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7章

    赵洪军和孟佳华回去的时候带上的一碗酱烧R, 得到了大家热烈的欢迎, 闻着R香味就受不住了,哪里还等得了明天,于是当晚就重新加工了一遍, 切了不少土豆块还有豆角之类的丢锅里, 一碗变成了一大锅,大家伙儿围着桌子就吃开了。

    这几天跟其他人有些隔阂的苏凤林与王春丽,也按捺不住加入了吃夜宵的队伍, 赵洪军和孟佳华看他们吃得香,也凑热闹吃了两块, 可再多就吃不下去了, 瞧这两人模样就知道他们吃撑了, 被吴威他们笑着好一顿数落, 因为这碗R是袁珊珊留给他们的, 吴威等人对袁家姐弟俩的印象更好了。

    听他们反复提袁珊珊, 王春丽倒想很有志气地丢开碗不吃, 可咬在嘴里的R怎么也吐不出来。

    苏凤林吃着袁珊珊给的R, 倒说了不少好话, 一个院子里的知青哪里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现在能说袁珊珊好话,可下回指不定又怎样,不能对她抱太大期望。

    “赵哥, 这R不是猪R吧, 袁珊珊是从哪里弄来的R?”王春丽不死心地问道。

    赵洪军和孟佳华互看了一眼, 这就是大院里人心不齐的坏处,否则上一回袁珊珊就会让他们带些R菜回来了,或将大家伙一起叫过去吃,可有些人就等着揪别人的小辫子,谁还傻得自己主动送上去?

    要不是袁珊珊准备将其中一头野猪交给大队里,这R也不能端回来在王春丽面前摆出来。

    吴威他们手里的筷子也顿了顿,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吃,他们在这里最少的也待了一年了,野味吃过,野猪R也尝过,这R虽然嫩得多,但多少也猜出一些。

    虽说这地,这山,山里出产的一切,都属于集体财产,但大队干部也不是一天到晚盯着每个人的,等到农闲的时候,包括他们知青也会按捺不住,偷偷摸摸地弄些野味开荤解馋,其实他们清楚,大队干部哪会不知道他们背后干了些什么,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现在来了个这么较真的,以后的日子还让不让他们过下去了?

    苏凤林吃着喷香的R心里美滋滋的,脸皮厚得将之前的龃龉全抛脑后了,一听王春丽这么说就不赞同了,用筷子敲碗道:“你管这R哪里来的?有R吃还塞不住你的嘴,嫌这R来路不正你不要出来吃啊,感情这R给你吃了还吃出罪过了,说白眼狼就你这样的吧?!?br />
    要是真让王春丽向上面举报了,那以后大家还能去山里弄野味吃?所以这闸口绝不能开,一开往后这福利可就没了,苏凤林这时候现实得很。

    孟佳华和唐芸听得直翻白眼,难得说回上道的话,可什么叫“来路不正”的R?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王春丽对苏凤林的性子了解得到底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反水站到袁珊珊一边了,看着碗里的R就更气了,这是明晃晃的贿赂吧,她坚决不受这贿赂,气得丢下碗就跑回了屋里。

    苏凤林这下更乐了,眉开眼笑地说:“快吃,快吃,少一个人分正好,我们可以一人多吃几块?!?br />
    好几个埋头吃的人肩头可疑地抖动着。

    这晚,许言森和姚海波自然还是回到知青院凑和过一宿的,从赵洪军和吴威这里,许言森知道了晚上的事,以及那日开会的异常情况,他没法直白地用语言表达对一个女同志的厌恶,但脸上的表情将他的心情表露无遗。

    赵洪军说:“虽然那晚有些吓人,可未尝不是件好事,有那么一出,以后她再说什么,谁听她的?这事村里传开来,她没少被人背地里说脑子不正常的?!?br />
    唯一不好的就是他们整个知青的形象也受到了影响。

    接着又劝:“我看小袁心态挺好的,原来怎样过日子现在还怎样,人多了,哪里不会闹出点事来,知青也不例外?!?br />
    待的时间长了,就知道生活里碰到什么样的人都不稀奇,从五湖四?;憔鄣秸舛闹?,日子难免会过得磕磕碰碰的,除了学会包容还能怎样?

    “你说得对,”许言森眉头松开,“明天过后,情况应该会更好一些?!?br />
    赵洪军也笑了,他知道许言森指的是野猪的事,吃人嘴软,以后碰上什么事,站小袁的肯定会多一些。

    ***

    第二日下午,跟罗晓桐说好的袁珊珊,早早就下了工回去,郑常有和罗长树也叫上四五个村里年轻力壮的汉子,一起往郑大乃乃家去。

    路上,大家伙儿问,叫上他们这几人到底做什么,郑常有笑眯眯地说:“好事,当然是好事?!泵患揭爸碇?,他们还没通知全村,等野猪抬下山,就可以敲锣打鼓地告诉全村人了。

    要不是郑常有年纪不小了,就他这副神神秘秘的模样,非得揍得他说实话才行,闹了半天,两位干部就是死不开口。赵洪军知道是什么事,也加入了队伍里,他这知情者也装作不知情,跟着大家伙一起使劲地闹。

    到郑大乃乃时,骑着二八大杠的许言森和姚海波也到了,这让队伍里的年轻小伙更稀奇了。

    “小袁呢?还不快出来!”郑常有在外面扯开喉咙叫人。

    袁卫彬奔出来:“我姐先上山去了,说马上就下来,要是急的话也可以顺着后面的山路迎过去?!?br />
    郑常有和罗长树一听急了:“那我们不等她了,我们赶紧上山去,快走!”

    许言森和姚海波也赶紧放下自行车跟上去,袁卫彬和郑学军跟乃乃说了声,跟着一起上山。之前袁珊珊先过去时,他们强烈要求一起去的,可袁珊珊担心会吓着这两孩子,叫他们等着和大部队一起去。

    “叔,这回可以说了吧?”有人叫起来。

    “山里有两头野猪,是小袁发现的,准备打了交一头给大队里,这孩子,也不等大家伙一起动手,那可是野猪,力气再大也得当心点啊?!闭馐焙蛎皇裁床荒芩档牧?,郑常有告诉大家,“发现的地点离山下比较近,这次不逮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跑下山祸祸了?!?br />
    “那还等什么,怎能让小姑娘单独面对野猪!”手里抓着郑常有他们提醒带的柴刀等工具,加快速度上山。

    许言森和姚海波在后面爬得脑门上都冒汗了,不过一直咬着前面的人,毕竟也在这边生活了不少年,最差劲的就属袁卫彬了,要不是有郑学军带着,差点被丢下。

    半道上,就碰到了下山来的袁珊珊,她干脆在上面等他们过去。罗长树比郑常有体力好得多,跑过去抹了把汗说:“咋样?你没急着先动手吧?”

    袁珊珊拍拍手笑着说:“我这准备下山通知你们上山抬野猪呢,野猪就在前面,我给你们带路?!?br />
    罗长树诧异地看了眼小姑娘,这意思是说野猪已经被袁珊珊给宰了?一起过来的村里汉子没多想,只以为袁珊珊带路去野猪的老窝,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准备挥刀向野猪砍去,工具不称手的,路上还捡了粗壮的树枝。

    许言森看到袁珊珊出现时,第一时间关注的是她身上的情况,发现并没有受伤的痕迹松了口气,再听村里汉子的话,心里表示怀疑,同时也好奇袁珊珊的底限在哪里,不会真一个人将两头野猪都给杀了吧?

    袁卫国以前怎没提过?他知不知情?还是说以前在丰城没有施展的机会?

    许言森脑袋里一个接着一个的冒出问题。

    离开山道又走了好一段的少有人走的山路,等到前方停下来时,让这些斗志昂扬激动又紧张的村汉子傻眼的是,情况跟他们想像的完全不同,前面没有活的野猪,只有两头死的!

    其中一头野猪脑袋几乎被砸烂了,旁边有块沾着血迹的大石头,足有四五十斤重,另一头是被自己的獠牙给倒戳死的,边上倒了一棵树,看位置和现场痕迹不难想像出这头是怎么死的,是一头撞上那棵树,树倒了,把自己也给撞死了。

    一个个眼睛看直了,抽气声不断。

    “到底谁杀的?”

    “不会是这小姑娘吧?”

    “不可能吧!我们这样的男人都做不到,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力气?看到这样的野猪冲出来,不被吓傻掉还能有力气逃跑,就算好的了?!?br />
    “咳咳!”郑常有和罗长树也有些傻眼,可再傻眼他们也知道,动手的人只能是袁珊珊,郑常有想说什么,可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干脆推推罗长树,这光荣任务交给他了。

    罗长树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握拳也咳了几声说:“这两头野猪是小袁发现的,也是小袁给宰了的,小袁昨晚就跟我和老郑说了,这里一头交给我们大队里,叫你们过来就是抬野猪的,抬回去收拾了,晚上叫村里一起吃顿大锅饭,另一头给小袁抬回去?!?br />
    两人叫来的都是人品比较可靠踏实的人,听了这分配方案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而且还沉浸在袁珊珊一个娇滴滴的姑娘竟然杀了两头野猪的事件里,这得有多能耐??!

    别说其中一头是自己撞死的,看野猪发狂冲过来,你能及时避开就算好本事,这怎么看都像是故意将野猪引得撞上去的。

    没人有意见,觉得理所当然,要是袁珊珊什么也不说,村里能吃到猪R?而且罗长树说了,等抬回去宰了后,再给几个抬野猪的人一人一条猪R,顿时让几个汉子笑咧了嘴,赶紧找家伙抬野猪下山去。

    两头野猪,大一点重一点的交给村里了,剩下那头袁珊珊也一起动手扯藤条找树枝,绑了一起抬下去。绑野猪的时候,大家看到袁珊珊竟能将整头野猪给提起来,一致地抽搐嘴角,再不怀疑这野猪是怎么死的了,哪里有那么多侥幸的事。

    他们再看向袁珊珊的目光大不相同了,以前觉得她能干,长得也俊,很能吸引村里没有成家的年轻小伙,可现在再看,带上了几分敬畏的成分,还有几分敬意,想想以后这姑娘跟她对象吵嘴打架,还没吵上几句,这姑娘就轻松地将人提溜了丢出去……

    那画面太美了,让人不忍直视,以后这姑娘的对象,得有几分胆色才行,还得经揍。

    大家吆喝着一起将绑好的野猪抬了起来,袁珊珊那头,由许言森和赵洪军抬着了,没让她动手,许言森看清野猪死的模样时,差点没吓得心跳过速,尽管已有心理准备,可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袁卫彬头一回看到这血糊糊的一幕,吓得有些腿发软,可在郑学军带动下,很快激动起来,这可是他姐打的!他们会有一整头野猪!全都是他们的了!恨不得亲自抬一抬,可抢着试过后,他就崩不住了,太沉了,他小肩膀吃不消,被郑学军抿着唇偷乐了好一会儿。

    姚海波走最后面,跟袁珊珊偷偷商量:“妹子,不,叫你姐也成,咱能不能商量一下,下回再进山时捎上我跟老许?”少有男人对打猎没有兴趣爱好的,特别是能打杀野猪,能不兴奋激动?

    郑常有和罗长树背着手走在他们前面,这悄悄话没逃过他们的耳朵,两人暗笑不已,不过今天的事也让他们彻底放下心来,这山里,能难倒袁珊珊的,只怕是深山里的狼群和老虎了。

    “姐,我也要!”袁卫彬同样听到了。

    郑学军也期盼地看向袁珊珊,表达了同样的意愿。

    袁珊珊失笑:“等空闲的时候吧,还得队里同意才行?!泵迳险饪啥际羌宀撇?,怎能私自进山?

    姚海波摩拳擦掌:“好,就这么说定了?!敝灰荷和饩托辛?,其他事好办。

    重两百多斤的大野猪抬下山后,引起了坡头村的轰动,不知谁就近借了个破脸盆,一路“砰砰”地使劲敲,卖力宣扬了杀野猪晚上吃大锅饭的决定,没多大会儿,差不多整个村子的孩子都出动了,一路追着野猪“嗷嗷”叫个不停,那兴奋劲跟过大年没差了。

    前面的野猪将村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另一边,许言森和赵洪军则将另一头野猪给抬回了郑大乃乃家,两人放下担子揉肩膀,要是脱了衣服,肩头肯定一片红。

    “这野猪怎么杀?找人来杀?”不能就这样放着,放久了会坏的。

    袁珊珊试探道:“要不我来?”她异兽都杀了不知几何,不过一头没有变异过的野猪,还不手到擒来?之所以问他们,不过是为着他们的心脏承受力着想。

    看袁珊珊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许言森脸一沉:“等队里那头杀好了,将人叫回来杀吧?!?br />
    袁珊珊只能遗憾地同意了。

    袁卫彬一听先不杀,就赶紧地跟郑学军一起去队里看热闹去了,这种热闹城里不可能看得到,郑大乃乃忙着烧开水,等会儿杀猪要用不少,让袁珊珊也去队里看热闹,不用待在家里。

    等袁珊珊他们到场地上时,看到知青院的知青们也扎堆地凑热闹,脸上的高兴劲没比村里人少多少,看到赵洪军他们出现,老远地挥手叫人了,见了面后一个个使劲地追着袁珊珊问,诸如真的是你打的?你真的是天生神力?你能搬动几百斤的重物?

    原来在袁珊珊来之前,郑常有和罗长树已经替她狠狠宣传了一下,野猪是袁珊珊打的,也是袁珊珊主动交队里让大家伙儿一起吃R的,不信?不信问一起去抬野猪的汉子们,所以这会儿袁珊珊出现在场子上,立刻成了村民们的重点围观对象。

    苏凤林完全换了个态度,对袁珊珊表现出了异常的热情,恨不得给她端茶倒水当丫头侍候她了,同时心里有些后怕,幸亏之前袁珊珊没跟她较真,否则几个她都不是袁珊珊的对手。

    伸手不打笑脸人,袁珊珊在末世里见过的各色人性多了,如苏凤林这样的,你强,她绝对会下一瞬间就成了墙头草依附过来,可要是你什么时候失势了,她也有可能会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反正哪边占利就倒哪边。

    野猪杀好了,柴堆堆起来,见证大锅饭历史的大铁锅架上柴堆,曾在那时候挥舞过大铁铲的人自告奋勇地当厨子,除了野猪R,各家都贡献了一些吃食,土豆那是少不了的,还有自家采集晒干的菌子,地里种的菜,以及粉条之类的。

    吃大锅饭没那么讲究,全放一锅里给炖了,味道却特别的香,引得孩子们流连在柴堆旁不肯离开,厨子干脆捞了几根没多少R的骨头,让他们啃着玩去,得了R骨头的孩子一哄而散,欢笑声不断。

    为了验证,或者是见识袁珊珊的大力,大厨特地将袁珊珊叫过去挥几下大铁铲,袁珊珊被孟佳华他们推送上去,也就当给村民们凑个趣了,捞起袖子,挥舞着大铁铲,在那口是她几倍的大铁锅里轻松地翻炒,看得下面一片叫好,感情真当她耍杂了。

    许言森目光一直不离站在凳子上翻炒的袁珊珊,看着通红的火光映在她脸膛上,汗水将前额的头发打湿了贴在脸颊上,那一刻,他听到了自己胸腔里的心脏跳得砰砰直响,连旁边姚海波说了什么也听不到。

    太阳落山时,场子上摆好了一张张桌子和各家搬出来的凳子,一个个翘首以盼,什么时候才能开饭啊。

    罗长树这回拿了大队里的铜锣,敲了两下放开喉咙叫道:“注意喽,开饭喽,别抢,一桌桌来,人人有份,把自家的孩子看好了,别烫着了?!?br />
    吃大锅饭的历史对大部分村民来说还记忆犹新,所以非常守规矩的拿着自家的碗盆排队,等着厨子分R和饭。郑大乃乃祖孙和罗婶他们做一桌,袁珊珊和袁卫彬则和知青们坐一起,因为袁珊珊的缘故,先给他们桌端上了一大盆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