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32章

    “爸,我有个想法?!泵魈炀鸵吡? 袁珊珊想将这几日观察后得来的念头跟袁父通通气, 看能不能行得通。

    “珊珊你说?!痹肝潞托Φ? 这次见面后,袁父脸上的笑脸越来越多了,袁卫彬也敢跟他开玩笑了。

    “爸,我想靠我督促彬彬学习还不够, 这几年正是彬彬学习打基础的最好时候, 看到明明跟陆伯伯学习的情形后, 我想着能不能让彬彬定期跟陆伯伯通信,彬彬向陆伯伯汇报一阶段的学习成果,陆伯伯给彬彬提起意见,把握下大方向, 虽不能跟明明一样, 但应该也好过现在的情况?!倍栽荷豪此?,袁卫彬不仅是弟弟, 还是个十几岁未成年的孩子, 带在身边她就有份责任, 给彬彬规划一个尽可能好的人生。

    父女两人在农场边上散步,前方是大片农田,田边有三三两两的知青走动着,青祁农场的知青更多, 然而他们与这边的改造人员是属于泾渭分明的两方, 不少自诩知识进步青年的他们, 耻于跨越这条界限。

    袁国柱停下脚步,看向女儿清澈的眼神,摸摸她的脑袋说:“丫头,你也要为自己多考虑一下?!迸墒於碌萌盟奶?,三个儿女中,就只有这个女儿出生后就没有亲妈照顾,至于彬彬妈,再亲也不可能有亲妈贴心周到。

    “爸,我当然有考虑啊,不过我到底比彬彬大,该打的基础也差不多了,就看以后有没有发展机会了,再说我也可以跟着彬彬一起学,就看能不能学进多少了,爸你别担心我,好好照顾好自己,才能让我跟彬彬还有大哥放心?!痹荷盒Φ?,想想,她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志向,能过上有吃有喝自在的日子就足够了,不知道说出来袁父会不会拍死她。

    “要的,”袁父赞同道,“不过量力而为,”这是又考虑到女儿身上的担子,相当于全劳力的上一天工下来,本身就够累了,“老陆那里爸爸会去说的?!?br />
    散了会步,父女俩便往回走,袁国柱有一会儿没说话,再开口时带着几分迟疑与复杂:“珊珊……你的力气,还有打猎……唉,爸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咱们还是回去吧?!?br />
    袁国柱迈开步子往前走,却走了两步后被扯住了袖子,停了下来。

    袁珊珊走到袁父前面,如果袁父不是那么的关心爱护女儿,就不可能不关心这样的情况。袁珊珊也想过这个问题,她在想她到底是谁,是末世里的袁珊珊,还是生活在七十年代的袁珊珊,袁国柱的女儿?

    说是末世里的袁珊珊,如今的她却逐渐地少了份当初的杀伐果断与冷心冷情,可是末世里的异能与种种技能却出现在了现在的身体里,如果她能跳出来看待,会觉得如今的她就像是将这两个人给融合进了同一具身体里。

    “爸,”袁珊珊抬起头,撩开额头的刘海,“你听彬彬说过我之前在丰城时受伤的事情了吧,你看,这里还留下了一个很浅的疤?!?br />
    最初恢复得极快,可当伤完全好了后,袁珊珊却发现那里有个几乎可以忽略的痕印,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这本不应该存在的情况让她心里颇觉奇怪,不过对她又毫无影响,也就丢一边不管了。

    这件事袁父当然知道了,当时心里十分恼火又无力得很,是他这父亲没能力护住自己儿女,幸好现在两孩子都离开了丰城,否则要吃更大的苦头。

    “爸,我没跟彬彬说,自从我受伤醒来后,我脑子里就多了些东西,我力气变大,身体素质也变强,打猎更是小菜一碟,好像是身体的本能一样,你放心,就是老虎豹子我也能轻松对付?!痹荷嚎醋旁傅难劬λ?,如果袁父真的接受不了……想到这个可能她心里就酸涩,但不可能隐瞒一辈子,如果不是靠这异能,她和袁卫彬在坡头村的生活不可能有现在顺畅。

    袁国柱心一疼,嗓子有点哑:“当时是不是伤得很重?”他听小儿子说当时昏过去了,不过过了两天就拆了纱布完全好了,让他误以为伤不重。

    现在听女儿这么一说,他心里不是不慌的,这事如果叫外面人知道,女儿下场可想而知。这是个不允许讲怪力乱神的年代,就是他听了也有些恍惚,这对女儿来说是好是坏?现在看着没有坏处,可长久以后呢?

    神鬼之事,就是他也不信的,可女儿自己的讲述以及小儿子的描述,让他连丝怀疑都不剩了,只有满心的对女儿的担忧。

    “还好的,早就好了,要是现在再碰到周成刚,倒霉受伤的肯定不会是我了?!痹荷号η崴尚Φ?,可这落在袁父眼里就变成了强颜欢笑,生怕自己接受不了这种种怪异现象。

    与儿女安危相比,一切原则都要靠后,袁国柱庆幸自己在外面提起了这事,四周不会有第三人听到,他压低声音说:“珊珊,这事不要再对第三人提起,就是彬彬也不行,以后跟爸串好说辞,统一口径,就是有什么人怀疑什么,也不会出问题?!?br />
    袁珊珊眼睛一酸,眨了眨眼:“谢谢爸?!?br />
    “你是我女儿,爸爸能?;づ??!奔词苟嗔宋薹ㄓ每蒲Ы馐偷猛ǖ囊斐?,可流淌在身体里的血Y和流露出来的感情都告诉他,这就是自己女儿。

    父女俩在外商量了好一会儿,再回去的时候,袁珊珊变成了自小就与众不同的姑娘,不过因为担心引来异样的目光,在父亲的教导和帮助下,从小就遮掩了起来,直到生活所需才逐步地曝露出来,就是打猎投S的技能,也是在袁父掩护下偷偷练起来的。

    第二日一早,袁珊珊带着陆正农开出来的一列书单,与袁彬彬一同告别依依不舍的袁父,以及这两天和袁卫彬玩得很高兴的陆睿明,在这里他几乎没有玩伴,现在哥哥走了,他的眼泪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

    “爸,过些时候我们再来看爸和伯伯们!”

    回去的时候和来时心情完全不同,来的时候是满心的期盼,恨不得C上翅膀飞过来,走的时候却心情低沉,农场环境再不好,可那边有袁父在,到了镇上的时候,袁卫彬才打起精神来,跑前跑后的张罗,让袁珊珊看行李,其实行李袋早空了。

    车子离开镇子,袁卫彬看着外面倒退的景色,遗憾道:“可惜没能再碰到苏叔他们,不知道以来再来会不会碰上了?!彼钦饧溉粘=龀?,却一趟也没碰上。

    同样的,回到安平县时也已下晚了,这回没有顺风车可搭,姐弟俩不得不在县里招待所住了一晚,过也趁这个机会在安平县转转,他们虽在这里C队了,可这县里还没来逛过。

    在国营饭店吃了晚饭,姐弟俩顺着饭店所在的街道散步,偶尔看到路上有穿绿军装戴红袖章的青年走过,行人慌忙往两边避让,曾经让人羡慕的红小兵,如今却成了让人避之不及的存在。

    路过一个巷口,袁珊珊眼睛一扫,看到巷子深处有两个人在鬼鬼崇崇的交换着什么,一人抓着蛇皮袋,一人在口袋里掏出个本本,忽然又一人从他们身边飞快奔过,压着嗓子低叫:“快,有红小兵往这边来了,快走!”

    一人口袋一扎往肩上一扔,飞快蹿了进去,另一人也赶紧把本本揣兜里,慌慌张张地跟着跑,拐弯的更深处还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不用说,这里存在着一个黑市,刚刚正在进行的是项黑市交易,不过被突然出现的红小兵给打断了,就不知道这里的黑市是临时流动的还是固定的,这种黑市交易对袁珊珊来说并不陌生。

    “姐,他们在干什么?”袁卫彬只看出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却一知半解。

    袁珊珊给他解释了一下,小少年立即领悟了,看了看他姐,想说什么又没开口,袁珊珊笑道:“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们没必要,你许大哥那边有门路,不走这黑市,安全可靠没有危险,我们现在这种成分,不能再出点事,否则就被人揪住小辫子了?!?br />
    再说他们来一趟也不方便,尽管袁珊珊有精神力异能,可以提前发现风吹草动避免麻烦。

    “嗯,姐姐说得有道理,幸好有许大哥?!苯愕芰┢肫敫硌陨⒑萌丝?。

    “走,我们去百货商店看看?!卑倩跎痰昀锏奈锲繁日蛏系墓┫缫肴枚?,袁珊珊想将各种调料补充齐全了,好加工各种R制品,还要去收购站看看。

    第二天跟车回到秦石镇,没有自行车,只好步行回坡头村了,半路上碰到一辆牛车倒是搭了一段路的便车,袁卫彬没坐过牛车,虽然颠簸得很,却坐得挺高兴。

    再回到坡头村,跟第一次来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了,这一次他们知道村里有人等着他们,心里多了几分雀跃,也许等以后再离开这里的,坡头村会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了。

    “哟,小袁姐弟俩回来了!”村民看到姐弟俩从路口进来,扬手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

    小孩看到他们更加欢喜,跟在他们身后叫着哥哥姐姐,袁珊珊抓了些在县里买的糖果让他们分了,把这些孩子乐坏了,欢快地跑开了。不过也有不和谐的现象,路上看到有人在骂架。

    路过郑大队长家,罗婶在院子里晒东西,看到姐弟俩叫人,忙放下手里的事情,将人叫进来倒水给他们喝。

    袁珊珊也不客气,反正今天还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不用去上工,看看左右:“小伟和小华呢?”她特地给罗婶的两个孙子留了糖果。

    罗婶站了远一点拍身上的灰,不让灰尘飘进两人的茶缸里,一边说:“嗐,让他们妈给领回去带了,你们婶子我打算让你们郑叔给我也安排个活,也能跟着挣几个工分,不比在家里瞎忙活强。你们爸爸那里好吗?那里吃得好住得好吧?”

    两个孩子教养好,这大人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她听说过不少被关牛棚改造的人,说实话叫人看得不忍。

    “还好,咱爸让我和彬彬好好谢谢罗婶和郑叔的照顾,对了,还有山货?!痹荷号踝挪韪仔Φ?。

    “谢啥,山里的东西,又不值几个钱。小袁啊,”罗婶把袁珊珊叫到一边嘀咕道,“要是小伟他妈找你说什么,你就当她放P好了,不知所谓的东西!”

    罗婶真的很生气,老大没念过多少书,脑袋也是个木的,耳根子还软,否则哪会时常被媳妇牵着鼻子走,这里劝了他让他回去叫媳妇打消了念头,结果回去转一圈又跑到她面前问,她是不是想将小袁留给老二,气得罗婶当场就想扇老大两个大耳光,这话说得,当小袁是什么呢?是他们想打什么主意就能怎样的?

    罗婶火大得也懒得跟老大解释什么,干脆把他赶走了,两孩子也让他带回去,说她以后也要上工,没空带。

    袁珊珊眼睛一转,便猜出了大致什么情况,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还搅得罗婶婆媳间不得安宁。

    罗婶摆摆手说:“跟你没关系,是她自己整日心思不正,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不是盯着这个就是算计那个的,婶子我看着都累,还不如跟着你们一起上工,你说是吧?!?br />
    “对,对,婶子明明还年轻得很,哪就不能上工了?!辈簧瞎ぞ鸵馕蹲琶挥泄し?,就算是大队长媳妇也是如此,要不是为了照顾家里还有带两个孙子,哪里需要如此,安排个轻省的活,年底也能按工分分到不少粮食。

    “看看,就会哄婶子高兴,婶子老了?!弊焐纤湔饷此底?,可脸上却笑成了一朵花,乐着呢。

    说笑了会儿,还是给两孩子留了些糖果,姐弟俩才告别罗婶。

    “姐,罗婶跟你咬耳朵说的什么???”袁卫彬好奇道。

    袁珊珊拍拍他脑袋说:“跟你没关系,瞎C心,还是惦记下陆伯伯开的书单吧,把学习抓紧起来,可别被明明比下去?!?br />
    “姐——”袁卫彬拉长声音叫道,不过很有信心地说,“我肯定不能让明明比下去!”他比明明大了四岁呢,真被比下去以后可没脸去爸那边。

    袁珊珊不忍打击他的自信心,相反还要鼓励一番,好让他时刻充满斗志。

    书单上大部分书是没有的,有一部分还是不允许看的行列,袁珊珊决定有空还去县里的收购站再淘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凑齐全了,昨天不就淘到了几本,要不是时间太晚收购站要关门,指不定还能多淘一些。

    他们的回来让郑大乃乃和军军也很高兴,少了姐弟俩,这院子到底冷清了不少,这才多长时间,已经习惯了姐弟俩的存在,在他们搬进来之前是不敢想的。

    这次回来,姐弟俩发现家里多了东西,不仅狗子捉了回来,还添了两只小猪。他们一进院子,小狗就冲他们汪汪叫唤,被郑大乃乃呵住了,有这狗子和小猪,家里更多了几分生气。

    回来后姐弟俩又恢复了每天上工下工的生活,不过与原来不同的是,每天晚上袁珊珊和袁卫彬一起看书学习了,第二天又加上了郑学军,三人互相鼓励互相监督,比单个人更具持久性。

    袁珊珊托人给许言森那里送了口信,人已经回来了,一切顺利,又分别给袁父和大哥那里写了信。

    袁珊珊恢复上工时就得到一个消息,刘志诚告诉她,在姐弟俩离开坡头村的时候,邻村轮到放电影,他们知青基本去了,在那边碰到了杨虹,杨虹特意想在那里跟袁珊珊碰面呢,结果得知她去探亲了,挺失望的,说好等下次坡头村或是杨虹所在的七沟村放电影时,她们再见面。

    刘志诚来送这消息时,罗晓桐也在边上,当晚她也去了,大忙过后文化站会下乡,各个村子间轮流放露天电影,丰富乡亲们的精神生活。

    “我知道,再过一周就轮到我们村了,七沟村反而在我们后面?!甭尴┐铀帜抢锾崆暗玫搅讼?。

    “那好啊,那我就在村里等着杨虹,叫她在我们村住一晚也行?!闭庵指谎母细鞔宓穆短斓缬?,袁珊珊觉得挺好玩,许言森那里得了消息,估计也会过来吧,袁珊珊就是这么有信心,至于信心为何而来,却没去计较。

    袁卫彬也从别人那里听到这消息,因为郑学军没随大家一起过去,所以才没回来当晚听他提起。以前在丰城都是在电影院里看的电影,可从没看过这种露天电影,对他来说新奇得很,十分期待即将到来的坡头村的轮放。

    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期间袁珊珊凭着过人的耳力和精神力,听到了几个闲言碎语,浑没放在心上,照常跟罗婶以及孟佳华他们往来,偷空进了趟山,逮了几只兔子野J加餐,不过她挑的都是避开村人耳目的时间,毕竟之前她的行为够高调的了,肯定会让某些人特别注意她的行动,那天袁父也特地提醒了她注意这方面的情况。

    人心并不总是坏的,可有时候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有人能天天吃R,可有人饭桌上成天见不到荤腥,甚至都不能敞开肚皮吃饱,心里的不平逐步地累积起来,很可能会发生一些超出预料的事。

    袁珊珊也不想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明明可以避免的麻烦,所以不是一大清早就是天黑了之后摸进山里,上山下山之前也会先用精神力扫视过,确定没有人后再上下山,就第二回还真让她逮到人躲在草丛里面,她很从容地避开了这条路,绕了点路翻墙回去了,这些人愿意喂蚊子就喂呗。

    听到院墙那边的落地声,待在一起学习的袁卫彬和郑学军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第一次不解袁珊珊为何爱翻墙而不走正门,袁珊珊解释了一下,包括郑大乃乃也不说什么了,这样确实安全。

    “姐,你回来了,咦,这次还有条鱼!”袁卫彬捂着嘴巴乐道,生怕自己叫声太大惊动了别人。

    “珊珊姐,我来帮你?!敝QЬグ锩?,这次是两只野J,一条小臂长的鱼,J光秃秃的早在山里拔光了毛开膛剖肚,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省得家里弄出一堆惹眼的垃圾出来。

    “这条鱼放水里养着,明天杀了吃吃看,好吃以后再去捉?!钡谝淮巫サ接?,袁珊珊很高兴。

    郑学军也很高兴地提进了厨房,J给挂在通风口,鱼用盆放水养着。

    袁珊珊洗了手进屋:“我这次下山碰到个人?!?br />
    “谁?”郑学军一惊。

    “没事,我没让他看见,想要抓住我,起码身手先超过我,不然早一步就会被我先察觉到了?!痹荷喊哺У?,并将那人的样貌描述了一下,郑学军顿时咬牙切齿,袁珊珊明悟了。

    “那人就是军军你那隔房堂哥,咱村里有名的无赖?”

    “就是他!”郑学军气愤,居然还不死心地想打珊珊姐的主意,躲在山下面想做什么,还不一目了然?

    “姐,我见过那人,哪天姐你再发现,我跟军军去揍他一顿!”袁卫彬同样气愤,想立即冲出去套麻袋打闷G,这次回来,有天回家路上居然被人拦住,跟他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还是军军出现得及时将人赶跑了,知道这人的身份和打的主意后,袁卫彬就想找机会狠狠教训他一顿,像这种晚上正好,没人看得见。

    袁珊珊眼睛眯了一下,掩住里面的冷意:“既然知道是这人,那下回我不会客气的,不用你们出手收拾,我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br />
    她袁珊珊也敢算计?郑大乃乃这里走不通,就想走歪门邪道?她袁珊珊不止丧尸异兽,连人也杀过,还怕这种小角色?

    “好吧,姐,那你到时候要跟我们说一声,不然我跟军军还要找他算账!”袁卫彬不死心道。

    “知道了,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痹荷盒ψ排呐牧缴倌甑哪源?,得到同样待遇的郑学军,脸红了红。

    第二天晚上就是坡头村轮到放露天电影了,一早上工的时候大家脸上都堆着笑容,恨不得刚升起的太阳快点落下去,他们好带着凳子去场子上占位置。

    有人已经去了其他村子看过电影了,正跟别人讲述电影里的情节,还带用手比划的,整个一天上工的效率别说多低了,以至于下午三点多,郑常有和罗长树就打铃收工了,留下来这些人也是磨洋工,没心思干活。

    一收工,刚回到袁卫彬和郑学军就没影了,过了会儿才一起回来了,原来两人是抢着去场子上放凳子占位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