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34章

    袁珊珊对杨虹的作怪无话可说, 在她眼里, 许言森是和袁大哥一样的存在。

    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看着电影里的乡亲们利用无处不在的地道,把鬼子耍得团团转,边上的少年们特别激动,恨不得冲进去跟他们一起杀鬼子去了。

    当电影结束时,不少人还意犹未尽, 不舍得离开。本村人还好,从外村赶来的基本都要赶回去,塞得满满的场子,开始不断地往外疏散。袁珊珊与杨虹说好了在她那里住一夜,晚早再回去, 反正现在也不是农忙时候了, 站起来与杨虹还有许言森一起往外走,袁卫彬和郑学军让他们自己回去好了。

    “姚大哥呢?叫了一起到我那边吃顿夜宵吧?!痹荷何市硌陨?。

    “好,我去找他,你们先回去, 我们待会儿就到?!毙硌陨磐讼? 不确定姚海波现在人在哪里。

    袁珊珊和杨虹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杨虹还没去过她那里, 对袁珊珊的住所很期待。

    农村的夜晚很黑, 很少有人家一直点着灯, 不过今晚有些不同, 场子外面以及电影结束准备往回赶的外村人, 手里燃起了照明用的火把,偶尔还有手电筒的灯光照过,让坡头村的夜晚显得更加影影绰绰,多了几分暧昧不明的味道。

    袁珊珊的耳力佳,目力好,更有精神力异能加持,所以看到小路旁边的晃动的草丛和树后面,居然另有一番景象,很是诧异不已。

    杨虹低声叫道:“珊珊你快看那边?!?br />
    袁珊珊顺着方向看去,看到那里有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走入了更暗处,凭目力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杨虹跟她嘀咕:“要我说,其实农村人一点不比城里人保守,有时候还要更大胆,我上回撞到一对在草堆后面……哎呀,吓得我赶紧逃?!?br />
    其实她是找地方解手的,结果撞到草堆后面有两人抱在一起,起初她没看得清,就看到黑乎乎的影子还有喘息声,她吓得尖叫了一声,当那黑乎乎的影子分成两个向不同方向钻去时,她才醒悟过来,那是两个人抱成一团,顿时把她臊得不行,跟别人一说,别人说她少见多怪。

    袁珊珊噗哧一乐,幸好她不会撞到这样的场面,精神力可以提前预警,但同样也有个极大的坏处,比如她现在就“看”到有一对猴急猴急地啃到一块去了,更要命的是裤头都解了下来,袁珊珊脸一黑就要退回来,结果无意中扫到那两人的面孔,让她脸更黑了。

    那一男一女,女的面孔陌生从没见过,很可能不是本村的,可那男的正是她那日从山上回来时,见到的躲在草丛后面的家伙,袁珊珊心里骂了句粗话,恶心坏了。一边听杨虹说起村里的种种,一边放开精神力四处搜寻起来。

    找到了!她找到一条因为人多而躲藏起来的蛇,直接给蛇下了个暗示,控制着它朝姓郑的泼皮爬过去,然后飞蹿起来朝那泼皮狠狠咬去。

    “啊——”

    黑不见光的地方突然传来凄厉惨叫,把正说得兴奋的杨虹吓了一跳,也有好些个村民停下来,向叫声处看去,想着要不要过去看看,还有远处听到惨叫的人向这边跑过来。

    很快,没等人过去看怎么回事,一个黑影飞快冲了出来,一边跑一边惨叫:“蛇!有蛇咬我!快,救我……”

    杨虹还要瞪大眼睛仔细看,袁珊珊把她拉到一边说:“别看,场面不太雅?!?br />
    杨虹被勾得心痒痒,可还是听话地没转过去看究竟了,心说妈啊,果然够大胆的啊,不会是正干那事的时候被蛇虫给咬了吧?这联想让她噗哧一乐。

    她没看清,可其他人看到了,跑出来的人双手捧着P股,月光下可以看到P股后面还拖了一条长长的黑影,跑到一半那长绳状物掉落回草里,窸窸窣窣一阵蹿远了。

    “郑狗子你个王八蛋,当你光P股好看啊,就你那P股蛋,老娘看了还嫌长针眼,长得跟牙签似的,活该被蛇咬,怎没把你那东西给咬掉,咱坡头村也能清静些……”一个性情泼辣的婶子看清冲出来的是什么情形时,眼睛避也没避,叉着腰就指着郑狗子怒骂,原来赶过来看出了什么事,要不要帮忙的男人,看清情形后齐齐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郑狗子气坏了,他哪里想到好好的被蛇啃P股上了,情急之下跑出来还被这么多人看到,最主要的是被人笑话了,一边捂住下面一边叫道:“有蛇,快帮我打蛇??!”

    “呸!蛇早跑没影了!”

    郑狗子又急急跑回去,因为裤子都脱了,丢在原地,光人跑出来了,这还得回去找裤子去,这时候才有余力辩解一句:“我躲后面拉屎不行啊,你个臭娘们管太多!”

    那泼辣婶子气得抓了团泥巴砸过去,还有其他婶子帮忙,那边又传来一声惨叫。

    这边闹着,那边杨虹早抓住袁珊珊溜了,后面那些话根本不是她们这些姑娘能听的,农村里一些婶子开起玩笑来,那真没办法入耳。

    回到家,杨虹拍拍胸口松了口气,比她上回撞到的还吓人,她不知道,之所以会有这么惊人一出,正是拜她身边人所赐。

    有陌生人过来,小狗叫了几声便停了,因为袁珊珊的气息让它更熟,郑大乃乃听到动静出来看了一下,杨虹跟她打了招呼,郑大乃乃摆摆手:“珊珊丫头啊,你招呼客人,乃乃我先睡觉去了?!?br />
    “知道了?!?br />
    袁珊珊带杨虹去了她房间,杨虹看得又一阵羡慕,看郑大乃乃态度就知道将袁珊珊当孙女看待了,这房间也比他们知青院条件好,只可惜不是人人都能有袁珊珊这样的好运气的,所以杨虹也只是羡慕一下,却不会跟着学习,而且这样的条件也方便她以后过来蹿门。

    许言森和姚海波以及袁卫彬他们也先后回来了,袁珊珊点了油灯给大家煮了夜宵,这会儿工夫,下午吃的早晚饭早消化了,野J汤下面条,让头一次吃到的杨虹快要眼泪汪汪的了,她那边知青院里到现在就吃过一回R,分到她碗里就那么两块,呜呜,要是她能投奔珊珊这儿就好了。

    “多吃点,”袁珊珊夹了块R给她,“以后肚子里少油水了,就往我这儿跑好了?!?br />
    杨虹噗哧一乐:“你可别把我惯坏,说不定我以后就赖定你了?!?br />
    吃好后,许言森和姚海波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离开前,许言森向袁珊珊看了一眼,交换了个两人看得明白的眼神,回来看到杨虹抱着肚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杨虹看到袁珊珊进来,指着书桌上的书说:“珊珊,你居然还没把这些放下???这些看了还有啥用处?”

    袁珊珊去彬彬那边看过了,尽管在外面玩得痛快,可回来了两小也没忘记学习,这会儿就在彬彬房间里看上书了,所以她看了一眼便退出来了:“你真打算在农村里待一辈子了?”

    杨虹说:“还能咋样?你看杨丽芬,都在村里成了家生了孩子了,想到要跟她一样,我都害怕,我不想一直离我爸妈那么远?!?br />
    袁珊珊说:“可不是,可是机会是给予早早作好准备的人的,充足一下自己没坏处,也许将来就能派上用场了?!?br />
    杨虹苦着脸说:“你说得有道理,可我现在哪看得进书去,你看看我的手,还有我这脸,一天工上下来,腰酸背痛,就只想早早上床睡觉了,唉,不说了,还是让我自己慢慢想想吧?!彼皇茄岸嗪玫娜?,离开课堂让她自己一人啃书去?没这毅力。

    袁珊珊不过提了下看法,也没想非要杨虹听她的不可,吹灭了灯睡觉后,深夜里,袁珊珊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清醒得很,看一旁杨虹睡得很沉,袁珊珊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对她这样的异能者而言,就是一两夜不睡觉都没有关系,所以她准备后半夜就在山里过了。

    推开门,只有小狗听到动静了,睁开眼朝袁珊珊看来,袁珊珊一个暗示,小狗便趴在那里乖乖地看着袁珊珊翻墙出去。

    夜里山里的温度低多了,长袖长裤的袁珊珊感觉到丝丝凉意,对她来说却提神醒脑,飞快地踩着脚下的石头向更深处而去。

    她担心带回太多的R给郑大乃乃惹来麻烦,可她又很有需要,她需要能够处理摆放R食的地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在山里找个地方更加可靠一些,当然这地方也得保证其他野兽进不去,否则把她的R都叼光了可就白费功夫了。

    她不停地在山里搜寻着,不怕迷路,因为走过的路有她留下的精神力气息,而且越深越好,就不怕坡头村和附近村子里的人进山发现这样的藏R地点。

    “就你了?!焙诎道?,袁珊珊伸手点点前面的可谓山林之王的老虎,老虎的地盘,就不怕别的野兽闯进去了,再将这头老虎给收服了,她便能得到一个免费的给她看家护院的山林之王。如果异能没有得到晋级,她还不敢打这头老虎的主意。

    趴在山D里睡觉的老虎突然身上一寒,抬起脑袋向四周看看,却什么也没发现,继续趴下去睡觉。

    袁珊珊找了棵树上去,调息了一下让自己恢复到最佳状态,虽然有信心收服了这只老虎,但为了保险,还是准备得充分一点,以后的R,可就靠这只大家伙了。

    没睡多久的老虎再次警觉起来,瞪着虎眼往D口处警惕地看去,看到那里缓步走来的一个身影时,老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可那身影丝毫没停滞一下。

    野兽的领域意识很强,这都堂而皇之地跑到它地盘上了,哪怕从这个瘦小的身影里感觉到了一丝威胁,可老虎还是容不得其他生物的入侵,吼叫了一声便扑过去。

    眼前一花,那人影却不见了,老虎爪子紧紧抓在地上,随时可以再扑腾起来,却就在这时,脑子一懵,袁珊珊的精神力来了,直接侵入老虎的大脑里,要在它脑子里种下属于她的精神力种子,这不同于家里的小狗,那只是留在它身上的,过段时间会消失,到时再留便是,而这回却是烙印在它脑子里,要知道,在末世里,精神力异能者往往也能充当驯兽师,用精神力驯服异兽供自己驱使,当然也只能驯服比自己等级低的,否则容易造成反噬。

    老虎挣扎,低吼,本能地要把入侵它脑子里的东西驱赶出去,可随着时间的流逝,紧紧抓在地上的锋利虎爪,渐渐地松驰了下来,凶猛不驯的眼神,也渐渐地温驯下来,袁珊珊也松了口气,如果不是没有变异过的老虎,她可不敢轻易打它的主意,毕竟是山林之王,驯服它比直接杀了它难度大得多。

    精神力在与老虎的对抗中消耗得厉害,袁珊珊脸色发白,抹了把脸上的汗,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老虎低吼了声,似乎想表达自己的不满,却接受了袁珊珊的靠近。

    “行了,”袁珊珊拍拍虎脑袋,“不打扰你正常生活,就让你看下R而已,你继续睡觉去吧?!彼牡比徊皇钦饫匣⒋纳剑牧?,里面味道可不好闻,而是之前发现的山上的一间屋子。

    现在看来,这老虎有很大的可能是后来搬迁到这座山头的,山上的屋子应该是以前的老猎户留下来的在山中落脚的,不知道屋子留了多长时间,还能不能遮风蔽雨了,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好。

    唉,要是她有空间异能就好了,打了什么野物往空间里一丢,哪里需要这么折腾,现在看来,需要将那屋子给收拾重整一下??上肀呙挥衅渌炷苷?,否则来个土系的,直接另建一座土屋不要太方便,当然了,要有其他的异能者在,她也不需要做什么都遮遮掩掩的了。

    到了山上一看,还好,情况比她以为的好得多,不完全是木料的,因为是倚山而建,所以其实一半是山D一半是木料的,所以她只要将木料部分的重整一下便可以利用起来了,里面堆积起来的灰尘也足可以证明,这里长时间没有人来过,荒废了。

    忙到快天亮,袁珊珊才告别老虎下山去,顺着回去的路打些野物就足够了,至于山里的屋子,还需要时间来完成,看来后面几天时间都需要耗在这山里了。

    下山将路上打来的猎物交给早等在那里的许言森后,又将早上起床浑然不知袁珊珊半夜消失的杨虹送走,她的日子看着和以前没差别,只不过没人知道,她总是半夜里消失,跑进了山里,如此这般,山上的屋子总算让她收拾干净了,因为有精神烙印的存在,老虎对她也越来越没有了戒备心,总爱趁着她干活的时候在她身边转来转去,差点没将她刚弄好的部分给挤坏了,将它赶出去,还用尾巴不爽地甩袁珊珊。

    袁珊珊每次过来的总会带些猎物给它加餐,这大概也是老虎越来越亲近她的原因之一。

    放映露天电影当晚发生的事,也在村里发酵了一段时间,农忙结束了,不少人上工时就靠扯嘴皮子打发时间,正好郑狗子这件事撞上来,可不给人提供了大好话题么,他说拉屎就拉屎?谁还不知道这泼皮无赖平时是什么性子,甚至还八卦起跟他搞在一起的女人是哪一个。

    其实背地里这样的事情不是一起两起,但只要不被人抓住,流言终归是流言,可郑狗子这回的事却有些不同,被好些人当场目睹到他下面光溜溜地跑出来,可不就是生活作风问题了,当时还有不少其他村子里的人没离开,传开来对坡头村大队也有所影响。

    所以哪怕郑狗子的老娘也就是桂花婶,跑到郑常有家又是哭惨又是撒泼耍赖,郑常有和大队里也没有退让,坡头村的风气可不能让这种无赖给毁了,准备往上面报,竖起一个反面的典型。

    白天也有一些小孩往郑狗子家扔石子,在外面叫喊:“J夫,快把Y、妇交出来!”小孩其实哪懂叫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是瞎凑热闹跟着大人起哄而已。

    心思都在山上的袁珊珊自然没注意到,之所以有这样一个结果,其实和郑大乃乃还有一点关联。

    郑狗子天黑后埋伏在山脚下打袁珊珊主意的行为,郑学军在乃乃面前说漏了嘴,把郑大乃乃气坏了,气过头的结果便是去罗长树那里告了一状,因为某些原因,罗长树对郑大乃乃一直很尊敬照顾,想了想也不愿意放纵了这个祸患,这个无赖以前还S扰过他闺女,放纵了指不定要祸害了其他姑娘。

    等袁珊珊上工时听人提起时很是惊讶了一下,不是对郑狗子的结局,而是诧异这件事的发展节奏,毕竟当时并没有人赃并获。虽说当时袁珊珊看到了那女人,也不认同她的行为,但在教训郑狗子的时候并没将她一起算计在里面,女人被人发现后,这个年代可是要挂上破鞋挨批的。

    “这么说我们村子要专为这件事开村民大会?”袁珊珊问罗晓桐。

    “还不知道呢,我爸说在大队干部要开会讨论决定,不过那桂花婶子也真是,还跑到我家里去闹,早知如此,就该把自己儿子教教好,以前谁家的孩子跟郑狗子闹点事,不管谁对谁错,她都跑别人家里,折腾得人家以后非绕着她家走才行,闹到最后,你看村里有多少正经人愿意理睬郑狗子的,倒是在村外勾搭上几个一样的波皮无赖,这叫物以类聚,到这年纪连媳妇也说不上?!甭尴┍г沟?,“你看郑狗子上过多少工,不忙的时候还能出现几回蹭工分,一忙起来不是这疼就是那疼,从来不见人影的,就桂花婶当她那儿子是金子做的?!?br />
    “不过我家还好,罗婶肯定被闹得头都大了?!?br />
    罗婶说到做到,如今也跟着大家伙儿来上工了,恼火道:“可不是,我现在一下工回去就把院门关上,她要是敢蹲门口闹,我架了梯子从墙头一盆洗锅水泼出去,就这样,家里才清静些。她那人就欺软怕硬,以后碰上了别对这种人客气,这样只会让她得寸近尺,你看我就泼她了,她敢怎样?还不是灰溜溜地跑回去了,不敢闹到我面前来了?!?br />
    罗婶这话是特意说给袁珊珊听的,那恶婆娘打袁珊珊的主意她不是不知道,不过边上有其他人,她不能直说,免得坏了小袁的名声。

    回家吃饭时提起这事,郑大乃乃一脸恨意道:“该的,这种人早该扒了皮上台批、斗去!”

    袁卫彬和郑学军无不赞同。

    吃好晚饭后,袁珊珊和两小聚在一起看了会书,临睡前突然心里一动,又翻墙跑出去了,家养的小狗习惯了,不用袁珊珊暗示,她走的时候会睁着眼睛送她走,她回来的时候会睁着眼睛迎接她回来,还会凑过去摇头摆尾。

    袁珊珊没进山,而是突如其来的念头,想摸上郑狗子的家瞧一瞧,看看这家人接下来想打什么主意,在她看来,这种人肯定不甘心就此罢休的,被打上坏分子的头衔,那可是要吃不少苦头的,按桂花婶宠儿子的劲头,哪可能舍得儿子吃苦?

    ***

    桂花婶这两天急得上火,嘴上都起泡了,可惜男人无用,就靠她跑进跑出为儿子张罗,眼看着儿子要被抓成典型挨批,桂花婶子放火一把烧了那些人的心思都有了。

    她气得捶郑狗子:“你说说跟那小寡妇哪天不能见面,偏挑在那时候,就算没被蛇咬,指不定会被什么人发现,当场抓住的话更不会有好果子吃,就那小寡妇那丑样,你也能啃得下嘴去!”

    “妈,我P股疼,哎哟,伤口又疼了?!敝9纷幼疤墼诖采洗蚬?,他都好长时间没见那小娘们了,放电影那晚碰到了还不火急火燎的了,这一抱上哪里控制得住,只想先痛快了再说,黑灯瞎火的,是个娘们就行了,“你还说我,还不是你没给我娶上媳妇,我要是有了媳妇,谁管那什么小寡妇了?!?br />
    桂花婶子也是气,狗子说得也对,这都是没媳妇给憋的,可是她成心不想给儿子说媳妇吗?说了多少户人家都不肯点头答应,后来知青来了,她倒是想打主意,结果就被那姓孟的臭丫头给威胁上了,敢动女知青的主意就给他们告上公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