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2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八章

    整个村子的人集中在一个场子上吃喝, 孩子撒欢地满场子跑,这对于末世人来说几乎是不敢想像的场景, 然而眼前的现实是那么的生动, 充满了无穷的活力, 对于村民来说,这就很幸福了。

    从末世过来的袁珊珊很喜欢这样的气氛,虽然这个年代依旧贫穷落后,外面甚至还动荡着,但每个人发自内心地欢乐着。

    因为贫穷,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很小,所以这里没有多少攀比,也没了仇富,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更加坦荡荡。

    后世,农村的贫富差距也与城市一样不断扩大, 也有土豪回乡大办流水席,宴请整个村子, 但袁珊珊觉得, 那样的流水席上,村民的欢乐度与幸福感,要远远不及此刻此景。

    “珊珊,你在看什么?”许言森凑近问, 不这样说话听不清楚, 太吵了。刚刚那一瞬间, 袁珊珊给他的感觉极不真切, 人虽坐在这里,却仿佛并不属于这里。

    袁珊珊被他的话拉回了心神,低头一看,碗里夹满了菜,抬头笑了笑:“我就是看大家这样高兴,觉得这样挺好?!?br />
    欢乐能把每一个人都感染了。

    “姐,是吧,我也觉得好玩得很,城里就没有这样的,听军军说过年时吃杀猪菜也很热闹?!毙硌陨姑凰祷?,坐在另一边的袁卫彬迅速凑过来兴奋地说,“军军还跟我说,等下吃好了一起去捉知了猴还有田J,好几个人一起去?!?br />
    袁珊珊笑着应道:“嗯,吃饱了再去吧,跟着军军,别自己乱跑?!?br />
    袁卫彬用力点头,嘴巴咧得更大了,许言森瞪了他一眼,最后却自己笑起来,他也觉得此刻此景很好。

    “来,来,我去别的桌子上抢了点米酒,一人一口,不准多喝啊?!闭院榫颖鸬淖郎吓芑乩?,得意洋洋地将洋瓷缸子放桌上,这是有些人家将过年时留下来的平时舍不得喝的米酒给带来了,也不知他从哪个桌上抢过来的,貌似另一张桌子上有人怒喊赵洪军,赵洪军忙说,“快喝,晚了就没了?!?br />
    “我先来?!蹦兄嘞惹懒似鹄?,又为了一大口还是一小口闹了起来,到了女知青这边,孟佳华一看,说了句,“太少了,还不够我一口闷的?!?br />
    赵洪军忙摆手说:“饶了我们吧,你那酒量,知青里无敌?!?br />
    瓷缸传到袁珊珊这儿,剩下浅浅一层,酒Y有些浑浊,这样轮流着用一个缸子喝极不卫生,可这个时候图的就是一个热闹,而非真的要喝酒,所以在许言森有些担忧的目光下,也小小喝了一口,转手传给了袁卫彬。

    没一会儿罗婶跑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往袁珊珊手里塞东西:“拿着,解腻,想吃了再跟婶子要,我那里多着呢?!?br />
    袁珊珊低头一看,是还带着水珠的黄瓜,没等她说声谢,罗婶又风风火火地跑开了,袁珊珊留了一根,一掰三这边三人分了,剩下的由桌上其他人分了,没一会儿罗晓桐那里也给送来了。

    姚海波根本不用他们带的,这人自来熟,跑哪儿都混得开,早跟下午那几个抬野猪的汉子混到一起去了,还能听到他喝五吆六的声音。

    王春丽难得的安静,坐在那里吃着,从头至尾没说几句话,否则这样的场合她肯定要踊跃表现自己。她时常用带着研究的复杂目光看向袁珊珊,越来越怀疑那晚是袁珊册动的手脚。

    因为以前在丰城可从来没听说过她是天生神力,还有一个自小在城里长大的姑娘,怎么敢去打杀野猪的?野猪抬回来还没宰的时候她也看到了,那血糊糊的样子她也吓得不轻,以己度人,袁珊珊怎么可能做得到?

    只是现在她不敢再轻易捋袁珊珊的胡须了,没看一个个都被袁珊珊的表象蒙骗过去了,人人都站在她那一边,自己无论说什么也没人会相信了,不过她总有一天会揪住袁珊珊的尾巴,让这狐狸精现出原形!

    这种天气,不怕在外面越吃越冷,所以闹了老晚才最后收拾了,闹到最后的都是年轻人。袁珊珊和其他知青帮着一起收拾场子,让罗婶她们这些带头的婶子媳妇赶了回去。袁卫彬和郑学军玩没影了,郑大乃乃年纪大,吃不消早回去了,许言森跟打牌打得忘乎所以的姚海波说一声,送袁珊珊回去。

    “许大哥,这两天我就将野猪R处理好,你也给许伯父寄一点过去吧,还要给谁留着,你跟我说一声,一整只猪,管够?!蹦侵灰爸硐挛绲氖焙蛞丫腥松焙昧?。

    许言森看袁珊珊一副“我很壕,尽管开口”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好,我不会客气的,你以后上山小心点,山里意外的情况太多了?!?br />
    “好吧?!?br />
    许言森一听这回答就很敷衍,不知道要如何劝她上心点,老话说,这河里淹死的,未必都是旱鸭子,可看袁珊珊心情极好的模样,又将想要劝说的话吞了回去,算了,以后自己多盯着点吧。

    袁珊珊心里想的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她心里正乐呵着呢,今晚这么好的气氛将她也影响感染了,而后她竟然发现,自己的异能突破了!

    就在这样的欢腾气氛里突破了!

    这要是告诉以前的那些姐妹们,只怕没一人敢相信,她自己也懵着呢,但影响不了她的好心情。

    异能从刚觉醒时的一级突破到二级,实力提升了一倍不止的她会顾忌山里的意外情况?那必定不能啊,否则岂不是给异能者丢脸。

    果然下乡C队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要是留在丰城,她敢肯定,不会有这么快的,虽然她有底子在,可如今的环境却不是末世了,她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异能能恢复到末世的巅峰状态。

    心情好的袁珊珊很好说话的,许言森让她小心她便答应,许言森与她说起探望长辈以及袁大哥的事,袁珊珊也笑眯眯地应承着,清冷的月光下,此刻的袁珊珊就像只懒散之极的猫一样,娇滴滴,软绵绵,让人看得心里痒痒,想抱在怀里捏一捏,逗一逗。

    许言森心脏上也像有根猫毛轻轻拂过一样,可随即脑子里便出现下午那两头野猪的惨样,不禁噗哧一乐,他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这姑娘,那就是“表里不一”了,用在这里绝对是褒义。

    见袁珊珊看过来,许言森笑道:“他们都想知道,那头野猪真是自己跑晕了头自己撞到树上去的?”让人感觉瞎猫碰上死耗子似的,那野猪死得太容易,也太悲惨了。

    袁珊珊摸摸自己肩上的麻花辫,声音有些飘:“咳,要我说不是,许大哥会信吗?”事实真相是,她用精神力干扰了,让野猪自己撞上去的,而不是大家以为的,野猪追着她跑,一不小心跑晕了才撞上去的。

    “你说不是就不是?!毙硌陨鲂男榈某煞?,不由挑了挑眉,这丫头有什么不能说的?

    袁珊珊握拳抵唇又咳了声:“许大哥就当它自己犯蠢撞上去的吧?!逼涫狄裁徊畎?,就是一个主动一个被动而已。

    “好,确实挺蠢的?!毙硌陨男ι罅?,让面对等级超过自己的异兽丧尸都毫不畏惧的袁珊珊,脸上竟有些发烧。

    可实话没法说,没经历过末世的人,要如何理解异能和异能者?她要曝露出去,还不得被抓去研究室切片研究?她只想在没有丧尸异兽的世界里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回到郑家,袁珊珊就赶紧把许言森赶走了,觉得再说下去,自己会保不住秘密。许言森推着自行车离开时,嘴角一直翘着,怎么也压不下去,从没想过,跟卫国的妹妹相处是那么心情愉悦。

    第二天照常起床,倒是两个小少年昨晚玩得太晚,早上郑学军还好,袁卫彬就差点没能起得来。

    通风处挂了一块块R,跟郑乃乃商量过,一半做成熏R,一半烤成R干,因为这种天气R不经放,得赶紧加工好,所以两小起床时,袁珊珊早从山下砍了做熏R需要用到的松材,袁珊珊没做过,郑乃乃却有这手艺,昨天就指导过她了。

    找了下风口,搭好架子,将柴点起来,抹好盐和其他调料的R,一条条地摆放上去。郑大乃乃过来帮忙一起看着,等上工后,这里也就都交给郑大乃乃照料了。

    至于烤R干,条件简单也不用多么复杂的程序,找了瓦片洗干净后,下面柴火烧着,上面将切成薄片的R一块块摊上去,好在这里位置偏又处在下风口,否则整个村子都要受不了了,哪怕昨晚才吃过大锅R。

    上工时间要到了,袁珊珊才解了身上的围裙,赶紧去冲个凉,否则满身的R味,她自己也嫌弃:“郑乃乃,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偷空过来看看?!毕闹止?,每天仍要按时按点上工,事情却不是那么多,偷懒闲散的现象很多。

    “你们都走吧,不要耽误上工?!敝4竽四烁先?,家里有个能干的人就是好,这一晚上一大早,什么都做好了,她不过看个火添下材再翻个R而已,一个成年男人都未必能做得这么好。

    经过昨晚的大锅饭,袁珊珊在村里的人气果然高了不少,一早上跟她搭话的人是平时的几倍,谁让她看着像城里的娇姑娘,外表难免让人忽略她做农活的效率不比罗晓桐这样的农村姑娘低,现在却不同了,这姑娘,要是谁家娶回去,真享福了。

    一早上光过来问袁珊珊有没有谈对象的婶子媳妇就有好几位了,还有年轻小伙路过看到袁珊珊时,脸皮崩不住红了起来,刚送走一位热心的婶子,袁珊珊扶额,一旁的罗晓桐噗哧直乐。

    “你还笑我,也不说帮忙,光在边上看笑话?!痹荷何弈蔚?。

    “哈哈……”这一说让罗晓桐大笑起来,“现在大家看你就像看到一堆R,哈哈,我要是帮你说话,肯定要被她们怨怪上,哈哈,不行了,我肚子要笑疼了?!甭尴┬Φ玫乖谠荷荷砩先喽亲?。

    边上一年轻媳妇听了也乐呵:“小袁啊,你真不打算在咱这儿成家?这几年嫁在这边的女知青不少,咱们坡头村就有两个,你要是有这想法,不如早早打算起来?!?br />
    另几个闲扯的媳妇也竖起耳朵听袁珊珊怎么说,生出这样念头的不止一家一户,袁珊珊手里还有一头野猪的事村里也传开了,这要关系好的,割上几斤R,一家子可以吃好长时间呢,这个物资贫乏的年代,有吃不完的R,跟后世的富户差不离了。

    还因为袁家姐弟俩的家庭成分的事也传开了,在村里人看来,回城是很难指望了,就是回去日子肯定也不好过,没听说那些成分不好的人被抓起来游街批、斗么,坡头村才不会搞这一套,所以嫁在这里也不是不可能。

    袁珊珊认得这人,她就是罗婶的大儿媳妇,跟罗婶爽利的性子完全不同,看着就是很精明会算计过日子的女人,袁珊珊敢说,她不是毫无目的的问出这番话的。

    袁珊珊只能硬着头皮表态:“我家里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我爸没能安顿好,彬彬没长大成人,我哪有什么心思成家,各位婶子嫂子行行好,可别拿这种事来问我了?!?br />
    看袁珊珊哭笑不得的模样,大家也乐了乐,罗晓桐知道袁珊珊的想法后忙帮腔:“就是啊,再说这种事情哪能这样直接的问一个姑娘家,你们不害臊,我跟珊珊姐也臊着呢?!?br />
    “哈哈,就你?哪回看你会害臊的,你脸皮有多厚我们还不知道?来让嫂子给你量量?!备尴┫嗍斓南备究嫘Φ?,这个话题也就岔过去了。

    郑家嫂子听了有些不高兴,袁家的成分让袁珊珊这个城里姑娘的光环褪色不少,她不觉得嫁在这里有什么不好,难道这姑娘还指望着回城?

    自己婆婆跟袁珊珊关系很好,公公又是大队长,郑嫂子决定回去托婆婆问问话,她比旁人知道的情况更多,再怎么隐瞒,她也从自己两个孩子嘴里知道了,在这之前他们吃了不止一回的R,现在看来这R肯定是袁珊珊送过去的。

    她当然不是为郑家人相看的,而是她娘家弟弟,有这样能干的弟媳帮衬,往后娘家的日子何愁过不好,还会让村里人都羡慕,到时候她这个大姑子也能沾不少光,她肚子里的小算盘拨得啪啪响,准备下了工就去婆婆那里走一趟。

    袁珊珊的话通过这些人的口慢慢传了开去,可依旧有不信邪的,当小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这也是十八岁的姑娘了,在农村里早就相看起人家了,有的这个年纪的小媳妇都揣上孩子了,再说了,就是成家了,难道还能少得了她那个弟弟一口饭吃的?

    袁珊珊当真哭笑不得,这些人就不忌惮她以后会家暴吗?哪个普通男人经得起她的老拳?说到底还是一个“穷”字闹的,让人将她身上的这点光点不断放大,忽视了不好的一面,放在后世经济发达的年代,她这样的人或许会被人叫上一声大力怪女,多数人敬而远之。

    野猪R拾掇好,袁珊珊来大队里办理请假的事,另外将一部分烘得干干的猪R打包,准备什么时候去镇上的时候给袁大哥邮寄过去,袁父那里还是自己带过去的好,邮寄的话就怕农场那边会检查给克扣下来。

    郑常有和罗长树都没有问题,怎会做出阻挠他们姐弟探望父亲的事来,很利落地将出行的介绍信给他们开了,敲上公章。拿到假后,袁珊珊就忙碌起来,袁父一人在农场,没谁替他张罗什么,生活待遇肯定比原来城里下降了一大截。

    第二天提早将自己手里的事做完,午饭刚过,袁珊珊带上袁卫彬准备去镇上,打算一次将要带给袁父的东西给买齐了,交通工具依旧是二八大杠的自行车,袁珊珊目测自己现在的身高一米六的样子,这似乎还是自己这段时间异能突破长了几公分的结果,就她身高长相,也难怪总有人质疑她的力气。

    袁家袁父袁大哥都不矮,袁卫彬瞧着也不会太矮,因为她亲妈个子算是高挑的,所以袁珊珊只能认为,她是遗传了这个身体的生母的身高,好在现在有异能加持,多吃点R,希望趁着发育的阶段再使劲往上长一长。

    所以为了骑稳二八大杠,她不得不将从罗婶那里借来的自行车车座给放到最低,这样骑上去刚刚好。

    “罗婶我跟彬彬走了?!?br />
    “嗯,早去早回?!甭奚艨丛荷赫厶谝彩呛眯?,乐呵呵地将姐弟俩送走,边上两个孩子也跟着乃乃学着挥手,“姐姐哥哥早去早回?!?br />
    袁珊珊来借车的时候抓了一把R干给两个孩子,可以当零嘴磨牙,可将他们乐得见牙不见眼。

    看姐弟走远了,罗婶带着两孩子回去,叮嘱道:“省着点,吃不完留乃乃这,别带回去?!?br />
    “知道,奶,不带回去!”两孩子机灵着呢,带回去肯定要被没收掉了,他们才不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