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29章

    两个孩子玩去了, 转过身的罗婶脸沉下来,这老大家的真不像话, 也不看看她娘家弟弟什么样的人, 也敢打小袁的主意, 就是她,起初为小儿子生出那样的念头,那也是在祥子以后在部队里发展得好或者退伍进城的情况下,老大家的看着是个精明人,实际上眼皮子浅得很,现在不就是盯上了小袁手里的那些R,她咋就以为城里的形势不会再变,袁家就出不了头了?

    小袁长得标致, 不是她夸,村里的姑娘哪个有小袁水灵, 人又能干,顶得上一两个成年汉子, 人还有文化, 就大儿媳妇那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弟弟,哪点配得上小袁?还想让她这个婆婆出面说媒,她脸咋就那么大呢!

    “老头子,下午上工时看到老大, 叫他回来一趟,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 尽瞎折腾?!甭奚艋匚莞楹笛痰闹3S薪淮?。

    郑常有叭嗒叭嗒抽了两口:“这事你跟老大说也好, 要再这样下去,让老大把两孩子领回去?!?br />
    当家里粮食天上掉下来的?都分家了,他们老两口乐意贴补,可不代表欠他们的,他们两老的日子是过得不差,可那也是因为小儿子把部队里的大半补贴寄回来的缘故,就这样还说他们偏心老二。

    “我看小袁跟济口村的知青小许走得挺近,不说两家人原来关系就近,现在又差不多在一块C队,就小许那条件,把老大家的娘家弟弟能甩了几座山头去?!甭奚舻难劬Χ嗬?,那晚袁珊珊和许言森相处的情形她看眼里了,不说其他的条件,就两孩子站在一起,让人眼睛看着都舒服。

    郑常有听得一愣,烟都忘了抽了:“你说小袁跟济口村的小许同志?”男人比女人马虎大意,浑然没察觉这两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个地方来的,家里关系又近,常来关照不是应该的?

    罗婶看孩子他爹一脸迷糊的样子,噗哧一乐:“这男人啊,要没那个心思,哪能跑得这么勤快?我可老早听说了,小许从没对哪个女同志亲近过。不过这事你也别往外说,八字还没一撇呢?!?br />
    “知道,我又不你们娘们,没事会往外说?!闭饣坝秩堑寐奚艉靡欢倥?,娘们怎么了?毛主、席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袁珊珊姐弟俩去镇上后,下午,郑大乃乃家也被人敲开了门,来的不是旁人,正是袁珊珊见过的桂花婶子,不过没待多久,她就被郑大乃乃手拿着扫把给打了出去。

    听到这事的郑学军放下手里的事,飞快跑回家,半道上遇到桂花婶子,Y沉着脸狠狠地瞪着她,跟头要吃人的小狼崽子似的,桂花婶吓得没敢停留,直到郑学军的身影不见了,才转头啐了一口,不过一个克死自己爹妈的小崽子,哪天把老太婆也克死了,看他还有什么能耐!一路上骂骂咧咧地回去了。

    “乃乃,你没事吧?!敝QЬ蓟丶?,那家人每回来都不会有好事,他就怕乃乃给气坏了。

    “乃乃能有什么事,你咋回来了?赶紧上工去,别让你长树叔难做,那种人有乃乃对付,你一个做晚辈的别出头?!闭饣刂4竽四税压鸹ㄉ舾虺鋈ズ?,只觉神清气爽,什么东西,竟然跟她说把小袁说给她那波皮无赖,以后她不在了,她家肯定帮忙照顾军军,要她说,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R,白日做梦!

    而且这在咒她早死呢,她就不信邪了,她老婆子定要活得长长久久的,让那些混账东西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刻,郑大乃乃斗志昂扬。

    “乃乃,真的没事?”郑学军不放心地问,不过这一回乃乃的气色确实比以前好,这样的变化跟珊珊姐的到来不无关系,在郑学军心里无比感激珊珊姐和小彬。

    “说了没事,跟你小孩子没关系,快走?!敝4竽四税阉镒痈狭顺鋈?,她觉得现在得赶紧叫人捉只狗子回来,下回再这样,放狗咬人,别怪她心狠。

    ***

    “姐,”袁卫彬被山路上的石子颠得P股疼,农村还是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城里的路平整多了,“村里有人问我,想要找什么样的姐夫?!?br />
    袁珊珊骑得很稳,听了这话很是无奈,希望这波动作赶紧平息下来:“那你怎么回答的?”

    “嘿嘿,我说不能光我想,得听我爸跟我大哥的,我跟姐你都做不了主,嘿嘿?!痹辣蛲道?,他才没那么傻,再说了,他姐都说了,在这里只是暂时的,以后一家子回城团聚的时候,难道留他姐一人待在这儿?

    他姐这么好,他才舍不得将姐姐让给其他的臭男人,再说没一个配得上他姐。

    “就你机灵?!痹荷阂残α似鹄?,这段时间袁卫彬的变化还是挺明显的,换了以前做事会冲动得多,由着性子来,现在也懂得耍心眼了,好事!

    “那当然了,切,他们把我当小孩哄,我是那么好骗的?姐,我们要不要去找许大哥?许大哥说带我们去镇上逛逛的?!痹辣蚰宰永锿蝗簧凉桓瞿钔?,就算要找姐夫,至少也得许大哥这样的为模版。

    “不好吧,”袁珊珊犹豫道,“他那里常请假会有影响的吧?”

    “姐,我们过去问问好了,好像绕过去没多少路吧?”袁珊珊听许言森还有刘志诚都说过,通往镇上的路,其中有条岔口就是往济口村的,下去没多远的路。

    “好吧,我们去问问?!痹荷涸缃峭淼氖赂?。

    路上问了老乡,很容易就找到了济口村,与坡头村相比,济口村要大得多,地势也比坡头村平坦,所以这里的知青人数也比坡头村多。到了坡头村一问,找到了村子里的知青院,没见到许言森,却见到了姚海波,他十分兴奋地冲了出来。

    “哟,妹子,小彬,你们怎么有空过来找哥的?”

    “我跟姐来找许大哥的!”袁卫彬赶紧跳出来声明,经过那一晚的大锅饭,袁卫彬跟姚海波也没大没小的。

    姚海波故意撸乱了小少年的头发:“好,好,找你许大哥,你姚大哥伤心哦,走吧,我带你们过去,他人现在在大队里,车子先停在这里,回头再取?!?br />
    有陌生面孔还是位姑娘来找许言森,引得知青院里出来好几个人观看,男知青看到袁珊珊眼睛一亮,当场就让姚海波给介绍介绍了,帮袁珊珊停好自行车的姚海波回头一笑:“这是今年分到坡头村的知青袁珊珊同志和袁卫彬小同志,他们也是我跟老许的妹妹弟弟,不跟你们多说了,我带他们找老许去?!被踊邮志透辖糇呷?,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些牲口的心思。

    姚海波带姐弟俩离开后,知青院里的知青好一阵讨论,没想到这回来的知青有这样出挑的女知青,难怪许言森一趟趟地往坡头村跑,以前咋没见他往外面跑得勤快?

    “现在沈红军也在大队里吧?”

    “怎么?想去看热闹?”

    男知青还好,还是单身的女知青,看到袁珊珊不由心里含酸,她们早私下里猜测,让许言森老往坡头村跑的人是什么样的,可真看到人了却酸溜溜的,她们这些女知青里,也就程雪晴能比一比吧。

    这事还拜齐慧的宣传所赐。

    去队里的路上,姚海波提了沈红军这人,待会儿肯定要碰上面,姚海波觉得,先得把沈红军的老底给交待清楚了,省得待会儿珊珊妹子被那家伙的人模狗样给骗了,反正在他看来,沈红军就是抢了属于许言森的名额,不是好东西。

    “老许,珊珊妹子来找你了!”在大队办公院子外面,姚海波就扯开嗓子大吼。

    许言森在大队里还兼着文书的工作,就算现在成分不好了,可他一手字和写出来的东西,不说队里,就是知青里也没什么人能超过他的,今天正好又碰上沈红军还有些手续没办好,所以吃过了午饭就在这里忙了。

    听到姚海波的声音,不用别人催,许言森忙放下手里的钢笔大步走了出去,一眼看到门口与姚海波说笑的姐弟俩,脸上不由露出了喜意。

    “你们怎么来了?是要去镇上吗?等我会儿,我手里的事快忙完了,我带你们过去?!?br />
    “不耽误你的事情吗?”袁珊珊笑着问,看到后面有一男两女跟了出来,精神力异能让她很容易察觉出别人的情绪。

    “不会,你们第一次去,还是我带着点?!毙硌陨奘恿艘槐呒访寂鄣囊2?,姚海波心说,哟,第一次啊,他怎不知道老许如此热心肠?

    “老许,这是我们公社里今年新来的知青?”后面身穿军装的男青年走近,微笑着问,戴了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可有姚海波提前铺垫,不说袁珊珊,袁卫彬也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很假。

    他身后的便是程雪晴与齐慧,两人特别是齐慧一看到袁珊珊,立刻意识到她的身份,于是带着挑剔的眼光将她从头至尾打量了一遍,什么嘛,也不过如此,哪里就让许言森看中眼了,一听到人来,马上放下笔出来,脸上的喜意让人想不承认都不行。

    程雪晴第一眼也不喜欢这个袁珊珊,这副娇滴滴的模样,哪里像下乡C队的知识青年?不会就因为这样才老让许言森不放心常往坡头村跑吧,这不是耽误许言森的工作给他拖后腿?许言森应该找一位能够和他共同进步的革命同志。

    “不错,珊珊,小彬,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沈红军同志,这次回来补办一些手续,后天就要赶去大学里报道了。他们是袁卫国的妹妹弟弟?!彼S朐拦惺樾磐?,知青院里基本知道这样一个人,所以这样的介绍立即让沈红军他们三人有了很清晰的认知。

    “原来如此,没想到这么巧?!鄙蚝炀吹靡獾男那榻档土瞬簧?,原以为夺了工农兵大学的名额,又与知青里的一枝花程雪晴确立了恋爱关系,许言森再无法在他面前抬起头来,他就想看许言森愤怒沮丧的样子,可现在一看到袁珊珊,心里不免想,难道就因为这姑娘的缘故,他才一直没有同意和程雪晴处对象?

    这样的念头让他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即使处处占了上风,也没了之前的快意了,也许他根本就不应该再回坡头村。

    “老沈,剩下的你让其他人给你办吧,我带珊珊他们姐弟去镇上转一下,你们忙,我们先走了?!辈辉敢庠倏凑馊舜懦萄┣缭谧约好媲跋园?,许言森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冲沈红军摆摆手便走了。

    “什么嘛,真是娇气,去镇上还要人带着,既然这样又何必下乡C队?!逼牖劭此亲咴读?,不快地嘀咕道。

    “算了,他们年纪小,许言森不放心也情由可原,等适应了这里会有所改变的?!背萄┣缥⑿Φ?。

    姚海波心情比许言森还好,觉得袁珊珊今天出现的时间太正确了,老许的心胸比沈红军那混蛋宽广多了,那混蛋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许言森回知青院取了自行车,和袁珊珊他们一起离开,沈红军的出现,并没有给他带来曾经以为的憋屈,反而能从容看着沈红军处处透着心机的举动,权当看戏了。

    接下来由许言森带着袁卫彬,不过要袁卫彬说,虽然许大哥人高腿长骑车年龄也长,但不见得就比他姐骑得稳,P股还是一样的受罪,跟许言森嘀咕,被打趣了一番,让他尽快适应,乡间的路况就是这么不好。

    袁卫彬以为声音小他姐听不到,实际上袁珊珊是为了照顾小少年的面子才没有报以异样的目光,否则会让他炸毛的。

    终于到了镇上,许言森带他们将自行车停到熟悉的地方,三人一起步行。

    三人直奔邮局,先邮寄包裹和信件,包裹是给袁大哥的,基本是R干,无论是平时没事时干嚼还是煮饭时放锅里都可以,袁珊珊打算过段时间就给袁大哥寄一点,以后还会有山里采的野菌山货,这些比任何东西都来得实惠。

    袁父那里也去了信,信里却没提她和弟弟要去探望的事,提了袁父会担心,还会赶紧写信甚至拍电报,让他们不要过去,所以就到时候给袁父一个惊喜吧。

    “我给卫国也回了信了,会在你们包裹前面到。走吧,带你们去供销社?!笨丛荷杭某鋈サ陌?,他心说,卫国接到包裹后肯定会意外得很,如果再知道这野猪是由他妹妹亲自打杀的,估计不是意外而是惊吓了,他写给卫国的信里,很善良地没有提到这点,否则只怕卫国要提前休探亲假赶过来了。

    “许大哥,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看许伯父?”许父和袁父并没有关在一个地方,否则一起去会方便许多,他们在一起也能有个照应,只可惜许伯父待的地方离得更远一些。

    许言森眼神黯了黯:“不用担心,我爸早有信过来,有我妈跟着,那里情况还好,我过去路上要花不少时间,等天再凉些我抽个空过去?!?br />
    袁珊珊也想到了,许父情况确实比袁父不一样,夫妻待在一起互相扶持,比袁父孤身一人日子要好过许多,这也让袁珊珊迫切想要去看看袁父那里的情况。

    许言森暂且将这些事抛开,笑着拍拍袁卫彬脑袋,问他们:“还没说你们打算买些什么呢,票够不够?我也带了些,不够的先用我这里的?!?br />
    “够的,带了不少,大哥也给我们寄了一些?!痹荷喝〕鲆桓鲂欧饪亲?,票证和钱都放里面了,有家里带来的,还有袁大哥寄来的,她和彬彬不缺钱花,而且这年头,有钱也没处使。

    因为不是赶集日,镇上比较冷清,但看穿着打扮,要比农村里好不少,但又无法和丰城相比,再加上建筑矮旧路面也不太好,袁卫彬起初兴冲冲地过来,结果一看这些,露出一脸“原来就这样”的神色,让许言森笑着拍他脑袋。

    三人说笑着来到供销社,袁珊珊对这个年代的特色产物报以很微妙的感觉,现在的人以吃商品粮为荣,供销社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掌握着商品流通的渠道,所以能在供销社上班,哪怕只是一个售货员,那在老百姓眼里也金贵着呢,除了是正式工拿着工资吃商品粮,还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优先内部得到各种紧俏物品。

    现在的人肯定无法想像后世物欲横流的现象,就像后世的没有经历过这个年代的人,也只能通过影像与书籍里的黑白字迹,来揣摩想像这年代的种种,常常报以惊叹,人也可以这么活着。

    袁珊珊是两者兼而有之,既有着原身的记忆,又有着后世带来的种种观感,当看到售货员坐在店里只顾打毛衣,店里来了顾客头也不抬一下,她只觉得好笑,现在这样的售货员也以自己的身份为荣,他们能比老百姓更容易得到各种物资,所以颇有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以后世“顾客是上帝”的标准来衡量的话,现在供销社的售货员才是上帝。

    当然这种态度也因人而异,袁珊珊和袁卫彬很快就见识到了,当姐弟俩去布匹那里挑布的时候,售货员懒洋洋地朝外撇了一眼,顿时眼睛一亮,起身热情地招呼:“原来是许同志来了,许同志来了咋不叫我一声,今天准备来买什么?你说,我来帮你拿?!?br />
    袁卫彬偷偷跟他姐说:“许大哥还是跟以前一样受欢迎,连镇上的售货员跟他都这么熟?!?br />
    袁珊珊捏捏他的脸蛋,有句话虽然现在还没出现流通起来,可道理是一样的,那就是颜即正义,长得好的人很占便宜,尤其是对异性而言,而同性之间,还会有一部分同性相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