树等人与袁珊珊尖声叫喊。

    坐在王春丽旁边的苏凤林见她跳出来,心里正高兴,可一看她这副恨不得冲过去将袁珊珊打杀了的模样,也唬了一跳,过了,太过了,没看到其他人异样的眼神?过了反而会将其他人推到袁珊珊一边。

    苏凤林着急地拉扯王春丽的衣角,低声提醒她注意场合,这副模样,让人一看明显是寻私报复,站不住立场的:“小王,你冷静一些……”

    “还有你,苏凤林同志,”王春丽一把把苏凤林拎起来,“你来告诉罗书记他们,这贱人是怎么收买勾引其他人的,还有知青院的其他人,孟佳华,唐芸,赵洪军……他们平时是怎么思想堕落的,苏凤林同志,你不要怕,大胆地将他们揭发出来,他们休想一手遮天……”一个个数落过来,连平时不太显存在感的汪斌和李新成也没能逃得过。

    苏凤林额头青筋直跳,王春丽吃了枪子药了将她也拖下水?刚刚还跟王春丽要好得像亲姐妹的,转眼就愤怒地一把将王春丽推开,身后的凳子哗啦倒在地上:“姓王的,你疯了?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妒忌袁珊珊长得比你好看,有人护着,许言森也对她另眼相看就是看不上你,还有你偷偷摸摸写的检举信,别以为背着我我就不知道,这会我不开了,你们跟这疯子说去!”

    平时怎么做是一回事,这回被王春丽当着其他知青的面将脸皮扯下来,苏凤林也羞得满脸通红,不敢看孟佳华他们的脸色,踢开凳子吼完就冲了出去。

    被大力推开的王春丽撞在墙上,那力道大得足够让她的脑子清醒了许多,刚刚发生的一幕清晰地呈现在她脑子里,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清楚地记得,再看向整个屋里的人,都错愕地看向她,脑子的那根弦也崩了:“啊——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不,是她,”忽然伸手指向袁珊珊,她记得袁珊珊朝她笑了一笑,对,就是那个笑容,让她头脑一热就把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明明想说的并不是那些。

    “是她搞的鬼,她有鬼——”

    “够了!”孟佳华快被这两人气炸了,“你一口一个贱人、勾引的,这是知识青年说得出来的话吗?我看要做深刻检讨思想认识的,也应该包括你王春丽同志,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赵洪军他们赶紧收回惊愕见鬼般的目光,这要是男同志,他们能冲上去打骂,可这换了女同志,可处处束手束脚了,这让原来还想观望观望的两位男知青,也赶紧将这念头打住了,还是赶紧跟这种人划清界限,他们见识过村妇撒泼骂架,这王春丽的功夫也快修行到家了。

    罗长树他们震惊过后也尴尬得很,这事要怎么处理?朝郑常有他们使眼神,让他们赶紧说点什么啊。郑常有能怎么办?他对付女同志也不擅长啊,是能打还是能骂?换个老娘们上来还差不多,就是委曲了小袁姐弟俩,这王同志实在不像话!

    见一个个避开去,罗长树只是硬着头皮站出来:“咳,咳,会议精神我已经传达了,我看大家累了一天精神有些恍惚了,会议就到此结束吧,大家赶紧回去吃饭休息,养足精神明天继续上工。散会!”

    这是将王春丽的失常发疯说成因劳累导致的精神恍惚了。

    大家陆续从屋里出来,袁珊珊被孟佳华和唐芸一左一右护着,袁卫彬则被赵洪军带着,姐弟俩被当成了重点?;ざ韵?,没一人怀疑王春丽的失常与袁珊珊有半点关系,无非是她自己私怀愤懑,没看到袁珊珊的处理结果如她的意,就当作发作起来了。

    毕竟刚过来王春丽处处针对袁珊珊,他们都看在眼里。

    最后屋里就剩下王春丽一人,很快从里面传来呜呜哭声,听得人J皮疙瘩都起来了,要是天色再暗点黑点,这更符合有鬼的场景吧。

    罗长树和郑常有互相看看:“这让女同志单独留在这里也不是一回事,不如叫上几个人过来看着点吧?!?br />
    “行,我叫我媳妇过来,唉,就怕她知道怎么回事,这脾气……”郑常有知道自家媳妇喜欢小袁,知道王春丽是怎么数落小袁的,还不得当场炸了。

    “先说清楚,把人安抚回去,别在咱村里出了事?!甭蕹な饕餐诽?,对待女同志,真是重不得轻不得,就是村里的那些小媳妇,有些事情处理起来也要命,而这外来的女知青,就要更加谨慎。

    听到罗长树他们的决定,孟佳华也更放心地将人拉出了院子,和唐芸一起绕路将袁珊珊姐弟俩往郑大乃乃家的方向送。

    向来对袁珊珊没好脸色的唐芸,今晚居然也干巴巴地劝人:“我看这王春丽脑子就是个脑子拎不清的,这样一来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她以后在坡头村还有好日子过?不就是工人阶段出身,我看她恨不得拿个喇叭成天喊给别人听了,其实只要堂堂正正做人,谁又比谁灵魂高贵?”

    “是啊,你不用在意王春丽怎么说的,这文件是县里和公社里一致通过的,她没这个本事将这些全推翻了。不说这些了,夏种快忙完了,到时候咱们聚餐吃顿好的?小袁,你跟小彬必须参加啊,最不能缺席的就是你了,哈哈?!泵霞鸦Φ鹘谄?。

    袁珊珊感激道:“没问题,到时候我给你们加餐。你们别送了,你们都站在我和彬彬这边,我们怎么也不会想不开,你们也赶紧回去准备晚饭吧,饿了一下午了?!?br />
    “行,有事到知青院找我们,让军军来叫我们也成?!泵霞鸦环判亩V龅?。

    “好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