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6章

    程雪晴和沈红军?

    许言森不在意地笑了笑, 本就对程雪晴无意, 也早早拒绝了她的心意, 所以她和谁处对象都与自己无关,哪怕沈红军特地带着程雪晴到他面前炫耀,许言森当时关注的也不过是大学名额的事,如果程雪晴自己满意,他还会衷心祝福他们。

    只是沈红军那人, 许言森微皱了下眉头,这人太过钻营又浮于表面,只怕不是良配, 只是他也没有立场多说什么,否则会适得其反, 误会他一番好意。

    姚海波在一边却看得莫名其妙, 这又是微笑又是皱眉的,老许到底是啥意思?

    伤心?失落?貌似又不太符合啊。

    “加油干活吧, 少找借口偷懒?!毙硌陨2ǖ氖峙目?。

    很快收工, 许言森跟大队干部说了声,回知青院准备冲个凉就骑车去坡头村。

    济口村的大队干部并没有因许言森成分的变化就对他冷言冷语, 常往公社跑的他们怎会不知,这小许虽然年轻,可县里却是有人罩着的,如果不是成分一关卡得太紧, 大学名额怎么都不会落到沈红军头上, 有这一条, 队里的干部又怎会对他不客气。

    与姚海波一起回知青院,快到时迎面走来两位同院的女知青,姚海波看得脸色一变,因为其中一个正是程雪晴,而且因为他们的到来,她们已经停了下来,专为等他们。

    许言森也看到了,冲两人点点头,继续往知青院走。

    “哎,许言森……”

    叫人的正是程雪晴,姚海波朝许言森挤眉弄眼,要不要他回避一下?

    许言森非常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这人非要将原来简单的关系给弄复杂了吧,他因为相貌出色,自小就很有异性缘,早在丰城还没C队的时候,他就非常注重男女关系,从自己这头,就将任何有可能的流言源头给掐断了。

    许言森转过身,看向程雪晴和齐慧:“有什么事吗?”

    程雪晴是申城姑娘,细眉杏眼,又会打扮,明明穿着和别人一样的衣服,可因为一些小细节的改变,看上去就成了衣服架子,将人衬得分外窈窕。

    刘慧看程雪晴还没开口,忙推了推她,小声说:“赶紧开口啊,有什么不能说的,”又朝姚海波说,“海波,咱们先走,让他们说会儿话吧?!?br />
    姚海波朝许言森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不过很义气地添补了句:“快点啊,袁家妹子还等着我们过去呢,晚了天就黑了,路上不好走?!比缓笏柿怂始绺牖垡黄鹣茸吡?,倒是齐慧对他口中的袁家妹子好奇不已,之前有天许言森不等收工,请了假就急匆匆离开了,好像听姚海波也提了句,是去后面的坡头村了。

    “袁家妹子就是袁家妹子啊,那是跟老许一个地方出来的,两家是老交情,老许还不能多照顾着点?”为了给兄弟挣回面子,姚海波故意说得含糊又暧昧,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许言森一直没有谈对象的意思,难道说是因为早有对象了?难怪一直不肯接受程雪晴的心意,齐慧决定有机会见见那位袁家妹子,看她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将雪晴都比下去了。

    “你……”面对许言森冷俊而疏离的眉眼,向来心高气傲的程雪晴,就会平白矮了一截,但心里还是寄希望于许言森会因为她选择了沈红军而伤心,“过两天红军他会回来一趟,然后直接从这里去大学,你……希望你不要介意?!?br />
    许言森挑了挑眉头:“这事我听海波说了,等红军过来了,我们知青院里的人聚一聚,之前他走得匆忙,没能赶上,这回正好算给他送个行。我要赶去坡头村,不多说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商量?!?br />
    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说完不等程雪晴回话,便抬脚走进了知青院,程雪晴抬手想再叫人,却愣是没能叫出口,这发展跟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齐慧一回头,见两人这么快就说完话了,忙回到程雪晴身边跟她咬了一阵耳朵,程雪晴咬了咬下唇,心里涌起一股委曲和不甘心的情绪,自然这不可能对人说,毕竟她如今已经跟沈红军处对象了。

    ***

    姚海波到底死皮赖脸地跟着许言森去了坡头村,进村后正好碰上赵洪军一行,姚海波从自行车后座上探出来,特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

    赵洪军见到许言森眼睛一亮,表现得更加热情:“啊,老许你来了,是去小袁那边吧,等下我过去帮忙啊?!?br />
    心知肚明的孟佳华忍不住噗哧一乐,帮忙什么?帮忙吃R???

    许言森的心情比在济口村时好多了,眉眼齐笑:“这事你得问珊珊,我做不了主?!?br />
    “嗐,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等着,我先收拾一下,去帮小袁砍个柴挑个水也是好的?!辈挥煞炙稻驼饷淳龆?,不再等许言森就迅速蹿回了知青院,惹得孟佳华哈哈大笑,其他不知情者则莫名其妙。

    姚海波同样是不知情者,见到这一幕觉得袁家妹子也是能人,才刚来就跟知青院里大家伙儿关系处得这么好,感慨道:“哎,我家妹子就是受欢迎??!”

    “滚!谁是你家妹子?大言不惭!”许言森没好气地斥道。

    姚海波充耳不闻,一回头,却看到知青院里露出一双幽怨的眼睛,让他寒得一抖,连累得许言森自行车也没把稳,晃了一晃。

    在院子里就听到了“铃铃”的车铃声,袁卫彬立即奔出院子,大喜:“真的是许大哥你啊,太好了,姐,姐,许大哥来了,还有姚大哥?!笨吹胶竺娲映底咸吕吹囊2?,又赶紧加了一句。

    姚海波上次因许言森来得匆忙,问起来才知道袁家姐弟俩搬出来了,看看这院子,不比知青院差,看到袁卫彬小弟弟就乐呵上了:“哟,小袁弟弟啊,果然经受住了农村的考验,小白脸蛋跟上次相比晒黑了不少了,哈哈……”

    “这家有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别太闹腾了?!毙硌陨嵝蚜艘痪?,这人,有时候会人来疯。

    姚海波脖子一缩,作了个保证的手势,搭上小少年的肩膀,嬉皮笑脸地一起进院子,他自问跟袁家姐弟俩是熟人了,没必要那么客气嘛,见到从厨房里出来的袁珊珊,也笑脸打招呼。

    不过袁家妹子果然天生丽质啊,居然一点没晒黑,啧啧,也就袁家妹子年纪小还没完全长开,否则跟程雪晴站在一起,说不好哪一个更出色。

    许言森将自行车停好,车把手上挂着的袋子取下来,给袁珊珊送过去,这回不是空手人来的了:“上次在镇上和县里买的,你还缺什么跟我说下,我那里离镇上近,或者哪次休息了,我带你跟小彬一起去镇上县里转转?!?br />
    沉甸甸的一袋,袁珊珊打开一看,除了糖盐酱醋这些调味料外,竟然还有一包细白面。要是还在丰城,这东西不稀罕,可在这里却不是如此了。

    “这……”袁珊珊有些迟疑,花钱是小事,关键这些物品是需要花票购买的,糖票盐票调料票,五花八门种类繁杂,在这年头可是稀罕物。

    一见袁珊珊开口许言森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忙说:“拿着吧,当我时不时过来的蹭饭钱,反正我留着也用不掉?!?br />
    这是说瞎话呢,不过袁珊珊也爽快道:“行,我就收下了,你们等下,我进山一趟,早发现一窝好东西,想什么时候给收拾了,今天正好,叫上孟姐赵哥他们一起来吃吧?!?br />
    “什么好东西?”许言森失笑,很高兴袁珊珊没有推开。

    “等我回来你们就知道了,不说了,我快去快回,小彬,倒水给许大哥他们喝?!痹荷航鞣畔?,就赶紧一溜烟地就跑没影了,姚海波还没跟妹子说上话呢,这人咋就跑了?

    “咱妹子这是去做啥了?”

    “嘿嘿,等我姐回来姚大哥就知道了?!痹辣蛐ξ芈艄刈?。

    “对,等着看吧?!毙硌陨那榧玫厮敌?,他却不知道,袁珊珊这回打的野猪的主意,否则心情就没这么轻松了,毕竟野猪,还是一窝野猪,可不是野J野兔能比的。

    “算了算了,我去知青院走一趟,叫上孟姐过来吃饭?”姚海波翻白眼,一个个装神弄鬼的,他发现了,许言森在这里跟济口村完全不一样了,这里让他更加轻松。

    “那我就不去了,还有老赵?!?br />
    “知道了?!?br />
    袁珊珊早踩好点了,那窝野猪,除了一公一母,还有三头小崽子,因为这个位置离山下还是挺近的,所以她对于将这几头整锅端掉一些心理障碍都没有,将这后山当成了自家后花园,所以她还是很注重里面的生态平衡的。

    想了想,她今天的目标就是三头小崽子了,这些R足够今晚大吃一顿了,路上还可以顺手再抓两只野兔野J,至于那两只大的,她也有了去处,一头交给大队里,等晚上让军军去问问,看什么时候方便给送去,另一头她准备自己留着,做成R干或是其他方便储存的,给袁父还有袁大哥寄过去。

    很容易就找到了那窝野猪,精神力异能发动,两头大的顿时忘了自己的崽子,转头往另一个方面跑去觅食了,袁珊珊这时候才从树后面走出去,轻轻松松将三头小崽子给抓了,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来。

    她不过用精神力干扰暗示了一下,现在异能等级低,能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不过等到野猪清醒过来发现自家崽子不见了的时候,她早过来将它们收拾了。

    赵洪军和孟佳华随姚海波从知青院过来,待了没多久,袁珊珊就满载而归了,这肩上扛的手里提的,饶是有心理准备的许言森等人,也受了极大的冲击,更不用说一直想从几人嘴里掏出真相却不得其门的姚海波了。

    许言森顾不得震惊,赶紧过去给袁珊珊接手带回来的野物,袁卫彬和郑学军则欢呼一声奔过去。

    赵洪军摇摇头,缓过神来也要去帮忙,更为看稀奇,见姚海波还傻愣在那里,用力一拍说:“傻站着做什么,不是想知道小袁去做什么了吗?这不都摆在眼面前了么?!彼低暌哺辖舯脊?,R?。?,今天又可以敞开来吃了,他没看走眼,那是野猪崽子!

    姚海波好不容易接受现实,围观了猎物后,又从赵洪军他们以及两个小的那里知道了袁珊珊的厉害,能不厉害吗?这才离开多长时间?就算有人将野物打好了放在山上,这一来一回的时间也不够了?

    简直神了!神人!

    一向严肃的郑大乃乃也跑出来帮忙,烧烧水对她来说还是很轻松的,看着三头小崽子有些可惜道:“可惜都弄死了,不然在家养着,到年底可以长不少R的?!?br />
    “郑乃乃别愁没R,山上还留了两头大的,看罗书记那里怎么说,我再去给弄下来,以后想吃了再跑里面一点,咱家里可以养家猪?!奔抑硪爸砦兜阑故怯星鸬?,家猪R要嫩得多肥得多,以前就郑大乃乃和郑学军两人,老的老小的小,管自己吃还不够,哪有闲心和精力再去养猪,所以猪圈都是空着的。

    郑大乃乃一想也是:“好,我去问问哪家有小猪崽子,去捉两头回来,让军军跟小彬负责打猪草?!?br />
    看袁珊珊手脚勤快又能干,上工前以及收工回来,一直忙里忙外的,让她和军军的生活明显改善了不少,柴永远不会缺的,柴堆一直堆得满满的,水缸里的水也轮不到军军去挑,一早一晚各两担,家里四人根本用不完,郑大乃乃再硬着心肠,也没法对着这姐弟俩板起面孔,所以在袁珊珊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原来立的规矩和界限,在慢慢的淡化,大家去上工,郑大乃乃平时一人在家的时候,也会将姐弟俩的活一起做了,吃饭也是经常的在一起吃。

    许言森听了不放心地说:“说好哪一天,到时我再过来?!?br />
    那是大野猪,可不是小崽子,许言森没办法想像袁珊珊这样娇滴滴的样子,要去打两头凶猛的野猪,这时,他忽略了,袁珊珊是如何在有大野猪看护的情况下,将三只小崽子捉回去又没被撵着追的情况。

    “没问题,等军军吃了晚饭就去问,不过如果是下午的话,许大哥你难道又要请假?”袁珊珊没意见。

    “请,当然要请!我也请!”姚海波抢着说,“妹子,到时带哥一起上山啊?!闭獬坪糇远读?,被许言森又瞪了一记。

    “好?!痹荷汉闷⑵匦ψ庞Φ?。

    接下来大家一起动手帮忙,除了野物外,袁珊珊顺路摘了些野菌菇回来,又掏了一窝野J蛋,再有自家种的菜,这顿晚饭非常丰盛,锅里炖的R香味飘出来时,一个个光吞咽口水了。

    吃饭时间比平时晚了好些时候,不过谁也没意见,R从锅里盛出来时,留出了三份,一份给带去知青院让其他人尝尝,另两份则给郑大队长以及罗书记那里送去,剩下的也足够大家吃得满脸流油了,特别是野猪崽子的R,大火没炖一会儿,就非常鲜嫩了,满口的汤汁加上鲜嫩的R,真是要将舌头吞下去了。

    孟佳华一手擀面的活在知青里也是有名的,用许言森带来的白面擀了些面条出来,煮熟过了凉开水后,将炖R的汤汁浇上去,肚子里实在塞不下去了才舍得???。

    “改天捉条狗回来吧,否则这些骨头也是浪费了?!闭饽晖?,R骨头都恨不得碾成粉给吃下去,看着桌上堆成小山的骨头,赵洪军建议道。

    袁卫彬和郑学军眼睛一亮,随后一个看向姐姐,一个看向乃乃,郑大乃乃吃得不多早停下来了,见孙子看过来,点点头说:“捉吧,跟小猪一起捉,养了看家也好?!?br />
    “由你?!痹荷阂菜?。

    袁卫彬立即欢呼起来,郑学军比较矜持一点,不过也一口白牙露了出来,开心得很。

    姚海波特别兴奋,哪想到跟过来有这样的好处,特别是袁家妹子,让他刮目相看,吃饭聊天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袁珊珊的天生神力,就算没有许言森挡在前面,他也不敢动啥念头了,必须仰望,别说妹子,现在让他叫姐也乐意。

    活动了下后,跟上回一样,郑学军带着袁卫彬又去队长和书记家了,郑常有和罗长树在知道许言森又过来并且赵洪军他们去了郑大乃乃家后,就知道晚上他们肯定又加餐了,没想他们两家还能跟着沾光。

    对于袁珊珊要交给村里的野猪,他们自然双手赞成,这是给村里加福利了,哪会往外推,不过让两小捎话回去,以自己安全为紧,到时他们多找几个好手一起帮忙。

    正好夏种可以告一段落了,郑常有跟着两小一起去了罗长树家里,商量好就在明天吧,明天下午提前收工,野猪逮到后抬回村里,就在大队办公院子前面的空地上,宰了后用大锅炖上,家家户户自带碗筷一起吃大锅R。

    郑学军和袁卫彬回去后把话传给袁珊珊,袁珊珊没有不应的,姚海波则想着明天无论如何也要请假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