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33章

    中午吃的鱼汤面, 鱼R红烧, 鱼头鱼尾和鱼骨头炖汤, 汤炖得雪白,味道意外的鲜美, 袁卫彬强烈要求晚上还要吃鱼汤面。他和郑学军从场子上回来后, 袁珊珊就提前开始做饭了, 早早吃了让他们玩去,另外两只野J也给炖上了, 晚上有人过来正好当夜宵。

    “山里的水好, 养出来的鱼R质鲜嫩, 是比水库那边的鱼好吃, ”郑大乃乃怀念道, “军军爸以前也进山摸过鱼, 回来后还让我打了一顿,就怕他被山里的狼叼了去?!?br />
    郑学军听得眨巴眼睛, 以前乃乃可不爱讲爸爸的事, 原来爸爸也有挨乃乃打的时候。

    “好吃我以后再多抓点,还可以晒点鱼干,吃鱼补脑?!痹荷杭苹? 对吃的她当然兴致勃勃,坡头村离水库挺远的,村里那条河也养不住鱼, 所以之前她和彬彬, 还是在外面的国营饭店点了红烧鱼, 回来后就一直想着弄点鱼吃吃。

    “好,补脑好,等会我把小石磨找出来洗干净了,磨点豆腐出来,豆腐也补脑,军军他爸说的?!敝4竽四丝淳焯旄沤愕芰┮黄鹧?,也很高兴,军军他爸不就是吃了她磨的豆腐才那么聪明,为了孙子的前程,她现在浑身干劲。

    为着今晚的电影,下午她一人在家还给炒了点瓜子,让三孩子看电影时吃。

    于是吃好早晚饭后,郑大乃乃给三人衣兜里都装了瓜子,把他们赶出去玩了,她眼神不好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袁珊珊被一起推出门,哭笑不得,拍拍围在腿边转的小狗,让它看好家。

    她在小狗身上留了精神力种子,既能让小狗听话,又能在发生异常情况时及时知道,她担心郑大乃乃一人在家时不安全,以后还是要尽量少在家里留R,省得招贼。

    出了家门没一会儿,袁卫彬和郑学军的小伙伴们远远地叫他们,两人看看袁珊珊,心说不能把姐姐一人抛下吧,袁珊珊挥挥手说:“你们去玩吧,我去知青院,要不找你们晓桐姐?!?br />
    “好吧,姐,你到场子上找不到我们,喊我们一声啊?!痹辣蚨V隽艘簧?,就和郑学军一起跑过去了,几个小少年不知道在说什么,显得特别兴奋,没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袁珊珊一人慢慢地嗑着瓜子往知青院走,路上看到村里已经多了几个陌生面孔,不用说是从别村跑过来的,这天还没晚呢,这么早跑出来也没啥好玩的啊。

    还没到知青院,站在门口说话的两知青,一看她出现的身影,朝里大喊了声:“袁珊珊来了!”

    袁珊珊正奇怪怎这么热情呢,就听院子里脚步声响起,没一会儿一人跑出来,竟然是一起从丰城过来的李建设。李建设看到袁珊珊高兴得很:“袁珊珊,没想到会看到我吧,戴永庆也来了,正跟王春丽说话呢,上次见到杨虹,她说你请假探亲去了,来之前我还担心你没回来呢,你要再不来,我跟永庆就去找你了?!?br />
    本话不多的人,也不是太过相熟的,却因为同来自一个地方,看着就感觉亲切,一连串的话蹦了出来。

    袁珊珊跟另两个知青打了招呼,和李建设一起进院子,笑道:“杨虹什么时候过来?我早一星期前就回来了,这不这边安顿好了,我跟弟弟请假去看了我爸,不远,就在隔壁风津县?!?br />
    “小袁来了,里面坐?!泵霞鸦隼唇荷河?,好多一个地方出来的知青,都会借着这样的时机联络感情,抒发思乡之情,袁珊珊一进屋便看到戴永庆跟王春丽坐在一起说笑着什么,让袁珊珊看得有些违和,这王春丽不是一向端得很严肃正经的吗?

    “袁珊珊同志,”戴永庆看到她现出,站起来笑着招呼,“刚来就听说你搬出去了,没想到我们几个人,还是你们最先融入群众中?!?br />
    袁珊珊不着痕迹地微挑了下眉,上次火车站并没觉察出来,这次却一副官腔,难怪跟王春丽谈得来了,袁珊珊不在意笑道:“我现在这种成分,更应该进入群众中接受群众的监督改造?!?br />
    “哈哈,没想到袁珊珊同志这么积极要求进步?!贝饔狼煨Φ?,旁边的王春丽脸色却冷了下来。

    袁珊珊转身坐到了唐芸身边,这些日子下来也有些了解这人的性子了,不算坏,而且自从有过王春丽那一回,唐芸自认为跟袁珊珊一条阵线上了,不再出口就呛人,又招呼李建设坐下一起说话,把瓜子掏出来大家一起分享。

    唐芸小声跟袁珊珊咬耳朵:“你要小心这女人了,你不在知青院,不知道她这段时间,跟变了个人似的,别人以为她是转性了,可我看,哼,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呢?!?br />
    袁珊珊挑了下眉:“吃过亏,学聪明了,要是真聪明还好,要是装的,总有一天会曝露原形的,唐姐别担心,她要是一直这么演戏,我倒服了她了?!笨煽吹阶约撼鱿?,戴永庆跟自己打招呼热情了点,那脸当场就冷了下来,这功夫还不到家呢。

    唐芸吐了瓜子壳:“有道理,”不过又仔细瞅瞅袁珊珊,轻笑了一声,“其实要我说,最聪明的还是你,才来就知道搬出去,少了多少烦心事?!彼背趵词倍嗵煺?,经历了不少事才将自己武装成刺猬一样。

    李建设兴致勃勃地问袁珊珊打野猪的事,刚来时听到院里知青说起,他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也难怪刚来就敢搬出去,他和戴永庆可做不到,谁不知道住进知青院里,老知青总会帮着他们点,让他们尽快适应下来,而袁珊珊搬出去不仅没出状况,反而似乎还如鱼入水一般更畅快了。

    “袁珊珊同志,”另一边戴永庆喊道,“听说你上山打野猪了?真的是你一人打的?打了两头交了队里一头?”

    李建设转过去:“永庆,刚不正说起这事,没必要再听袁珊珊说一遍了吧?!?br />
    “是啊,”袁珊珊附和道,“王春丽参加过当晚的大锅饭,戴同志如果想知道更加具体的情况,可以问我们的大队长和支书?!彼苏馊撕屯醮豪鲆谎?,环境最能改变一个人,可这改变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她能从戴永庆身上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算计,她的话差不多是说,这是坡头村的事,关他一个外人什么事。

    “袁珊珊同志,我要批评你的生活作风和思想态度问题……”

    可有人却不知见好就收,袁珊珊懒得再听下去,不等他说完就起身往外走:“唐姐,我去迎迎杨虹,你们聊吧?!?br />
    袁珊珊突然起身就走,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纷纷把目光投向话说到一半被卡断的戴永庆身上,戴永庆羞恼得脸都红了,果然跟王春丽说得一样,不仅思想态度成问题,连同志的意见都听不进去了,这样的人居然也能混进革命群众中,这是败坏革命队伍。

    唐芸忽然嗤笑一声,在一片安静的屋里显得特别突兀,袁珊珊果然说对了,装的就是装的,王春丽的本性丝毫没有改变,不过改变了策略,知道用迂回的办法来对付袁珊珊了。

    “这位同志……”戴永庆气恼。

    “怎么?要开批判大会了?行啊,拿上大喇叭到场子上,当着全村人的面一起开,否则就别跑到我们知青院里叽叽歪歪的,不服气?你才跟广大农民群众接触了几天?有什么资格在我们这些老知青面前指手划脚的?”唐芸就差拍桌子大骂了,一通喷完也拍拍P股走人了,谁乐意待在这屋里受气。

    吴威他们看了眼低着脑袋的王春丽,互相看了一眼,哪里猜不出这戴永庆为何会把枪口朝向袁珊珊,他们以为王春丽真的变了,这几天也跟她有说有笑的了,现在看来还是本性难移啊。

    孟佳华和赵洪军互看了一眼,无奈地扯起一抹笑,难得这些知青聚在一起,却偏有人扫兴,不怪袁珊珊和唐芸要拍手走人,难不成要留下来受气?两人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可气氛终究不比之前了。

    袁珊珊和唐芸在路边说话,不久李建设也跑了出来,找到袁珊珊说:“我也没想到戴永庆会这样,我跟他不是一个村的,不过也听说了一些他的话,听说他在他们大队里特别积极?!?br />
    看袁珊珊一直没理睬王春丽,就猜得出两人关系肯定不好,想也知道,当初火车上王春丽就针对袁珊珊了,袁珊珊虽然看着面软,可火车上就看出来了,不是受气不回击的性子。

    袁珊珊没当一回事,笑道:“积极也好啊,这每年招工的机会,工农兵大学的名额,提干的可能,可不都和积极性挂钩呢?!敝灰蝗亲潘?,她才懒得这些人怎么做,可她就不愿意别人把自己当成踏脚石,想踩着她往上爬,小心被她一把扯下来摔个狗吃、屎。

    李建设一怔,慢慢地才理解过来,原来戴永庆的改变是因为这个?

    唐芸嗤笑道:“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每年下来的知青,总会有一部分人折腾来折腾去,有人成功了,于是后来的人就更加积极了,”又朝袁珊珊说,“老许他们村里的那个姓沈的,你知道的吧,不就是个很典型的学习榜样?!?br />
    李建设诧异道:“唐姐说的是济口村的沈红军?”这么一咀嚼,更明白戴永庆的用意了,看了一眼袁珊珊,顿时觉得戴永庆做得太不地道了,好歹袁珊珊是和他们一起下乡的。

    唐芸轻笑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也许今天这番话点醒了李建设呢,可关她什么事,她现在就爱跟袁珊珊一起处,因为袁珊珊的态度,还有她的成分问题,让她都选择了踏踏实实地在坡头村待着,而不是去钻营什么东西。

    许言森是和济口村的知青一起来的,推着自行车和别人一起出现在村口路上,老远看到袁珊珊,姚海波就冲她使劲挥手,走近了许言森也朝袁珊珊笑了笑,看她状态不错,应该袁叔那里情况还好,他认出了站在一起的李建设,笑着叫出了他的名字。

    “原来许同志还记得我?!崩罱ㄉ璧比患堑眯硌陨?,除了来的那日是许言森接的人,他人又出众,而且许言森和沈红军的事情在知青里流传开,让他不想记住这人都不能。

    “当然,丰城来的知青不多,就你们这一批算是多的,想不记住都不行?!毙硌陨⑿Φ?,“有机会大家一起聚聚?!?br />
    “好啊?!?br />
    ***

    在知青院里待了会儿,许言森便出来了,虽然因为人多又热闹了起来,可许言森依旧觉察出了些什么,他没多说,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看到了仍旧在外面和唐芸聊天的袁珊珊。

    唐芸看到他来,很识时务地摆摆手走开了,她懂,难得见一面,两人肯定有不少话要说,就算这两人处上对象,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惊讶的,两人外表同样出色,家里长辈相识,最关键的是,许言森在知青里的口碑一直很好。

    “小彬呢?”许言森问。

    “跟军军他们一起玩去了,今天哪里待得住?!?br />
    “也是,”许言森笑了起来,年少真好,“袁叔那里还好吧?”

    袁珊珊跟着他一起走在了乡间小路上,说起了这一路的经历,以及农场里的情况,还有自己的担心,有些话没法对其他知青说,能说的也就是许言森了,不用特意隐瞒什么。

    许言森捏了捏手指头,袁父那里如此,自己父母那里也不会好多少,心里同样多了份担忧,可他位置与袁珊珊不一样,现在就请假离开太惹眼,只能按捺住。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闭獯温值叫硌陨参吭荷?。

    “嗯,”这点不用许言森说,袁珊珊更清楚,她另有事情要跟这人说,“我想尽快多弄点粮食出来,其他都可以将就,可吃上面却不行,弄了粮食后想办法给我爸还有许伯伯那里送过去,分批少量的寄过去也行?!蹦抢锍缘拿姹即琶卓返?,袁卫彬偷偷尝了一口后,帮袁父干活更卖力了,恨不能全替袁父干了。

    许言森烦躁得有些想抽烟,嗓子哽得有些难受,低声说:“好的,就明早怎样?我起个大早,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山里?”他也想尽快改善父母的生活,想到他们在别的地方受罪,他又哪里能安心。

    袁珊珊忍不住一乐:“你跟过去做什么?拖我后腿?”

    许言森哑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任谁看他们两人,都不觉得自己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可事实确实如珊珊所说,真要去了,他真的会是拖后腿的那一个,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好歹给我点面子?!?br />
    袁珊珊噗哧笑出声,哄道:“好,好,下次白天有时间的话,带你跟彬彬还有军军一起上山?!?br />
    许言森一点没觉得被安慰了,因为他沦落到跟袁卫彬郑学军一个级别的了,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了,不过心情倒好了不少。

    两人将这事情安排好,又从原路返回,许言森这才问起知青院里的情况,袁珊珊笑笑,说了戴永庆的变化。许言森比她更清楚知青的心理变化,一年年的,不都这么走过来的,现在又有了沈红军这个例子,还不得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我没什么的,被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而且我又不会任由他说,等过两年,只怕更加人心躁动?!痹荷合胱耪飧鍪奔洳畈欢?。

    “珊珊你是说……回城?”许言森猜测道。

    “是啊,到时候为了回城的机会,那才是十八般武艺纷纷登场呢,那时候,他们这些人哪还有空顾得了我们,现在看他们蹦跶,就当看个乐子好了?!毕胂虢酉吕纯赡艿那榭?,跟末世里相比也好不了多少了,抛妇弃子,或者抛夫弃女的,真是人生百态。

    许言森不说话了,如果确实有了回城机会,就算是他,到了那时候没有其他门路的话,只怕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现在想想那些已经在农村成家甚至有了孩子的知青,这些人到时候会怎样?

    两人一路走回知青院,快到的时候里面冲出一个人,直直地向袁珊珊而来,伴随着惊喜大叫:“啊——珊珊,终于找到你了,想死我了!”冲过一把抱住袁珊珊,像个傻丫头似的乐呵不已。

    要不是早看清了是杨虹,袁珊珊在她没靠近之前就会先将人丢出去了,现在却只能无奈地由她抱着,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杨虹可高兴坏了,她那边可不像袁珊珊这边,有弟弟在,还有一起从丰城来的人,有认识的人在一起不会忐忑,她那边谁也不认识,这段日子可让她过得郁闷死了,恨不得跟王春丽换换,让王春丽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试试她那里的滋味。

    “哎?这是许同志啊,许同志你好,刚刚没看到你,没冲撞到你吧?!毖詈缯獠欧⑾直呱匣褂幸蝗?。

    许言森好脾气地笑笑,“我不打扰你们说话?!?br />
    看许言森走了,杨虹低声哎呀道:“我是不是坏了你们好事了?”

    袁珊珊一愣:“什么好事?”

    杨虹放开袁珊珊,弯了两个大拇指对碰了下:“你们,难道没有处对象?要我说,许同志比丰城那个姓韦的好太多了,我听说了,许同志原来可受欢迎了,就是现在,也有大把的人想跟他处对象?!?br />
    袁珊珊喷笑了,想掰开她脑子看她成天想的是什么:“乱想什么,我们两家早认识了的,我哥跟他是一起穿开裆裤玩大的,我跟彬彬从我爸那里回来还没跟他见过面,所以这次过来问问我爸那里情况?!?br />
    杨虹脸一垮:“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再优秀的男人,让袁珊珊说出“穿开裆裤”这样的话,就跟从男神跌落回凡人一样,身上的光环顿时消失了,想想那样的情景,杨虹也喷笑了,“好吧,你们没处,不过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要我说你们真的很般配?!?br />
    袁珊珊无奈地拍拍她脑袋:“你脑子里除了处对象还能塞进什么事?你说现在一天忙到晚的,就想着怎么吃饱饭,我还有弟弟要照顾,处对象当然是被排在最后面的一项,等什么时候啥也不用愁再考虑不迟?!?br />
    杨虹左瞄瞄右看看,这话要让其他人听见了,不知多少人失望呢,当然了,也有人会高兴的,因为少了袁珊珊跟她们争了。

    “哎呀呀,你说你怎么回事?我们都晒黑了一层,你反而比之前还白了?这脸蛋白里透红的,啧啧,本来我该担心你这脸蛋会带来麻烦,不过都听说你力气大得能杀野猪了,这要谁想不开,珊珊,狠狠揍!”杨虹才来没多久,就听说过有女知青被欺负的事,所以现在曝出袁珊珊力大的事,她不觉得坏反而觉得是好事。

    “这还用你说?我这是天生晒不黑,有什么办法?”

    “你这是故意气我的吧,看看我这脸,是不是黑了,皮肤也变糙了?”想一想不知要待上多少年就想哭,以后肯定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村姑了吧。

    两人笑闹了会儿,与其他知青打了声招呼就去了场子上,等着看电影。

    其他村来了不少人,所以场子上早坐满了,不过袁珊珊有精神力异能,很轻松就找到了坐在前面的袁卫彬和郑学军。

    “姐,你们终于来了,你们快让让,让我姐坐这儿?!痹辣蚋謇锿淙讼啻Φ没故遣淮淼?,再加上袁珊珊“威名”在外,一个个老实地将位置让开,袁珊珊笑着说了谢谢,叫杨虹一起坐下。

    电影其实还是老电影,放的是地道战,但对缺少娱乐生活的如今,这样的电影对老少来说都是百看不厌,袁珊珊居然也看得挺投入的。

    中场休息,袁卫彬和郑学军挤了出去,等再回来时袁珊珊发现许言森也跟了过来,电影刚好又开始了,许言森什么也没说,塞过来一包瓜子和两根黄瓜,袁珊珊发现袁卫彬他们手里也有。

    黑暗里,杨虹朝袁珊珊挤眼睛,意思是,这还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