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2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5章

    “姐, 真的没事了?”等人都走了, 袁卫彬向他姐求证道, 别人说一千道一万, 也不如他姐一句让他有信心。

    袁珊珊摸摸他脑袋, 就怕刚恢复了些少年生气的弟弟,经这一仗又缩回壳子里, 所以跟他透露了些内情, 也就是许言森带着她打的野物走人情的事。经历了这么多事, 袁珊珊也不可能再将袁卫彬往天真方面培养。

    袁卫彬恍然道:“原来是许大哥帮我们的,可是,姐你什么时候上山打的野物?我怎么不知道?”这些内情果然比任何话语都更有安抚力量,所以今天发生的事并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心里一块石头落下来, 关注点又转移了方向, 瞪着眼睛看向袁珊珊。

    “哈哈, 你那时还是睡梦里呢, 是我那回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进了趟山,回来的时候你才刚刚起床, 忘了?”

    “珊珊姐, 小彬, 你们回来了,”郑学军听到外面的笑声, 过来给他们开门, “没什么事吧?”

    “没事, 就每个月写份思想汇报?!痹荷呵崦璧吹厮?,“肚子饿了,我来做晚饭?!?br />
    这次短暂的会议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最受冲击的就属于知青院,等孟佳华他们回去后,就发现苏凤林正在从屋里往外扔东西,不用细看,他们就猜到了扔的是什么,之前好得跟一个人似的,现在一下子闹崩了,恼羞成怒的苏凤林怎可能再跟王春丽一个屋里住着。

    看到孟佳华他们回来,苏凤林尴尬地看着他们,平时嘴巴挺伶俐的,现在却笨拙得不知道怎么解释,难道说那些话不是她背后告诉王春丽的?她敢说也没人会相信。

    “我……”

    “哼,一丘之貉!怎么?敢做不敢当了?”唐芸毫不留情地堵住她的退路,早就看不惯这苏凤林了,以前她和孟佳华都不理睬她,她也没地方蹦跶,现在来了个臭味相投的王春丽,没看这几天都特别活跃。

    苏凤林刚刚还心虚想辩解,现在被一通骂,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一手叉着腰就说:“你那点破事自己做得出怎就让人说不得了?成天跟个资产阶级小姐似的,眼睛长头顶上了,就算你长得跟朵花儿似的,可你男人照样不要你跟了别人了,你就是想倒贴,可人家如今都领了证结婚了,谁还看得上你个破鞋……”

    “啪!”

    原本几个男知青都避了开去,女知青吵起架来虽没有村里的泼妇那么惊天动地,可也掺合不得,以前早有过教训了,谁搅和进去不但落不到好,还要惹一身S,何况唐芸这件事是她以前的对象做得不地道,他们都很同情唐芸的,也觉得苏凤林不该将这种事拿出来八卦,可没想到唐芸直接就轮了苏凤林一个结实的巴掌。

    想劝架的孟佳华看懵了,男知青也好不了多少,同样被打懵了的还有当事人苏凤林,可很快脸上火辣辣的痛意唤醒了她,不敢置信地尖叫起来:“你这贱人,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跟颗炮弹似的向唐芸冲过来,两手齐齐上阵要去抓挠唐芸,孟佳华吓得赶紧跑过去,从后面拦腰抱住发疯的苏凤林:“唐芸,你快回屋,苏凤林,你还想闹到什么程度?”

    唐芸站在那里倔强地看着拼命想冲过来的苏凤林,孟佳华都差点被绊得摔倒,就是胳膊上也被她的指甲挠到了,看了会儿,唐芸大步向自己屋里跑去,“砰”的一声将门狠狠关上。

    ?;獬?,孟佳华赶紧将苏凤林放开,胳膊上被挠出几道血痕了,孟佳华疼得嘶嘶叫,没好气地冲还不依不饶向唐芸房间跑去的苏凤林吼道:“苏凤林,你再不积口德,连我也想打你,这里谁也不欠你的!你要跟唐芸算账,那一起把我们的账一起算算!”

    “哇,我说了什么了?”苏凤林还哭上了,“我算知道了,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孟佳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时跟唐芸一起孤立我,瞧不起我,也不看看姓唐的什么臭德性,以为谁都欠了多少钱似的,我怎就不能说了?呜呜……”干脆蹲在那里嚎上了。

    孟佳华无力地甩甩胳膊,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一个大院里的知青之间,同样如此,她还能怎样?还能将苏凤林以及王春丽这样的给赶出去?

    她郁闷道:“做饭去,谁来给我烧火?!?br />
    吴威忙说:“我来吧?!北疽捕运辗锪盅岱车媒?,可一看她这哭嚎上了,又不知道咋办了。

    厨房里在做晚饭,没事干的男知青要不钻屋里,要不就洗衣服之类的找事情做,没谁去劝苏凤林不要哭了。赵洪军也不爽,谁乐意自己的事被人在背后向别人捅了,还添油加醋的,谁还没有过做蠢事的到时候。

    最后,哭累了的苏凤林只得自己一人回屋,继续收拾房间,平常大家挤一张桌上吃饭,可这晚就在厨房里盛了端回自己屋里吃了,等王春丽回来,面对的就是自己铺盖被丢出来的局面,只得又重新搬回原来的房间,没人出来帮忙,就连碰巧出来去厨房倒水的吴威,看到她也尴尬地笑笑,赶紧一头钻厨房,再蠢王春丽也知道自己被其他知青孤立了。

    王春丽眼睛红肿着,她比其他人更郁闷更加憋屈,为什么没人愿意相信她?

    那时候说出来的话根本不是她原本想说的,可为什么看了眼袁珊珊那贱人,就头脑一热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向来以工人阶段出身为荣坚定唯物主义信念的她,想起那一刻的感觉,脑子里又冒出家里乃乃以前讲过的鬼怪的故事,突然浑身一寒,毛骨悚然起来。

    袁珊珊很满意今晚的效果,这比打口水仗更加粗暴简明有效,精神力异能可不止光会弄晕野物,让它们乖乖送上门来,同样还可以给精神力不如自己的人下暗示,就算王春丽有所怀疑,可她敢嚷嚷出来吗?这可是个破四旧的年代,宣传封建思想可不比黑五类的结果好多少。

    白日继续上工,偶尔碰到其他知青,也发觉了他们之间气氛的怪异。

    知青们没有将内部矛盾往外传,可禁不住那一晚吵闹的声音有些大,被其他人听到了,于是便被村人八卦上了,袁珊珊还是从罗晓桐那里听到的,罗晓桐听自己老爸回去后抱怨了当晚的事,罗晓桐原来就不喜欢苏凤林,更愿意接近孟佳华,对唐芸虽接触不多,但也没恶感,她的事情有些耳闻,这回听到了更加详细的版本,也只有同情的,却觉得苏凤林跟王春丽两个都是搅屎G。

    罗晓桐在安慰过袁珊珊后才说了她听到的消息:“……听说唐芸打了苏凤林,乖乖,没想到唐姐这回发威了,要我说就苏凤林这样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活该被打。你听说了没有?咱村里有些上了年纪的人说了,那晚上王春丽好像鬼上了身似的,嘶!不会真的这么邪乎吧?”

    袁珊珊笑道:“你好歹也初中毕业了,怎么也信这一套?别忘了你爸可是党员同志啊?!?br />
    罗晓桐赶紧嘻嘻一笑作闭嘴手势,可眼里流露的好奇目光,袁珊珊又怎会看不出她想八卦的心情。

    “袁珊珊,有你的信件,快去大队里领去?!庇腥死赐ㄖ?。

    “哎,就来?!?br />
    “你快去吧,今天的活不重?!备弥值幕局窒氯チ?,这个夏种总算要结束了,罗晓桐知道她这是第一次收到家人的来信,所以催促道。

    袁珊珊顺路将跟军军一起的袁卫彬也叫上,后者果然一听有他们的信,一溜小跑地过来了。

    “姐,你说是咱爸来的信,还是大哥的信?”袁卫彬眉飞色舞道,恨不得能飞到大队里把信拿到手。

    “可能一起来了吧?!闭饽甏ㄑ毒褪锹?,一封信一来一回路上不知道要耽搁多少天,她推算了一下,也就这两天应该有信了,如果袁父那里情况还好的话,那接下来就要准备请假去探望了。

    姐弟俩一共领到三封信,其中两封塞得鼓鼓的,最后一封薄的,一看便知是邻居赵阿姨寄过过来的。

    “回去再看吧?!痹荷翰挥镁窳?,手上捏一捏就猜到里面除了信,还有其他的零碎物件,除了钱和粮票之类的不会是其他了。

    回去后袁珊珊才将三封信分别拆了,果然来自袁大哥的信里倒出不少票子和纸币,光看这些就觉得袁大哥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积蓄掏光了,给这姐弟俩寄过来。

    将这些推在一边,袁珊珊将专门写给袁卫彬的两封单独交给他,自己也先打开了袁父的信。

    姐弟俩安静地各坐一边,神情虽有些不一样,但此刻显得异常和谐温馨。

    袁父信里说,在收到他们信之前就已被告知下乡C队的事了,袁父很高兴女儿这样的安排,要是晚一步,袁父也会有信回去,劝袁珊珊带上袁卫彬先找个地方避开丰城的风头,所以袁父在信里很直白的表扬了一下女儿,此外让他们在农村要踏实地待着,农民身上有许多值得他们学习的闪光点,同时还能改造他们的身体,培养他们的意志与吃苦耐劳的精神,要坚信党和国家,他们一家会有团聚的时候。

    后面又花了不少笔墨叮嘱他们生活方面的事宜,比如天热也不可贪凉,山里夜里温度低,要记得盖被子,不要不舍得花钱,袁父说他会想办法的,之前是严父,现在则一字字一句句充满了慈父的关爱,袁卫彬那里,袁父则叮嘱他要听姐姐的话,不可调皮,不可挑食,也不可娇气,因为他是姐姐身边唯一的男子汉了,以后要担负起替大哥和爸爸照顾姐姐的责任。

    身体里属于袁珊珊的感情涌了上头,袁珊珊也忍不住红了眼眶,眼前浮现出一个严厉却又不失慈爱的中年男子身影,过去袁父一直是严父的形象,如今她和袁卫彬都没有了母亲的爱护,袁父将这责任一起担了。

    袁珊珊从这封信里能看到更多,从字迹上看,有的地方是一气呵成,有的地方,却停顿了许久不敢下笔,流露出袁父的担忧与愧疚。

    “啪嗒!”

    袁珊珊看到袁卫彬眼泪滴落到信纸上,又连忙低着脑袋擦去,袁珊珊拿起袁大哥的信走了出去,留袁卫彬一人在屋里,可以尽情地发泄情绪,袁父的这封信对袁卫彬来说如同及时雨,她说得再多也不及袁父在信中的话语,有袁父的信,袁卫彬也可以彻底放下心里的过结了。

    袁大哥的信与袁父不同,开头部分的字迹有些潦草,到后面才渐渐稳定下来,将自己的情绪沉淀好。袁大哥将自己的担忧尽数在信里写了,有对同胞亲妹妹的,也有对最小的异母弟弟的,虽然对袁卫彬的感情因为相处时间少不如袁珊珊来得深,但对他的担忧只多不少,担心他受后妈影响过多自己走不出来,在袁大哥看来,只要小弟没有跟着后妈离开与他们划清界限,就永远是他和珊珊的弟弟。

    袁大哥说,本来攒了探亲假准备今年回丰城的,现在看来丰城不能回了,他看看能不能争取来坡头村看妹妹弟弟,如果袁珊珊能去探望袁父更好,他就担心袁父信里会报喜不报忧。

    他又写了信给许言森,让袁珊珊有麻烦尽管去找他,如果许言森不肯帮忙,看他探亲的时候不去狠揍他一顿,以前许言森就打不过袁大哥,现在一个在部队当兵一个在农村C队,这身手和体力跟以前相比差得更大了。

    看袁大哥在信里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袁珊珊看得忍不住发笑,她之前信里可都写了许言森受连累大学名额丢失的事了,没想到大哥还这么说,可见两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很铁了。

    同样,人在济口村的许言森,也收到了来自袁卫国的信,看完后哭笑不得,他就这么让袁卫国不信任,还特地在信里叮嘱又威胁的。虽说最初心里有些不平,可冷静下来后还有什么想不通的,没有卫国的后妈揭发,还会有其他人跳出来,那些人一些盯着自己父亲,迟早还会落得现在这个局面。

    他现在跟袁卫国也算难兄难弟,自己这里受了影响,他就不信袁卫国在部队里没有影响,只是这人在信里什么也没写,对自己妹妹弟弟肯定也不会老实说。

    “哟,笑得这么那啥,不会是哪位姑娘给你写的信吧,我J皮疙瘩都要抖落一地了?!币2ㄗ吖?,正好看到许言森的笑脸,故意作怪道。

    许言森没好气横了他一眼:“还有谁?不就是袁卫国同志,哪次卫国过来,我告诉他他被你当成姑娘了?!?br />
    “啊哈,说笑,说笑呢,”姚海波凑过来谄媚笑道,“不过袁卫国虽不是姑娘,可他有个漂亮妹子就在咱们下面的村子啊,这叫……”朝许言森挤眉弄眼,还不赶紧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兄弟还是很够义气的,就不抢着下手了。

    “滚!”许言森抖了抖信纸,又塞回信封里。

    起身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停下来,回头说:“等会下工我就去坡头村,知青院里就不回去了,跟上次一样,明早赶回来上工,有什么事帮我垫一下?!?br />
    “别啊,带我一起去啊,我也要去看看袁家妹子和弟弟啊?!币2ㄗ妨松先?,死皮赖脸的非要许言森带上他。

    许言森由他一人自说自话,他也兀自当跟许言森说通了,乐滋滋的,明明个头没许言森高,偏搭着后者的肩,一副好哥们的架势,说起村里的八卦:“你听说了没有,姓沈的那王八糕子,说这两天要回来呢,这王八糕子,回来能有什么好事?还不是冲你炫耀来了?!?br />
    许言森淡淡看了他一眼:“你消息倒灵通,哪听来的?”他现在能很平静地对待这件事,失之东隅,未必不能收之桑榆。

    “切,还有谁?”姚海波做了个不屑的表情,“还不是女知青那边,就是那个程雪晴,姓沈的给她写信了,信里告诉她的说要回来,女知青那里都传开了,我也是听了一耳朵,你说说这姓沈的王八糕子做的都是些什么鸟事!”

    姚海波虽然说得忿忿然,要是沈红军在眼面前,肯定冲上去干架了,但实际上却暗暗关注着许言森的表情。程雪晴是谁?那是他们队里长相最好的女知青,不是没有其他男知青动过心,包括其他大队里的,还有沈红军那家伙也时常在程雪晴面前献殷勤,可长眼睛的都知道,程雪晴那是只看到许言森一人,哪怕许言森三番两次表明态度,拒绝了程雪晴的追求,可她仍没有放弃。

    曾经他们知青院里背着许言森也打过赌,就看程雪晴什么时候能将许言森这朵高山雪莲给摘下,在他们看来,好男怕痴女,程雪晴又是申城的,各方面条件都不差,许言森迟早要支撑不下去。

    可谁料最后让大家伙大跌眼睛的是,当沈红军得到许言森失去的工农兵大学名额后,程雪晴也飞快地投入到沈红军的怀抱中,老许的自尊心能受得了?沈红军这回可真是将许言森的脸面往地上踩了又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