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3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39章

    绿军装青年笑道:“三爷爷,是我祥子, 刚好有任务从这里经过, 就回来看看爸妈, 今年村里的收成还好吧?”

    “好,好,都好, ”三爷爷虽也是郑姓人, 不过跟郑常有这边关系远着了, 但看到郑永祥高兴得很,这年代能够入伍当兵,不仅身份体面, 而且当兵的那份补贴收入,对地里刨食的老百姓来说也是非常羡慕的, 所以郑永祥那是坡头村和郑家人的骄傲,“你快回去吧,你老子娘常念叨你呢, 不过今天你老子队里碰到点事, 你可是解放军, 快去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br />
    郑永祥一听也待不住了, 忙跟三爷爷道别匆匆往村里赶去, 村里人也奇怪了, 今天先是穿军装戴红袖章的一群人冲进来, 后来又来了两个穿军装的, 胆子小的哪敢去凑什么热闹, 城里那可是闹出人命的。

    不过郑永祥本身就是村里长大的,虽然出去了两三年,但变化不算太大,所以不少人认出来了:“是祥子回来了!”

    郑永祥顾不得跟乡亲们招呼,听了一耳朵的红卫兵之类的话,心里就更担心了,无论是他爸还是罗叔,那可都是本分人,咋会把红卫兵给招惹过来的?他这次出任务也跟那些人打过交道,说老实话,可真不是好东西。

    他与袁卫国一前一后,等袁卫国赶到大队里时红卫兵已经离开了,他匆匆抓了个人让带去郑大乃乃家,被抓着的人一听说他是袁家姐弟俩的大哥,反而比他更急了:“你是解放军同志吧,那快去,解放军同志说的话他们肯定要听?!苯夥啪诶习傩招哪恐械耐鞘欠浅8叩?。

    老乡好不容易追到大队里,结果看到那解放军同志转身又往另一个方向跑了,不得不跟着掉转牛头,继续追上去。

    郑大乃乃人坐家中祸从天降,红卫兵到大队里的时候就有人偷偷来报信了,郑大乃乃心跳漏了好几拍,面上却摆出异常悲愤的神色,捶着心口说:“这是谁跟咱家过不去,还是说容不得珊珊姐弟俩在咱坡头村好好过日子?那两个孩子什么样的人咱村里的人谁不清楚?”

    来报信的人看郑大乃乃并没有慌张只有气愤,心说难道家里没有摆着野物?附和着郑大乃乃说了几句。

    郑大乃乃心里偷偷松了口气,幸好珊珊丫头也知道谨慎,就算珊珊不想法子,她也会提醒一下的,在人人没有R吃的时候,珊珊的本事很容易让人盯上,郑大乃乃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又怎会看不透这些人心。

    之前不论是郑狗子他老娘打的算盘还是刚子他媳妇的念头,冲着的也正是这点,不过珊珊丫头不愿意他们有再多的想法也是白想,可没想到有人心肠烂透了,居然告到了革委会,革委会和红卫兵那是些什么东西,这村里没人比郑大乃乃更清楚了,尽管家里没什么把柄被人抓,可想到那些人,她仍旧气愤得浑身发颤。

    正说着,一队人就冲了过来,郑常有和罗长树跟着一起来了,一路上说尽好话,后面缀了不少村里人,有担心郑大乃乃和袁家姐弟的,而且现在袁家姐弟人还不在家里,还有部分纯粹看热闹甚至幸灾乐祸的,其中就有郑嫂子,躲在人群后面,心说让我吃不着R,这下谁也甭想吃上了,活该!看那死丫头以后还有什么好得意的,在坡头村地头上还威胁上她了,最好抓起来才好。

    院子里的狗子叫起来,郑大乃乃忙将狗子赶去后面,罗长树拦住那些人说:“这是我们村的孤寡老人,只带着一个没成年的孙子相依为命,为了照顾他们,也是为了更好的教育知青,所以把袁珊珊同志和袁卫彬同志安排住进了这里。大婶子,这些是革委会的同志们,我们要配合组织上的同志,该检查的检查,该批评教育的也要批评教育,但绝不能冤枉任何一位好同志?!?br />
    “哼,要查就查,要让我老婆子知道谁丧尽天良地欺负我一个老婆子,我要跟他拼命去!”郑大乃乃挥舞着手杖说。

    郑大乃乃的表现让罗长树和郑常有松了口气,家里应该不会有太打眼的野物的吧。

    “那好,看在一个老人家的份上,你们,手脚轻点,快去检查,看看到底有没有私藏集体财产!”来的这批人以蒋胜利为首,之所以还算客气,一是因为罗长树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一个上过战场受过伤对国家作过贡献的退伍兵,他们不得不顾忌点,二来他对这些知青的底细多少了解一点,这从丰城来的姐弟俩和另一个叫许言森的知青,上面有人护着,只可惜跟他不是一路的,如果这次他靠突然袭击抓到证据,说不得可以凭着这点将那一路人压下去,因此在抓到证据之前,他不能做得过分,现在的做法可以说是有人揭发举报,他们根据群众的意见来搜查。

    “是!”

    “住手!”袁卫国终于赶到了,推开人群冲过来,过来的红卫兵见有人往里闯正要大声呵斥,可仔细一看他的一身行头,立即变了副嘴脸,蒋胜利也看到了,心里暗叫一声糟糕,不会这么快就有人得到消息赶来了吧。

    “你们继续搜查,这位同志,我们正在办公务,请问你是……”蒋胜利对那些人使了个眼色,只要先把证据搜出来就可以了,跟着他的人拔腿就往厨房方向跑。

    “哼,让他们查,查不出来老太婆我还让你们交出诬陷的人!”郑大乃乃用手杖使劲地敲着地面大声说。

    “你就是郑大乃乃吧,”袁卫国无视了蒋胜利伸过来的手,走到郑大乃乃跟前,鞠了一躬,来的路上听说了,自己妹子和弟弟目前就借住在这家里,“我是袁卫国,珊珊和彬彬的大哥,多谢老人家照顾他们姐弟了?!?br />
    郑常有和罗长树顿时瞪大了眼睛,看他气势不弱,两人回头互相看了一眼,好家伙,这袁家老大来的时间也太巧了,来得正好。

    蒋胜利心里咯噔一声,这时袁卫国才转过身来,伸出手握了握蒋胜利还没收回去的手:“你们好,你们要调查的是我妹妹弟弟吗?我是袁卫国,刚从xx军区过来探亲,这是我的证件,请这位同志过目?!彼约旱闹ぜ约疤角卓隼吹慕樯苄湃×顺隼?。

    “爸,罗叔,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好家伙,又一个穿绿军装的人推开人群挤了进来,郑常有以及被拦在外面的罗婶听得心里一颤,两人连忙顺着声音看去,那走过来的不正是应该在部队里的小儿子,两人同时激动叫出声:“祥子?!真的是你回来了?”

    “妈,我出任务顺路回来看看的,等回去再说。爸,罗叔,你们没事吧,这几位同志,虽然我已经入伍了,但这里是我的家乡,我能不能问问我们村里发生了什么情况?对了,这是我的证件和介绍信?!?br />
    “唰唰”两下,郑永祥同志也掏出他的证件和介绍信,任务结束他想回来看看家人,也是得到上级批准的,他虽刚赶过来,但扫了一眼便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有一位解放军不够份量的话,那再加上他一份呢?哪怕他的级别可能不如另一位同志。

    外面围观的村民顿时嗡嗡一片,妈呀,一下子两位解放军,其中一个还是他们村的祥子,另一个是小袁姐弟俩的大哥,这革委会的红卫兵还能搜得下去?其实不少人心里也好奇着,郑大乃乃家的厨房里是不是真的藏了好多R。

    郑嫂子脸皮一抽,那死丫头咋那么好命?不是说她家里成分不好老子也抓了去改造了吗?咋冒出一个当兵的哥哥?没听别人议论,那人还是什么连长级别的。

    后面追上来的老乡挤不进人群,只好在外门跳着叫人:“解放军同志,解放军同志,你的背包还在我牛车上呢?!?br />
    连着叫了好几遍,袁卫国终于想起自己的行李还丢在老乡牛车上,虽然这些革委会的人让他看得碍眼,但老乡却太实诚了,这事是自己不好:“老乡,多谢了啊,请乡亲们帮帮忙,帮我把背包接进来?!?br />
    老乡终于把背包送到解放军同志手上了,乐呵呵地笑道:“没关系,解放军同志处理自己的事吧,咱老百姓相信解放军同志?!苯幼乓膊挥迷拦隼?,又牵着牛车往回走了。

    这话让站在袁家姐弟一边的村里人,心里朝老乡竖起大拇指,这话说得太好了。

    蒋胜利尴尬地听着这话,手里抓着两份证件,其中袁卫国竟是连长身份,郑永祥虽说只是排长,可才入伍没多长时间,将来不定怎样呢,这两个人,别说他,就是整个革委会,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的。

    “袁同志,郑同志……”

    “蒋主任,找到了!”进厨房搜查的人出来了,蒋胜利心里松了口气,这下有证据了这两人总不能明目张胆地包庇吧,群众的眼睛可都看着呢。

    于是他连忙转过头去,却只看到一人手上提了两条熏R,顿时两眼发黑,两条熏R能算什么?能按多大的藏匿集体财产的罪名?

    “你们是不是看错了?”蒋胜利连忙朝他们使眼色。

    郑大乃乃呵呵了:“这熏R可是得到大队里同意的,珊珊丫头为了?;ご謇锏牡夭槐簧嚼锏囊爸碓闼?,一人跑进山里把野猎打死,当时把野猪都交给大队里了,这些是大队奖励丫头的,这算藏匿集体财产?”

    “不错,”罗长树马上接口道,“这我们所有的村民都能证明,野猪离山下的距离很近,如果不是袁珊珊英勇果敢,让野猪冲下山,除了地要受损,说不定还有村民被冲撞到,所以袁珊珊同志对坡头村大队所作的贡献是非常大的,不瞒蒋同志,我和郑大队长以及其他干部正准备商量着,要不要往公社给袁珊珊同志请功?!?br />
    “对啊,我们当时跟着上山抬野猪了,离村子真的很近,两百多斤的大野猪,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闭馐堑背醺盘б爸淼暮鹤?,在外面大声叫道,不少人跟着附和,这让原本幸灾乐祸的少部分人看得傻眼,还有,咋可能就那么两块R?其他的R呢?

    “多谢乡亲们,多谢大队里的领导,这是我妹妹应该做的?!痹拦峡业馗屑?,可心里却没办法跟表面一样平静,他妹子一人上山打死野猪?许言森呢?赶紧出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让他妹子一人上山打野猪?

    郑永祥同样没搞得清是咋回事,但也不会破坏眼前的有利形势,其他的等人走了再说。

    蒋胜利更尴尬了,这些没眼力的小子,居然看不懂他的眼色和眼前的情况,就这两条R能说明什么问题?就算想要栽赃罪名也没办法落实。

    暗暗瞪了那几人一眼,正色说:“看来是我们革委会没有了解情况,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今后我们会将工作做得更踏实一些,这一次是我们误解了袁珊珊同志,不过这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袁珊珊同志在坡头村大队领导和群众的影响下,积极要求进步,为?;ご蠖蛹宀撇鞒隽斯毕?,我会和你们一起向上面反应,有错的同志就应该批评,可有贡献的同志更应该得到表彰?!?br />
    “对,对,蒋主任说得太对了?!?br />
    郑常有做出一副感动非常的模样,双手使劲地握着蒋胜利的手,后者心里就跟吞了只苍蝇似的,可眼下还非得将这只苍蝇吞咽下去不可,硬扯出笑脸说,“哪里,哪里?!?br />
    “你们,赶紧将群众的物品放回原位,这位老人家,这次是我们工作不到位?!苯だ砻婀ぷ髯龅貌淮?,连向郑大乃乃道歉也能来。

    郑大乃乃变脸的功夫可没他深厚,扭曲了一阵说:“我老太婆就想知道,到底是谁跟我们群众过不去,破坏坡头村的团结?!?br />
    “是啊,这样的破坏分子放在群众中,不利于群众的工作?!痹拦蚕胫浪诒澈笳攵宰约好妹玫艿?,有仇不报可不是他的习惯,他这是要当着全村的人面杀J儆猴,让躲在暗处的小人不敢再下手。

    蒋胜利嘴角抽搐了一下,可这时候自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把别人推出去推得非常痛快:“是这样的,我们接到了两位知青同志的揭发举报,两位分别是戴永庆和王春丽同志?!?br />
    “什么?竟然是知青院里的那位王同志?那姑娘年纪不大心肠倒歹毒!”

    “戴永庆是谁???”

    “对了,今天知青院里其他知青都上山了,就那姑娘一人留下了,我好像看到她上午出村了,原来是告发去了!”

    “姓戴的约莫是别的村子里的知青啊,肯定跟那死丫头一伙的?!?br />
    ……

    事情结束,罗长树和郑常有,以及袁卫国与郑永祥,一起将革委会的人送到村口,看着他们离开,罗长树和郑常有一起抹了把脑门上的汗,这次可真的很悬,他们知道小袁的本事,也怕家里真的搜了不少野物来,那罪名可就落到了实处,再想遮掩可就难了,庆幸的是只有两条熏R,那熏R还算是过了明路的。

    袁卫国和郑永祥也互相握手,交换了各自的身份,在一致默契对外中,互相生出了惺惺相吸的好印象,以后可以多多联系。

    “罗书记,郑大队长,珊珊她……真的自己一人上山杀野猪?”袁卫国忍不住问出声,这么说他收到的包裹里的那些R食,都是她妹子亲自打来的?

    这也正是郑永祥想知道的,还没见到本人,他脑海里先冒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结实的姑娘形象,再一对照袁同志,兄妹俩应该很像的吧。

    “对了,珊珊今天人呢?”

    虚惊一场,罗长树和郑常有也松了口气,同时袁卫国的身份在他们这里也很加分:“是啊,这丫头能干着呢,力气大得很,两个青壮劳力都不一定比得过她,你这做大哥的不知道?今天你可来得不巧,他们一帮子人一起上山了,还准备在山里过夜明天再回来,你不用担心,一帮子十几个人一起进去的,有小袁领路会安全回来的?!?br />
    袁卫国嘴角抽搐,没法说自己不知道啊,还得帮着遮掩一点:“珊珊从小力气倒是不小,不过没想到几年没见,这丫头好像越发厉害了?!?br />
    这么说许言森那家伙跟着一起进山了?让这家伙看着点自己妹子和弟弟,可他倒好,把人撺掇进山里了。

    要是许言森听到这话,肯定得大声叫冤,没他撺掇,他妹子也是一趟趟的进山好不好。

    当革委会的人冲进郑大乃乃家的院子狗子拼命叫起来时,山里走在最前面的袁珊珊忽然脚步一停,转身往后面看去。

    “珊珊,怎么了?有情况?”许言森顿时警惕起来,走得稀稀拉拉的队伍,也赶紧聚到一起。

    袁珊珊垂眸感应了一下,心里有些担心:“不是山里,是山下,家里可能出事了?!?br />
    郑学军吓了一跳:“珊珊姐,你是说乃乃?乃乃出事了?”

    “先别慌,郑乃乃应该无碍,但家里肯定进了不少人了?!痹荷喊参康?。

    唐芸听得抖了两下,赶紧往孟佳华身边挤,搓着胳膊,这离山下老远的距离,小袁可别吓唬她,咋就能知道山下的情况?

    不是山里的情况,而是山下的事情,这更加严重了,许言森一点没怀疑袁珊珊隔着这么远就能知道那里出事了的,第一个支持:“不如我们现在就转身下山,待在这里你怕也不能安心吧?!?br />
    “是啊,不管有没有事,先下山看看,这山里我们过两天还能来?!逼渌烁胶偷?,济口村两个与袁珊珊不熟悉的男知青,这大半日下来也对这姑娘佩服得很,虽然袁珊珊出手不多,但每回出手都不会落空,山路也是她带着走的,要知道她才来这边多长时间。

    “好吧,”袁珊珊痛快应下来,“隔两天再找个时间,带你们去捡野栗子,多打两只野味?!?br />
    大家笑了起来,于是转身一起下山去了,越走袁珊珊越定心了,就最初出了一下状况,狗子身上留的精神力种子又稳定了下来,不过没亲眼见到,她在山里还是无法安心的。

    路上苏凤林眼睛转了转说:“会不会又是王春丽闹出了什么事?我可知道,那丫头一直没死心,专门盯着你呢,她一直跟你们那个姓戴的知青来往得勤快?!?br />
    孟佳华和赵洪军互相看了一眼,这还真有可能,如果只是王春丽一个人的话可能闹得不会太大,很难出村子,可有那戴永庆在,两人碰到一起,制造出的动静可就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姓戴的明显一看就比王春丽头脑活络多了。

    许言森看着袁珊珊欲言又止,如果是被告发的话,那最可能是带人进家搜查,可他知道的,珊珊在家里并没有留多少,所以不会出太大的事。只是他上面都打点好了,难道说这次出了什么意外?

    袁珊珊果然轻松笑道:“告我私藏集体财产?那也得搜得出来才能告得了?!?br />
    孟佳华他们松了口气,这就好,是他们多想了,袁珊珊早考虑到了。

    因为自己要提前下山,收获不如预期的多,所以下山路上,袁珊珊特意将路上碰到的野物打了下来,不说济口村的知青了,就是坡头村的这些人,包括孟佳华与赵洪军他们,也看得目瞪口呆,这简直……神了!

    不仅是天生神力,还是百发百中的神S手,就凭一颗石子就将野物逮到了,苏凤林乐得合不拢嘴,好话更不要钱似地往外撒。

    途中还采了一颗灵芝,因为只有一颗,其他人都推让,让袁珊珊自己留下,袁珊珊想了想,说到时切片,一人分一点吧,炖汤或是泡茶,大家都尝尝,或是留着寄给家人也行,这才让大家没有拒绝。

    天擦黑后终于到了山下,袁珊珊早看到郑大乃乃家院子里灯亮着,好几个人影晃动。

    再近些,分辨出是哪几个人,可其中有两个陌生气息,不,应该只有一个,另一个人,竟是袁卫国!

    袁珊珊诧异不已,袁大哥怎突然跑过来了?要探亲也不提前说一声?